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花间色 > 第27章 信函
    ——————————

    “干什么!放肆!你们想...放我下来!!!啊!!”

    偏僻柴房里,被倒吊起来的贵气公子哥鼻涕往额头倒流,吓哭得如同市井三岁小儿。

    而刚进门没一会刚捧着热乎茶还没吹几口气的明谨差点被这破嗓子给惊得抖翻了茶水,撩了眼皮,“萧小公子,你可吓到我了。”

    薄淡清凉,余味流长,偏偏她要无辜姿态,惹人心烦。

    “谢明谨!!”萧禹杀猪哀嚎后,带着鼻音怒吼,“你放我下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

    明谨放下茶杯,打量这厮衣服倒挂下来后隐露出的内衫肚腩跟腰身,有了判断,垂眸道:“挺胖的,分量也不轻啊,好不容易吊上去的,怎么能轻易放下来。”

    “你才胖!小爷我轻健得很。”怒骂的萧禹惊恐得很,似对此有阴影,浑身颤抖,满头大汗淋漓,眼看着嘴唇都白了。

    嗯?这情况怕是不妙。

    芍药看向明谨,明谨却好像视若无睹,冷酷地很。

    只喝了好几口的茶,喝到一大半了才将茶盏放边上,走过去,靠近了萧禹,纤长手指抚摸了下吊绑他的绳索,绳索粗糙,滑过柔软的皮肉有摩擦感。

    好像她的声音。

    “听说你特别贪玩,你说,这样好玩么?”

    萧禹连尖叫的能力都没有了,如濒死的鱼,额头冷汗掉落地面,滴滴答答的,气若游丝。

    “怕是不比翻墙入室,窗下偷听好玩吧?”

    “尤其是听到的隐秘特别刺激之时....杀人灭族,朝廷争斗。”

    明谨的手指从绳索滑到他的咽喉。

    软软的,凉凉的,带着特别的馨香。

    这些都不是他此时会联想的,萧禹吓得睁开眼,被泪水跟汗水蒙住的眼看不清人,何况倒过来了...

    “你....啊!!”

    他全身绷紧,吓得身体颤抖,因为纤细的手指忽然内缩捏住了他的咽喉。

    也没怎么用力,就是那种触感让人四肢百骸都绷紧了。

    他想到了自己偷听到的那一切。

    他知道这个人有多可怕,比小时候可怕太多太多!

    “你别杀我,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死也不会对外说的!!求你了!”

    终于哭了。

    明谨叹口气,颇为难似的:“又哭了啊,我以为你脾气比小时候见长,现在看来胆子却无甚进步。”

    “有点可怜,快快把他放下吧。”

    萧禹的确很可怜,哪有从前小霸王的神采,就跟脱毛的白斩鸡似的,整个人半条命都没了,对明谨也惧怕得很,此刻还在哆嗦:“我...我真的不会说的,你...你放我走吧。”

    他怕她,是真的怕,幼年的内心阴影被无限放大了似的。

    刚刚他真的以为她会杀了自己。

    收手的明谨恍然轻叹:“所以你果然还是听到了。”

    萧禹一惊,吓坏了,正想否认,却见明谨笑了下。

    “知道就知道,左右你也不敢说。”

    时常混脑子的萧禹莫名不服气,五官都皱一起,真被放开了,他却有些惊疑不定。

    “怎么,不走?还想留下喝茶吗?”

    明谨看他在门口左顾右盼的,问了。

    萧禹面颊一抽,红了脸,“我才不会...可你真不怕我说出去啊?”

    他这人胆子两极端,一会怕极了,一会稍脱离危险就恢复点小霸王脾气。

    竟还敢问。

    明谨瞥他,淡笑了下。

    “你以为外人为何说乌灵是谢家的天下?”

    已成定局的破事,还怕人知道?

    有些意兴阑珊的明谨反问,小霸王懵懂,走出去老远,再次在护卫的押送注视下重新翻墙出去才醒悟过来。

    该死!他爹也是谢远的人!!

    小霸王还是有几分小机灵的,把自己收拾干净了才回家,且也不敢暴露什么,等了两天,却愣是没从谢东两家听出什么风声,当然了,东家人被抓被控告都是满城皆知的事情,若说与谢家有干系的,也都是那些谢家愿意让人听到的。

    旁的都没有。

    尤其是关于谢明谨的,丁点都没有。

    谢家他还可以理解,可是东家那边....那张氏等人竟没吭声。

    半点没牵扯到谢明谨。

    小霸王似懂非懂,但也知道得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世家手段么?

    这就是世家。

    可他不明白那个谢明谨为什么对自己毫无管束,好像笃定了自己不敢吭声似的,也容忍自己的一再冒犯。

    如同小时候。

    小霸王很憋屈,却无能为力。

    ————————

    谢东两家之变故,终究是为人设计过的结果,后续影响力也在控制之中。

    是起是浮都在他人掌握的规程里。

    它很快就被郡城人抛之脑后,而明谨在谢家的日子也恢复了清净。

    谢家人都以为她接下来会主掌中馈,把乌灵谢氏本家的权力拿在手中,替换掉老夫人的存在,却不想....她并未。

    权力全然给了林氏,明谨跟此前无差,还是常窝在云潜楼里,也少走动,有人觉得她一开始出别庄是因为主君传召,乌灵也并非她真正归途,接下来她会去哪,谢家人都默默在等着一纸传召。

    “你真的要走吗?”

