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再看看吧
    海训场沙滩上,仍旧还在坚持的人不足半百,每人脸上都带着重重的疲惫之色。

    这段时间陈煜在训练上没给他们缓,每天不是在林子里钻来钻去就是在岛上跑来跑去,反正就是一个字,累。

    这样的日子似乎没有个尽头,他们都快麻木了,至于不少人曾期待继续送烧鹅过来的武钢和龙百川,却是自上次后再没出现过。

    此刻正午,平常人都在吃午饭甚至已经是睡着美美的午觉,至于他们这剩下的四十来人,自然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陈煜带着墨镜走到众人面前,看了看面容疲惫中却更显坚毅的众人,满意笑了笑,有这么多人坚持到现在还算不错,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预算,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怎么样,热不热。”看着众人,陈煜问出一句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话。

    曾经的教训让他们听着这话后没有第一时间去表露自己的想法,而是面面相觑,他们到是该热呢?还是不该热呢?

    不好说。

    “热!”面对陈煜,还是说实话的好,这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

    说不热,那接下来或许就是俯卧撑伺候·。

    “热?想不想吃饭休息。”陈煜满面都是笑容。

    越发不对劲了,这种感觉让他们莫名熟悉,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心中惴惴,感觉越发不好。蒋小鱼更是面露苦色,这段时间他都瘦了,再练下去就只剩皮包骨头了。

    “想。”声音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底气,陈煜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早已是丢的一干二净,这厮接下来会做什么,真不好说。

    旁边陈国韬八人看着陈煜的样子以及众人的表现,却是面露欣慰之容。这都是他们曾经面对过的痛苦,现在看到别人承受他们曾经承受的痛苦,他们心中就是满满的满足之感。

    “呵呵,还不错,看来你们都很诚实,没有辜负我这段时间的苦心。”陈煜呵呵笑着点头。

    旁边的陈国韬几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眉梢翘了翘。苦?这样您还苦,那咱们算什么了?

    “再苦再累的训练都有一个尽头,你们的训练到这里也差不多了。”

    带着墨镜在人前来回走动,陈煜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个一个扫过,所有人都是脸色紧绷,听到陈煜这话后非但没什么喜色,反是一副随时准备上战场的样子。

    视死忽如归。

    陈煜稍稍诧异,什么时候他的训练这人受人欢迎了么?

    “怎么,训练结束不值得高兴么?”陈煜眼中带着好奇。

    “高兴!”齐整的声音从众人口中说出。

    ......

    愁着眉苦着脸,还高兴?这难道不应该是家里死人了么?

    天可怜见,陈煜就只是好奇的问一句而已,谁知众人会是这么个反应。

    看着众人这样子陈煜嘴角抽了抽,不过他大概知道这是个什么原因,心中讪讪,只能就此揭过。

    看来是他平时对众人的训练效果太好,让他们时刻都保持一刻警惕的心。

    “咳咳,”陈煜干咳几声,掩饰了他内心的尴尬。

    “马尔斯选拔前的集训今天结束,明天,将会开始最后的考核。”

    众人依旧无动于衷。按照他们对陈煜的了解,这种时候陈煜绝对会给他们来一招狠的用来“庆祝”训练的结束。

    来吧,我们做好了任何准备,休想动摇我们的信心。

    众人此刻或许就是这么个心态。

    陈煜已经放弃了,好不容易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众人居然还这么对他。

    心中的委屈难以言语。

    陈煜舌头顶着牙齿,对众人狠狠的点了点头,这是算你们狠的意思。

    “今天下午不再训练,作为你们休息调整的时间,明天的选拔,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超常发挥。”

    没有继续绕弯子的性质,陈煜直接说了出来。

    就是至此,众人也没有欢呼出声,陈煜对他们说过,事情没到最后,永远不要高兴的太早。

    “行了,解散。”见此,陈煜直觉无趣,大手一挥,直接转身走向宿舍,午休时间到了。

    留下身后众人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解散?真的就这么解散?

    众人面面相觑,陈煜还说过,有句话叫做欲擒故纵,天上永远不会平白无故的掉下馅饼。

    没有一个离开,直到陈煜几人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这,真就这么解散了?”

    张冲似乎还没搞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向蒋小鱼,迷迷糊糊问道。

    “这,这应该是解散了,吧。”

    蒋小鱼也有点不太肯定,口中是满满的不确定意味。

    “那我们怎么办?”鲁炎道。

    蒋小鱼左右看了看,每个人的表情差不多,皆是犹豫不定。

    “再看一看吧。”蒋小鱼低声道。

    “看看他们怎么做。”

    猎枪都打出头鸟,这种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先苟着。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众人站在太阳底下交头接耳,越来越躁动。

    另一边,拓永刚拿着望远镜站在宿舍窗口看着,见众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口中摇头啧啧感叹。

    “队长的威望真不是一般的高啊,这都快半小时了吧,竟然还站在那里。”拓永刚转头看着屋内的众人,脸上满是惊叹之色。

    古有望风而逃一词,他以前还不是很信,但现在看到陈煜在那些人心中的威信,他有点相信了。

    一个人的名字,有时候说不定真能吓退三军。

    擦着军靴的吴哲抬头看了一眼拓永刚,眼中鄙视之色没有任何遮掩。

    “那不叫威望,对他们来说那叫阴影,这要是换做你,说不定你能站一个小时。”

    “嘿嘿,那可不一定。”拓永刚讪讪一笑,说话不是很有底气。

    太阳底下,众人脸上的汗水牵着线从头上流下,滴落到沙滩里。

    蒋小鱼满头大汗,脸上满是晶莹,背心早已让汗水打湿。

    “老鱼,你这还要多久?我看他就是真让我们解散。”张冲有点站不住了,在这里瞎站也不是回事。

    “这~,再看看吧。”蒋小鱼觉得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只有稳如老狗,才能万古如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