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 第227章 裁员风波,乔箐霸怼乔氏高层
    竹沁园。

    池沐沐刚对着傅亢说房子自己买,就看到江见衾出现了。

    她拿着手机那一刻有些发愣。

    傅亢在对面叫了她几声,“沐沐。”

    池沐沐回神。

    她拿着手机直接走向了一边。

    秦辞看着池沐沐离开的身影,回头对上江见衾明显不太好的脸色。

    “我不知道她在这里的。”秦辞撒谎。

    江见衾当然不信。

    他说,“我回去了。”

    “阿衾。”秦辞拉住他,“你怕她做什么,该躲着的人是她。”

    “只是不想见到。”

    “不想见到,也是她原地消失,你给我挺直了背脊啊!”秦辞一脸严肃。

    江见衾真没有这么幼稚。

    他现在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再成为他的负担,所以不想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池沐沐打完电话回来。

    秦辞看着她,忍不住讽刺了两句,“都在商量买新房了,这么快就要同居了?”

    池沐沐真的是懒得搭理秦辞。

    秦辞故意又说道,“和我家见衾这么多年都没上床,这刚分手就和傅亢睡一起,池沐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秦辞,你今天故意找茬是不是!”池沐沐火冒三丈。

    “我就说个事实,怎么?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

    “我,草!”池沐沐气得爆粗口。

    她突然拿起自己的拐杖,就要去和秦辞拼命。

    秦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池沐沐的拐杖。

    “还挺凶的。”秦辞桎梏着。

    池沐沐怎么用力都没办法把拐杖从秦辞的手上弄掉。

    她狠狠地看着秦辞。

    眼眶都红了。

    被秦辞这么讽刺一通,心里终究难受得要死。

    秦辞看着池沐沐气急败坏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很舒坦。

    他松手,还稍微推了一些拐杖。

    池沐沐紧抓着拐杖还在用力,秦辞突然松手,脚下现在又是“金鸡独立”的姿势,一个不稳,猛地一下就往后面摔了过去。

    江见衾看着。

    就这么看着,手似乎本能动了一下,很轻微的幅度,根本你就看不出来。

    池沐沐“哐”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摔得两眼冒金星。

    玛德。

    秦辞。

    秦辞这个狗日的!

    池沐沐心里暗骂,那一刻真的痛得眼泪都出来。

    然而那个罪魁祸首秦辞以及旁边站在纹丝不动的江见衾,就这么很冷漠的看着她些许的狼狈。

    池沐沐的视线放在了江见衾的身上。

    她希望他可以过来扶她一下。

    然而。

    江见衾很冷漠的转身离开了。

    他说,“秦辞,我先回去了。”

    “嘿,你走什么啊。该走的人是池沐沐。”秦辞在他身后说道。

    “谁走都一样,不见着就行。”江见衾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真的走了。

    彻底的走了。

    秦辞追出去,又气急败坏的回来了。

    池沐沐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觉得她都快摔成脑震荡了,她后脑勺应该肿了一个大包。

    她龇牙咧嘴的看着秦辞,看着他还一脸火大。

    两个人互相看不对眼的在客厅中。

    火药味十足。

    好久。

    大厅楼梯上,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燕衿和乔箐从楼上下来。

    讲真。

    乔箐觉得自己此刻走路都在颤抖。

    她都不知道,不知道男人真的可以随时随地……而且,时间还很长。

    她看着秦辞哀怨的目光,就真的觉得对不起他。

    燕衿牵着乔箐的手,走过去。

    走过去看到池沐沐那一刻,脸色明显也有些不好。

    “我让沐沐过来的。”乔箐一下就能够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连忙说道。

    燕衿就不说什么了。

    反而是秦辞,一脸不爽,“以后你叫她的时候,就不要叫我了,我膈应。”

    乔箐无语。

    秦辞这货,居然这么幼稚。

    “对了,你叫我来做什么?”秦辞问,那一刻不由得邪恶一笑,“该不会是我让我见证你们的时间有多长吧?!”

