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 第229章 别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脏!
    饭桌上。

    乔箐捂着自己疼痛的手背,指控着林清雯的故意。

    林清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她就这么瞪大了眼睛看着乔箐。

    不管七年前还是七年后,乔箐都是和她明杠着来,还没有被她这般故意诬陷过。

    以前这种装可怜又能指责他人的事情,都是她的专利。

    她好半天都没说话。

    此刻佣人给乔箐恭敬的递上了冰块。

    乔箐一边敷着冰块,一边有些难受的说道,“爷爷,我想要融入我们乔家,看来还是太难了。以后,我还是少回来吧,免得让人心里不痛快了。”

    “说什么蠢话,你姓乔,就是我们乔家的人。”乔正伟他对着乔箐带着些宠溺的责备,转头对着林清雯,脸色明显就难看了很多,他严厉的说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想的,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要是敢对乔箐有任何不好,我一定追究到底!这个家,从来都是我说了算,还没有其他人敢指手画脚的。要是让我再发现谁故意针对乔箐,我就把谁从我们乔家赶出去。”

    虽然没有指着鼻子骂林清雯。

    但是乔正伟的一席话,显然就是对她说的。

    说得林清雯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狠狠地看了一眼乔箐。

    乔箐得意的一笑。

    下一秒却表现得异常的乖巧,“谢谢爷爷。我以前总是觉得这个家不欢迎我,现在,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你本就不该有顾虑。”乔正伟对乔箐几乎是好到肉眼可见,“来,今天专程给你做的你爱吃的菜,多吃点。”

    说着,还亲自夹菜放到了乔箐的碗里。

    “嗯。”乔箐一脸开心。

    她也主动的给乔正伟夹菜。

    饭桌上,就看到两个人的互动,很是温馨。

    林清雯脸都气黑了。

    但是这一刻就是不敢说一个字。

    乔祯看着面前一桌子自己不喜欢的菜,早就想摔筷子走人了,更被说他爷爷突然360度的对乔箐,他突然觉得他在乔家的地位,瞬间就没有了任何优势。

    一想到乔正伟还单独教乔箐在乔氏的发展,就越发的觉得乔正伟对乔箐开始有了私心,就越是觉得乔正伟想要把乔氏交给乔箐。

    不。

    他不能接受属于他的东西,给了乔箐!

    乔祯整个脸都扭曲了。

    就是显得特别的狰狞。

    而同样憋屈窝火的,自然还有乔锦鸿。

    乔锦鸿是真的没有想到,他父亲会这么维护乔箐,会做得到这般明显的态度。

    他这种态度,不就是一直在啪啪啪啪打他自己的脸嘛?!

    他父亲明知道他对乔箐没什么感情。

    现在他父亲却对乔箐这么好。

    这简直就是再让他难堪。

    莫非,还要让他来讨好了乔箐不是?!

    简直可笑之至。

    乔家的一顿晚宴,各怀心思。

    吃完之后。

    乔箐陪着乔正伟去了乔正伟的房间,两个人书房中谈工作的事情。

    他工作上的事情,乔正伟甚至都没有叫乔锦鸿以及乔祯。

    乔锦鸿压力的怒火在爆发的边缘。

    乔箐在乔正伟的书房待了好久。

    其实也没说太多,还不就是用彼此对彼此虚伪的那套感情,演戏而已。

    乔箐离开乔正伟的书房,一走出去,就看到了乔锦鸿。

    似乎是在故意等她。

    乔箐就知道,乔锦鸿会按耐不住。

    她自若的走过去,还甜甜的笑了一下,“爸。”

    “你和你爷爷说了什么,说了这么久?”乔锦鸿直截了当。

    想来,对她估计也没有什么耐心。

    此刻不止没有耐心,还糟心得很。

    乔箐说,“说了点工作上的事情,爷爷说现在虽然让那些高层都自愿去了我们安排的地方,但还是要特别的留意,不能引起了乔氏的负面影响,还给我单独分析了几个高层的思想动态,让我要特别注意的。对了,爷爷还说让我早点把空缺的高层之位弥补上,说了很多做法,我也要回去消化一下,就不一一给爸阐述了。反正爷爷也说交给我来办,就不劳爸操心了。”

    一番话说出来,乔锦鸿脸色更难看了。

    什么叫不让他操心。

    分明就是在架空他的权利。

    乔氏人员调动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还插不了手了!

