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六七章 再说一遍
    两仪殿前,万军拜倒山呼万岁,请求武则天立武承嗣为太子,以安国本。

    老太太冷眼静立,不发一言,且看武承嗣如何表演。

    可是,武承嗣注定让老太太失望,任由部众高呼。名为上请,实则逼迫。

    倒是武攸宁跪行上前,泪声急呼:

    “姑母!!”

    一边大呼,一边又重叩不起。

    “看在武氏族人数十年来衷心追随姑母的情份上,你就立承嗣为储吧!”

    “否则......”

    “若李氏当权,哪里还有我等活路啊!!”

    说到最后,武攸宁已经是声泪俱下,真挚无虚。

    武三思此时也是壮着胆子,跪行而上,“姑母!!”

    如武攸宁一般,叩首不起。

    “侄臣知道,侄臣等今时之耀,全拜姑母厚赐!”

    “若非姑母厚爱,侄臣等无德无才,又怎会封王拜相!?”

    “然,侄臣斗胆,肯求姑母再开一恩。”

    “看在武家血脉相承的情份上,不能把我等推入万劫不复啊,姑母!!”

    “你...就答应了吧!!”

    此时此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武攸宁和武三思打的是感情牌。

    是要以情动之,让武则天立武承嗣为太子。

    怎么说呢,固然此情看上去与武承嗣有利,毕竟五万大军已经把老太太围住,看似是老太太不答应也得答应。

    但是,大伙儿都不是傻子,老太太敢一人独面万军,就算是天子气度,也有点太过了吧?

    况且,武则天太镇定了。

    镇定到数万人马刀兵相向,却连一丝波澜都看不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老太太根本就没拿这五万人马当回事儿。

    也根本没把武承嗣放在眼里,她一定有后招。

    那后招是什么呢?

    也不难猜,在这长安城中,唯一可以和武承嗣叛军一较高下的力量,只有那么一个。

    就是李千里的左卫厢营。

    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武攸宁和武三思都是心头一紧,冷汗都下来了。

    心中更是生疑,武载德他们到底能不能拖住李千里?

    正常情况下,也许能。

    可是,看武则天现在的表现,显然老太太早有准备。

    那......武载德还能行吗?

    不行!

    李千里如果早有准备,武载德必是无用。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李千里可以放开手脚,那可就全完了啊!

    武承嗣等人冲到两仪殿,立时就失去了意义。

    因为,你胁迫不了武则天,就算是把老太太杀了都没用。

    杀了老太太,也许更得宫外一些人的欢心。

    正好可以借为女皇复仇之名,控制李千里,灭杀武承嗣。

    想清楚这些,武攸宁和武三思心里知道,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打感情牌。

    因为,不管李千里那边有没有变化,逼宫的目的,就是让老太太立太子。

    李千里受控,那他们也不损失什么。

    李千里若是不受控,那么这也是唯一的机会。

    二人的哭诉可谓是半真半假,只求武则天能听进去。给武家人一条生路。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聪明人,比如在此地,便有一个傻子。

    那就是想当太子,想当皇帝的武承嗣。

    怎么说呢,武承嗣根本就没懂武攸宁和武三思的苦心。

    这货......有点不高兴。

    因为此时在武承嗣看来,现在大局尽在吾手,你们哭个什么劲儿?说的好像他武承嗣多可怜,多无能一般。

    什么叫“臣等无德无才?”我武承嗣到了需要卖惨,搏同情,来争这个太子之位的地步吗?

    暗瞪了武攸宁和武三思一眼,好在城府尚可,忍住没说话。

    而武则天呢?

    老太太还真听进去了。

    只不过,越是听进去,就越发的愤怒莫明。

    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武三思,缓步上前。

    “你啊!你啊!!”

    啪!

    抡圆了胳膊,一个大耳刮子就扇了过去。

    “你啊!!”

    老太太气的不行,心说,是朕不为武家人着想吗?是朕要你们死吗?是你们自己眼瞎,看不清楚。

    那武崇训天天跟着吴宁混是为什么?那就是老太太给武家人准备的后路啊!

    “愚蠢!”

    老太太怒指武三思。

    “都是愚蠢至极的废物!”

    武三思捂着脸,满心委屈,却是半个字都不敢多言。

    而老太太已经怒到极致,猛的回身,两步蹿到武承嗣面前。

    “你以为,你带着点人来逼朕,就算赢了!?”

    “你知道不知道,朕的圣命已经送到了李千里帐前?”

    ......

    “你以为,武载德领着几个不孝之徒,就能困住朕的十万禁军?就能困住朕的成王!?”

    “天真!!”

    老太太指着武承嗣的鼻子大骂。

    “天真至极!”

    “你让朕如何敢把天下交给你!?”

    “......”武承嗣......

    武承嗣闻罢,登时面如死灰,嘴唇发紫。

    现在他才一下子明白,老太太为何毫无惧色。

    眼珠乱转,显然已经乱了方寸。

    最后,只得学着武攸宁和武三思的样子,一下跪倒,一个接一个的连连磕头。

    “姑母!!姑母恕孩儿莽撞!!”

    “姑母!!看在血脉亲缘的份上,你就答应了侄臣吧!”

    其态甚窘,哪有什么要登临大宝的君王之仪?

    而武则天静静地看着武承嗣的丑态,良久:

    “好吧!”

    ......

    ——————————

    从一开始,其实武承嗣就被张嘉福给坑了。

    要知道,武承嗣的一切都是老太太给的,并不是他有多大的能力。

    他既没有造反的底气,也没有造反的脑袋。从生出这个念头,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试问武则天在朝一生,又怎么可能连这样一个仓促到可笑,甚至还有神秘人搅局的政变,都应付不了呢?

    之所以任由武承嗣走到今天这一步,任由他站到两仪殿前,那是因为老太太有着其自己的目的。

    那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

    此时,长宁郡王府,咱们公主殿下对吴宁依旧冷嘲热讽,像个神经病似的。

    太平是矛盾的,她既希望吴宁好,希望吴宁可以顺风顺水拥有一切。可是,她打心底里又不希望吴宁就这么继位了。

    这看上去确实不正常,连太平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

    可是,不愿意就是不愿意,阻止不了吴宁,那就只能用小女人心态的讥讽来刺激吴老九。

    而吴老九也真的是够了,我冤不冤呢?

    看着太平公主,终于摊牌。

    “你觉得,我是要借此时机,铲出异己,进而接位?”

    太平冷眼看着他,“难道不是吗?”

    “不是。”

    “那你要做什么?”

    “我要....”吴宁终于说出实情,“我要武承嗣入主东宫!”

    “什么?”

    咱们公主殿愣了一下,好像没听清:

    “你,你你你你,你再说一遍?”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