    乔箐脸一下就红了。

    燕衿睨了一眼秦辞。

    秦辞当没看到。

    乔箐一本正经,“工作上的事情找你。”

    “什么事儿?”秦辞问,“早点说了,我早点走,免得看到某些人碍眼。”

    “秦辞,你今天没吃药出门吗?!”池沐沐怒吼。

    “还好我没吃药,要吃药了,我能打死你。”

    “玛德,我和你拼了!”池沐沐今天真的在秦辞面前窝了一肚子火。

    乔箐一把抓着张牙舞爪的池沐沐。

    “行了,你先去旁边的小院喝口茶等我,我给秦辞说了事情之后来找你。”

    池沐沐眼眶红彤彤的,“亏我一直把秦辞当朋友,他今天吃了炸药吗?一直在讽刺我。”

    “我可没当你是朋友,阿衾才是我朋友。”秦辞还在刺激池沐沐。

    “秦辞,我和你绝交!立马绝交!”池沐沐大声吼道。

    “绝交就绝交,还怕你了不成。”

    “好了。”乔箐直接拽着池沐沐离开了。

    秦辞看着池沐沐和乔箐的背影,转头对着燕衿,“燕四,你说你媳妇这么明白事理,她怎么就会有池沐沐这种完全不着调的朋友。”

    燕衿没搭理秦辞。

    秦辞说,“刚刚我叫阿衾过来了,本来想要当着阿衾的面报复一下池沐沐的,但是阿衾直接就走了。你说他走什么啊走,我能有一百种方法气死池沐沐。”

    “他可能只是想自己平静的放下,你就别多管闲事了。阿衾很理智,他知道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应该做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先不要打扰他。”燕衿直言。

    秦辞抿了抿唇,他说,“我想给阿衾送几个女人去。”

    “……”燕衿看着秦辞。

    “你说这么多年了,和池沐沐纠缠了这么多年,他居然都没有碰过池沐沐,我一想到这个就生气,很生气!”

    燕衿正欲开口。

    乔箐回到大厅,“秦辞,跟我过来一下。”

    秦辞就跟着乔箐走向了一边。

    乔箐把回来的时候放在客厅的文件拿出来,递给秦辞。

    秦辞莫名其妙,他说,“这些是什么?”

    “帮我查一下这些人,有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秦辞皱眉,“这都是你们乔氏的……高层。”

    “因为要动他们了,所以想要通过一种非正常又能够不引起纷争的方式。”

    “我突然觉得乔大小姐,你比我想的要腹黑很多。”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好人。”

    “那倒也是。”秦辞点头,他说,“多久要?”

    “一周你看行吗?”乔箐问。

    “你对我要求是不是有点高?!”秦辞扬眉。

    乔箐给与肯定,“不,你实力所在。”

    “……”

    “等你好消息。”乔箐微微一笑。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秦辞觉得很懵逼。

    他看着乔箐很自若的回到了燕衿的身边。

    燕衿也是相当自然的把乔箐抱在怀抱里。

    他怎么都觉得有这两个人在的地方,到处都是狗粮。

    他冲着那边吼了一声,“我走了啊。”

    两个人都没搭理他。

    “我说我走了。”声音大了些。

    这次燕衿挥了一下手。

    意思是。

    该哪儿哪儿去。

    别来打扰他们。

    这男人,有异性没人性,真的是名不虚传。

    秦辞开车回去。

    这个点。

    晚饭也没吃。

    好长时间没回自己家了,捉摸着他父母肯定是想死他了。

    回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么想着,就开车直接回了秦家。

    ……

    竹沁园大厅。

    乔箐从燕衿的怀抱里面出来,她说,“我去找沐沐。”

    “你最好好好和你朋友聊聊。”

    乔箐也有些无语。

    秦辞对池沐沐的不喜欢就表现在嘴上。

    燕衿没这么幼稚,但明显能够感觉到对池沐沐的不爽。

    倒是。

    池沐沐这波操作是真的有些……让人无法理解。

    她点头,“好。”

    乔箐走向旁边的小院。

    池沐沐还是一脸气呼呼的,文逸在旁边给她倒茶。

    “文逸,你先进去吧。”

    “是。”

    文逸离开。

    乔箐坐在池沐沐的对面。

    池沐沐生气的问道,“秦辞呢?”

