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游戏世界旅行者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缘由
    安娜贝沉默一下道:“或许你是对的,我能感觉到我的命运跟这座岛紧密相连,或许是因为我是这些土地的继承人?”

    楚其琛看着走来走去去的女鬼魂,思量一下也表示赞同:“缚地灵以及能波及一片地区的诅咒,根基就在于与这块土地相连的血脉,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只要你能放下对葛拉汉的仇恨并原谅他,应该就能解开诅咒了,这也是唯一的可能。

    不然说得不好听一句,就算将你毁灭了,也无法破解这片土地的诅咒,即便陆沉也做不到,除非将这岛屿消散在这片天地。”

    安娜贝闻言沉默良久,而后才看着他道:“我...爱过葛拉汉,也愿意原谅他,但是我必须让他知道他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你想要怎么做?”

    “把我的骸骨带给他,他必须埋葬我,我们将在那时彼此告别,你愿意帮我做这件事吗?”

    啧,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楚其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就是为此而来的,我会将你的事情告诉葛拉汉。”

    “谢谢,谢谢你,你果然没有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么,我需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他?”

    “他就住在湖边的村子里。不过万一他忘了我,那该怎么办?”

    “这就要考验你们的爱情了,不过我想如果他真的爱你,那他一定还会记得的,而且也愿意帮忙。”

    安娜贝似乎是在回忆,又像是欢喜的说道:“他...他说过,会永远爱我的,去找他吧...快点...拜托你了,我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他了。”

    “好吧,我这就带上你的骸骨去见他。”

    楚其琛点点头,取出一个骸骨柋将安娜贝的骸骨装进去,她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他脸上的笑意也随即恢复平淡。

    真是哄鬼也得花费点唇舌啊!

    不过看到周围的各种实验材料、书籍、记录,他也没有放过,抛却那些毫无作用的培养舱,将剩下有价值的东西通通席卷走,这才抬步走下楼梯离开高塔。

    但准备离开塔楼时,发现还有一扇通往地下室的门,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探查到底,果然发现这里竟然有许多木笼子垒起来,就像图书馆的图书架一般砌成几道墙,不过都是处于打开状态,而且两个黑色鬼魂正在那里说话。

    “啧,原来还真是这些无知的家伙打开关押带着疫病的老鼠的笼子,导致喝了睡眠药水的安娜贝惨遭老鼠噬身的残酷死法,并一举将这岛屿化为一片死地,顺便诅咒所有曾经上岛作恶的人,明显这两个人也死得不能再死了。”听完这两个家伙的话,楚其琛不禁摇摇头啧啧称叹,这算是一报还一报。

    如果没有这两个多手的家伙,说不定一切都不会如此杯具,安娜贝不会因此死去,所有人的性命也都不会就此葬送,这里也不会有这样的诅咒了。

    这就说明,好奇真的不仅会害死猫,还会害死许多许多的人。

    楚其琛摇摇头,随即离开地下室回到塔楼之外,乘坐狮鹫兽越过湖面抵达对面的小渔村之外,很容易就找到那靠湖的房屋,在这里一眼就看得到费克岛的塔楼所在,也就是安娜贝所说的葛拉汉的住处所在。

    “笃笃~”

    “有人在吗?”楚其琛拍了拍门,里面当即传来一个男子的怒骂:“你聋了吗?我在跟你说什么都不知道!”

    “慢着,我去过费克岛,并且知道那里发生过的事情,你不想听一下吗?”

    “什么事?”

    这扇门当即被打开,一个穿着渔夫装束的男子出现在他面前,身上的一副甚至都成绿色一片了,也不知道是发霉了还是浸泡过海藻。

    再看他的样子,虽然满下巴胡须,双眼的黑眼圈比熊猫都要大,还满脸醉酒的薰红...好吧,其实长得的确不咋地,对比起楚其琛来说。

    “你知道安娜贝的事情吧?”楚

    其琛进来之后环视一下,看了两眼墙壁上挂着的大鱼干,随即向他表达自己来意。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安娜贝?”

    看着这个背上背着双剑的魁梧男子,这名叫葛拉汉的年轻渔夫也不敢造次,降低声音问道。

    “我跟她聊了一下,从她那里知道你许多事情。”

    葛拉汉满脸自责的说道:“安娜贝服毒自杀了,我...我来不及救她。”

    “她说你抛下她,是你不爱她了吗?”

    葛拉汉当即提高声音道:“不!我并没有,我疯狂的爱她,爱到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但是...她爸爸可不会喜欢看到自己的女儿跟一个蠢蛋在一起...”

    楚其琛眯着眼看他道:“所以你带上一群农民上岛找他麻烦?还是怎样?”

    “并不是这样子。”

    葛拉汉摇摇头轻叹一下:“实际上是村里的一些流氓,召集了一些人手上岛去,说是要去贵族那里抢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他们知道塔楼里面的人认识我,也知道领主的仆人会帮我开门,因为我卖鱼给他们...”

    “所以你也加入进去,想要趁机抢走安娜贝?”

    “我...我只是想着和她一起私奔,只是...只是后来情况失控...那些流氓开始杀人,还想强暴安娜贝...我...我真的不是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葛拉汉满脸痛苦的抓着头道。

    “这就是与狼共舞的下场。”

    楚其琛轻笑一下,不由得又摇摇头,不过他也能理解一个穷苦渔夫想要获得一个贵族千金兼绝世美人的垂青的艰难,两人之间的鸿沟在这时代简直难以跨越,即便是到了现代也相当不易,看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就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铤而走险就几乎成了唯一的选择,但事情有时候总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说不定会弄得更糟糕,甚至成为灾难。

    要不是因为有这个带路党,那群普通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突破法师的塔楼,加上领主的守卫,周围还有一圈的围墙呢!等闲十几个流氓只是送死而已。

    “好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娜贝...她喝下了那瓶法师给的毒药,所有人见到这样都一哄而散,去抢夺搜刮其他财宝食物,而我也只能束手无策,无助的冲出塔楼,当时我痛苦得想跟着安娜贝一起死去,诅咒他们通通下地狱去...”

    这个渔夫望着屋子里面自行设置的祭台,小桌子上摆放的画框,旁边还点燃几根蜡烛,上面描绘有一个女子的素描头像,虽然简简单单,但也能看得出来这领主女儿还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至少比起叶奈法、凯拉都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