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战神项飞羽林云舒 > 第1191章 水墨界
“什么?”

“那是什么?”

老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项飞羽手中的命星竟然是一颗天界九品宇宙战神命星?

这怎么可能?

“我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不能太高调,无论走到哪里,都请你夹起尾巴做人。”

项飞羽淡淡道。

老者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如果不是仗着自己修为高上对方一筹,他可能早就扭头逃跑了。

“臭小子,你别得意,你虽然命星品阶比我高,但并不代表你就能打得过我,我可是朝圣境后期,不是你一个朝圣境初期能够比拟的!”

老者冷哼连连。

项飞羽嘴角上扬,勾出一抹笑意,风淡云轻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朝圣境初期?”

老者先是愕然愣了下神,随即嗤笑道:“臭小子,甭想蒙我,以你这个年纪,饶是放在古代,能修炼到朝圣初期,那也是天纵之才,现如今地球灵气大变,已经不适合修炼,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修炼到朝圣境的,但绝对不可能修炼到朝圣境中期,或者后期,初期已经是极限了。”

老者分析的句句在理。

项飞羽淡淡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一定是朝圣境的?”

“什么?”老者惊讶得合不拢嘴,重新打量一遍项飞羽,随即朗笑道,“臭小子,你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吓退老夫吧?你不是朝圣境?难道还能是脱凡境不成?”

“你猜错了。”项飞羽淡淡道。

老者冷哼一声,“当然猜错了,老夫修炼几千年,还没有达到脱凡境,更遑论你这个黄口小儿了?”

“不管你怎么说都没用,老夫今天吃定你了!”

老者眼神充满厉色。

项飞羽叹了口气,淡淡道:“我说你猜错了,我不是脱凡境,但我也不是朝圣境。”

“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是天神境!”

“那可未必!”

话音刚落,项飞羽身上便散发出遮天蔽日的气息,方圆百公里范围内的群山开始簌簌颤抖,地面裂开一道道长长的口子。

仿佛项飞羽再一用力,整个地球都会被他毁掉。

“那是……”

老者在项飞羽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恐怖气息,饶是他已经达到朝圣境后期巅峰,也不由得产生恐惧。

他已经一千多年,没有人能让他产生恐惧了。

“你果真是……”

老者干咽一口。

“你猜对了,我是天神之体!”

话音未落,项飞羽身上便开始向外散发出五彩斑斓,他身上的衣服咔咔崩碎,紧接着,一道道炫光铠甲具现而出。

转眼间。

一位身穿七色炫光铠甲的战神便立于老者面前!

项飞羽大手一挥,手中的天界九品宇宙战神命星便化为一把方天画戟,这就是他新领悟的神通。

老者噔噔后退两步,传说中把命星具现化成实体兵器,这只有天神境修者才能做到啊!

难道对方真的是天神境?

老者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转身便欲化为一道遁光逃之夭夭,却发现脚底下不知何时早已经被一大圈光线缠绕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

老者惊恐万分的望着地面上那一道道光线,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入碎山河者,死无葬身之地!”

项飞羽的声音在老者耳边响起,明明不大,却犹如洪钟大吕,震得老者耳膜贯穿,耳孔有鲜血溢出。

“不不不!”

“这不可能!”

老者也是拼了,将他的命星直接向项飞羽扔了过去,他好歹也是朝圣境修者,怎么能束手待毙?

“不自量力!”

项飞羽手持方天画戟,一跃而起,挥舞着方天画戟,直奔老者的命星狠狠砸去。

呼!

方天画戟夹带着瘆人的恶风,仿佛要把这方天地撕开一道口子,狠狠的砸中老者的天界一品命星。

轰隆隆!

一声震天炸响!

天崩地裂,万物尽毁!

老者倒着飞射出去,直到撞倒几座巨山,才堪堪停了下来,此时的老者捂着胸口,体内气血翻滚,仿佛被柴火烧沸一样。

噗!

老者终是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败了!

而且败得彻彻底底!

项飞羽手持方天画戟,悬浮在半空中,阴冷的目光,凝视着老者,“今天就绕你一条命,日后要好好守护界山,潜心修炼,不得再生出其他邪念!”

“晚辈领旨!”

修真界长幼,只有修炼境高低,项飞羽虽然年少,但境界已经到达了天神境,别说称一声前辈,就算叫祖师爷也一点不为过。

项飞羽点点头,便将那颗残破的天界一品命星扔给老者。

老者先如今已经受伤,没个百年潜心修炼,是无法恢复全盛时期,这一百年,他绝对不敢再胡来。

项飞羽大手一挥,方天画戟便变回宇宙战神命星,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随后。

项飞羽拿出青鸟伞,朝那几块天外来石一扔,当即青鸟伞便徐徐张开,散发出七彩光芒,把下方几块天外来石照耀其中。

紧接着。

几块天外来石围绕的中间位置,便徐徐现出一道漩涡灵光幕,与南海市孤岛上那个传送门一模一样。

老者守护界山一千年,却不知道这些天外来石之中,还隐藏着这种秘密?

项飞羽再警告老者两句,便转身进入漩涡灵光幕。

一阵眩晕之后。

项飞羽便昏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处在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一切都仿佛画中似的。

项飞羽伸手用手指,在半空中画了一只鸟,那只鸟竟然就活了过来!

这里竟然是一个画的世界!

项飞羽脑袋一时有点不太够用,就在这时,一匹白马从远处奔袭而来。

白马之上,坐着一名宫装女子,女子身材高挑,虽然穿着宫装,但仍然难掩之绝妙身材。

白马距离项飞羽三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白马立起前蹄,在项飞羽面前人立而起,足有两米多高。

模样非常吓人,如果是普通人遇见这种状况,非得吓尿裤子不可。

但项飞羽不是普通人!

高头白马朝项飞羽伸前蹄的时候,项飞羽连眼睛都未眨一下,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乱。

白马之上的宫装女子秀眉一蹙,冷冷道:“原来是个傻子,我还当是什么世外高人呢!”

“走,白龙马,咱们会凤翎观去告诉师父去!”

宫装女子策马扬鞭,正准备朝远处的道观走飞驰而去。

凤翎观?

项飞羽拧紧眉毛,仿佛听到了熟悉的名字,燕城郊外不是也有一个凤翎观吗?跟这个凤翎观有什么关系?

“姑娘且慢!”

项飞羽叫住宫装女子。

宫装女子愕然一愣,冷冷道:“这么说你不是傻子?”

项飞羽没有与宫装女子一般见识,“请问凤翎观观主是不是一个身高不足六尺,留着八字胡的老道士?”

宫装女子有些奇怪,闯入这个世界的人,按理来说不应该认识水墨仙人啊?

“想要知道答案,追上我再说!”

宫装女子挥舞着手中的鞭子,白马狂奔而去。

项飞羽有些无语,当即单脚一跺地,便化为一道遁光朝着凤翎观飞去!

求人不如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