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限变身 > 第五十三章:擎天市
这种水晶制品,空间站的比星球上足足要贵上一倍的价格,猫女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原因,所以舍不得下手,可又不知道去了3号星,能不能找到同样款式的东西,所以就在那里犹豫着。
“喜欢这猫?”小七问道。
“唔,人家的变身就是它嘛。”猫女小声回答。
“老板,这个多少钱,替我包起来。”小七冲老板吆喝了一声。
猫女吃惊地看着小七,用手肘轻轻捅了捅他。
“你要送我?”
“那是,哥哥我最见不得女孩子那哀求的小眼神。”小七笑道。
“我哪有!”猫女竟然羞涩地推了他一把。
付了钱,拿了水晶猫,小七和猫女一起向着候机厅走去,猫女的脾气竟是出奇地好了起来,又是问小七渴不渴,又是关心小七脑袋还晕不晕……
弄的小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早知这样就不该给她买那个什么水晶猫。
不过反正花的钱也不是小七的,小七感觉自己这不拿钱,尽花钱的日子过下去,迟早得变成一个仗义疏财的大豪杰,特么的,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就是痛快,不花白不花,花了也白花。
想起那和自己跑青枫没多久就发福的孙永庆司机,小七的心态又平和了下来,那司机跟了自己没多久,家里估计就要加盖个仓库,这位不过就一个小猫咪,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登上开往擎天市的弹射机,等到在弹射场降落,已经是午后时分,小七扛着三个小矮人跟着猫女出了弹射场,叫了一辆出租车,他们的酒店已经定好了。
云栖路96号,聚源汇景大酒店,正好在传承商盟大厦的斜对面。
两人进了酒店,小七意外地发现,猫女居然只定了一个房间,他不禁有些窃喜,这孙永庆难道觉得杀郭先生是件棘手的活儿,特意把猫女发给了自己?这特么算鼓劲呢还是算激励?抑或是诱惑?
办成了事儿还有更好的等着?
“不许瞎想哦!”进了房间,等着小七付了小费,把那龇牙咧嘴送来三个小矮人的酒店侍应打发走,猫女走上前拍了拍小七的脸。
“我晚上不睡觉,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呢,晚上可以去,不过,我白天要逛街,白天不许麻烦我。”猫女轻快地和小七打了声招呼,就欢蹦乱跳地跑去,在房间客厅里打开了箱子。
不一会儿,整个客厅就变成了猫女的天下,各种猫图案的睡衣、毯子、垫子、内衣、毛巾,小饰物,还有一件件在这种环境下,一看就和猫有着可疑关系的衣服摆满了整个客厅。
“额……那个……”小七看着件胸口绘着一只卡通大猫形象的睡衣,不禁想问猫女,你既然晚上不睡,好好地用睡衣做什么?结果还没开口,就见猫女又从箱子里掏出一只仿佛是充气娃娃的东西。
我去,还有这种爱好呢!小七仿佛又想起初次见到猫女时,她用舌头舔着红唇的那股慵懒魅惑劲儿,不禁心头狂跳,暗忖,这特么晚上猫女玩起这玩意来,自己究竟是看呢还是躲呢?
看,特么的就是煎熬,躲,特么的自己还是不是男人?