    “去哪?都城?还是哪儿?”

    “什么时候啊....”

    这几日天气极好,书屋里的书得拿到院子里晾晒,免得日久起潮,在一群仆役来去时,明谨也权当走动练体,捧着书走到院子的时候,边上跟着的小尾巴就一股脑出了许多问题。

    明谨将书一本本放开,小心翻开,也回了谢明月,“你问题这般多,让我怎么回?”

    “你一个个回不就行了。”

    记吃不记打的谢明月压根忘记了前些日子对明谨的惧怕,眼下又有些刁蛮无礼起来了,但在芍药看来,更像是一种撒娇。

    明谨也只一句话回答了所有问题。

    “任由传召。”

    谢明月嘟嘴,嘟囔:“那还是要走啊....”

    她表情不太好看,但似想起了什么,“那你还整日待在宅子里干甚,都不出去玩玩?不闷得慌?”

    “玩?”明谨微怔,后失笑,“习惯了,也不闷。”

    “倒也是,你在庄子里被关了四年,不也....”谢明月嘴快,但还没说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小心看明谨,看后者好像没听到,也不在意,这才松一口气,“我不管,你陪我出去玩嘛。”

    她忍不住用小爪子扯住对方纤薄柔软的袖子,轻轻摇摆。

    明谨没理她。

    谢明月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哭求了很久,最后以抄书写字作画等诸多功课为交换条件让明谨答应了。

    帮忙晒书完毕后,她才志得意满走了。

    芍药:“姑娘,我好想告诉四姑娘,您本来就打算去鸾溪涧。”

    鸾溪涧是乌灵郡最富盛名的风景名胜,乌灵之地,底蕴久远,不但是世家于此颇有傲慢自持之意,其实百姓们也是如此。

    每一年秋时,正是农忙丰收,既有收成,百姓手头宽裕些,也心有欢喜,便也会拖家带口去鸾溪涧踏青祈福,如此也为乌灵传统。

    何况四年一度也有乌灵祭节——花羽。

    花羽节非同小可,于乌灵郡城意义重大,这不正赶上了么,所以谢明月才如此闹腾,不肯错过,也非要拽着明谨一起。

    明谨:“凭一己之力得偿所愿,也挺好的。”

    芍药:“....”

    “不过今天大概是最后一天好日子了。”

    连续晴天多日,也总有尽时。

    明谨在别庄多年,别人看着别庄就是一个农庄,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没错,那真的是一个农庄,明谨对农事自然也是熟悉的,也知时节雨期变换,出于谨慎找了有经验的老农家,便掐着日子安排将最后一批书籍晒完。

    果然,当天黄昏近夜色,下了一场雨。

    ——————

    自然不是暴雨,但也让土地泥泞许多,官道上有一匹快马奔行着,马蹄落地哒哒带粘土喷溅的声音,马上之人有些急躁,飞快甩鞭督促马儿快跑,也摸摸胸口衣内层层包夹的物件,生怕雨水将它湿毁。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急躁,他并没有听到左侧悬高的土坡上有一声爆裂嗡响。

    破空乍鸣,尾羽抖颤撕裂雨幕。

    砰!!

    人头被锐利箭矢破入,抓着缰绳的手一松,人体从马上歪去,尚不知背上发生何事的马儿只雨中奔行不一会,人就滚下了草丛。

    而很快,土坡后面以及林中竟跑出许多甲衣男子来。

    那位射箭的弓手稳稳收弓,并没有为自己的箭技自得,仿佛这种手段理所应当。

    那他们这些人的来历就显得可疑了。

    已经死去的人被翻了个遍,很快,死者衣内的物件到了一个高大男子的手中。

    这位男子五官粗犷,眼中有戾气,络腮胡好多天没刮,像是多日奔走无暇整理的模样,但阴狠内外一致,瞥过地上死绝的尸体,拿着防水皮质包裹的物件,解开后从里面拿出一封信笺。

    寻常百姓家写一封信都不容易,还得请识字先生代写,可大世家所用信笺都是非凡的,封口印泥考究,表面纹有家族图腾。

    “乌山灵水纹,是乌灵谢氏。”

    男子面上好像并无意外,只有得到验证的满意,眼中也有煞气。

    “我们蛰伏这么多天捕捉到的情报果然是真的。”边上矮一些的大胡子男子面上有喜意,“也不知那谢远发来密信涉及何等机要,但肯定可以利用。”

    “肯定啊!那谢远是何等人!”

    “若是从他身上抓到契机,我等改变劣势卷土重来指日可待!”

    这些俨然逃亡之徒的雨中人,个个期颐,仿佛这些日子的奔波狼狈让他们厌烦至极。

    他们需要一个契机,去摆脱如此险境。

    众人灼灼目光下,粗犷男子走到暂且可以遮挡雨水的冠密大树下,打开密函,阴沉目光看了写会,眉头皱起。

    “跟朝廷机要无关。”

    什么!众人顿然失望,可又见到粗犷男子扬眉冷笑。

    “但比那更有用。”

    他转头,在阴沉雨天中看向乌灵郡城所在方向。

    “谢远啊谢远,这是你自己把你的软肋亲自送到我手中,莫怪我笑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