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暮色神纪ii:暗夜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陵领域
他们十三个人挤在了一间二十平米露头的小平房里,方雾寒则成了他们重点关照的对象。
方雾寒的伤势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很多,因为当时在他和那恶魔马的战斗中,恶魔马击破了他的裂冰战甲,裂冰战甲的碎片又接着刺破了他的胸口,裂冰战甲褪去后就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了很多严重的伤口,但好在他们的药还足够,如果近期方雾寒没有什么大动作的话,说痊愈倒也快。
此时方雾寒正坐在床头,研究着那恶魔马的脊骨。
这条一米多长的脊骨看起来像是个虫子,但也像是个武器,不过方雾寒猜测这应该不是个武器,因为哪有把武器藏在自己体内,只有自己死了才能露出来的;或者说,这就是一根普通的恶魔马肋骨。
“恶魔马”这个名字也是方雾寒给它起的,一开始他管这种怪物叫羊魔,通过这次战斗他确定这东西的原型应该是马。
“你打算拿这玩意儿当武器?”杨枫看出了他的心思,指着他手里的恶魔马脊骨说道。
方雾寒皱了皱眉,“我不是很确定这是个什么东西……但如果能当武器的话还是挺好的。”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手臂,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似的,他的仲裁者毁了,堂堂“灭世之翼”亚特洛兰德的副武器就这样被一只来历不明的恶魔马一蹄踏破,那阵具有超强“腐蚀性”的旋风就是仲裁者爆炸后产生的,随后仲裁者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方雾寒倒也明白,仲裁者这对拳刃里头蕴含了超强的飓风魔法,那恶魔马将仲裁者破坏后,里面所有的魔法一同涌出,其实那阵旋风根本不具有什么所谓的腐蚀性,而是喷涌而出的超强魔法直接将那恶魔马的肉身给冲散了而已,要不是时光重炮变型及时,恐怕连他也会在那阵魔能中死掉。
“一会可以试试,如果硬度可以的话,可以当做武器。”杨枫说着,试探性地将手放到了这条脊柱的衔接部分,那地方燃起的阵阵鬼火像是装饰一样,此时已经对他们失去了任何杀伤力。
“有什么感觉吗?”方雾寒问道。
杨枫仔细观察了下自己手上被那鬼火灼烧到的部分,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异样,仿佛那真的就只是一些装饰性的鬼火一样。
杨枫摇头,“没有。”
方雾寒看着那串脊骨,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像是条大虫子?”
这次,杨枫赶忙点头表示赞同,“我也刚想和你说呢,我一开始看着这东西还以为是一条大蜈蚣,但就算现在来看的话,这不就是一条没了腿的大蜈蚣嘛?”
方雾寒轻轻点了点头,其他人听到了他俩的聊天后也纷纷凑了过来看热闹。
“我感觉也像个虫子。”苏雅努了努嘴说。
方雾寒起身走到了门口,对着门外的一块大石头做出了一招“拔刀势”。
“小心点,小心伤口。”苏雅关心地喊道。
方雾寒微微一笑,点头。
随着方雾寒一记有力的“拔刀斩”,这条恶魔马的脊骨在空中划出了一阵尖锐的破风声,随后脊骨狠狠地打在了那块石头上,竟然直接将那块比人头还大的石头敲去了一块!
但方雾寒手里的那条脊骨似乎也并没得到什么好下场,前端部分几乎已经粉碎,只剩下了方雾寒手里的一小截。
方雾寒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个东西并不能当武器来用,随后他观察着这条脊骨的断层部分,他的双眉不自觉地紧皱在了一起。
他们都凑了过来,方雾寒打了个寒颤,猛地将这条所谓的“脊骨”丢到了地上。
“咋了哥,吓了我们一跳……”胖子咽了口唾沫说道。
方雾寒的这个寒颤打了好几秒,他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不是什么脊骨,就是一条大蜈蚣!”方雾寒战战栗栗地说道。
“啊!”人群纷纷像是活见了鬼似的下意识集体退出去了好几步。
方雾寒没想到自己抱着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大蜈蚣。
胖子慢慢地蹲下了身子,凑到了那蜈蚣的断层部分一看,脸上却顿时浮现出来了一层疑惑:“大哥,你从哪看出来的这是蜈蚣?”
方雾寒一脸嫌弃地从一旁的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这就是一条没有头的蜈蚣,不要问为什么。”
胖子一头雾水,而方雾寒则心神不宁地走回了屋里,因为这条蜈蚣的存在让他感到十分不安。
他知道,这种恶魔马在幻天帝陵里还有一只,就在那个有着五扇门的大殿里,地五扇门后就是一条比这还要凶残的恶魔马,同时幻天帝陵里也不缺这种体型的虫子,甚至比这还要长的大蜈蚣都有,这所有的一切都能说明,这只恶魔马的出现跟幻天帝陵脱不了干系!