    乔箐完全能够看出乔锦鸿的心思,她微微一笑,“爸,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对了,爷爷给你说了怎么让高层心服口服的离开的吗?”

    “你少在这里得意!”乔锦鸿无法压抑的火气,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爸你误会了,我没有得意。我只是想要提醒爸,如果爷爷没有告诉你,你还是别问了。毕竟关系到一些见不得光的私事儿,爷爷估计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惹来一些没必要的麻烦,我也是担心爸问得太多,让爷爷不开心了,而且我总觉得,爷爷应该也不会说,毕竟她都叮嘱了我,绝对不能告诉第三人的。”

    “乔箐,你别再我面前装模作样,你在耍什么把戏,我清楚得很。”乔锦鸿现在对乔箐态度很明确。

    毕竟乔箐这段时间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直在给他难堪。

    他男人的自尊,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乔箐笑着,看上去很友好,实际上只是不在乎而已,她说,“既然爸这么想我,我也无力解释。那我就走了。”

    说着,乔箐就直接离开了。

    乔锦鸿看着桥倾的背影,一口气堵在胸口处。

    乔箐居然解释都不解释,就这么走了。

    是真的没把他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他黑着脸,转身直接走进了乔正伟的书房。

    他敲门。

    也在缓解自己的情绪。

    乔正伟开口,“爸。”

    “进来吧。”乔正伟似乎料到乔锦鸿回来单独找他,也不意外。

    乔锦鸿进去。

    乔正伟此刻正在喝茶。

    他看着乔锦鸿,“你想说什么?”

    “你对乔箐就这么纵容了吗?”乔锦鸿也不会拐弯抹角。

    “不是纵容,而是利用。乔箐现在用处很大,凡是就都顺着她一点就是。也不过就是让她在家里有点成就感,你让林清雯还有乔祯,都给我忍着点。”

    “爸,你越是这么纵容乔箐,她越是会更嚣张,你没看她今天的态度吗?她简直连我都没放在眼里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先顺着她。”乔正伟显得很淡定。

    乔锦鸿一点都不淡定。

    毕竟关系到他的利益。

    他甚至觉得这一刻的乔正伟都是向着乔箐的。

    他咬牙,“爸,今天高层调动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高层全部都听从安排的?”

    乔正伟抬头看了一眼乔锦鸿,“事情得到解决就行了,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你总得让我知道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啊?!我之前也在负责这个项目,现在你说换成乔箐就换成乔箐,乔箐确实也能干,把一切都解决的妥妥当当,但你总得让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到底应该怎么改进?!”

    “乔箐解决的妥妥当当,你就坐享其成就行了。乔锦鸿,这个时候我劝你对乔箐好一点。乔箐现在能够为我们所用才是目前让乔氏发展下去更好的方式。至于你……你自己难道还不清楚,你到底有没有能力管理得下来乔氏吗?!”

    “我……”乔锦鸿被乔正伟说得有些难堪。

    “我现在也想得明白了。”乔正伟说出自己的观点,“与其和乔箐这么对着干,弄得个两败俱伤说不定还会真的被乔箐给算计了过去得不偿失,倒不如就让乔箐来帮我们乔氏做事儿,对我们没有任何损失甚至还能够让乔氏发展得更好,没什么不好。”

    “爸现在就是彻底接受乔箐了吗?”

