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小娇娘 > 第92章 梁公子,你等等我呀

等万二爷上门来的时候,看到那漂亮的琉璃瓶中颜色鲜艳的果酱,便心生欢喜,当尝过之后,更是赞不绝口。

“这果酱也可以配着点心吃,不同的果酱也有不同的功效,万二爷觉得这门生意可做得?”

“哈哈哈,自然!”

万二爷舔舔嘴角,垂涎三尺的问道:“这个方子真的不卖吗?”

“不卖。”

楚盈盈回答的十分肯定,“但我会首选和二爷合作。”

“好吧,”经过这番相处,万二爷也知道楚盈盈虽然看着人小,但是贼有主意,也不浪费那个唾沫星子了,就问她,“你想如何合作?”

“我以一个价格卖给二爷,二爷您自己在城府店里卖,我保证只卖与你一家,如何?”

“那你打算这果酱卖多少钱?”

便宜一些的果子酿成的果酱自然是便宜一些了,比如这苹果,一些不是本地产的水果,比如说南方产的水果,那自然要贵一些了。

楚盈盈沉吟着算了算,“这果酱,比如现在这几种吧,我八百一瓶卖给您,如何?”

“八百文?”

“是。”

楚盈盈不慌不忙,“您也看到了,这是用琉璃瓶子装的,自然是要贵上许多的。”

其实这包装已经比东西贵了,但是没办法,用竹筒什么的,都不如琉璃瓶合适。这些琉璃瓶,还是她拜托司马光让人烧制的。

“这琉璃瓶是贵,可是若我来提供这琉璃瓶,这价格是否能够低一些?”

万二爷开始打算盘了,他们万家自己也有烧制琉璃的铺子,所以自己家出琉璃瓶,是最为合适的了。

楚盈盈也不反对:“那感情好,如果琉璃瓶是您出的话,这果酱我一瓶六百文卖给您。”

“才便宜两百文?你要是去买琉璃瓶,怕是这个价格买不下来吧?”

“可二爷您自家烧制的,这个钱也就差不多了。”

最后两个人你来我往说了两句,又都不是墨迹人,便最后以五百文成交了。

不过楚盈盈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万二爷帮忙搜罗一些稀奇的水果,比如说南方的。

在新河镇,楚盈盈可是买不到什么诸如猕猴桃火龙果这样的水果。

之后,两个人就商谈了细节,便签下了契书,同时万二爷亲自带着楚盈盈去了银庄将钱存起来。

在得知她准备盖作坊之后,又亲自画了一幅设计图给她,并且嘱咐了一些地方。

这让楚盈盈心中万分感激,她本想年后开春了再盖作坊,但是万二爷表示过年是最挣钱的时候,不能错过,楚盈盈便许诺一个月后就开工,让万二爷一个月后将琉璃瓶子送来。

每三天取一次果酱,每次都会带来烧制好的琉璃瓶子。

“二爷,家里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我特意做了一块蛋糕,孩子一定喜欢吃,您带回去给家里孩子吃吧。这蛋糕里还抹了果酱。”

“这蛋糕……”

看着万二爷双眼放光的样子,楚盈盈不由笑出声来:“这蛋糕的方子,我已经和人合作了。我正想问您呢,这果酱,我能否卖给我合作的这个铺子?”

“一般来说是不可以的,因为你已经签下契书承诺只给我一家了,不过我实在欣赏你这个小姑娘,所以我便好说话通融你一次了。“

“谢谢万二爷!”

楚盈盈感激一笑,她是真的忘记了蛋糕这件事了。

“你放心吧,那个关掌柜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万二爷看着楚盈盈,忽然想到了家里女儿,心中多了一抹怜惜之情。

既然要和楚盈盈合作,他事前自然是已经查探好了一切。

所以楚盈盈的事情,他都知道。也正因为如此,看到楚盈盈如此积极地面对生活,也有这个能力带着家人过得更好,所以他才愿意帮一把。

说句私心的人,这样的人,是有前途的!

今日他在对方困难之时帮一把,胜过日后锦绣添花万万两啊。

“太感谢了,万二爷,话不多说,日后能用的着我,我一旦全力以赴!”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啊,你以后别太硬气了,遇到小人的时候你太强硬反而不好,尤其你还是个人小姑娘,人家要对付你的手段,多了去了……”

有些话,他不好多说,但也相信楚盈盈是能明白的。

楚盈盈点头:“多谢二爷教诲,我明白。”

“行了,你快回家去吧,我也要走了。”

送走了万二爷,楚盈盈和洪掌柜的一起走到大街上。

洪掌柜感慨颇多:“我是真的没想到楚二姑娘会有这么大本事啊。”说着还开了一句玩笑,“幸亏我从未轻视过你呀。”

“哈哈哈,洪掌柜的客气了。”

“盈盈姑娘?”梁其洺不知道从哪里出来,遇上了楚盈盈一行人,有些不悦的盯着洪掌柜的,口吻强硬,“盈盈姑娘,你虽然还是个小姑娘,但也不算小了,要懂得避嫌。”

他已经把楚盈盈视为自己的私有物了,如今看着楚盈盈和洪掌柜的有说有笑的,自然不满了。

楚盈盈脸一下变了,口吻相当冷淡:“是,我自然要避嫌的,所以还请梁公子称呼我为楚二姑娘。”

盈盈姑娘什么的,老娘和你熟吗?

梁其洺一噎,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来。

洪掌柜也笑呵呵的说:“我与楚二姑娘不过是生意上有来往罢了,再者我都这把年纪了,做楚二姑娘的父亲都绰绰有余,梁公子多虑了。”

“梁公子,你等等我呀!”

后面,忽然有一个姑娘追了上来。

楚盈盈错愕,盯着甩着胸脯跑来的楚长佩,愕然问道:“小姑,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时候楚长佩和梁其洺搞到在一起了?

“我是你长辈,轮得到你管我出现在哪里吗?还是说,你以为整个新河镇都是你家的?”

楚长佩气哼哼的,口气相当不善。

梁其洺不悦呵斥她,“你怎么和盈盈说话呢?”

气的楚长佩红了眼,却真的低头给楚盈盈赔不是了,吓得楚盈盈退后三步,“梁公子,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们不熟,而且就像你说的那样,我需要避嫌了,所以梁公子称呼我楚二姑娘就行了。”

“还有,”楚盈盈看向楚长佩,目光森冷,“我自然是管不着小姑去哪里的,只是小姑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