    “走了。”

    “玛德,我真的好想打死他。”

    乔箐这一刻却没有帮着池沐沐。

    池沐沐看乔箐一脸沉默,她眼眶很红,“我做得很不对吗?在傅亢这件事情上,我做得很不对吗?!”

    “是。”乔箐点头。

    池沐沐心里一阵难受。

    她以为她都把自己的所有原因说出来了,乔箐会理解她的。

    “我可以站在你的立场上,赞同你的想法。但一旦我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甚至站在江医生的立场上,你的想法就真的太不成熟了。”乔箐直言。

    池沐沐咬着唇瓣,眼眶又红了。

    现在。

    现在所有人都反对她的时候,其实她也有点在自我反思。

    反思自己的冲动到底是不是对的。

    她是不是应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帮助傅亢,而不是用这种她自认为最有效的方式。

    “但是现在你已经这么做了,说什么都没用了。”乔箐直白。

    池沐沐只是点头,默默的点头。

    她说,“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这样的决定,会这么的众叛亲离。我父母,我最重要的朋友,还有江见衾……”

    池沐沐眼眶红得更明显了。

    一想到刚刚江见衾对她的冷漠。

    真的是好冷漠。

    就好像。

    看着她就好像看待陌生人一般。

    “你只是觉得你是在助人为乐,却不知道,你助人为乐给别人带来了多大伤害。你今天当着媒体的面说你为傅亢一直留着清白,你就真的把江医生越推越远了。”乔箐忍不住还是有些感叹。

    这个傻妞。

    做事情真的太欠考虑了。

    “我当时只是想着,这样能够让媒体更信任我和傅亢的关系,从而让傅亢可以更快的挽回形象。”池沐沐解释。

    “我理解,但是其他人理解吗?江医生理解吗?江医生这么多年一直舍不得伤害你,你就这么去践踏他对你的好。”乔箐有些无奈,她说,“算了,不说了。”

    再说下去,她怕池沐沐又要哭了。

    终究,她对池沐沐多半还是纵容的。

    两个人一起长大,池沐沐的性格她太清楚不过,她现在说多了,说不定池沐沐就真的抑郁了。

    她说,“你选择和江见衾离婚,然后帮助傅亢这件事情,现在就不管这件事情的对错了。反正不管对错,最后也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现在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今天找你过来,就是在这件事情上给你一点提点。”

    池沐沐点头。

    虽然乔箐也不认同她这么做。

    但是,她还是会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

    她其实真的很感动。

    眼眶红红,鼻子红红的看着她。

    乔箐说,“帮助傅亢这件事情,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原则!首先,如果你没想过和傅亢在一起,你就不要和他有太多亲密的举动,牵手,拥抱,接吻,甚至上床……”

    “怎么可能?!”池沐沐反驳。

    她和傅亢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你不可能,不代表他不可能!”

    池沐沐正欲开口。

    “我知道你信任傅亢,但是你现在必须听我的。”

    池沐沐咬唇,点头。

    “不管是在人前人后,还是为了做面子,你一定要拒绝傅亢的亲近。妥协的后果就是一直妥协。在帮助傅亢这件事情上,你要立场明确,不要让傅亢觉得,你们还可以旧情复燃。”

    “好。”池沐沐答应。

    “在你和傅亢这段时间,你一定要留意傅亢的发展动向。一旦看上去他稳定了,你就要及时的抽离出来,时间越长,你们的关系就会越牢固。”

    “嗯。”

    “这段时间,我建议你不要去打扰江医生。”乔箐说,“在你和傅亢还有牵扯的时候,你做得越多,江医生会对你厌烦越多,你现在最好当成,你和江医生已经彻底离婚的状态。”

    池沐沐红着眼眶点头。

    现在。

    现在江见衾给她的态度还不明显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乔箐表情很严肃。

    池沐沐有点被乔箐的样子吓到了。

    乔箐说,“你不要把傅亢当成好人来看待。”

    “箐箐……”

    “听我说。”乔箐打断她的话,“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必须保持着你的防备之心。即使他是好人,你防备他也没有什么不对,不会引起你们之间的任何矛盾,但如果他是坏人,你防备他,就是对你的自保。”

