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繁花巷尾 > 73.惊慌
丁梦解释“奶奶,我不是,我现在不是他女朋友。”
“你们小年轻不好意思,我老太婆知道的,不用害羞,下次放假多回来陪陪我,明明太忙了。”
她微微皱眉,可以想象的到,一个老人孤苦的生活确实让人心疼,毕竟谁都有老了的一天,想到这,丁梦笑着开口“等我休假就过来陪您。”
“还是你小丫头会说话,对了,小丫头,你现在也是在明明公司上班吗?”
丁梦摇头“奶奶,我现在只是一个助理,他的公司不是我专业范围,所以我们现在所属两家公司。”
“哎呀,那可不行,你离他那么远,明明又不会哄女孩子开心,万一你在别的公司受欺负怎么办?”
她笑着开口“奶奶你放心,公司没人会欺负我。”
老太太想了想,便没在说什么,丁梦起身扶着老太太下床“奶奶,听说你晚上都没吃饭,我陪你一起吃一点,一会在给您切蛋糕吃。“
“好,好,你陪我吃饭,我开心。”
丁梦扶着她坐到餐椅前,元明对这个奶奶还算是上心,这里明显是一套新二居,房间内布置的家具和装修都是古香古色的,难得他有这片孝心,平时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原来私下对亲人是这般模样。
不自觉的对他的好感多了几分,忘了平日里他一副商人面孔的样子。
丁梦陪着老太太吃了点饭菜,还给她完整的过了一个生日,老太太笑的乐呵呵的,一直到睡着,嘴里都念叨的小丫头,看着天色渐黑,她把老太太身上的毯子盖好,空调温度稍稍调高,这才松了一口气,起身拿着手机轻声出门。
看护阿姨在门口万分感谢,对丁梦也是多了些热情,目送她上了私家车。
平时这个车专供元明坐的,丁梦对他不一般,所以他安排了自己的车专程送她,如果是其他人,可就没这个待遇了。
丁梦累了一天,确实有些疲倦了,靠在车背上静静的休息,青岛的夜景很漂亮,到处都是灯光,每一栋大楼上都有各色的小灯将整个大楼装饰起来,整个外观十分壮观漂亮,她出神的看着,心里却有或多或少的失落,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家,每每半夜回家,她都有些沮丧感,仿佛是在外漂泊的孩子一般。
当发现自己有这样可怕想法的时候,她竟嘲讽的笑了笑自己,丁家也不是自己的家,在这和在丁家有什么区别?
司机把她安全送回家,进了小区,她漫步在小区里,小区环境很好,宋清远当时设计这里的时候,完全拿着国家高要求标准量身定制的,所以这个小区的人,非富即贵。
她从一楼坐电梯上去,家门口多了一双鞋子,而且是高跟鞋。
吃惊的同时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蒋晓美那柔美的身段。
丁梦不知道她竟然在这里待到自己回来,宋清远不是个喜欢让外人进来的人,眉宇微微皱起,看着沙发上单独坐着的蒋晓美开口道“蒋经理这么晚还在工作吗?”
蒋晓美听见开门声,知道她回来了,也没有过多解释,开口“你不是也一样,加班到现在。”
“我可是在外面加班,你都加班到我家里来了。”她刻意强调家里两个字,倒是让蒋晓美面容尴尬,没有在回复什么。
宋清远拿着咖啡从厨房出来,一脸温柔的看着丁梦“事情处理完了?”
丁梦点头,说着摘下耳钉和脖子上的项链,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开口“我剩下的时间就认真准备决赛了,对了大家约我去庆功宴,你去吗?”
宋清远摇头,“我开始忙了。”说着看了看蒋晓美,丁梦立马知道什么意思。
蒋晓美的为人丁梦最了解不过了,她是那种见缝插针的女人,但凡有点自己能攀上的关系,她一定会紧紧窝在手里。
曾经,丁梦就吃过一次亏,现在,她不想在像当年一样,轻易的离开,轻易的浪费几年时光,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与其总是向着逃避,不如早点面对现实。
丁梦没有在客厅陪着他们,既然她回来了,蒋晓美不会傻到还继续黏着宋清远,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时间,蒋晓美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听着关门声,丁梦这才起身走到客厅,靠在门上“这又是来投怀送抱了?”
他微微一笑,摇头“过来加班弄元明出的难题。”
丁梦眼角微微挑起,原来是这家伙在搞鬼,一边支开自己,一边又送人来宋清远这里,一石二鸟的计划安排的挺好。
丁梦没有说什么,回浴室泡了热水澡,等回卧室的时候,宋清远已经换好睡衣,她把湿法擦干净,问他“不洗澡?”
他看着书,摇头,“一会再去。”
她微微皱眉,其实心里很明白自己在介意的是什么,她还是怀疑了他,当他不在的时候,蒋晓美没主动靠近宋清远是不可能的,或许各种手段不明显的勾yin也是正常的,当年宋清远就没有拒绝,那么今天,也不一定会拒绝。
宋清远抬头,看着她发呆,微微皱眉放下书“你在乱想什么?”
丁梦看着床单,继而摇头,“没有,只是有点累了。”
宋清远知道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皱眉起身,忽的将被褥被套全部抱了起来,拿着往外扔。
丁梦急忙起身“你干什么?”
“你不是在怀疑吗?”
宋清远看着丁梦,眼里多了几分生气,她却是不太喜欢别人到家里来,毕竟这是私人居所,如果不是特别要好的人,怎么能随便带进来,或者说,丁梦压根不了解宋清远,从一开始,他就是喜欢带异性回家。
丁梦看着他把所有的一切扔出去,直到他进来换了一套新的,她也没在开口说一句话。
有时候,可能爱情也是有洁癖的,就如同丁梦对自己的爱情,更多的参杂了绝对的因素在里面,她不喜欢自己爱上的男人带别的女人回家,但是宋清远偏偏碰到了她的底线。
而此刻,她坐在梳妆台面前,看着手里的面霜发呆,有一刻,很冲动的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她似乎并不了解的男人身边。
宋清远猛的起身将她拉到床上,顺势压在她身上。
“你干什么!”她眼里多了几分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