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 > 第1160章 会打死的
  “你的直觉似乎真的不差。”

  谢思这也才是想到最初之时,白梅所说的那些话,她老是说,夫人有些怪,可是哪里怪她又不是不清楚,只是感觉夫跟以前不太一样。

  白梅跟着夫人的时间十分的长,可以说,夫人的有些习她是看在眼中,也是记在心中的,一个人装的再像,都不可能成为真的,起初可能是有些无懈可击,可是时日久了,总也会……0w?w.78z?.com努力更新中----请稍后刷新访问

  此章节正?.78?w.com在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先注册个会员好吗!!!

  注册本站?.?8?w.com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咯?.78?w.com

  推荐主角:林阳苏颜小说--------都市小说:女神的超级赘婿

  林阳苏颜小说https://?ww.7?z?.com/4_4107/

  林阳苏颜小说https://?.?8?w.com/4_4107/

  内容简介:

  我遵循母亲的遗言,装成废物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为期三年。

  现在,三年时间结束了...

  林阳苏颜小说https://w?w.78zw.com/4_4107/

  第一章我不想再当废物了

  “妈,三年之期到了,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遗言去做了,现在整个苏家乃至半个江城,没有谁不知道那从林家入赘过来的弃少就是个废物!”

  “妈,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隐忍三年,是担心我会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说过,我天赋异禀,将来必是人中龙凤,但出身不好,无权无势,争不过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赋,必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你逼我装成一个废物。”

  “可是…妈,您并不知道,您错了,大错特错,林家在我林阳的眼里,只是一群土鸡瓦狗!我林阳何惧一群土鸡瓦狗?”

  “林家抛弃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经没有关系。今天来看您,是想告诉您,三年之期结束,我…林阳!不想再当废物了!”

  燕京南郊的无名陵园内,林阳跪坐在一个无名墓碑前,神情漠然的将手中黄纸放入火盆内。

  “要是我三年前有现在的医术...”林阳暗暗捏紧了拳头,眼里尽是不甘。

  嘎吱!

  突然,一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这无名陵园内响起。

  林阳抬头望向声源,夜色下两个身影正朝这边跑来。

  一老一少,老人穿着唐装,鸡皮鹤发,但腰腹有血,显然是负了伤。少为女孩,二十左右的样子,穿着身碎花连衣裙,身材窈窕,肌肤白皙,很是可爱。78中文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此刻的她正搀扶着老人狼狈的往前跑,水汪汪的秋眸尽布惧色。

  狼狈的二人发现火光旁的林阳,大喜过望。

  “这位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女孩眼角噙泪,带着哭腔道。

  “抱歉,我只是来扫墓的,帮不了你!”林阳淡道,旋而点上了三炷香,对着墓碑祭拜。

  “大哥,求求您了!”女孩急了。

  “安安…别折腾了,你快放手,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先走…爷爷来垫后!”老人嘴唇苍白,虚弱说道。

  因为失血过多,他连说话都喘气。

  “不可以爷爷,我绝不会抛弃你的!”女孩紧咬着银牙,坚定说道。

  “傻孩子啊!”老人长叹一声:“这样我们谁都跑不掉!”

  女孩何尝不知?

  林阳苏颜小说https://?ww.?8z?.com/4_4107/

  林阳苏颜小说https://m.7??w.com/4_4107/

  她紧捏着小手,再望了眼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认真道:“这位大哥,如果你愿意带我爷爷离开这,我们夏家一定会重谢于你的,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少女满怀期待的望着林阳,希望这个家伙是听过夏家的。

  但,林阳毫无反应。

  没听过吗?

  少女失望了,可她还不死心!

  “一百万!”

  直接明码标价!

  “带我爷爷走,我会留下来垫后,你是安全的,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夏家给你一百万!”

  “安安!你走吧!爷爷这身老骨头跟他们拼了!”老人激动说道,但说完话后腹处的伤口再溢鲜血,人不住的咳嗽。

  少女满脸泪水,不理老人,灼灼的盯着林阳。

  然而…林阳还是不为所动。

  “两百万!”少女再喊。

  情景依然令人绝望!

  少女呼吸一紧,急切连喊。

  “三百万!”

  “四百万!”

  “五百万!”

  ...

  可无论她的数字是多么的诱人,都无法打动林阳。

  他就像个木头一样。

  还有人对钱不感兴趣吗?

  少女感觉自己的嗓音都在颤抖。

  “别喊了!”

  林阳苏颜小说https://ww?.⑦⑧zw.com/4_4107/

  林阳苏颜小说https://m.78z?.com/4_4107/

  终于,林阳开了腔。

  少女呼吸一滞。

  却见林阳将香插在了墓碑前,注视着无名墓碑,淡漠道:“这是我第一次给母亲扫墓,麻烦你们赶紧离开,不要打搅我跟母亲说话,好吗?”

  “可是…”少女还想说什么。

  簌簌簌簌…

  这时,密集的脚步声响起。

  只看陵园大门处冲进来三十余名男子。

  这些男子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握着尖刀,将少女与老人围了个严严实实。

  从他们的站姿来看,显然不是普通的打手,很有可能是一群国际雇佣兵。

  “夏老爷子,不要再跑了,你配合点,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的。”为首一名光头男子握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冷冷说道。

  “你们是陆家派来的人吧?”老人眼里掠过一抹霸气与怒意:“陆家好狠!若老夫大难不死,定叫这丧尽天良的陆家于燕京消失!”