    池沐沐是真的觉得傅亢是个好人。

    她其实真的很想反驳了乔箐。

    但这一刻看到乔箐这么严肃的模样时,突然就被她说服了。

    “沐沐。”乔箐语气有些沉重,“你这次的选择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在无法改变的时候,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这次的选择,不要带来太大的伤害。”

    池沐沐点头,“我虽然不觉得我的选择不对,但是,我信你。”

    乔箐淡淡一笑。

    她只是怕到时候有一天真的真相的时候,池沐沐接受不过来。

    内心深处其实也期待。

    傅亢不是他们想的那种人。

    ……

    池沐沐没在竹沁园吃晚饭。

    池沐沐说,秦辞是嘴巴毒,燕衿是眼神杀。

    她怕在竹沁园待太久了,自己得心里抑郁。

    池沐沐离开后,竹沁园就剩下了燕衿和乔箐,还有乔治,他很安静的蹲坐在角落摆放他的骨牌。

    燕衿把乔箐搂抱在怀里。

    他说,“打算动乔家了?”

    “嗯。”乔箐也不掩饰。

    “好。”燕衿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没多问。

    “燕衿。”乔箐叫着他。

    “嗯?”

    “如果有一天我们俩立场不同,你打算怎么做?”

    燕衿整个人似乎愣了一秒。

    那一刻没有回答。

    乔箐嘴角笑了一下。

    她说,“保护好乔治就行。”

    她看着角落里的乔治,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其他都不重要。

    保护好乔治就行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揭露乔治身份的原因。

    她可以出事儿。

    但是,乔治不能。

    燕衿把她抱在怀抱里。

    他说,“只有你杀我。”

    乔箐心口一动。

    “没有,我杀你。”燕衿说。

    似乎是。

    誓言。

    乔箐心口有些难受。

    就是莫名的会有一丝情绪,很压抑。

    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份感情。

    这份看上去很真挚的感情,到底真的在巨大的选择面前,会坚不可摧,还是,一碰就碎。

    她抬头,望着燕衿。

    燕衿也对视着她。

    乔箐主动,亲吻着他的唇瓣。

    燕衿心跳有些快。

    乔箐其实很少主动。

    所以每次的主动都能让他,心颤。

    他托着乔箐的后脑勺。

    两个人吻得如胶似漆。

    文逸连忙走向乔治那边,“小少爷,我们上楼玩吧。”

    乔治当然也看到他那所谓的亲爹,还有亲妈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他妈说有了亲爹之后就不会成为孤儿了。

    不。

    有了亲爹之后,他连亲妈都没了。

    他气呼呼的跟着文逸走向了二楼。

    他总在想,怎么把他亲妈从他亲爹手上抢回来!

    ……

    秦家。

    秦辞回去。

    破天荒的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家里的佣人看着他直接懵逼了。

    “你什么表情?见鬼了吗?”秦辞无语。

    佣人连忙恭敬,“只是没想到少爷今天回来了,少爷欢迎你回家。”

    秦辞睨了一眼佣人。

    他走进大厅。

    此刻大厅中。

    除了他父亲秦又辉以及他母亲史雨雪之外,程笑笑居然也在。

    程笑笑真的是阴魂不散。

    不仅在他单身公寓住着,他这都回秦家了,她居然也在。

    他大大咧咧的走过去。

    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秦又辉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儿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居然舍得回家了。”

    “我工作这么忙。”

    “倒怕不是在忙工作。”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秦辞有些生气,“我在外面打拼风吹雨打,你们在家享乐饭来伸手……”

    “他每天都会带一个女人回家过夜。”程笑笑突然开口。

    秦辞眼睛都鼓圆了,他冲着程笑笑,“你乱说什么!”

    “我有证据。”程笑笑拿出手机,然后点开照片,“每天晚上,都没有重复的……”

    “程笑笑。”秦辞一把拿过程笑笑的手机。

    程笑笑也不生气。

    秦又辉和史雨雪真的是气大了。

    “秦辞,你个不孝子,一天就知道玩女人,你怎么就这么不知检点,你怎么就……看我不打死你!”秦又辉连忙就让佣人给他拿棍子来。

    秦辞当然不会愚蠢的等着他父亲来打他,他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股溜的直接跑上了楼,回自己的房间。

    秦又辉气得吐血。

    史雨雪也气得要死,她冲着自己老公说道,“一定得让秦辞收收心了,都26、7岁的人了,再这样下去就完全废了。”

    “结婚。”秦又辉说道,“必须马上安排笑笑和秦辞结婚。”

    史雨雪也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她转头对着程笑笑,温柔了很多,“笑笑,你还愿意和秦辞结婚吗?”

