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一铲子下去可能灵气复苏 > 第3章 元气大伤的洛尘
三人快步走进屋门,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正在陷入昏迷状态的洛尘。小师妹直接揪起凌纪松的耳朵,痛的凌纪松那叫一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大师兄还躺在床上,不能给他吵醒。
小师妹怒斥他:“你不是说大师兄行了嘛?他怎么还在昏迷?”眉宇中蕴藏着怒火,如果发泄出来肯定比现在可怕。
凌纪松委曲求全的说:“小师妹……啊疼!我刚才还看见师兄醒了呢,他还能正常说话呢。我一高兴,就跑出去跟大家分享这件事,可能大师兄睡着了吧?”目光带着诚恳,希望小师妹能饶过他的耳朵。
掌门人终于发话:“霏儿别闹了,吵到你大师兄休息的话就麻烦了。”
这一句话算是把这二人拉开,小师妹只好蹬了凌纪松一眼,凌纪松无奈的撅撅嘴。
掌门人坐到洛尘的旁边,用手把持着他的经脉,面色沉重,还有些疑惑。良久之后,他开口问道:“你大师兄身体上的伤痛都已经痊愈,为何无缘无故在胸口处多上一处内伤?我大致猜测是淤血导致,除非是因为内火攻心,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把你大师兄对你说的话重复一遍。”
凌纪松有些不好意思张口,小声的说:“给老子滚开,听见没有……”说完又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在师傅面前说这种大逆不道之话是挺不礼貌的。
掌门人立刻发火道:“我算是知道你大师兄为什么立刻昏迷过去,那就是被你气的内火攻心。本来他的身体就虚弱,你在一气他胸口一闷,按照他的身体条件是肯定不会说出话的,只有极度愤怒之时才会出现,你啊你啊。”
凌纪松立刻跪在地上赔罪道:“师傅!没想到我这一个随意的举动竟然让大师兄再次患伤,对不起!不肖子孙在这里给你磕头了,我这就去拔剑自尽,俺凌纪松下辈子给你们俩做牛做马都愿意。”
说完之后他抽出挂着墙壁中的宝剑,独留那一个剑鞘停留在上面,剑锋都快要划到脖颈处,被师傅突然而然的法术——从指尖弹出的一个小金球,紧握着他手中的剑柄被打掉在地。
掌门人发话了:“我不是让你献殷勤和表忠心,有时候你也是过于乱来。你的命好歹也是你大师兄救得,快去端盆热水,我去给你大师兄输点真气。”
听到这句话后,凌纪松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到外面。刚才自己因为太过激动导致师兄差点闷死,这次千万要弥补出来!如果师兄醒来之后能完好如初,把自己踹死也无妨。
他们可能都不知道,洛尘现在正处于睡眠之中,而且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洛尘。
良久之后,洛尘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身旁站着一老一少一美女,略微吃惊。
其中那个一少的还是那时候压在自己身上的!想到这里他就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
“大师兄你终于恢复了?那个傻小子的帐咱先记着,等到之后你伤痛痊愈我们在一起罚他,你说这样好嘛?”
旁边小师妹在嬉笑着打趣,洛尘却根本不认识她是谁,神色紧张恍惚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洛尘啊,为师看你的脸色不对,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无妨。”掌门人关心的询问,而在洛尘眼中看来他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老头。
洛尘支支吾吾的说:“你们……都是谁啊?我怎么都……一个不认识?除了刚才那个把我气晕的傻子。话说,你们怎么知道我叫洛尘?”
小师妹立刻面带忧愁,拉扯他的胳膊说:“大师兄,我是你小师妹啊!我是刘含霏啊!为什么你不记得我啊?”眼眶微微泛起血红,恐怕马上泪滴就要滚落。
“哈哈,我就知道俺大师兄还记得我,芜湖!可见我在你心中的地位还是有的。”凌纪松在一旁激动的手舞足蹈的,好像这个说法使他有些自豪。
洛尘横眉怒目的瞪着他,慢慢的凌纪松的动作也停止下来,他有些后怕的询问:“怎么了大师兄?”说话的口气好像是猫遇见了老鼠,十分胆怯。
洛尘暴跳如雷般的大骂:“你个小兔崽子压在老子的胸口处,老子让你滚的时候你还压的更狠。要不是拼劲全身力气骂你一句,恐怕我现在就被你压死了,你还在这儿兴奋的手舞足蹈?我能恢复第一件事就是拿你开刀,神仙来了也留不住,我说的!”
掌门人对他语重心长的说:“洛尘你先消消火,你师弟的事儿我会亲自处理,现在我就想询问一下,难不成你这是失忆了?”
洛尘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本是在挖矿,莫名其妙就被个矮人族系统绑定,好像还获得一系列的能力,最后睁开眼就到达了这里,难不成是穿越了?那为什么这里的人也叫我洛尘?还颇有种异曲同工之妙哈。
掌门人看见洛尘这般面色愁苦,便叹一声气,随后说:“果真,当时你与练气六阶的魔道对战,伤及的部位应该也有脑袋。你先好好调整调整恢复恢复,我跟霏儿就先离开,过几天再回来看你。”随后便拉住依依不舍的刘含霏小师妹,离开这里。
突然此时,洛尘听到差点儿把自己坑死了的那人说话。
“大师兄,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找到了一本万物锻筑大法?里面记载的只有简简单单的四页,这是为什么啊?”
听到“万物锻筑大法”六字,洛尘便唤起矮人族系统的记忆。
兴致勃勃的他立刻说:“你快把这玩意给我,那可是我的宝贝啊!”本来还对凌纪松有恶意的他,瞬间都被化解掉,反而产生了一点儿好感。
凌纪松将放在桌子上的那本书取过来,双手递给洛尘。
“果真与之前的模样无疑。”洛尘盯着古老的封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