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限变身 > 第五十章:追求
郭先生脸上带着永远的笑意,在前呼后拥之下进入了大厦,他浑然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另一幢大厦的楼顶,正有人在对他窥视,并不时做着记录。
小七拿着一份资料走进了孙永庆的办公室。
“这是你要的变身战士训练营组织结构以及拟任用人员名单。”小七将资料递给孙永庆,幸好有这位的秘书帮忙,要不然打印都是个问题,小七可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和秘书。
“唔……”孙永庆一边看着名单,一边用笔在上面增增减减,还不忘了告诉小七原因是什么。
“他接触这种项目还早了一点,可以用他。这位公司的事务暂时还走不开,你可以叫他们领导再推荐一个,她……”孙永庆注意到了林家乐的名字,不禁诧异地抬起头来。
“你确定林家乐愿意进训练营?”
“我问过她,她没反对。”小七回答。毕竟大厦里他和林家乐算是熟悉的,训练营医疗方面的用人他自然要去征求林家乐的意见,没想到林家乐竟然很感兴趣,他便也把林家乐添加在了名单中。
“她是做基础性研究的,还是少接触这些具体事务吧。”孙永庆想了想,抬起笔把林家乐的名字划掉,写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在上面。
把名单修改完,孙永庆又把组织结构大致看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个变身战士训练营,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涉及的门类方面较多,小七设置的层级部门也极为繁杂。
“弄这么复杂做什么?”孙永庆笑出了声。“一个后勤、一个训练、一个改造三个部门就可以了,其他的让各自的负责人去安排,公司档案室有一份过去的机构图,你可以参考一下。”
工作被孙永庆打了回来,小七倒也没有气馁,他拿着孙永庆的批条去了公司档案室调阅材料。
在瑞晴、国兴的经历都提醒了他一件事,当生存都不稳定的时候,嘴巴的说话功能最好不要使用,当说话未必起作用的时候,就千万不要采取行动。
这无关于道德,仅仅只是生存经验而已。他在瑞晴早就对变身枪手熟视无睹,国兴在这一方面有所作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作为一个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奴隶,他没法说不。
小七进了电梯,手指正要按去档案室的楼层,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在了22层,他出了电梯,直接进了过去是孙正好的,现在属于萧芸的办公室。
“萧部长,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小七道。
萧芸似乎正在电脑前出神,听了小七的声音,扭头看来,脸上露出略有一些不自然的笑容。
“我爸告诉我……”萧芸刚要说什么,小七举起一根手指挡住嘴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萧芸旋即明白了过来。
有些事情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心领神会是最佳的方法,只要她知道小七需要什么,就够了。
金明荣说得很清楚,变身战士的成功,极光的脑弧连锁反应居功至伟,他第一次构思训练营人员时,似有意若无意地忽略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刚刚在电梯里突然又想起了这一茬。
如果有极光的专业人员参与变身战士的改造,训练营的功能将会丰富许多。
萧芸听了小七的话,眉头好看地皱了皱,略略沉吟了一下。
“我这边没问题,你需不需要征求一下孙叔叔的意见?”
“我会的,你能愿意我很感谢。”小七彬彬有礼地笑道。
宋梅站在方晋家门前的台阶上,方晋已经从门前经过数次,却依旧对她视若无睹,整整大半天,方晋绕着小区不停地奔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被迫歇在家里的过剩精力消耗完。
“我不是让你没事别过来吗?”又一次出现在门前,方晋气喘吁吁地走向台阶,对宋梅不客气地说道。
“我听说蒋旭停了你的职,特意来看看你。”宋梅站起身。
“你去公司了?”方晋打开门,有些意外地回头问道。
宋梅无声地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陈赫没死?”宋梅跟着方晋进了他的家,将包搁在桌子上,开口问道。
方晋没回她的话,径直走向卫生间打算去冲澡,宋梅冲上去拉住他的胳膊。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没听见?”宋梅突然显得有些激动。
“小心,都是汗!”方晋挣扎了一下,“叫我对你说什么?全都是老板的决定,要把陈赫送给国兴,我能说什么?我不过是瑞晴一条想用就用,不用就扔的走狗而已!”
