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异版综漫 > 第五十一章 帮人讨债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神宫寺成美厉声尖叫道。

    勾鸣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我来帮人讨债。”

    “你也盯上了那笔钱?可惜,盯上那笔钱的不止你一个,那些人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就连我自己想保住其中的一部分,都要靠出卖自己的身体。”

    神宫寺成美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嘲笑勾鸣不自量力。

    勾鸣摇了摇头,指着趴在地上的比良坂龙二。

    “不是找你,是找他。”

    “什么!?”

    神宫寺成美瞬间愕然了。

    勾鸣却没理她,直接从怀中掏出了那朵染血的黄色野花,扔到了比良坂龙二面前。

    “比良坂医生,我带了一个‘人’来见你。”

    原本浑浑噩噩的比良坂龙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无神的眼睛开始聚焦,嘴里发出惊恐的呜呜声。

    “你在干什么?”

    神宫寺成美一脸疑惑,目光在勾鸣、比良坂龙二和那朵野花之间来回扫视。

    就在这时,在没有任何人操控的情况下,电梯门突然关闭,接着升到了1楼,过了一会又下到地下室。

    然而电梯门打开之后,里面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电梯内惨白色的灯光照射出来。

    “出故障了?”

    神宫寺成美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勾鸣却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身向电梯走去。

    就在他刚刚走进电梯的瞬间,一阵阴冷风从他身侧滑过,胸口的御守也跟着温度暴涨。

    勾鸣看得分明,银白色金属材质的电梯箱壁上倒映着一个头朝下身穿染血护士服的女人和一个只剩下眼眶的婴儿。

    那个婴儿在勾鸣走过身边时,一脸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勾鸣顺势对着他招了招手。

    呼!

    密闭的地下室内,突然刮起了阵阵阴风,顶上的吊灯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巨大的光斑在地下室内来回移动,就好像灯光照不到的半空中有无数未知的东西在晃动着吊灯。

    “怎么回事!?”

    面对这超自然的一幕,神宫寺成美紧张地大叫起来,却没有人回答她。

    而比良坂龙二已经被吓得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

    勾鸣对异状视而不见,神色淡定地按下按钮,电梯门开始缓缓关闭。

    “等等我!”

    神宫寺成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再待在这间地下室了,她慌慌张张地向电梯跑去。

    然而在距离电梯门还剩下1米时,她突然感觉脚踝一凉,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

    神宫寺成美下意识地低头望去。

    一张惨白的,没有眼睛,只剩下黑洞洞眼眶的婴儿小脸对着她露出了微笑……

    “啊!!!”

    神宫寺成美的尖叫声,婴儿的哭声,‘皮球’的拍打声……

    这是勾鸣在电梯门关闭时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电梯来到一楼,勾鸣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为了防止警方不重视,勾鸣刻意提到了昨天圣尤利安娜医院的非法拘禁案。

    十五分钟后,近十辆警车冲到了别墅门口,接着门外响起了目暮警官那标志性的大嗓门。

    “谁报的警?!”

    勾鸣打开了别墅大门,招了招手。

    “是我,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顿时把眼睛瞪地浑圆。

    “又是你!?”

    目暮警官吩咐下属分组进入别墅进行搜查,然后走到勾鸣身边低声质问道。

    “勾鸣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件案子会牵扯到‘御馆’的人?”

    目暮警官一边说着,一边谨慎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的别墅群。

    御馆,是鹿鸣别墅区的别称,因这里的业主大部分都是最顶级的富豪而得名,据说里面居住着不止一位议员,甚至御三家和美国财团都在此购买了豪宅。

    霓虹警方最不敢得罪的几种人,议员、本国财团、鹰国财团、记者,偏偏这个别墅区里,除了记者,全占了。

    目暮警官敢不谨慎吗?

    “犯人曾是一家医院的院长,她私自伪造死亡证明,然后将原本还活着的‘死者’长期囚禁在自己家的地下室中,进行残忍地虐待……”

    目暮警官顿时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一家废弃医院的院长,不算什么太棘手的人物。

    “这是我在那家医院办公室里发现的证据。”

    勾鸣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将自己在办公室找到的照片和威胁信递了过去。

    目暮警官查阅了一下那张照片和威胁信,脸色一变,立刻让属下装进了证物袋,接着一脸严肃地质问勾鸣道。

    “勾鸣同学,这么重要的证据为什么你昨天不拿出来!?”

    “我如果昨天就交出来,你们真能抓住犯人吗?而且仅凭一张照片和威胁信只能证明比良坂龙二还活着。现在多好,我直接帮你们抓到现行犯了。”

    勾鸣笑眯眯地说道。

    目暮警官顿时脸一黑。

    “勾鸣同学,你应该信任警方。还有,你应该尽量避免进出这些危险的地方,这些都是警方的工作!”

    “抱歉,目暮警官,我下次会注意的。”

    看着勾鸣一脸‘对不起,但我下次还敢’的表情,目暮警官不由眼角抽搐。

    这时负责带队进入别墅高木警官一脸焦急地从别墅里跑了出来。他看了勾鸣一眼,勾鸣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只见高木一脸严肃地向目暮警官敬了个礼。

    “长官出事了!”

    然后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目暮警官顿时惊叫起来。

    “什么!?死了?!”

    一旁的勾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只见高木沉着脸地说道。

    “是的,我们进入地下室后,发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人名叫神宫寺成美,是这间别墅的主人。另一个男人已经死了,死者身上有大量陈旧疤痕,疑似生前受到了非法拘禁,并长期受到严重的虐待……”

    “那个男人是照片上这个人吗?”

    目暮警官将证物袋内的照片拿给高木看了看,高木点了点头。

    “虽然样子有变化,但还能认出来。”

    “让鉴定科尽快确认死者的身份,另外死亡原因是什么?”

    目暮警官一脸严肃地问道。

    尽管基本已经可以确定那个男人就是比良坂龙二,但非法拘禁变成了命案,由不得他不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