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 第13章:小笼包
“阿娇姐,不用理会郑济陈的事情,他爱和谁好便和谁好。”
“郑济陈家世不错,家里有婆子丫鬟伺候着,人长的也过去的,你也上心,真的不考虑?”
周阿娇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郑济陈的条件都是不错的,对芽芽也算一心一意,还想再劝一劝,“不说咱村里,就是十里八乡的,也有好多人想把闺女嫁给他呢。”
芽芽笑了笑,“不考虑。”
现在郑济陈看起来有多像个良人,以后渣起来就会有多像个畜生!
“为什么呢?”
“没有缘分,他如今是家世不错,可如果有一天他的家败了呢?他一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从来没有过过穷日子,那时候他能怎么办?卖地卖宅子、卖他自己还是卖我?”
说着,自嘲一笑,为了一单生意就把老婆卖了,也是少见的薄情。
“他一个农家地主,家里有地有田,怎么会说败就败的。你呀,找借口。”周阿娇笑,村里的这些大地主都是祖上积福留下来的,无灾无害的怎么会落败?
“你是担心他家里的通房?他不是说,他从来没碰过?你不相信?”
周阿娇真心觉得郑济陈不错,若让周凤翎撬去了,蛮可惜的。“真的不考虑考虑?”
芽芽笑了笑,坚定的说:“我永远不会考虑他!”
如果有机会,倒是会考虑杀了他!先XX再杀!
周阿娇摇摇头,“你呀!”
这个时候,在议论郑济陈的还有周凤翎和祝青莲母女。
祝青莲生的妩媚,一双桃花眼便似是训练过一般,顾盼生情,她抿着嘴笑眯眯的道:“凤翎,我可看见了啊,你和郑济陈到底怎么回事?”
周凤翎长的不像她娘,倒是和周致远有几分相似,眉眼清秀,若说她娘祝青莲是一只娇艳的芍药,那她便是街角的一株兰花,似花似草,清丽有余,俊美不足,平日里端着架子,倒也有几分书卷气,可若是硬学她娘的妩媚多姿,反而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没怎么回事,不过是遇见了,多说了几句话。”
周凤翎习惯性的端着架子,只有遇到她有想法的男人,才会软下腰,露出几分娇柔。
祝青莲看的清楚,今天她对着郑济陈明明眉眼巨是风情,腰肢也很是妖娆。
“他是咱村里为数不多的地主,家里良田多仆妇多,嫁过去吃喝不愁,更不用干活,多好!”祝青莲对郑济陈还是满意的。
“他之前不是一直对老二家的芽芽有意思吗?怎么,芽芽不要他?”
周凤翎的脸色一下拉下来,“芽芽不要他,我就要了?娘,你的眼光好歹放的远一点,你不是说你以前在州府多风光吗?难道在村里住了时候久了,一双眼睛就只能看到地那头了?”
祝青莲不自在的摸摸耳朵,“以前是风光,可风光也不那么容易,风光背后,也不是那么光鲜,反而是郑济陈这样的地主,人前人后都是一样,实惠……”
周凤翎打断她的话,“娘,郑济陈这样的,也就只能当个退路!你以前怎么都是州府名角儿,你倒不如先想想州府里有没有适合我的富贵公子吧!”
祝青莲眼光闪烁,没有回答。
这边厢,芽芽对着油灯,端详着手里的两个荷包,是她这几晚上熬夜绣的,一个是大红色细布绣杏花荷包,一个是宝蓝色细布绣如意荷包,一个是为了整蛊卫望楚,一个却是讨好了。
他既然开口讨要荷包,气头上的时候想气气他,给他一个娘们的荷包看他怎么用!
冷静下来,又觉得气他实在没有什么好后果,还有风险会惹恼了他,虽然只相处了五六天,他这个人就是嘴巴毒点,好像也没那么小气。
给他哪个?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芽芽便有了决定,天气越来越热了,爹爹眼看就又要上山,那救命的药粉得抓紧了!
到了卫家,远远的便看到何苗苗端了一盆玉米面饼子站在门口,她是来给卫望楚送吃的的,十里八乡的人时不时会有人给卫望楚送各种吃的,倒也不算奇怪。
只是,她今日又是画了浓烈的妆,芽芽心道,果然陷在其中的女子看不清楚自己在干嘛,她娘怎么也不提醒提醒她?
