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医仙婿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推波助澜
 “十日晚,叶笑将会从外回来,到时你在公寓门口就把他就想办法揍他一顿,死了最好。

先打300万给你,作为定金。

事成之后还有500万等着你。”

    杀手两手颤抖的捧着手机给他看,“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呀,我也是见钱眼开,叶先生,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这钱这钱我不要了。”

    “好了好了,你走吧,出国在外赚点钱也不容易,以后多注意点。”

异国他乡的叶笑也不想伤及无辜,便打发他走了。

    记下来那串电话号码,叶笑反复思考琢磨想那人为什么知道他今天晚上会从外面回来。

    回到公寓安娜正和晚晴在客厅开开心心的聊天像两个相见恨晚的小姐妹一般,叶笑拿起手机打下刚刚那串号码向安娜咨询道,“安娜,你可知你们这个地方哪的号码是这样的?”

    “这个号码呀,这个号码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接过手机,安娜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打开自己的手机对照着查了起来。

    “哦哦哦,叶先生,你看这个人的电话我也有,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也是杰克的秘书。”

安娜把手机递给叶笑,凑近了跟他说到。

    “怎么了?

你找他是有什么事吗?

我可以帮你”。

    叶笑为了掩饰刚才的局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不不,我就是突然看到,就问了一下,没有什么事情,你们继续聊”。

    说完叶笑便上了,回自己房间了,“果然是这样,这杰克帮他治了病,他反过来还想来杀我,真是过分,太气人了,幸好我留了一手。”

    没过多久晚晴回到房中,手里还拿了几盒燕窝说道,“这是安娜今天拿来的,她平时吃的燕窝,你上次说他中毒原因可能出在这里,今天便特意拿过来给你瞧瞧。”

    叶笑利索的打开了盒子,把燕窝铺在碗里,仔细研究了一番,不一会他放下勺子,“不对,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苏晚晴听到他的喊叫便转过头来,“怎么了?

发现什么端倪了吗?”

    只见夜校拿镊子和放大镜从这燕窝里面敲出了一丝一丝透明的东西,放在桌上捻一捻竟然硬如磐石,一点都不像燕窝。

    “哇,这是什么呀?

这么硬的东西,吃到肚子里哪还得了?”

苏晚晴大吃一惊,不禁张大了嘴惊讶到。

    叶笑用手指头捏起一个对着光细细研究。

    “?这是金刚石,具有疏水亲油的特性,当人服下金刚石粉末后,会粘在胃壁上,在长期的摩擦会让人的胃溃疡,不及时治疗会死于胃出血,是种难以让人提防的慢性毒药。”

    “怪不得前几天安娜一直跟我抱怨经常夜晚胃痛的睡不着觉呢,自从你上次跟他说中毒可能是由于这个燕窝,她便不吃了如今这几天好像也好了许多。”

    苏晚晴满脸担忧的说道,想要立马打电话给安娜说明这个情况,却被叶笑阻止了。

    经过了一番实验,叶笑信心满满的说道“明天再说也无妨,这确认就是金刚石了,这下毒的人也是大手笔呀,这毒物可不便宜。”

    第二天一早,安娜便打电话来说叶笑昏迷住院了,想要叶笑过去帮忙瞧一瞧,是什么个情况?

    “吃完早餐再去吧,不急不急,不是什么大问题?”

晚晴催促叶笑快点起来,不料他还慢慢吞吞的说道,她也拿他没有办法,谁叫叶笑是神医呢。

    一到医院便看到安娜坐在走廊上哭,晚晴便急匆匆地跑上前询问情况,“晚晴,我该怎么办呀?

医生刚刚给他做了全身检查结果出来说这颗生殖方面的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望向正在走来偷笑的叶笑,“你早就知道了吧?

怎么不早点说呢?”

    叶笑也一脸无奈,摊了摊手,“没办法呀,杰克交代的不让说。”

    推开病房门,这个杰克躺在床上,眼睛睁着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看到叶笑来了,便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他,“叶,你不是说每天用那个药水洗就会好的吗?

我每天都亲自煮,每天都洗,怎么,怎么还?”

    “害,我说每天洗,又不是说用它洗就一定能马上好,还有后续的药物治疗了啊,你派人把我杀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了吗?”

叶笑一脸不屑的坐到杰克床边,轻声地对他说。

    一听到叶笑的话,杰克脸色瞬间变白了,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我找人杀你,是怕你走漏了风声,你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给人看病,还招人骂,真是气不过,“哟,我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你得病的事情不用我说,明天整个英国都会知道,那你继续躺着,继续昏迷吧,爷走了,不陪你玩了。”

    杰克一听气得牙齿紧咬,拳头紧捏,想要站起来马上打叶笑一顿,可他用尽全身力气靠都靠不起来。

    “他昏迷是我害的,是我在他的药草里偷偷下了点小毒,他每天洗是能缓解他那个病,但时间久了也会突然睡上那么几个钟头”,叶笑挪到一旁凑近苏晚晴的耳边,调皮的说起了悄悄话。

    晚晴一听是叶笑害杰克昏迷的也苦笑不得,不知说什么才好,把他拉到一旁,“怎么你是吃了雄性豹子胆了吗?

在异国他乡的还敢惹事情。”

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苏晚晴敢这么对叶笑说话了。

    那叶笑也只能一五一十的把昨晚差点被刺杀发生的事告诉了她,这才逃过老婆的审问。

    “我刚刚问了安娜,那燕窝是从哪儿来的,她跟我说是杰克拖朋友带的,每周杰克都亲手交给他。”

    有了苏晚晴向安娜问的这个问题,貌似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嗯!杰克干得好事。”

叶笑一个人喃喃自语十分肯定的推断到。

    果不其然,还不用到第二天这当天下午杰克得病的消息便通过媒体和网络传遍了整个国家,也不知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