“陈赫在国兴?孙永庆没把他杀了?”宋梅大为惊讶。
“不仅没杀,还大获重用了。”方晋把胳膊挣了出来,自顾自的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卫生间里响起了淅沥的水声。
宋梅站在卫生间门外,神色阴晴不定。
主战场传承星,蒋旭敲开了梅丽少校的办公室。
“梅丽少校,是这样的,我们的有些方案与战场实际是否相符,还需要您这位专业人士把把关,能不能来讨论一下?”蒋旭问道。
“当然可以!”梅丽站起身,拿起挂在一边的外套。
“太感谢了!”蒋旭脸上浮现出真诚的笑容,左手不着痕迹地关闭了房门,右手掌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总是麻烦您,实在不好意思,这一点小小的礼物,还请您不要推辞。”
梅丽眉毛扬了扬,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微微向后让了让。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举动我完全可以上报军盟,试图贿赂采购评审组关键人员,就凭这一点,你的变身枪手再也别想出现在军盟采购名单里。”梅丽微笑着说道。
“这怎么是贿赂?这是我对你辛劳的感谢,你如果举报就会发现,它和瑞晴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我个人对您表达的谢意,对一位美丽的女性表达尊重,难道不是每个男人必须做的事情吗?”
蒋旭丝毫也不慌张,他殷切地看着梅丽,举手将盒子打了开来,盒子里是一枚硕大的宝石,一经现身,似乎阴沉的地下室也变得亮堂了起来。
辉月晶石,既便在子星也极为罕见。
“你想要什么?我的采购评语还是我父亲的支持?”梅丽瞅了一眼盒子里的宝石,转头探寻地看向蒋旭。
“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喜欢。”蒋旭真诚地盯着梅丽,将宝石送到了她的面前。
“真会说话,那我就把这个当做你的一个承诺?”梅丽的眼睛意味深长的扫了蒋旭一眼,伸手接过宝石,塞进了军服的兜里。
“还有什么惊喜?如果没有,咱们去工作吧。”梅丽穿上军服,打开了房门,蒋旭在后面微笑着,紧紧地握了一把拳头。
酒吧里,周可、雷升正在喝着酒。
“陈赫没死?”雷升似乎很有些诧异。
“DNA查得出来,而且方晋又采取了一次行动,差点把防卫组的人全拉出去了。”周可喝了口酒,淡淡地说道。
“这方晋搞什么鬼?防卫组的事情不去做,天天抢我们外勤的饭碗,弄的我们外勤倒像是搞防卫的,做不好还要倒霉!”雷升愤愤不平,上次押送浓缩剂的事情让他大为丢脸。
问题是,押送浓缩剂原本就是防卫组的事情,可是方晋把人几乎全调去了新月市拍蒋旭的马屁,硬是逼着自己做那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由于方晋频频把队伍往外拉,出现的防卫漏洞,其他几个组不得不替他补上,终归都是瑞晴一把伞下面的,出了事情谁的脸上也不好看,不过,就也是因为这个,其他几组没有一个人对他心里痛快。
“老板叫他回家反省去了。”周可说道。
“有个屁用,回来了还不是继续祸害我们大家。”雷升狠狠灌下去一大口酒。“说句不该说的,还是当年陈赫在这里的时候,瑞晴防卫系统才像个样子,我当时在高架上看见他,根本就不想杀他。”
“你知道吗?我已经叫枪手停止射击了,可是来不及,我嘴里一个陈组长都已经到喉咙口了,还是你们这些老组长看着亲切,当年陈赫可从来没少帮过外勤组的忙……”
“嘘……”周可制止雷升再说下去。“反正杀的也不是真人,你也不用往心里去。”
“可现在真特么不痛快啊!”雷升连连摇头。
“不痛快,你能不做?能去国兴?少点牢骚慢慢熬吧,我总觉得像方晋这样长不了,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规矩,方晋太不把规矩当回事了。”