    程笑笑点头。

    有什么不愿意的。

    当年进这个家门,就是为了嫁给秦辞的。

    “以后你们结婚了,秦辞要是再这么乱来,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的。”史雨雪保证道。

    从小到大,对于教训秦辞这件事情她也听得不少了。

    除了秦爷爷真的会收拾秦辞,秦辞都没有真的被他父母打过。

    程笑笑那一刻却并没有揭穿,她笑道,“谢谢妈。”

    史雨雪摸了摸程笑笑的头,“要是秦辞有你一半听话就好了。”

    她其实也不是听话。

    只是。

    从小就很清楚,想要过得更好,就要看人脸色。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我上楼做作业了。”

    “一会儿吃晚饭了。”

    “一会儿就下来。”程笑笑答应着。

    史雨雪点了点头。

    程笑笑走上楼。

    当然不是去做什么作业。

    她是为了去找秦辞。

    其实这段时间虽然和秦辞住在一个屋檐下,但两个人基本上没有任何交集,她回家的时候他或许不在,或许就是在做运动……

    她敲开秦辞的房门。

    秦辞瞪着程笑笑,“有事儿?”

    “妈说让我们早点结婚。”

    “简直做梦!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娶你的!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啊。”秦辞有些暴躁。

    程笑笑情绪反而很平静。

    对着秦辞,是真的也生气不起来。

    毕竟。

    要生气,可能早就气死了。

    她说,“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尽量改。”

    “长得不好,身材不好,性格不好,哪哪儿都不好。”秦辞一脸嫌弃。

    “脸可以动手术,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我可以去试试。”

    秦辞瞪大眼睛看着程笑笑。

    是有点不相信程笑笑都说了什么!

    程笑笑继续说道,“身材可以靠后天塑性,我现在在减肥,如果你注意看,你会发现其实我已经瘦了很多了。”

    秦辞皱眉。

    他还真的没有注意看过。

    这么一看。

    程笑笑穿着的宽松T恤好像真的是空荡荡的了。

    脸好像也小了一圈。

    露在衣服外的手臂也纤细了不少。

    但是。

    谁说女人瘦就一定好看了。

    他冲着程笑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需要的是前凸后翘。”

    “好。”程笑笑点头。

    “你好什么好,就算你身材好了我也没兴趣。程笑笑,我就是对你没兴趣,你怎么就不明白。”

    “你要怎么才对我有兴趣?陪你上床吗?”程笑笑问。

    “……程笑笑,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卧槽,我特么看着你长大,你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小屁孩,就是那种,我要和你上床我都觉得我自己是禽兽,你觉得我可能和结婚吗?”

    “我已经不小了。”程笑笑反驳。

    “算了,给你说不清楚。”秦辞摆了摆手,“总之我们不可能结婚的,我爸妈打死我我也不会结婚的。”

    “我想和你结婚。”程笑笑表明态度。

    “你看上我哪里,我改行吗?!”秦辞窝火,“我这么脏,和这么多女人发生过那关系我这么脏,你都不怕得病吗?!”

    程笑笑看着他。

    “懒得和你说了。”秦辞直接猛地一下,将房门给关了过去。

    程笑笑就这么杵在秦辞的房门口。

    看来。

    想要嫁给秦辞,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他真的,很厌烦她。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自己的床上,有些失神。

    心里还是会有些难受。

    因为秦辞对她的态度。

    秦辞从小就不待见她。

    她记得有一次秦辞的父母逼着秦辞带她一起玩,她比秦辞小了8岁,秦辞当时都18岁了,她才10岁,他喜欢玩的所有她都不会,甚至他带着她还被他的一帮朋友嘲笑,那之后,秦辞好像就更讨厌她了。

    只要她靠近他,他就会发飙。

    有一段时间她其实都是躲着秦辞的。

    但发现躲着秦辞的后果就是,她可能永远都没办法和秦辞结婚!

