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领主能看见备注 > 0112章:哟,女人
    地图显示,那个吧台前的金发女子就是蓝色问号。

    哪怕不依靠备注,对方出尘勾人的气质,就已经让她在这间大厅里过于显眼。

    好几位阔佬都在讨论这个女人。

    吧台似乎变成了展架,已经独特的魅力所占据着,没有其它客人去旁边坐下。

    酒保和侍者,也都绕着她走。

    “那个人是谁?”

    亚当在避身斗篷下用手背碰了碰贝兰。

    他敢肯定,女维修工也发现了那个喝酒翘脚的美女,但是贝兰却始终保持着背对甚至躲闪的动作。

    显然是认识,甚至熟悉的。

    “她肯定是来找你的,对吧?有麻烦已经靠近了,如果你不告诉我她的身份,我都不知道要不要出手帮忙。”

    围观者开始聚集,懂行的向导都开始劝自己的雇主离开。

    人群中有许多凶神恶煞的壮汉,此时正拿着武器靠拢,隐隐成包围架势,将每个能离开大厅的通道堵死,并且将刀尖都对准吧台。

    “该死,都怪你,非要出风头,几百金鸦而已,船长不能给你么!”

    贝兰咬牙嘀咕着,但语气中已经没有焦急,而是某种要被责骂的愤恼。

    “那个女人给了你安全感。”

    亚当没有理会抱怨,继续去确定对方身份。

    “呵,你和他们都差不多。”

    贝兰用手指戳了戳亚当的胸窝,眼神中充满鄙夷和轻蔑,仿佛揭穿一个见识短浅的色狼。

    “这位,就是你即将投靠的莱斯利船长,嘲颅海湾掌控生死与财富的女人。

    危险?

    佣兵都知道规矩,永远要对船长保持尊重。那些有点钱就装腔作势的蠢货,如果敢用下半身去思考,才是他们最大的危险。”

    贝兰的音量没怎么克制,人群中转过来好几张脸。

    她误会了亚当,以为他那观察周遭的眼神,是抱着某种轻浮至极的想法。

    莱利斯居然是个女人?

    亚当没有解释,他自己也略微感到意外。

    签订契约的商业合作者,竟然会是位气质如此独特的女船长。

    围观者们的脚步突然慌乱起来,似乎事情出现了发展。

    这里本就狭窄,拥堵推攘之中,那些拿刀警戒的家伙,以及亚当他们,都被限制了行动,只能原地碎步。

    “哦,该死,他竟然插队。”

    “帮我看看衣服有没有问题,我要抓紧机会!”

    骚动的原因,是有位阔佬率先出击。

    【自信的贵族】

    他手戴白手套,捏好玻璃高脚杯,用笑容掩饰龌龊,倾斜着酒液,在咒骂与艳羡中往吧台走去。

    贵妇会挑男佣兵,老爷自然也要选女伴侣。

    流莺与专用侍者,都能够彰显身份和财力。但是,如果得到这种气质的美人作伴,足以证明自身魅力。

    让她宴会上坐在自己桌旁……

    那该多有面子!

    “鹄鸟神,我拦不住他。”

    【慌乱的佣兵】

    精瘦的佣兵原本一直跟在那个阔佬后面,但是靠近莱斯利某个距离时,就不敢再往前走上半步。

    他站在这条无形的线外,四肢发抖,面颊上淌着冷汗。

    鱼油将他的头发抹得滑溜整洁,现在已经被挠得杂乱,门口租赁得到的衣服,也被扯掉两颗扣子。

    但是佣兵不在意——雇主想要调戏死神,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这是我的赎金,对不起船长,我实在拦不住!”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他当众扯掉象征【临时雇用】身份的牌子,用外套裹着那鼓胀的钱袋,统统甩在花纹繁杂的地板上,然后夺路而逃。

    金鸦滚落,大厅安静。

    平时嗜钱如命的赌徒们,都只能默默吞咽口水,不敢伸出狗爪子。

    “任何进贡给船长的财富,都沾染着危险与禁忌.。”

    这是纳吉尔法海岸线上,世代相传的至理名言。

    周围吵嚷不断,其它雇佣兵和向导们,都开始和老板解释。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那些不熟悉规矩的阔佬,终于放下架子,去听点能活命的话。

    “我说过,有三位决不能冒犯。”

    “那是谁都保不住您的,身份和财富再多,也不能从他们手底下买命!”