“你这话,我以前还信,现在真的怀疑了,陈赫当年不规矩?特么的还不给害了,方晋就凭他捧老板的臭脚,惹了什么事都没事,特么的老板嘴巴都给缝了,居然屁的事都没有,要是陈赫,早特么……”
“嘘……这些事不许再提了,你和我说说罢了,公司里犯忌讳的。”周可的脸色不自然起来。
“拿钱卖命,怕个毛。”雷升狠狠灌下一大口酒,将杯子重重搁在桌子上。
“正好,这个蒋明泉是怎么回事情?”孙永庆在办公室里批阅着孙正好送上来的一沓文件,突然拿起一张纸问道。
“额……您不是把郎辉调去通讯事业部了吗?郎辉的小组缺少负责人,我就从生化部的年轻人里提了一个。”孙正好解释。
在国兴公司,像郎辉这样的职务如果在下面分公司,分公司经理签字就可以任命了,不过是部门下属一个小组的组长,除了待遇会略有提高,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推究的地方。
可是在总公司,孙永庆把这一块抓得很死,凡是人事都必须经过他的签字。不过以前无论是正佳还是正欢,孙永庆都不会详细过问这一块,基本上就是履行一个签字手续。
不知道今天孙永庆怎么突然对这一块重视起来了。
“进公司才满五年?国兴的研究组组长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你回去重新考虑一下人选。”孙永庆淡淡地说道。
“还有这个,营养液五代迟了那么久,七代不敢上,六代说不明白,曹源熙也好意思狮子大张口?”孙永庆将另一张拨款单扔给了孙正好。“叫曹源熙把六代营养液报一个明确的面市时间表过来。”
“可……”孙正好这下子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各事业部费用都是按季度拨发,这已经到了该拨付的时候,你把款子扣下来,岂不是要让营养液事业部停工。
自己才坐上总经理位子不久,如果各事业部频频受到掣肘,只会怀疑他这个总经理的工作能力。
“能不能款子先给过,时间表同时报上来,两方面双管齐下?”孙正好尴尬着脸色向孙永庆建议。
“不行,我对营养液近期的工作已经很不满意了,你叫曹源熙把东西弄好了来找我。”孙永庆坚决地摇头。
子星3号星,郭先生从一间造型新颖的艺术馆中阔步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与身边的人热烈地讨论着。
“子星的艺术还是走上了形式化、浮夸的道路,这个很不好,我建议子星的艺术家有空的话,还是要多去祖星、父星看看。多汲取一些营养,特别是祖星,我每次过去,都会有新的感悟。”
“近来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风潮,子星的艺术研究居然也看不起祖星和父星了,这是典型的目光短浅。”
“当年传承星系对祖星、父星、子星是有相应划分的,祖星本质上就是艺术星球,他比我们子星要高级的多,子星这帮艺术家一定要去祖星认真地汲取艺术营养。”
郭先生侃侃而谈,硕大的脑门子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夺目的光彩。身边的人一个个俯首帖耳作小学生状,圈子外围甚至还有一个人拿着笔记本在那里记录着。
然而,如果凑近了他身边,你就会发现,他记录的根本就不是郭先生说的话,笔记本上只有一张草图,郭先生被用一个大大的五角星标注在草图正中,在他的周围,或远或近,还画了一些小星星。
如果你比照现场去看,就会发现,那每一个小星星的位置都有一个相应的人,这些人并不像学生一样俯首帖耳听着郭先生的教诲,他们总是警惕地看向四周,像一根根绷紧的琴弦。
记笔记的手微微一松,前面几页陆续展开,一幅幅居然全是这样的图画,仔细去看的话,你会发现,每一张其实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