    事实上却是,她只有和他结婚,才能享受着现在所有的一切。

    所以,她只能选择迎合他讨好他。

    程笑笑想着些事情,也在默默的调整自己的心态。

    反正。

    她嫁给秦辞,也不过就是为了继续待在这个家里,继续拥有这里的荣华富贵。

    她只要知道她的目的,秦辞对她怎么不好。

    她都能忍。

    她翻身,拿过突然响起的手机。

    看了一眼来电,接通,“小夕。”

    “你在做什么?”

    “躺床上想事情。”

    “想什么?”

    “想怎么能够嫁给秦辞。”

    “我刚好也在想,怎么可以追到我家男神。”

    程笑笑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还是挺为颜小夕庆幸的。

    毕竟她家男神现在恢复了单身。

    而且看新闻的局势,男神应该和前妻是彻底没有瓜葛了。

    “你说,我到底要怎么做啊?”颜小夕很惆怅。

    “我不知道。”程笑笑是真的不知道。

    要说学习成绩她还可以。

    但是谈恋爱,她没经验。

    甚至可以说,相当的愚笨。

    要不然也不会让秦辞这般讨厌她了。

    “其实你的事情很好解决的。”颜小夕似乎感觉到了程笑笑的情绪,她说,“秦辞的家人是要求秦辞和你结婚的,秦辞不结婚是因为他不喜欢你,让他喜欢你这件事情就太难了,但如果你的目的就是为了嫁给秦辞,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母凭子贵。一旦你怀上了秦辞的孩子,秦辞再怎么反抗也和你结婚结定了。这样一来,秦家少奶奶的位置不就是你的吗?”

    “我倒是想的,但是秦辞不同意。”

    “霸王硬上弓。”

    “秦辞没这么好霸王。我也不想算计了他。我怕被秦辞掐死。”程笑笑直言。

    “听说秦辞是挺暴躁的。”颜小夕点头,“不过秦辞和我家男神关系很好,要是我追上了我家男神,到时候让我家男神劝劝秦辞,说不定你和他的事情就成了。”

    “你幻想了吧。你家男神虽然恢复单身,但你想要攻克他我感觉不简单。男神很明显不喜欢你。”

    “你能不能不要泼我冷水。我捉摸着现在我家男神被我表姐伤得这么深,肯定需要人安慰的。我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他看到我的好,说不定就爱上了。”颜小夕畅想。

    “那就祝你好运吧。”

    “也祝你好运。”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

    挂断了电话。

    程笑笑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其实,就是想要秦家少奶奶的位置而已。

    她8岁之前过了很多苦日子。

    所以一旦拥有了一些幸福,就舍不得松手!

    ……

    一周之后。

    乔氏市场总监办公室。

    乔箐受到秦辞给他的资料。

    她所谓的一周,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她其实没想过秦辞一周时间就真的可以给她搞定。

    她还真的不能嘀咕了秦辞,不,准确说燕家人的能力。

    她认真把资料进行整理。

    然后拿起电话,“艾米,报告综合部,我要开高层会议。”

    “是,乔总。”

    乔箐眼眸一紧。

    对乔氏,就真的要大动干戈了。

    半个小时后。

    乔箐坐在了乔氏高层会议室。

    因为一周前,乔正伟再次来到公司,特别成立了乔氏人员调动专项小组,乔箐担任小组长,人员调动安排全部由乔箐主要负责,且职位权力仅在董事长之下。

    也就意味着,乔箐在调动人员安排这件事情上,不用受制于乔锦鸿。

    乔锦鸿当时脸色难看到不行。

    乔正伟的如此操作,俨然就是给了他的难堪。

    虽然私底下乔正伟给他解释了为什么会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利用乔箐的能力让乔氏发展更好,言下之意对乔箐就只是利用而已,但听到乔锦鸿的耳朵里,就是乔正伟在质疑他的能力。

    乔锦鸿虽然口上说认同乔正伟的想法,但心里早就有了很大的情绪。

    现在看到乔箐如此意气风发的坐在他旁边位置时,心里就有些不甘。

    乔箐倒是没把乔锦鸿放在心上,她掷地有声的说道,“今天召集各位紧急开会,也是确定本次的一个人员调动名单。这件事情搁浅了1个多月了,按理,各位高层早就应该在新的岗位上任职了。之前的事情我们也不多说了,当然也不是谁的错,毕竟之前电商项目出了点问题,大家被项目耽搁了也是理所当然。”