正在那儿纠结呢,就见猫女把那酷似充气娃娃的东西用个小鼓风机充起了气来,居然是一只猫形的大盆。猫女举头在房间里踅摸了一圈,最后轻轻一跃,将那充气大盆送到了大衣柜的顶上。
接着她又蹿上跳下,把毯子啊、垫子啊之类的东西统统搬去了上面,一会儿的工夫,一个酷似猫窝的东西就被她弄成了。
轻轻一纵,猫女一点儿声息也没有的,就缩进了大衣柜顶上的窝里,她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对站在下面目瞪口呆的小七招了招手。
“我困了,要睡一觉,不要打搅我哦。”说着话,就往里一缩,盆子边缘翘了起来,居然连影子也看不见了。
“喂!现在才下午啊,还有这一房间乱七八糟的衣服咋办?”小七见她真的要睡,顿时着急地叫了起来。
一只小手在上面伸出盆子对小七摇了摇,便又缩了回去。
茫然了半天,小七方才回过味来,既然猫女睡了觉,倒是叫自己难得的有了自由,赶紧还是先忙自己的事情才是正经。
他从口袋里摸出吴霞的电话号码看了看,操起房间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男人婆,我到擎天了,对,聚源汇景大酒店,你可千万别过来,这里有一祖宗,好,晚上聚聚,在哪,哦,别急,我记一下……”
电话里吴霞倒是挺热情的,坚持晚上要请小七吃饭,小七也不客气,记下了饭店地址,简单收拾了一下,又瞅瞅在衣柜顶上呼呼大睡的猫女,蹑手蹑脚地蹿了出去。
房门锁上的声音“喀嚓”一响,猫女就从大盆里把头探了出来,她凝视着已经合上的房门,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七在酒店门前叫了辆出租,照着吴霞约好吃饭的地址,直接奔着饭店就去了。
老实说,擎天市给小七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这个城市充满了现代感,从弹射场到市区,一条钢缆似得城市空中高速通道,两边全是钢铁丛林一般的钢结构摩天大厦,常常会使初到擎天市的人震撼不已。
当小七再次从酒店启程往饭店去的时候,走得是城市亚高速通道,所见全是来来往往的车流,除了地上跑的汽车以外,居然还有空中飞的汽车。
擎天市极具特色的城市立体交通网络,包括天上三层、地面四层、地下三层,每一辆车都像是在独属于自己的管道里通行,所见全是纵横交错的钢铁网络,唯一难见到的就是人。
这个城市有一种冷冰冰的气质,像极了云晖人,把自己的血肉包裹在层层坚硬的外壳之下,只以锋利的棱角彰显着自己的强悍。
吴霞请客的饭店叫做“翰林居”,一个钢铁城市有这样文质彬彬店名的饭店,倒叫小七有些意外。
饭店在擎天市著名的饮食一条街宏图北路,小七循着地址找过去,发现这家店罕见的竟没有使用钢铁结构。
普通的砖木构造在擎天市里竟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他走进店门,烟火气扑面而来,小七不禁舒坦地松了一口气,终于感觉到了一点人味儿。
推开包厢门,侯晓东、卓伟、吴霞还有一个陌生女子正在那里打扑克,见着小七来了,明显看上去舍不得,却都一个个地客气着让小七去打。
小七哪里知道玩这个,急忙推辞,众人本就是假客气,于是也不矫情,叫服务生替小七上了一杯茶,四个人坐下继续大战。
捧着茶杯在旁边看了一会,小七方才明白,这四个人玩的游戏叫做“打土豪”,用了三副扑克,又叫三座大山。
玩法颇为新颖,概括起来就是百无禁忌,谁先把手中的牌出完了,就是所谓推倒了三座大山,“打土豪”便也就获得了胜利。
他们打这玩意带了些彩头,小七就见吴霞连输了几把。三座大山加起来三十座也不止了。
输的脸上也没了笑容,声音更是高了几度,不禁暗忖,这顿饭既是吴霞来请,倘若又输了钱,他这脸上也不大好看。
看了一会四人交手,他大致也看出了些门道,尤其是小七一贯记性好,谁出了什么牌,基本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于是就间或地提醒一下吴霞,这一提醒,往往在紧要处,吴霞顿时便扳了许多回来。
“小七,不带这样啊,你这是外援,土豪有了外援还不得变恶霸啊!”卓伟首先不乐意了。
“没看出来,原来还是个高手呢,要不你替了吴霞,咱们过过招。”侯晓东嚼着幻影2号,笑眯眯地说。
