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一铲子下去可能灵气复苏 > 第2章 穿越到修真大陆
“什么啊?谁是你师兄?”洛尘有气无力的问,声音细微的就跟蚊子差不多。
他皱着眉头,感觉被摇晃的很不舒服。那人见状连忙将耳朵凑过去,问他:“大师兄,你到底说什么啊?我没听清啊。来来来你再说一遍。”
那家伙把洛尘压的都喘不上气来,现在洛尘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怎么把他给活生生踹死,但现实确是动弹不得,连说话都无法大声,那何来力气去发火儿?
“滚……”从洛尘嘴中崩出这个骂字,然后就没力气接着说了。
不过那名师弟还是没听清他的言语,直接把侧脸压在洛尘脸庞,那家伙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啊。本来都是有气无力的状态,现在又接着来了个泰山压顶,胸口闷的状态导致呼吸不顺畅,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人的潜能往往是被逼发出来的,这时候洛尘将求生的本能欲望激发出来,他大吼:“给老子滚开,听见没有?”说完就感觉胸口的气管爆裂,一股千年老血涌上喉咙,还没来得及吐出来,便再次昏了过去。
那名师弟被这如狮吼般的声音吓了一跳,连滚带爬的滚到床沿底下,生怕洛尘恼羞成怒一脚踹死他,这种感觉在刚刚那一骂句中彰显的淋漓尽致,就是在听不懂话的也能感受到。
良久师弟才反应过来,连忙夺门而出大声喊道:“大家快来,大家快来!大师兄醒了大师兄醒了!”话语中掺杂着难以平复的激动心情,可见“大师兄”这个身份在他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什么?大师兄醒了?”
“不会吧?咱大师兄苏醒的这么快?不愧是咱们的领头人物啊!”
“说什么呢,大师兄那可是神一般的体魄,怎么会扛不住这简简单单的伤害?你还是赶紧闭嘴吧,夸个人都不会夸。”
“听我一句,大师兄可是咱们的榜样,这道小小的坎儿,咱大师兄轻轻松松都跨过去了,不存在什么担心顾虑之分。”
众师弟们争先恐后的议论着,放下手中的活儿,争执的那叫一个脸红脖子粗,好像都忘记进屋看看大师兄。现在的洛尘都已经快要告别于人世,恐怕这件事情都没人知道……
这个时候小师妹和掌门人听见走了过来。两人本来正在散步聊着功法和修行,突然听见这里的喧哗声有点过大,大概听见“大师兄”三个字,便也想过来凑个热闹,看看洛尘是不是满血复活了。
在路途中,小师妹兴致勃勃的问着掌门人:“师傅师傅,大师兄是不是醒过来了?我看这里这么热闹,肯定是大好事,嘿嘿。”她精致的脸庞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双水汪汪亮晶晶的眼睛写满“期待”二字,腮上两个陷得很明显的酒窝也在笑,翘楚可爱的脸庞使人想轻轻捏一下。她身着青色的长纱裙,从大致的身材就能判断出来是个极品,光是令人心仪的侧脸足够迷倒万千少男。
掌门人笑着说:“唉,这次的任务着实挺难的,听凌纪松说,好像半路上遇到个练气六阶的魔道,幸亏咱家的洛尘手段了得,知道给那个魔道下套,不然咱们道法宗门又少了一位可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眼神中附带着一丝丝欣慰,随后便一闪而过。
小师妹面带疑惑的问他:“师傅,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大师兄入门最早,却还是个外门弟子?你为何不把他给招进内门呢?我大师兄也不笨啊,为人处世方面的也挺讨人喜爱,比那些内门师兄们强多啦。”
“那是因为你大师兄是伪灵根,根本都是不入流的灵根,基本上到了筑基期都是寸步难行。咱们道法宗门虽说是个小门派,但还是要有祖上的规矩,伪灵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内门弟子的,不能随便把咱的规矩给坏了的。”掌门人有些情绪低落,好像是有些惋惜吧。如果不是伪灵根,可能未来的宗门接班人就是洛尘吧。
两人一路上闲聊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达庭院前。突然有位弟子看见掌门人站在这里,立刻停止了言语,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头低沉着表示尊重。渐渐地众人也纷纷看到这一幕,整整齐齐的站成两排,也学着第一个人标准端正的站着。
掌门人面带和蔼微笑,眯着眼问道:“怎么不聊了?难不成我都有这么吓人?”说话的时候还用眼睛扫着弟子们。
那个被洛尘怒骂的小师弟开口道:“师傅,我们只是闲着没事在争论争论大师兄,见您赶过来自然要表明对您的尊重嘛。”
掌门人被他逗乐呵了,便说:“凌纪松,你什么时候能够改改你这过于活跃的性格,可能你未来也是咱们道法宗门的顶梁柱之一。”
凌纪松摸着脑袋笑嘻嘻的说:“嘿嘿,不还是师傅您教导有方嘛,不然怎么会成就这么一个我呢?”说完还不忘斜眼看一下师傅,发现面色温和后便撤去防备。掌门人神情难堪的时候挺吓人的,那时候凌纪松自然是不敢这么皮,因为自己吃过一次亏……
“大家散了吧,各自干各自的任务去。”掌门人一发话,众弟子们自然不能不听,脚底抹油般的散开。凌纪松也准备离开,突然被小师妹叫住。
“二师兄,刚才在远处的时候听你们在聊大师兄的事儿,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
凌纪松回过头说:“那可不是,我刚才照顾大师兄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他已经醒来,然后就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咱家人,还没过一会儿呢师傅和小师妹你们俩就来了。”
掌门人连忙说:“快快快咱们三个进去看看。你汇报好消息的时候竟然把洛尘给忘了,我也是真佩服你。”
凌纪松突然想起来,皱起眉头说:“对啊,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怪我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