    乔箐在给各位高层台阶下。

    她继续说道,“今天,我把名单重新进行了梳理,也经过了董事长的同意,再次重新明确了各自的岗位。”

    乔箐说得很明白。

    这份名单是董事长下达的。

    所以。

    没得商量。

    高层都有些不爽。

    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就等着听从安排。

    心里想的也不够就是,大不了换一个岗位就行。

    乔箐拿着名单,开始宣布,“王为先生,罢免综合部高级总裁一职,任命后勤管理部高级经理一职。何其先生,罢免财务部总裁一直,任命南城区分公司总经理一职。魏南明先生……”

    乔箐念了很长。

    20个乔氏最高层的领导,12个人进行了全部工作撤换。

    8个人,并没有念到名字。

    没念到名字的人反而没有发言,那些被点名的,开始疯狂的攻击乔箐。

    王为忍了半响,在乔箐说完之后,很大声的质问,“你让我去后勤管理部门,还给我降职。乔箐,你凭什么这么做。我是持有乔氏原始股份的,你凭什么随便调离我的职位!你今天的安排,简直是在闹笑话!”

    “你没和我商量,凭什么让我去分公司!”何其本来和王为就是一伙儿的,此刻也开始发气,“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之前说的换岗,也是同岗位同职位变迁,你这种操作,就是在明摆着给我们降职,凭什么!”

    “虽然我没有被更换,但是我也为其他总裁打抱不平。”吴敏插嘴,“我不认同这次的人员调动方案。你说对下面的人进行一个人员调动,以你们乔家人在乔氏的主动权,我们也是可以睁眼闭眼的。但是现在你这么来动我们高层,你不觉得你们太过分了吗?!”

    “吴敏女士。”乔箐对着她。

    吴敏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的,“你要是看不惯我,大可以把我也降职了,别说降职了,你直接裁员我也可以。反正我是不认同你这样的方式的,简直就是太自以为是了。”

    吴敏是觉得自己能力很强,也没有自己的名字,就觉得乔氏肯定也是离不开她的。

    事实上,乔氏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

    要不是他们这些人来支撑着乔氏的发展,凭一个乔锦鸿,乔氏早就完蛋了。

    以前确实也是如此。

    所以乔正伟想要动高层,又确实不敢动。

    是怕乔锦鸿真的撑不起乔氏。

    乔箐完全能够看出吴敏的心思,她说,“既然吴女士想要辞职,那就辞职吧。”

    吴敏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直直的看着乔箐,“你说什么!你让我辞职?!”

    “刚刚难道不是吴女士自己说的?!”乔箐扬眉。

    “你!”吴敏被堵得有些哑口无言,她狠狠的说道,“乔箐,你真的是想要所有人都来针对你们乔氏吗?!”

    “我只是想要让乔氏更好。各位高层确实对乔氏付出很多,但是物竞天择,有些岗位,需要更专业的人……”

    “你在讽刺我们!”王为气得火大。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乔箐……”

    “刚刚只给大家说了,关于职位变更的通知。现在给大家公布,裁员名单。”乔箐一字一顿。

    话音落。

    原本还吵闹无比的高层,所有人都惊讶的。

    惊讶的看着乔箐。

    乔箐很淡定,淡定的把人员名单,剩下的8个高层人员名单包括吴敏公布了。

    吴敏整张脸都绿了。

    她冲着乔箐怒吼道,“你说什么,你要裁我?!”

    “不是如吴女士所愿吗?!”

    “乔箐,我辛辛苦苦在乔氏二十年,你现在居然说裁我就裁我,你,你,你……我绝对会告你的,我会把你告上法庭,把乔氏告上法庭,我会让乔氏一无所有!”

    乔箐笑,笑得云淡风轻。

    她说,“你可以试试。”

    你可以试试五个字。

    分明,气场十足。

    ------题外话------

    这两天写的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还是会因为池沐沐被你们的攻击而受到一些影响。

    宅尽量调整心情。

    然后好好更文。

    么么哒。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