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世丹尊 > 第645章 阎罗与消失的河流
 “这就是星原?”

石浩石英一行鳞山族的人,能够邀请到吕战跟苦竹两个人,自然是异常的开心。

吕战站在星原入口的位置,这里犹如一个露天的大桶。

四周全是高耸入云的山脉,将星原整个笼罩在其中。

而且这些高山山壁之上,有各种发光的萤石,此时正散发着微微的光亮。

看上去,倒真的像是满天繁星,这也是星原名字的来历。

“是的,这里就是星原。

这四周的山脉,是这里最好的屏障。

血月照射的时光每天不超过三个时辰,所以我们鳞山族能够在这里得以休养生息。

我相信,整个黄泉界,再也没有比我们鳞山族领地更好的地方了。”

石浩在介绍的时候,充满了骄傲。

之前因为吕战的一句话,关天驰带着人咬牙切齿的离开了。

因为若真是吕战出手,凭借关天驰那帮人,根本不可能抵挡。

因此鳞山族对吕战他们的实力,又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如今吕战到星原作客,那真是再好不过。

虽说没有得到地藏的宝物,但这收获也算不小了。

“苦竹兄,你跟他们先到星原休息,我要去魔岩狱看看。”

吕战在那星原唯一的入口处,欣赏了一会这里的风光,但并没有打算进去。

他心里很明白,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黄泉界耗着。

玄天界如今看似风平浪静,被他结束了诸神带来的混乱。

但是他心里明白,还有一个遮天会在背地里虎视眈眈。

现在回想起来,城隍这事情上处处透露着蹊跷。

城隍再不济也是一方正神。

凭着魂魔的那些凡人手段,怎么可能暗算于她,还顺带着夺走了她的权柄。

这还不算,就这么巧,勾魂索命那帮人,一个都不在,就连城隍不见了,他们知道的都比自己还要晚。

若是单纯的为了夺取权柄,那就直接把城隍灭了就是。

魂魔还特意变化了去套他的话,然后又把他引到这黄泉界来。

或许魂魔自己都不知道,他也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吕战曾经想过调虎离山。

有人希望,他能够暂时离开玄天界。

好方便某些人的动作。

吕战猜到了这一层,依旧义无反顾的来了。

城隍,他不得不救。

毕竟如今他在明,敌人在暗。

既然有人不希望他在玄天界呆着,那么他就顺了那些人的意。

其实吕战的确是猜对了一些东西。

只不过想让他来黄泉界,并不是为了针对玄天界。

而是因为黄泉界藏着的某种东西。

苦竹没有想到吕战要单独行动,愣了一下:“我陪你一起吧。

就算被压制了实力,两个人也能有个照应。”

吕战却是拒绝了他的好意。

“放心,就算真的有魔岩狱那种存在,也未必能奈我何。

毕竟我的力量比较特殊。

这次我过去只是探探虚实,而不是要进入。

等有了发现,再回来找你。”

见吕战说的笃定,苦竹知道他应该是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好了,所以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吕战笑着应了,回头看向了石浩:“不知道哪位能给我带个路。

放心,只需要把我领到魔岩狱附近就可以了。”

“仙长,是否等我召集人马,与你一同前去?

我鳞山族的勇士,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

石浩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吕战没有吭声,而是盯着石浩看了半天,直到把石浩看的浑身发毛,这才直接开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个问题,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石浩有些尴尬。

这么直接的么?

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

吕战笑道:“我想我给不了你们太多的东西。

在这黄泉界,我只不过是一个外来者。

我改变不了血月的现状,也没有珍稀资源给你们。

千万别跟我提什么交朋友之类的。

大家萍水相逢,我不认为咱们已经有了所谓的友情。”

吕战这番话,可谓说的毫不留情面。

鳞山族作为黄泉界的一员,信奉的自然是黄泉界的弱肉强食的法则。

“仙长明鉴,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藏着掖着。

在这星原附近,曾经出现过一件宝贝。

是一朵紫色的莲花。

相传,那紫色的莲花中,莲子是打开曾经轮转殿的钥匙。

而这莲花如今已经化形成人,自号阎罗。

如今就在这星原以北望乡台之内修行。”

吕战神色有些恍惚。

望乡台,阎罗?

又两个非常熟悉的名词。

“所以你们打算让我去试试?”

吕战似笑非笑:“可你们能付出什么代价?

你们要知道,就算没有你们带路,我随便抓一个给我带路也未尝不可。

这个报酬,不足以让我为你们去跟阎罗战斗。

虽然我不知道阎罗实力如何,但既然掌管当年轮转大殿的钥匙,就说明实力绝对不低。

你们又能拿得出什么?”

吕战不是棒槌。

阎罗大神,这个名号听起来就不是好惹的主。

“这……”石浩跟石英对视了一眼,一脸写满了纠结。

“或许,我们可以用一个秘密跟您交换。

这个秘密,事关一条河流。

曾经与黄泉短暂的交汇过。

而且,当年轮回崩塌,彼岸大神消失,就发生在两条河流交汇之时。”

石浩似乎下定了决心,悠悠道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吕战内心一震。

一条河流?

与黄泉交汇过?

彼岸大神消失。

莫非,这条河流,是那条传说中的冥河?

吕战心思急闪,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那血月,发现血月背后的那些群山阴影似乎又出现了。

但好像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那群山再次隐没。

吕战心中泛起一股子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刚刚是有人在窥视他?

如果那一阵子心血来潮,是本身产生的应激反应,那么又是谁在监视他?

月娥?

亦或者是在她之上的存在。

石浩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吕战表情不停的变化着。

他其实也说不好这个秘密到底有没有价值。

毕竟这个秘密说白了,在这黄泉界压根就算不得什么秘密。

他在赌,赌吕战不知道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