    “乔箐本来也是你女儿,退一万步讲也是我们乔氏的人,我们对她产生的偏见也是因为当年她母亲太过强势,否则,我们早该培养乔箐的。要是早培养了她,没了7年前的事情,说不定现在的乔氏,早就今非昔比了。”

    乔正伟只是在劝乔锦鸿接纳乔箐,目的是为了利用乔箐让乔氏发展下去。

    但是听到乔锦鸿的耳朵力,乔正伟现在就是想要让乔箐来管理整个乔氏了。

    一旦乔箐再能干一点,说不定乔正伟真的会把乔氏交给乔箐。

    就算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和乔祯加起来,都没有乔箐一半的能力。

    而他很清楚,他爸到底有多看重乔氏整个企业。

    这个一直流传下来的家族企业。

    乔正伟能够对乔箐母亲心狠手辣毫不留情,那是因为乔箐的母亲确实和乔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要是乔箐的母亲彻底掌管了乔氏,乔氏就真的落在了他人的手上,乔正伟肯定接受不了,所以会在乔箐母亲在乔氏最辉煌掌控力最强的时候,用非常手段,结算了乔箐母亲的生命,让乔氏重新回到了他们乔家人的手上。

    确实也因为当年乔箐母亲的强势,让乔正伟在乔氏也有些下不了台,乔正伟连带着对乔箐母亲的不喜欢,就越发的也不喜欢乔箐了。毕竟当年还小的乔箐,根本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非人的能力,乔正伟也发现不了乔箐的闪光点。

    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

    乔箐现在的能力有目共睹,乔正伟对乔箐另眼相看也是理所当然的,加上乔箐毕竟还是乔家人的血脉,乔正伟器重乔箐甚至最后把乔家都交给了乔箐,你不是不可能。

    乔锦鸿想到这些,整个人就更加不淡定了。

    但在面对乔正伟的时候,好像从小时候到他现在这把岁数,依旧不敢对他父亲反驳任何事情。

    他一言不发。

    乔正伟也没想过乔锦鸿有这么多心思,他一直觉得乔锦鸿很听他的话,他也没必要给他解释太多。

    反正他对乔箐也只是利用,归根结底,乔家的所有他还是会交到乔锦鸿以及乔祯的手上,只是在交出去这几年,利用乔箐帮乔氏再打拼一下,一旦乔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乔箐自然就没用了。

    到时候。

    极端一点方式,不过就是让乔箐再步入她母亲的后尘而已。

    这些观点,其实乔正伟以前也给乔锦鸿说了很多次,他总觉得乔锦鸿是明白的。

    他也不想再多啰嗦其他,“其他你就别管了,按照我的安排做就行。”

    乔锦鸿想说点什么。

    看着乔正伟有些不耐烦的脸色,忍了忍不再多说。

    “那我出去了。”

    乔正伟点头。

    乔锦鸿离开之后,脸色就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他回到房间。

    林清雯也是窝着一肚子火。

    一想到今天被乔箐给冤枉了,就气不打一处。

    此刻看到乔锦鸿回来,又只能忍着自己的情绪,去讨好他。

    “锦鸿,和爸都是说了什么?他现在对乔箐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林清雯急切的问道。

    乔锦鸿睨了一眼林清雯,“还能有什么态度,让我们事事都顺着乔箐!”

    “爸现在就真的接纳了乔箐?!”

    “乔箐毕竟是我们乔家的人,她有能力,我爸会接纳了她,有什么好奇怪的!”乔锦鸿把火气全部发泄在了林清雯的身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清雯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那以后,以后乔祯怎么办?”

    “别说乔祯,我怎么办都不知道!”乔锦鸿狠狠的说道。

    “难道以后我们乔家就是乔箐的天下了。”林清雯故意煽风点火,“以后我们所有人都要对她低身下气吗?”

    “她还没这么大的脸,让我对她低身下气!”乔锦鸿愤怒无比。

    林清雯看着他,“今天看乔箐这么耀武扬威的样子,迟早有一天,我们全部人都得听了她的。其他倒是很好,让我在乔箐面前受点委屈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如果爸真的把乔氏都给了乔箐,我怕我们这样大家人,到头来都会被乔箐给赶出了乔家。”

    “她敢!”

    “她有什么不敢的。”林清雯叹了口气,“乔箐什么时候给过我们给过你面子!”

    乔锦鸿一想到乔箐的所作所为,脸都气绿了。

    “现在我看爸的态度是认定乔箐了。之前觉得爸给了乔箐股份,是爸的不理智,甚至还从你手上拿走了你一部分股份,当时没有细想,此刻这么一想,爸不会是故意把你手上的股份给了乔箐,让你以后在乔氏都没有了发言权?!天!”林清雯突然夸张的惊呼,“要是这样,我们现在难不成就一直在被爸和乔箐算计?!”

