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裳灯梳零落 > 第十六章 被迫当了道姑
我期待那只鸡被修成什么样了,翼城曾经英姿飒爽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阿落牵着我进了他的宅内,我们一路上鬼鬼祟祟、躲躲藏藏,牵我牵得紧。
我也不知是何缘由,但是这种躲藏之事我做得十分顺当,也有些惊到了他。
“我家里的小孩,喜欢抓你这种菜妖来练手。”
我惊了惊。
“我尽力了。”他客气地笑了笑,我对他感激万分,打算哪日请他酒楼饱餐一顿。
空无一人的大厅里,我见着了翼城。果真从一只病怏怏、瘦不拉几的小鸡变成了肥硕有精神的壮鸡。
我正想问阿落喂的是何种饲料。
翼城兴奋地扑扇着翅膀,想来十分兴奋。不知他还能不能变幻成人身。
“变个人我看看。”我欣慰地顺着他毛毛糙糙的毛。
他又是咯咯,又是撇头不理我。我不懂鸡,凤语。于是我问阿落。
“他是说,他不认识你,他要去找爹娘……”
我:?
翼城又咯咯咯。
“他又说,你休想拐他,他不蠢……”
我伸手堵了那阿落瞎扯犊子的嘴,他默然不语,等我撒开手来,又见他奇怪的神色。他又支支吾吾说:“我…我说得是真的。”
过了会,这只鸡终于停止乱叫,他周身泛出光,终于要变身了!
眨眼间翼城变的白白嫩嫩、唇红齿白。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细细想来他以前人高马大的模样。
眼前却是个,孩子!!
莫不是阿落此奸诈之人把翼城换掉了,以此来糊弄我。
他见我怀疑的神情,解释道:“他不慎,被我家的小孩子,拿去练手了……”
“是以……意外……成了这般……”
难辨他言辞之真假,那只,不,那个小孩对我十分提防。十分无辜单纯的脸,干净的发髻,一身红红的衣裳,乖可爱的,我渐渐心生爱怜。
“她是你娘。”阿落唬这傻不愣登的孩子。翼城小孩子两只大眼睛又惊喜又疑惑将我望着。
我咳了两声,十分严肃得对孩子说道:“乖孩子,我是你爹爹。”和蔼得摸着他的脸墩子,“你想想,我们这么像,两只眼睛一张嘴。是不是啊……”
孩子高兴地咯咯大笑,屁颠屁颠向我怀里扑来,“爹爹!”
还挺重。
阿落:……
他执起袖子掩面轻笑,捏了捏我的嘴巴子,继而嘲笑我:“一个傻子抱着一个傻子。”
我心胸宽广,能忍俗人不能忍之事。我撇撇嘴,抱着翼城,摸了摸他的肥手,对他道:“来看看你娘亲。”
孩子欲开口,见门外进来一端茶小厮。将这场景悉数收了眼中,叹道:“老珺家有后了!”
同阿落商讨完,他定要请我去酒楼大吃一顿之事后,便告辞要走了。
“小城,来驮着你爹爹。”我指唤道,终于能有属于自己的坐骑拉。
“嗯嗯,爹爹。我一定做个很棒的器宠。”孩子乖巧惹我十分疼爱。他往前走了几步,老老实实蹲着,朝我唤道:“爹爹,我驮着你。”
彼时气氛十分怪异,我果真要让一个六七岁身量的孩子驮着我?
阿落审视着我,眼中迷离,仿佛问我,下得去狠心?
“小城,你先现了原身,再驮爹爹也不迟。”我觉得趴在大凤鸟身上,比硌人的人骨头是要舒服许多的。
他点点头,二话不说,现做一只,红扑扑、肥胖胖的,小鸡崽。
我:……
最后还是我抱着鸡作别了珺家,我心中梗塞万分。后来回首忆起,果真是一段难以忘怀之事。
在家里,连着几日无所事事,连糟心事都没了。这日子果真无趣起来了。
俗言说,糟心事从不掐着日子来。
鱼儿笑着讲给我听:“姐姐!你要去当道姑了!”
口中之糕点被可怜得呛到了地上。
我一闺中待嫁的少女,却要去做一个清净修身的道姑。况且我自己都不知道。
父亲改了他一贯对我顺从慈爱的面貌,义正言辞说道。
“裳儿,你还年轻不过总归还是要出去闯荡的。你如今的状态怕不能在以后的五界中立足啊!”
