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游戏世界旅行者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恋
    其实如果当时这小子抱着她离开,很有可能一切杯具都不会发生,甚至还能抱得美人归。

    不过可惜的是,他除了带来了恶徒,却没有带走她,所以说其实也是间接凶手之一。

    不过,即便他带走了安娜贝,在这乱世当中,他一个无权无势无力量的小渔夫,能不能保得住这么一个绝色美人妻子还是一个问题,甚至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而安娜贝的下场也不一定会比现在好多少。

    当然,这可没法打动楚其琛,只是淡淡说道:“很可惜,安娜贝喝的不是毒药,而是法师给的强效昏睡药水,使她看起来就像死去一般,以此来保护她,现在看起来成功骗过所有人,包括了你。”

    葛拉汉闻言就好像被一道闪电劈中一般,猛的抬头看着楚其琛,双眼中透露出希冀:“什么!?等等,你刚才说跟她聊过,难道是...”

    楚其琛摇摇头:“我跟她说过,是指跟她的鬼魂说过,因为你没有带走她的缘故,她醒来的时候神志清醒,却全身无法动弹,周围漆黑一片,而且遍布老鼠,最后被老鼠活生生的把她吃掉,而且那些老鼠还是跟你一起去的人放出来的。”

    葛拉汉听着他说的话,不住的摇头后退,仿佛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话,随即猛的摔倒在地:“你说她当时还活着?可...可这怎么可能!当时她的身体很快就全身冰冷,就跟尸体没什么两样,我一直摇一直呼喊都没有反应,我...我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

    楚其琛皱了皱眉,不满的喝道:“难道就因为这样子,你就可以将你爱人的尸体丢弃在那里吗?即便真的死了,你就不能将好好埋葬吗?不要为自己的鲁莽和冲动找借口。”

    葛拉汉自责的给自己几巴掌:“没错,要是当初我把她带走埋葬,之后一定能够发现她的情况,这样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看他的样子,楚其琛不禁摇摇头,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也不知道那安娜贝看上这家伙哪一点,死得可真够冤的,也难怪这么大的怨气。

    “好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既然事情发生了,现在哭再多也于事无补,因为她遭受这种不幸,所以现在她需要你的帮忙,否则她是不会安息的。”

    葛拉汉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点点头:“大人,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吗?你尽管说,我能够做到的一定尽力去做,为了安娜贝。”

    楚其琛取出装着安娜贝骸骨的遗骸袋递给他:“这是她的骸骨,她应该被深爱她的人埋葬,否则费克岛的诅咒永远都无法消除,而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葛拉汉双手接过来,重重的点头:“这就是她的骸骨吗?你放心吧,我会将它好好安葬,完成我之前就应该完成的事情。”

    楚其琛想了想道:“好吧,我会看你完成这件事,好确认诅咒彻底解决。”

    “没问题。”

    做事做到底,很快葛拉汉就在屋子附近挖出一个坑来,从袋子里面取出安娜贝的骸骨,仔细看着上面遗留的被牙齿啃咬过的痕迹,又是一阵悲痛,不过正准备将它放进去时,一道墨绿色的身影猛的浮现出来,那是一只女瘟妖!

    这怪物就如它的名字,乃是一只可以散播疾病和死亡的女妖,外形与日间妖灵、夜间妖灵差不多,只是浑身墨绿色而已,通常都是由某些难以承受的死法所造成的巨大感情负荷而产生。

    “等你好久了,安娜贝!”

    早有准备的楚其琛当即一道魔法陷阱将它显露踪影,并且可以遭到攻击,随即一群黑色触手蜂拥而上将它缠绕起来,再贴上一张封印符封印法力防止它瞬移离开以及攻击,最后才释放一道亚克席法印,让挣扎不休的安娜贝稍稍平静下来。

    不过即便这样,这变成女瘟妖的安娜贝还是满是恨意的嘶吼:“法师!放开我!你知道的,你是无法完全杀死我的!只要我杀了这个负心的男人,我就解开诅咒!”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轻易放松,那个潜入塔楼偷取金币的人就是你杀死的吧!”

    “放开我!放开我!该死!都该死!”

    吓得倒在地上的葛拉汉看着眼前这狰狞的妖物,不禁喃喃说道:“安娜贝...真的是你吗?”

    安娜贝尖叫着说道:“是我!葛拉汉!当初说好你会爱我一辈子的!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你能体会那种在漆黑环境中,被老鼠一口一口吃掉身躯,而且自己还能清楚感受的感觉吗!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绝望吗!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死去!”

    葛拉汉不断的摇头,泪水不断涌出的说道:“对不起,安娜贝,我当初以为你已经死去,我才离开的,我真的不是真心想要抛下你不顾的,我的心中是一直爱着你的!”

    “哈哈!真的好笑,爱我就是这样子对待我的!”

    “好了,你们两个先别废话了。”

    楚其琛挥了挥手,阻止了他们之间的爱恨对话,对着葛拉汉道:“你争辩再多,也无法改变这一切事实,唯有用行动才能证明,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一直深爱她,那就去付诸实践。”

    葛拉汉深呼吸一口气道:“我该怎么做?”

    “如果你听说过那些传说,就会知道只要一个吻,就足以破除邪恶的魔法,当然,前提是这必须是发自真心的真爱之吻,否则...”

    葛拉汉当即说道:“我愿意!我愿意为她做一切事情!”

    楚其琛轻轻点头,转而看着稍稍平静下来的安娜贝:“安娜贝,你听到了,你愿意接受他的道歉吗?”

    女瘟妖一阵沉默之后,不复之前的疯狂语气,随即沉声说道:“只要他做到,我就原谅他了。”

    楚其琛再次点头,将捆绑在她身上的触手以及封印符撤去,才向他示意一下。

    安娜贝也并没有肆意乱动,只是漂浮在地面上,望着葛拉汉深呼吸一口气,静静的看着她,随即抬步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