    乔锦鸿听到林清雯的分析,那一刻也明显怔住了。

    他的股份给乔箐给得不明不白,他当时也根本没想那么多,现在经过这么一细想,就明显觉得自己被乔正伟给算计了!

    他脸色真的是难看到了极致。

    他没想到,他这么信任的父亲,他一直听命于他父亲,他父亲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反而被他父亲耍得团团转。

    他猛地一脚,狠狠的踢翻了卧室里面的落地台灯。

    林清雯吓了一大跳。

    她看着乔锦鸿,还是鼓起勇气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就任由爸和乔箐这么来算计我们吗?我真的没有什么,当年能够嫁给你嫁进乔家我就满足了,也没有什么大的抱负,我就是为你不值得。这些年你那么辛苦的管理着乔氏,爸现在却要把所有都给了乔箐……”

    “够了!”乔锦鸿火冒三丈。

    林清雯眼眶有些红,“我真的是为你打抱不平……”

    “我不会让乔氏落在乔箐手上的。”乔锦鸿一脸血腥,咬牙切齿。

    “但是现在,爸明显是向着乔箐的。他要给乔箐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他要给?!那也要看他给不给得出来!”乔锦鸿冷冷一笑。

    林清雯不明白的看着乔锦鸿。

    “能够让一个人彻底了没有了支配能力,就是让他永久的闭嘴。”乔锦鸿眼眸一紧,“我爸这把岁数,也该活够了。”

    林清雯表现得一脸惊讶。

    心里却残忍到极致。

    乔正伟这么对他们,就是在自寻死路!

    ……

    乔箐离开乔家大院。

    她坐在明朗的轿车上,靠在后座在想事情。

    经过今晚这么一出,乔家窝里斗基本上是确定了。

    毕竟。

    乔正伟现在是真心地想要利用她,所以也会要求乔锦鸿也对她好一点,乔正伟的想法不过就是让她免费给乔氏打工,但乔锦鸿却以为,乔正伟真的有意把乔氏都给了她。

    如此一来,总会有人,按耐不住。

    乔箐嘴角残忍一笑。

    现在所有的内斗都是基于,她是乔家人这个身份。

    如果她不是乔家人……

    乔锦鸿连自己都不知道,她确实不是乔家人。

    她眼眸微动。

    拿起电话给程凯之拨打。

    那边接通,“突然想起我了?”

    “有事情麻烦你。”乔箐不啰嗦。

    程凯之也习惯了乔箐的态度,他问,“什么事情?”

    “我挑起了乔正伟和乔锦鸿的矛盾,我怀疑乔锦鸿会对乔正伟出手!”乔箐说,“你找人监控一下乔锦鸿的所有一举一动,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式让乔正伟死于意外。”

    “乔正伟是不是瘫痪了很多年了?!”程凯之问。

    “是。”

    “他会经常出门吗?”

    “这些年基本上大门不迈。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医生上门给他检查。”

    “平时有什么业务爱好没有?”

    “喜欢喝茶。偶尔下楼,到后花园散步。”

    “好。”程凯之听到乔箐的话,得出结论,“乔正伟无非死于两种方式。第一,突然猝死。乔正伟利用药物,放在乔正伟的茶杯里面,用药物毒死他,对他宣布意外失望。毕竟乔正伟这么大把岁数了,死了也不会引起太多人惊讶。”

    “嗯。”

    “还有一种,就是死于意外。乔正伟这些年一直瘫痪,没有行动能力。乔正伟从楼上不小心摔下来摔死了,也是一种意外的发生。”程凯之分析。

    “如果是下要的话,乔锦鸿肯定会托人去买药品,你只要派人把乔锦鸿身边的人都盯死了,肯定能够找到证据,到时候如果乔正伟是被毒死的,我就会让法医进行解剖,然后拿出证据指证乔锦鸿。”

    “嗯。”程凯之一口答应。

    “如果死于意外,也就是在乔家就内部就能够解决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乔箐眼眸一紧,“想办法,让乔家所有地方都安装上微型监控摄像头,一旦乔锦鸿有什么举动,就一目了然。”

    “我来安排。”程凯之点头。

    “我感觉就会是这几天的事情。”乔箐揣测,“一旦下定决心,乔锦鸿就会不折手段。”

    程凯之表示认同。

    “当年。”乔箐紧握着手机,脸色变得有些沉重,“我母亲的死,到现在都没有查到证据指证吗?”