  “砍!”

  光头男懒得废话,大喝一声提刀劈去。

  其余人手起刀落。

  几十把明晃晃的刀刃就这么径直对向少女与老人。

  没有半点怜悯。

  没有丝毫犹豫。

  少女与老人手无缚鸡之力,哪能对付这阵仗?

  少女吓得满面煞白,老人虽然负伤,但还是将少女拽在了身后,老眼坚定,看样子是打算跟这帮暴徒拼命了。

  可他即便拼了命,又有何用?这些暴徒的腰间可还是别着手枪,没把枪掏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屠杀!

  “住手!”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漠然之声响起。

  光头男扫了眼林阳,低喝道:“把这个人也顺道解决了,免得节外生枝!”

  “好,队长!”

  旁边的人重重点头,便转过步伐冲向林阳。

  但在靠近的瞬间,一根银针飞了出去,精准的刺进了那人的劲脖处。

  顷刻间,那人僵在原地,如雕像般动弹不得。

  “什么?”

  “阿伟!你怎么了?”

  “队长,是这个人搞的鬼!这个人貌似是个练家子!”

  旁人色变。

  “碰上了个刺头!大家小心点,先把这个人解决掉!”

  光头男脸色凝重,提刀冲向林阳。

  但他们刚动起来,那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阳再度抬手。

  他的手间似有星河流动,一枚枚璀璨的细光飞出,划过夜空,撞入这些人的体内。

  “银针?”

  老人浑浊的眼猛然一怔。

  再看光头男一众,已全部化为雕像,纹丝不动。

  每一个人的脖子处皆插着一根细如发丝的针!

  老人跟少女全部傻眼了。

  “妈,孩儿不孝,吵着您老人家了…”林阳头也不回,望着墓碑呢喃低语。

  这边的老人与少女已是惊为天人。

  “爷爷,他们这是…怎么了?”少女吞了口唾沫。

  “这难道就是银针封穴?”老人一脸震惊:“我听你王爷爷提及过,但却不曾一见…”

  “王爷爷?您是指中医协会的会长,医圣王岂之?”

  “不错…”老人虚弱的说道:“你王爷爷说过,银针封穴者,皆中医大成者,如果这个小伙子真有如此本事,那他…绝非常人呐!”

  老人感慨,但说话之际,人又有些站不稳了。

  “爷爷,你没事吧?”

  “没事…还能撑一会儿。”老人强颜欢笑。

  少女岂能看不出,她满脸的心疼,盯着林阳一阵,便要上前。

  “安安,你想干什么?”老人忙拽住她。

  “爷爷,既然你说这个人医术很厉害,那请他出手,肯定能够救你。”

  “傻丫头,别人不希望有人打搅,你莫要再招人嫌了!”

  “可是爷爷,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女孩急的要哭了。

  “富贵有命,生死在天。”老人虚弱说道。

  但话音刚落,便双眼一黑,倒了下去。

  “爷爷,爷爷!!”

  女孩发出凄厉的呼喊声,却摇不醒晕厥的老人。

  女孩绝望了。

  她猛然冲了过来,跪在了地上冲林阳哭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爷爷吧。”

  “你吵到我母亲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阳微微侧首,声音渐冷。

  “可是,我爷爷快死了!”女孩哭泣道:“求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女孩不断央求,哭声将陵园渲染的沸腾。

  “看样子我的话你是没有听清了!”

  “大哥,很对不起,但我爷爷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你愿意救我爷爷,我们夏家愿意翻修陵园,愿意重新修葺伯母的墓冢,甚至我夏幽安更愿意亲自为伯母守灵三年!好不好?”女孩梨花带雨,颤抖呼喊。

  这句话稍稍打动了下林阳。

  他回头看了眼女孩,犹豫了下,淡淡说道:“守灵就不必了,帮我把母亲的墓地翻修一下吧,也算是我尽孝了。”

  “您答应了?”

  女孩欣喜不已。

  林阳点了点头,走到了老人的身旁,从腰间挂着的一副针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长如发丝般的银针,而后小心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

  顷刻间,本已昏迷过去的老人猛然一个抽搐,继而嘴巴‘哇’的一声猛然大张,狠狠的吸了口气。

  “爷爷!”女孩激动无比。

  “你的人一个小时内到的了吗?”

  “我已经发了定位给他们,半个小时内就能到。”

  “足够了,一小时内送医院输血就没事了,如果晚了,就送殡仪馆火化吧。”

  林阳拿起地上的行李袋,转身离去。

  “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急喊。

  但林阳已经消失于夜色当中。

  女孩怔怔的望着林阳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

  突然,她的眼角余光像是洞悉到了什么,人微微低头,却见墓碑的旁边掉落着一张动车票。

  她急忙走过去,拾起车票。

  “江城?林阳?”

  林阳苏颜小说https://ww?.七八zw.com/4_4107/

  林阳苏颜小说https://m.78z?.com/4_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