嘴唇本来就厚实,涂的口脂太浓烈,笑的搂不住的时候,感觉血盆大口张开要把卫望楚吃了。
卫望楚端着饼子进去放,何苗苗站在院子等着拿回她的盆。见芽芽进来,脸上的胭脂往上送了送,才擦着眼底接着便掉下来了,真是一个快过闪电的皮笑肉不笑。
“哟,又来看病了?都这么久了,你的眼睛还没好呢。知道的,以为你来看病,不知道,还以为你有什么目的呢。”
上一次见面,虽说不至于友善,但最起码还算和谐,这一次怎么一上来就跟吃了爆杖一样呢?上一次让她没脸的也不是自己啊?
眯了眯本就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本着好心的原则,芽芽觉得没必要让着这个快要跑偏失足的少女。
“何家姑娘,我真是来看病的,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不过,经过你一提醒,我可能就要想一想是不是可以发展发展什么别的目的了。若是有朝一日发展成了,还得请你喝杯喜酒呢。”
“哼!不要脸!”何苗苗双手抱胸,恶狠狠的看着她,“怪不得你眼睛不好,心不正,则眼不明!我楚哥哥和我自小一起长大,他的性子我了解,你这样的狐媚子还是歇了吧,要不然他早就成亲了,还等着你来勾搭?”
“你楚哥哥四岁就跟着师傅云游去了,十九岁才回来,你说你们一起长大……难不成你也跟着去了?倒是不知道你们竟然是师兄妹的关系呀。”
何苗苗……
卫望楚从饭屋走了出来,把盆递给何苗苗,“回吧,谢谢婶子。”
何苗苗:“楚哥哥,不要和我客气呀,望江和望溪都喜欢吃,我下次再送些来。”说着,挑衅似的看了一眼芽芽,做作的扭着腰肢不情不愿的走了。
大门关上,卫望楚悠悠的看着芽芽,“看来,你很了解我的事。“
干笑两声,呵呵,“你的事全镇上也没几个人不知道的吧?毕竟全福山镇也就出了你这么一个神医。”
卫望楚撇撇嘴巴,“这倒是,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对着张山叫卫大夫的,独一份儿。”一双细长的眸子闪了闪,“你刚刚说发展什么关系?”
“嗯?”
“还要请何家姑娘喝喜酒的?”
“拜个师、收个徒、结个拜、认个干爹干娘的,不都得请人喝酒嘛,你想要哪种?”
见男人不说话,少女扬了扬眉毛,轻笑出声,“卫大夫,不如我们今日准备做盒子吧?我想了想,现在问题只有一个,羊皮做筏子,喷气以后就瘪了,怎么再让它鼓起来呢?”
卫望楚看着她不说话,芽芽被他瞪得低下头,慢吞吞的从口袋里取出一只宝蓝色的荷包,递给卫望楚,“你上次说要的荷包……”
少女这次真的有点害羞了,明晃晃送男子荷包什么意思呀?耳根微烫,轻轻瞥了他一眼。
男人接过荷包,似是讶异的抬头瞥了她一眼,便转身进屋了——刚刚那眼神是讶异,不是嫌弃吧?
过了一会,男人走出来,把荷包又递给芽芽。
嗯?什么意思?
“这荷包里我放了解毒、醒脑的草药粉,把自己毒晕了时候,便闻一闻,可提神醒脑。”
这荷包竟然是做个用的。
芽芽看着他手里男人用的样式和花色的荷包,顿时有些上赶着贴他冷屁股还被发现的尴尬。接着,便听他道:“动作真慢,这样简单的一只荷包,你竟然足足做了六天……”
芽芽……我明明是做了两只的!
“而且,你原来喜欢用男人用的东西,怪不得,怎么看你都觉得不怎么像女人。”说着,还扫了一眼她的平胸。
芽芽恼羞成怒,一把夺过荷包,恨恨的说,“我就喜欢用男式的,怎样?”
卫望楚又扫了一眼她的平胸,忽然福至心灵,总算明白为何总是觉得她有点怪了,之前见面小身材分明是玲珑有致的,是有胸的,虽然不大,充其量是两个小笼包,可忽然就变平胸了,平到和男人一样。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荷包里面的药粉每半个月要换一换,过几天再做个小笼包……”
男人忽然闭嘴,平日里冷淡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异样。
芽芽眼睛里满是疑惑的看着他,“小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