“说什么呢?为什么替我?姐姐我今天输到现在,风水才有点起色,你们别想撵我走。”吴霞顿时嚷嚷起来。
“只要小七哥不当外援,没谁撵你。”对面那陌生女子磕着瓜子,声音细细地笑道。
几人正吵着,包厢门忽地推开,梁鸿运钻了进来。
众人又和梁鸿运客气,梁鸿运双手连摆,谢绝了“打土豪”的邀请。
乘着四人继续鏖战,梁鸿运冲小七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门外。
“诺,兄弟知道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先给你带了这些来。”梁鸿运将一个小盒子悄悄塞给小七。
“你这里哪里有方便训练的地方,我打算用这玩意升一级再说。”小七把盒子推了回去,他拿着精华液也没用,必须配合相应的训练才能起到尽快晋升的效果。
“这个容易,咱擎天市最好的变身俱乐部就是大胡子,去他那里就是了。”梁鸿运也没有客气,收回了盒子笑道。
“大胡子?是不是阆苑东路那家?”小七突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巧合。
“不错,你知道那家?”梁鸿运看样子颇有些意外。
“云栖路那边有没有?”小七一伸手,又把盒子从梁鸿运怀里拽了出来,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还是小心点为好。
梁鸿运被小七弄得有点发懵,他翻着眼睛想了想,肯定地摇了摇头。
“云栖路是肯定没有的,其实阆苑东路离云栖路不远,走路过去……”梁鸿运还在劝他去大胡子变身俱乐部。
“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那大胡子。”小七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睛死死地盯着梁鸿运。
“哎呀,又不是不花钱?进去修炼,对你只有好处,又没坏处,你管我认不认识大胡子呢。”梁鸿运给他瞧得心里发毛,嘴里含糊地推搪着。
“好,那今晚咱们吃了饭,一起去大胡子。”小七微微一笑。
“那地方你去就行了,我吃了饭还有事。”梁鸿云明显有些慌乱。
“这你就不够朋友了是不是?兄弟这么远过来,你特么不陪兄弟我光明正大的走一趟?退伍这么多年,还学耗子专门打洞呢?”小七道。
“你……你想起来了?”梁鸿运身子一抖,难以置信地看着小七。
“劳资就是想不起来,看了你这熊样也想起来了。”小七笑道。
梁鸿运看着小七眼神变幻,犹豫了良久,终于一拍大腿。
“成!既然你不失忆了,我就豁出去陪你跑一趟。”
“说了你别不信,我真的不认识那大胡子,不过下午确实有个大胡子来找过我,提了你的事情,说是一定要劝你去他那俱乐部。”
梁鸿运和小七解释道。
“他说了你就听他的?你什么时候变那么乖了?”小七不屑地一笑。
“嗐,姓陈的,你特么怎么还是老毛病,说话不撒点辣椒面就没意思了是不是?”梁鸿运给小七埋汰的有些上火了。
“叫我七哥,陈赫这人死了。”小七沉声道。
“行,七哥,这人拿了个牌牌给我看,我不能不听他的。”梁鸿运说道。
“什么牌牌?”小七好奇地扬起了眉毛,以他对梁鸿运的了解,那个牌牌没点分量,梁鸿运根本不会鸟他。
“精英变身会,你听没听过?”梁鸿运问道。
小七茫然地摇了摇头。
“精英变身会是传承工盟的下属组织,说白了就是传承工盟的打手,专门承接传承星系各位顶级大佬的保卫工作。头一个,传承工盟咱就惹不起,第二个,这帮人都是特么杀人如麻的主儿,所以……”
梁鸿运意味深长地看向小七。
“照你这么说起来,晚上咱们去那什么大胡子,还有危险?”小七皱起了眉头,只觉得好生奇怪,自己与那络腮胡子萍水相逢,他确定自己只是在空间站与他相遇,怎的就会盯上了自己?
难道瑞晴在子星的势力竟这么强大了?
“那倒不至于,我觉得他们叫你去大胡子,估计是有事情和你商量,真的要动手,哪里找不着地方,跑去自己的变身俱乐部做什么?弄脏了还得洗。”梁鸿运沉吟着说道。
这小子和在军队里还是一个德行,对危险总是有着特殊的敏感,难为他寻宝人做了许多年,还能够保住这条小命。
“不管有没有危险,总归去看看,给你这一说,我对这大胡子还真好奇起来了。”小七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