    “犯案现场完美得找不到一丝漏洞,甚至后续证据清理得一丝不剩。”

    乔箐抿唇。

    “但绝对不是意外。”程凯之肯定。

    “可是,我不觉得乔正伟和乔锦鸿能够聪明到这个地步。”乔箐说。

    之前没接触可能并不知道,但现在真的接触了,她不觉得乔锦鸿和乔正伟有那个能力,把一切做得这么完美,没留下一点证据。

    “我也不觉得。”程凯之说,“所以现在,我还在查。”

    “嗯。”乔箐也不再多说。

    反正。

    她信程凯之。

    “我挂电话了。”

    “燕四爷离开了南城?”程凯之问。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

    “毕竟我一直在盯着他。”

    “是离开了,有问题吗?”

    “没有,随口问问。”

    乔箐也不喜欢揣测程凯之的心思。

    不是揣测不到。

    而是,揣测到了,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不管怎么样。

    她还是要听从他的安排,倒不如让自己过得简单一点。

    她就这么把电话挂断了。

    乔家。

    乔家所有人,都应该要血债血还,还是变本加厉的那种!

    她眼眸微动,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她微调整了一下情绪,接通,“沐沐。”

    “在哪里呢?”

    “有事儿?”

    “我搬新家了。”池沐沐口吻中有些小兴奋。

    乔箐其实还挺佩服池沐沐的恢复能力的。

    “搬哪里了?”乔箐问。

    “我把地址给你,你要不要过来坐坐?”

    “不了。”乔箐一口拒绝。

    她有些累了。

    而且现在池沐沐情绪这般稳定,她实在不想被她折磨。

    “不来就算了。”池沐沐有些生气。

    “实在是有点晚了,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事情多得要命。”乔箐找借口。

    “行了行了,知道你是大忙人一个。”

    “我如果有时间就一定过来。话说。”乔箐问出来分明还有些紧张,“这房子几个人住?”

    “几个人?”池沐沐诧异,下一秒瞬间懂了,“乔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当然是我自己一个人住了。”

    “我就是随口问问。”乔箐松了口气。

    “这能随口问问吗?简直就是在怀疑我的人品。”池沐沐很是生气。

    乔箐无语,她转移话题,“我看这一周,傅亢的人气回升很快。现在就基本上和第一名人气值持平了,投票截止最后时间在明天上午十点,按照这种趋势,应该可以赶超。”

    “是的。所以我的牺牲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的,至少傅亢就真的因为我扭转了形象,得到了他应有的。”

    “是是是,你最伟大了。”乔箐翻白眼。

    池沐沐说,“好了不说了,我还在整理新家的一些东西,有时间一定要过来啊!”

    “好。”

    池沐沐挂断电话。

    刚挂断电话,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接通,“傅亢。”

    “家里都收拾好了吗?”那边关心道。

    “还好,都是精装房,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什么其实都准备的得很齐全了。

    “要不要我过来看看?”

    “不用了,你现在才下班吧。”池沐沐问。

    那边没回答,就是默认了。

    “肯定连晚饭都没吃,赶紧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吧,我自己可以搞定。”

    “好。”傅亢点头。

    “那我挂电话了。”

    “嗯。”

    池沐沐挂了电话,深呼吸一口气。

    其实很多时候,她还是希望和傅亢保持距离的。

    但是傅亢似乎对她真的,太过关心。

    其实也可以理解。

    傅亢也觉得,她对他牺牲很大,大概是想要弥补吧。

    池沐沐决定不让自己多想。

    等傅亢一切稳定了就好。

    她起身,杵着拐杖打算去洗个澡。

    虽说没什么好整理的,但是兜兜一圈下来,还是有些累。

    她就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池沐沐走进浴室,看了一眼浴室里面准备的沐浴露。

    沐浴露不是她平时喜欢的牌子,而且这个牌子的味道她一直都是非常排斥的。

    而前段时间一直住的酒店,在酒店的时候还可以给工作人员提需求,现在显然,商场都关门了!