父亲此言是委婉的说我妖力弱的不行,辱没我家世代为武的门楣。
我眼中挂泪,凄凉哀叹:“我还未嫁人呢,父亲竟舍得让孩儿去做道姑。”
本就已经没有桃花了,弱是将我送进道观,莫不是让我以后的岁月时光都见不着男人。
他道:“不是叫你一直做道姑,等戌道子真人把你教强了,还了俗回来便是了。”
父亲如此坚定决心,还不是因为我把非凡超强的凤归养成了弱弱小小的鸡崽。府中风云四起,小厮和丫头们嚼的耳根子叫我心烦气躁。
“我们家小姐,是个奇人。”
“若她不是我们家小姐,她定活不过此文第二章。”
“莫不是器由主生,因为我们家小姐太弱了,那只凤归啊就成了弱鸡崽了。”
……
父亲听进了心里。让鱼儿给我收拾了零食小吃,二话不说将我送进了戌道子的山中道观。
道观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恒山隐仙观。
它的名声也是响当当。
因为我是靠关系走后门入观,没有经历一番激烈的选拔竞争,许多道友看我不顺眼。
被迫成了一名道姑后,自律成了一种习惯和规矩。戒嗜吃,戒色等等。
戒吃我做不到。
据说隐仙观的道士都是仙风道骨、玉树临风。反正我是没看到,准确说,一个道士都没看到过。
师姐解释说,隐仙观分两个地域,男女是不在一起修道的。原来如此。
果真以后的岁月时光看不到一个男人了。
跟我住一起的师姐叫沁灵,是一只狮子成了精。是以,我不敢惹她,不过她带我特好,时常照顾着我。
修道修了一段时间,其实就是打坐吃素了一段时间,我终于能成正规观中弟子了。
沁灵给了我正规道服,说每日都要穿它。青油油一片。可我看她穿的衣服明明是天蓝色的。
席瑜也总是一身蓝色的袍子,一只黑色的长箫……
我想穿蓝色的。
她解释说,我们道姑也是分等级的,我这种低级的道姑只能穿青色的。原来如此。
无奈之事虽多,但也过得去。我渐渐接受了当道姑的事实。
有一日,我竟收到一封来自阿落的信笺。
笔墨忒浓,写了满满一张纸。有不少诗词啊成语啊,写了些什么我实在看不懂,看得我脑子都要倒挂过来。
我要沁灵解释给我听。
她道,此公子骂你为何想不开去做了道姑,实在愚蠢不及、可笑至极……
我奋笔疾书,回他一封,写道,关你屁事。
皆言道法自然。道教宗意为儒畏天命、修身以俟,尊崇尊生贵生、生道合一。
用俗语说来就是养生。教化我们,生命最为可贵,要努力养护自己。我渐渐悟得奥妙,自律同时善待自己的灵魂。
我精于打坐冥想。师父也时常当着众徒夸赞我心静是个好苗子。起初我实质上是闭眼睡觉,如今我也悟得奥妙,能控制自己的睡眠想什么时候醒就醒,以便不被发现。
沁灵每天晚上练剑修术,次次满头大汗的回来。我什么时候也能跟着你们一起练剑呐!
她跟我说,等我打坐满三个月,便能修更精妙的术法了。我掰着指头想了想,我睡觉,不,打坐冥想差不多有两个月了。
父亲写信问我,有何见长。
改了不少暴躁脾性,越能心静越能吃苦了。父亲回道:“善。”
那日我挑完水回来。众道姑交谈。似有八卦之事发生。
后来才晓得是威名在外的江岷王驾临此地。
我同其他道姑不同,从不喜聊谈八卦。我直接去找那江岷王去聊谈。
同她碰面之时,她将我细细打量一番。试探道。
“这位道姑,神似我的朋友啊!”
我摇了摇头笑她。张开嘴准备说一番。
江岚月把我一拦,喜悦大叫:“小影!原来多日不见,你来做道姑了!”
我:……
我:“我是……”
她见着我十分高兴,拍着我肩膀,舒朗大笑,仿如多年没有笑过一般。我尴尬至极。她笑着笑着,便笑抽过去了。
我第一次见着一个人笑抽过去。
笑得太烈,咳出声来,接着就晕倒在地。
待她醒来,她弱弱唤我。
“阿裳,我还剩几日了。”
我笑她,打趣道,你中了我七七四十九日炼的剧毒,若是不娶我,你就要死了。
她挑眉一笑。“哦?”
远山处下起了雾,云雾缠绵。
雾经不得大风刮,飘到观里来。远近一派朦胧。
我摘了林中的鲜果。岚月房里有另一个人影来。原来是师父。
她对岚月恭敬说:“此毒解药失传已久,若将军再不休战只能活两年……”
晚修的钟鼓声响了几声,我的心跟着咯噔一下子。
这烦人的钟鼓声总是不打招呼,我被吓到不止一次两次了。
这么个消息来得太急,叫我接受不住。
“阿月,你最想做什么?你想要什么都跟我说。”我假装不知道,老父一般看着她。
“你是说,遗言吗?”
她唇色浅淡,撑起身子,想了想。
“我一辈子顺风顺水。想要的都得到了,不想要的也都弃之如敝屣。”
她眼中闪过异色,却一直隐忍着。
“无甚挂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