    “谁我没介绍,是因为按捕兽期算,你们肯定不会遇到,谁知道她突然返航了。”

    亚当躲在人堆里,听着七嘴八舌的议论,还有各种添油加醋的事迹。

    血洗整艘航船啦。

    冲进私人赌局里要账款啦。

    用屠宰棚里的帮派成员染红海水啦。

    ……

    总之,全是令人生畏,且头皮发麻的场面。

    “给块冰。”

    莱斯利推出杯子,伸手撩动颈边金发。

    那对深蓝阴沉的瞳孔,反射着大厅水晶中经久明媚的微光,把那个上前搭讪的贵族给扫了个遍。

    “发什么疯!”

    这位贵族面露疑惑,低沉骂了句。

    他只能看到人群们在窃窃私语,所以还觉得这是在嫉妒自己捷足先登。

    “咳,我不是说您,美丽的小姐。”

    他无视同伴们暗示的眼神,自顾自地介绍,借机拉开长凳,撑肘靠着吧台。

    “我来自王国都城,当然,具体哪个可不能乱讲。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后面有张摆满食物的桌子,要不要坐下来谈谈?

    我邀请的都是高雅人士,随便你有什么愿望,都能轻易满足……”

    他嗅着空气中的发香,语速逐渐放缓,似乎整个世界都沉浸在那光洁美好的侧颜里。

    女人的嘴角略微上扬,带动起来的弧线简直可以入画。

    叮叮叮叮。

    杂音打破了这种氛围。

    酒保颤巍巍地端着托盘上来,没有凿刻过的方冰撞击厚杯,发出令人慌乱的急促脆响。

    “你也有病么?”

    贵族皱眉发怒,语气带有厌烦。

    原本的教育,是不会让他说这种粗鄙言语的,但是海湾崇尚自由,不需要遮掩,原本应该放肆地去潇洒玩乐。

    可自己雇佣来的家伙,居然当众乱叫着跑掉,现在这个酒保,又用见鬼的眼神盯着他。

    为什么总有人打断自己呢?难道嘲颅海湾都是这种不长眼睛,看不懂情形和氛围的蠢货么。

    “咳咳,我们要不去后面聊,喝酒可填不饱肚子哟。”

    他话语中充满撩拨,甚至将那张自信的面庞凑过去,轻轻靠近女士的肩膀,用鼻尖轻扫了几缕残发。

    哐啷。

    酒保拿不稳托盘,跌坐在台后,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左手还是右手?”

    女声传来,像是海水漫过堤岸。

    自信的贵族还没听清,眼前就已经发黑。

    整张脸都被剧痛布满,鼻梁骨断裂的响动直接在脑中炸开。

    惨叫噎在喉咙里,随后是短暂的光明。

    但他还没看清周遭,视野又急速往上,后脑的头发被人紧紧揪起来,像是拴在战马身上那样不能动弹。

    他只能看到天花板上那些光晕交叠的水晶。

    砰!

    额头撞在方冰上,不算规整的矩形彻底崩裂。

    莱斯利还是端着杯,仅用右手和右脚,在保持坐姿的前提下,将这位受过皇家格斗训练的贵族,给打得半身不遂。

    她像是提起垃圾,略微发力就让对方仰躺在吧台上。

    半杯点薄荷的清咯酒倒在他脸上,把血污冲洗掉些许,伤口受到刺激,让意识和灵魂回归到这具身体。

    男贵族动弹不得,双膝在马步动作下发软。

    “张嘴,我替你选。”

    莱斯利轻声说着,那种夜色里独酌的寂静被打破,只剩下如海妖般令人生畏的清冷。

    “唔,不,咳咳咳。”

    剩下那点酒酿被灌进去,半块沾有血迹的冰也被送入嘴巴。

    抱着猎艳心态的人渣,终于是在欲望里付出了代价,眼前这位,可不是往常那些,可以随意欺辱的女人。

    他下意识伸手挣扎,却只有一只手掌碰到了脸颊。

    大厅里寂静无声。

    等到半条胳膊落在地板上,血液和剧痛才像是揭幕那样,汹涌无比地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