    这一刻也突然想起,她还有很多东西留在了江见衾那边。

    她一直没提起精神去收拾。

    总是有点怕见到江见衾了。

    有点怕他,太冷漠。

    但现在,她突然有了很强烈的冲动。

    这种冲动肯定是在拿沐浴露之上的,大抵,是想江见衾了。

    而她也真的是想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

    她也不洗澡了,拄着拐杖,直接就出了门,然后打车去了江见衾的公寓。

    心跳其实还是有些快的。

    从上次在燕四爷家那边见过江见衾之后,也有一周没有见面了。

    没见面也没有任何联系。

    她其实有时候也想给江见衾发信息,但她总觉得她做什么大概都不会得到江见衾的回应了,而且乔箐让她最好在这段时间不要去打扰了江见衾,这会让江见衾更反感……收拾东西,应该不会被反感吧。

    我就这么控制着自己的心跳频率,到了江见衾的公寓门口。

    她还是心跳很快的,按下了指纹锁。

    一想到可能和江见衾会见面,就真的还是有点,止不住的雀跃。

    然而下一秒。

    她就被泼了冷水。

    因为指纹锁的语音提升“你的指纹有错,请重新再试”!

    她咬牙。

    又试了两次。

    依然还是失败。

    所以。

    江见衾已经把她的指纹信息给删除了。

    她告诉自己,不气不气。

    这就是江见衾这种男人会干出来的事情。

    没有指纹认证,她就手输密码。

    之前也有过一次,她被缩在了门外,当时她的指纹怎么都识别不了,所以江见衾就给她设置了密码进入,密码甚至非常简单,6个1,设置的时候江见衾就说,鉴于她智商太低,所以用了最简单的密码,她当时差点没有气死,现在却突然觉得,江见衾果然很有先见之明,要是复杂点,她真的记不住。

    她赶紧输入密码。

    输入完毕。

    “密码错误。”

    池沐沐皱眉。

    不会啊。

    就是这个密码啊?!

    她现在都还能回忆起,当时江见衾设置密码时的所有事情。

    她不甘心的又输入了好多次。

    密码直接被锁住了。

    池沐沐气得一巴掌打在了大门的密码上。

    江见衾这狗男人。

    还真的做的很绝。

    她咬牙,去按门铃键。

    刚按下。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池沐沐一怔。

    那一刻就看到了江见衾,看到他出现在自己面前,触不及防。

    刚刚的生气,刚刚池沐沐得很生气,这一刻突然就消失了。

    此刻看到江见衾,反而让她心跳加速了。

    尽管此江见衾脸色很难看。

    看到她在门口站着,还厌烦的皱了一下眉头。

    她当做没看到。

    她正欲开口。

    眼眸陡然一紧。

    她看到江见衾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池沐沐有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不相信江见衾的房间里面,怎么多了一个女人。

    一个。

    女人。

    她那一刻甚至没反应过来。

    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江见衾转头对着身后的女人说道,“先去房间等我!”

    女人怔了怔。

    刚刚不是还让她走,现在怎么就又让她去等了。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吗?!

    她也是第一次,还真不太了解男人。

    刚刚都差点脱光了,面前的男人分明半点反应都没有的。

    她连忙答应着。

    毕竟收了人家那么多钱。

    她想尽办法都要伺候周全。

    女人直接走进了江见衾的房间。

    是真的江见衾的房间。

    池沐沐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真的觉得自己现在看到的,都是幻觉。

    江见衾不至于,不至于这么快就和其他女人……

    “走错地方了?”江见衾冷冰的话语,拉回了池沐沐的注意力。

    池沐沐猛地回神,脱口而出,“她是谁?”

    “和你有什么关系?”

    “江见衾,你叫女人回来陪你过夜?!”

    “和你什么关系?!”