难道是因为幻天帝陵已经对周边的环境产生了影响?但幻天帝陵毕竟只是个魔法空间啊,如果一个彻彻底底的魔法空间都能对现实世界造成如此大的影响的话,那这个魔法空间到底有多强?
同样都是魔法空间,方雾寒拿飓风灵堂和幻天帝陵做了个对比,可以很明显地知道飓风灵堂是周期性存在的,并非像是幻天帝陵一样一直摆在这不动位置,甚至就连当初菲茨杰拉雨德制造的幻境都不能长时间维持,没想到这个幻天帝陵不仅能像是个永动机一样在地球上进行自维持,而且还能影响到周围的事物!
“队长,咱们今晚还安顿家具行李之类的吗?”杨绘梦慢慢跟了过来问道。
方雾寒点了点头,“嗯,现在大家就找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房子住下吧,先把床什么的收拾好有地方睡觉再说,行李家具之类的等明天也不迟。”
“你住哪我们就住哪,咱们不能分开住不是吗?”胖子问道。
方雾寒点了点头,“这个村子就这么大,各位喜欢哪栋的话随便挑,反正不是我的房子。”
他这话引得幸存者们笑了起来,但大家仍然还是刚才那个意思,他住在哪,其他人就住在哪。
他苦笑一声,“那来吧,我去我家住。”说完,他起身走到了门口,一脚将那条巨大的蜈蚣踢到了一边。
“那大家就住在我家附近吧,农村嘛,房子紧密,有什么事喊一声就都知道了,尤其是咱们刚搬过来这几天,一定要注意安全。”方雾寒说着,心中不禁下意识地想起了幻天帝陵里的那些恐怖的虫子,如果那些虫子真的都跑出来了的话,那将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
但也有一点让方雾寒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连那恶魔马的身体都在那阵旋风中被消灭了,而这条蜈蚣的尸体却留了下来,而且还能发出一阵阵毫无杀伤力的鬼火?
这些事像是一个没有开端的毛线球一样让方雾寒感觉到了压力所在,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条恶魔马到底是受到荒灭影响产生的变种丧尸,还是在幻天帝陵中吸收了太多的魔法能量而形成的魔法造物,如果是前者的话还好说些,但如果这东西是个魔法造物,那可就难对了。
方雾寒叹了口气,看来这几天他们是睡不成安稳觉了,因为是村庄的缘故,他们不能用围栏将整个村庄都围起来,所以说他们搬来向下,住所的安全程度是跟城里没得比的。
过了没一会,方雾寒站在了那扇熟悉的老式木门前,奶奶家的屋门没上锁,而且在刚才的“清场行动”中方雾寒也没有看到奶奶的踪影,难不成是因为末日前夕奶奶就已经不在家了?
他从腰测的小布兜里拿出来了一根铁丝,这种老式的铁锁最好开了,方雾寒将铁丝插进锁孔中后用了不到十秒早就已经将这把锁“破解”。
飞行员大叔也将他们的卡车开到了方雾寒奶奶家的门口,因为方雾寒带的东西是最多的,所以先把他的东西拿下来也不为过。
其他人带的行李并不多,多半都是些衣服、吃的和被子;苏雅还是选择了跟方雾寒住在一起,因为奶奶家虽然是那种老式的土屋,但依然有两间大卧室,而且奶奶家的卧室可比方雾寒家的卧室宽敞多了,住在农村的优势一下字就显现了出来。
方雾寒帮着其他人安顿好后,看天色也已经是到了晚上,他们这一顿的晚饭多半也都是用一些方便食品充饥,方雾寒则直接什么都没吃,收拾好东西后就倒在了床上。
他的心里很乱,那种久违的迷失感再次涌上心头,因为通过这只恶魔马他看到的东西太多了,如果幻天帝陵真的能够将影响范围扩大到现实世界的话,那么他们住在这个村子里将会是十分危险的,幻天帝陵里的怪物们随时都有可能突破那层现实与魔法的界限来到他们身边。
如果幻天帝陵真的像是那些石刻上所描绘的那么复杂的话,方雾寒对幻天帝陵的了解也只是冰山一角了,帝陵里到底还有什么怪物他也不知道,所以他对自己将大本营迁移到幻天帝陵“门口”这件事失去了自己的判断。
想着,他皱着眉再次扛起了时光重炮开启了透视模式,但他才刚眼睛凑到了瞄准镜前,无形的恐惧顿时遍布了他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