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近战狂兵 > 第404章 心里有个位置
雷声,暴雨。

屋外天雷滚滚,暴雨如注。

屋内缠绵悱恻,极尽旖旎,却又有股温馨暖意在流涌着,充斥在了屋子中的每一个角落。

佳人有唇若花瓣,一亲芳泽口生香。

不知何时,原本轻披在沈沉鱼身上的那一袭薄被已经滑落,随着叶军浪的紧紧相拥,她那极尽柔软的娇躯已经被叶军浪揽入怀中。

兴许叶军浪用力过猛,使得沈沉鱼那片沉甸甸的汹涌高峰被挤得朝两侧扩展,鼓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诱人弧线。

轰隆隆!

冷不防的,屋外一道惊雷滚滚,震耳欲聋。

沈沉鱼似乎被这声雷声给惊醒过来了般,她眼眸一睁,一张玉脸尽染桃红,她原本酥软的身子生起一股力道,连忙稍稍推开了叶军浪。

叶军浪心中都在将老天爷骂了个外焦里嫩——这贼老天的,是羡慕嫉妒还是怎么着?不早不晚的劈下这道惊雷,老子都还没亲够呢。

推开叶军浪后,兴许是不好意思,美女校长螓首低垂,那副不胜娇羞之态我见犹怜,恨不得兽性大发的宠幸一夜才罢休。

“沉鱼,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半分。”叶军浪在沈沉鱼的耳边轻声说道。

沈沉鱼咬了咬牙,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叶军浪的声音很轻,却又内蕴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决,她相信这个男人的说到做到,一如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无形中所感受到的那种踏实安全的感觉。

她还沉浸在方才的那种娇羞之感中,也不知怎么的,对于叶军浪那近乎霸道不讲理的拥吻,她从内心上而言并未感觉到反感。

真要是反感,她也不会闭上眼睛沉浸在那种感觉中。

至于为何不反感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得知叶军浪与前晚所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没有关系的时候,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欣喜与甜蜜。

历经方才的一番拥吻之后,沈沉鱼隐约觉得自己的心中模模糊糊的有了叶军浪的一个位置。

“呃……刚才的雷声还真是让人讨厌。你看,现在雷声过去了,咱们要不要继续——”

叶军浪看着美女校长那难得一见的醉人风情,闻嗅着那一缕淡雅芬芳,感受着怀中挤压的柔软,还真是心猿意马。

沈沉鱼何尝听不出这混蛋话中的弦外之音,她抬头瞪了眼叶军浪,恼声说道:“你还想抱我占便宜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松开你的咸猪手!继续你个鬼啊,看着你那娴熟劲,也不知道祸害过多少女人了……”

叶军浪再傻也不能承认自己就是个纵意花丛的老手不是,他当即一本正经的说道:“沈校长,你可不要胡说。我一直守身如玉何来娴熟之说?一定是刚才沈校长的引领有方,我才无师自通的。”

“什么?你、你血口喷人,我、我哪有引领你了?你这个没羞没臊的混蛋!”美女校长脸颊滚烫,禁不住恼声说道。

“难道是我说错了?要不咱们继续来佐证一下好了。”叶军浪坏坏一笑,还不忘砸吧着嘴角,一副垂涎万分的样子。

“滚!”

美女校长没好气的叱喝了声,见过脸皮厚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混蛋。

“我倒是想滚进去啊——”

叶军浪开口,这话出口的时候,他眼中的视线一低,眼中的目光落在了美女校长领口开襟下春光半泄的那一团丰腴雪白上。

玉山巍峨,极尽风流,最是那一抹山沟,动荡人心。

也不知真有一日滚入这山沟中会是何等让人心驰神往的景象。

沈沉鱼注意到叶军浪的目光,她顺着低头一看,再联想叶军浪上句话的意思,一张玉脸羞红得简直是体无完肤,丝丝红丝都蔓延到了耳根子。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不坏好心的色狼,我、我锤死你!”

沈沉鱼恼羞成怒,握着一双粉拳,势如雨落的捶打在了叶军浪的胸膛上,她是真的用劲,不过相对于叶军浪那淬炼得堪比钢铁之躯的身体而言,这种捶打说成是按摩更贴切一些。

随着美女校长双臂挥舞大动干戈,胸前景观更是跌宕起伏,观之如潮起潮落般的蔚为壮观。

“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壮哉美哉。”叶军浪不移视线,赞不绝口。

沈沉鱼羞愧得都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面对如此死皮赖脸的家伙,她还能说什么呢?

“可恶的混蛋,你、你就等着天天加班吧!”

沈沉鱼恼声开口,把滑落的薄被拉过来,将自己的身子盖得严严实实,才不让这个家伙占尽便宜了还卖乖。

“加班?”

叶军浪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沈沉鱼可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这不,杀手锏使出来了。

叶军浪正想说什么,屋外有着车声呼啸而来。

咚咚咚!

先是敲门声响起,接着一声宛如玉碎凤啼般的优美声音急切的说道:“沉鱼,沉鱼,你在屋子里吗?”

苏红袖?

叶军浪一怔,他听得出来那是苏红袖的喊声。

“坐着干嘛?去开门啊。”沈沉鱼白了叶军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叶军浪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口,便是看到屋外站着的苏红袖跟花解语。

“红袖,花姐,你们是来看沈校长的?”叶军浪问着。

苏红袖点了点头,说道:“沉鱼跟我说了她被人劫持的事情。花姐也知道了。我就跟花姐一同过来了。”

说话间,她们两人已经走进了屋子里,看到了在床上坐着的沈沉鱼。

“沉鱼,你没事吧?”

苏红袖走过来,伸手拉住了沈沉鱼的手,关切问着。

沈沉鱼一笑,说道:“现在倒是缓过来一点了。起初真的是很害怕。还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们了……”

“你别瞎说,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嘛。听到你说被人劫持,我都被吓得不轻。”苏红袖说道。

“还真是多亏了姓叶的家伙,要不然还真的是没法坐在这里了。”沈沉鱼感慨说道。

“没事了就好。”花解语开口,她看向叶军浪,问道,“那个凶手呢?抓到了吗?对方为何要劫持沉鱼啊?”

“凶手已经被击毙,警方正在处理后面的事情。”叶军浪开口,他看向花解语那张妖娆冶艳魅惑人心的玉脸,接着说道,“花姐,那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影子。”

“什么?!”

花解语愣住了,显得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