    “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吗?你身体好了吗?医生说至少三个月才可以行房事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池沐沐眼眶有些红。

    那一刻真的是,心很痛。

    看到那个女人直接走进了江见衾的房间,她真的很想掐死那女人。

    “和你有什么关系!”重复的一句话,语气似乎更重了些。

    “我们……我们不是……”

    “不是离婚了吗?”江见衾一字一顿在提醒,“所以,池小姐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

    池小姐?!

    池沐沐就这么看着江见衾。

    江见衾似乎也不想再和她废话。

    他直接关门。

    池沐沐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气急攻心,她猛地一下把手伸了过去,在房门关过来那一刻,用手指挡住了。

    痛。

    一股最新的痛,让池沐沐的手指那一刻几乎已经麻木一般。

    她痛得眼泪直流。

    江见衾也只是冷漠。

    冷漠的看着池沐沐的手指,被房门夹出了很深的印子。

    他其实很清楚,刚刚他关门的力度并不小。

    他就这么默然的看着池沐沐。

    池沐沐说,“江见衾,你能不这么冷漠吗?”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我知道我和傅亢的事情……”

    “那是你们的事情,没必要给我解释。”

    “江见衾,你到底要怎么样!”池沐沐生气,是真的气得心口都在痛。

    江见衾对她真的,冷得吓人。

    她真的有些怕了,他对她这般的无动于衷。

    “滚。”一个字,表达了江见衾对池沐沐,所有的情绪。

    池沐沐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

    她真的没有想到,江见衾会对她说这种话。

    她咬牙,“我是回来收我的东西的!”

    “扔了。”

    池沐沐瞪大眼睛。

    “一周前扔了,我说过只给你一天时间,你没来,我就扔了。”江见衾平铺直叙。

    “你怎么没经过我的允许就把我的东西扔掉了!”池沐沐怒吼。

    “对于我而言,都是垃圾。”

    “江见衾……”

    “没其他事情,池小姐请回。”江见衾再次下达逐客令。

    “你就这么想要赶走我?!”池沐沐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还请池小姐以后不要出现在这个家门。”

    池沐沐眼眶红透。

    眼泪就这么大颗大颗往下掉。

    讲真。

    江见衾觉得池沐沐的眼泪,真的一点都不值钱。

    他粗鲁的掰开池沐沐的挡在门板上的手,关门。

    池沐沐却突然反抗着,整个人都在门缝之间。

    江见衾眼眸一紧。

    脸色显然很难看。

    “这么急着把我赶走,是不是想要和里面那个女人上床!”池沐沐问他。

    生气的。

    崩溃的问他。

    江见衾说,冷冷的说,“是。”

    池沐沐心真的,就好像突然被刀插了一般。

    “你知道你身体情况吗?医生说必须三个月之后!”

    “我就是医生,我很清楚我身体的状况。”

    “不准。江见衾,不准和其他女人上床,我不准你和其他女人……”

    “你没资格要求我。”江见衾打断池沐沐的话。

    对她的态度真的是,冷的吓人。

    “我陪你!你要上床,我陪你!”池沐沐有些激动。

    激动到那一刻,就真的开始脱衣服了。

    她说,“你要是想要上床,我可以陪你,你不要随便找个女人上床了,你不要……啊!”

    池沐沐尖叫。

    因为突然被江见衾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她杵着拐杖本来就不稳,脱衣服的举动本来就不稳了,此刻还被江见衾用力的推了一下,直接就给摔出了门外。

    池沐沐看着江见衾。

    看着江见衾居高临下的冷漠。

    “池沐沐,别让我恶心了。”江见衾一字一顿,口吻说得很重。

    从江见衾的眼神中,池沐沐真的感受到了屈辱。

    就是,江见衾在明显看不起她。

    她紧咬着唇瓣,就这么狠狠的看着江见衾。

    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江见衾说,冷冷的说,“我觉得很脏。”

    我觉得很脏!

    池沐沐就这么看着房门,猛地关了过来。

    江见衾怎么可以这么坏!

    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之前秦辞怎么讽刺她她只是生气,只是生气的想要和秦辞打架而已……

    这一刻。

    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好难受。

    被江见衾这么骂。

    心口真的,好痛!

    ------题外话------

    穿插而已。

    这段时间还是以主线为主。

    (*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