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鱼果的预言 > 第五十四章 特殊药材
    御医馆,中药房,元鱼果专门把几种含有毒性的药都查了一遍,发现库存都很充足,从记录来看倒是都能对的上号。

    这些特殊用药大都是用来做特殊药引,宫刑之类。女王对不同的犯人制定了不同的刑罚,针对女犯人和读书人都是以毒药封口,还有一些被秘密处死的宫女和嫔妃,也都需要这些毒药来辅助。

    但是不管如何进出,都必须经过沙明砾,若说他想投机取巧不是件难事,他每次都可以多拿少记,就可以把下毒的那部分融进去,把账做平。

    这个狡猾的狐狸极有可能已经成为月国奸细,还在女王人模人样的扮演着尽力尽责的馆长角色。

    很明显那位“翼”就是月国重量级的人物,他许给了沙明砾美好的未来,但是前提必须要干掉云星公主和那位男宠!

    能威胁到月国,又能得到云星公主的重视,男宠的身份一定非同一般!为什么云星公主闭口不谈男宠的身份?

    望着账本上一连串的特殊药材出库记录,看得人眼晕,有一多半都是用到了刑法上。

    “你在做什么?谁允许你动这些药材的?”

    元鱼果以最快的方式合上了账本,塞到了抽屉里,幸好地上的药材比较凌乱,沙明砾才没有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我是想找几味药来做实验,你也知道我身负研究换头术的重任,需要不断的研究在研究。”

    “需要什么药可以直接找库管签字,为什么要在这里乱翻?你到底想做什么?”沙明砾那双犀利的眼睛,正利剑般转向他。

    “库管正在忙,我过来看看库存,看看我的要的药材有没有现货?”

    “你来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药房的规矩吗?这月的俸禄扣一半。”

    “谢谢沙馆长还给给我留一半。”元鱼果的神情无所谓,俸禄扣了怕什么,公主会加倍给他补过来。

    “元鱼果,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不然另一半也都会扣掉。”沙明砾瞪了他一眼。

    “扣掉就当孝敬馆长了!但是我要拿一些药回去,既然馆长在,那你就直接签字好了。”元鱼果将药单写好递给了他。

    “断肠草、夹竹桃、鹤顶红、马钱子、乌头,砒霜,为什么用这些药?”看到药单上的药,沙明砾的两条弯眉挑了起来,神情意外又略有不安。

    “以毒攻毒才能起到出乎意料的效应啊。”元鱼果笑道。

    “你以为这些特殊药材想拿就拿吗?这些都是有份额的,每年进货量都有限。”

    “有进有出才平衡嘛,那沙馆长就每样少给我来点好了。”

    “那就看在你身负重任的情况下,放给你一些好了。”沙明砾用特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木头脸抽动了一下,非常乐意的给他开了药。

    “谢谢沙馆长的支持。”元鱼果的脸上露出鱼果的专属笑容,转身离开。

    身后的沙明砾神情转为阴冷式,元鱼果,你会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是什么!

    研究所,奥千川早已经等候在此,想不到他还挺有闲情逸致,手指蘸着剩余的药渣在桌子上作画,一看轮廓就知道画中人是云星公主。

    看那副专心致志的嘴脸,就知道对云星公主用了心,不然那么美丽诱人的小姨子怎么拿不下他?

    虽然元鱼果恨不得将药渣倒在他头上,但他还是满脸堆笑的叫了一声:“殿下,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去找您呢。”

    “元医者,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请殿下稍等片刻,你可以继续完成你的美人图,我一会就能将答案交给你。”

    “好。”

    元鱼果将这些特殊药材挨个放到容器中捣碎,分门别类放好,在冒着火光的仪器中检测。

    这边的奥千川依然在孜孜不倦的画着他的心上人,只是他发现,画中人的眼神并不是在注意他,而是在注意着他旁边的元鱼果。

    于是他将画龙点睛的部分抹掉重新画,终于画到了自己满意,云星公主的眼睛非常专注的望着他。

    元鱼果偷眼瞄了他一眼,心想,强扭的瓜不甜,待小姨子第二次来势汹汹的上了你的床,看你还能对云星公主痴情多久?

    “元医者,看你的神情好像是得到答案了?”

    “公主中的毒就是断肠草,只要每天参进食物中少许,时间久了就会引起内脏毒素超标,然后慢慢身亡。而男宠中的是马钱子加乌头,两者融合在一起,可以引起神经错乱,最后死在自己的幻觉中。”

    “你说的男宠是谁?”奥千川的神情充满了疑问。

    “就是雪国传说中夜夜高歌的疯子......”想到云星公主的叮嘱,元鱼果急忙住了嘴。

    “你是说,中毒的并不是公主一个人?他们这是同时下手,一石二鸟!可是,不明白一个男宠会对他们有什么威胁?”

    “殿下,我们还是先说说公主的事吧,你派人查到了什么结果?”

    “基本敲定下毒之人就是月国奸细,就隐藏在公主的身边,现在公主的处境越来越危险,她的每一个侍女都有可能是凶手。我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们找个适当时机在星云殿演一出戏,定能将奸细引出来......”说着,奥千川压低了声音。

    “殿下果然是深谋远虑,好,就按照你说的这么做。”元鱼果听后连连点头。

    “关于那位男宠,还需要查清楚他的身份,不知道他对月国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走吧,陪我去一趟冷宫,去会会那位男宠。”

    “我感觉,公主并不想让人知道男宠的事,我怕公主会......”

    “事关人命这么大的事,公主怎么会怪你?万一被害目标继续扩大怎么办?会不会威胁到其他的人?”

    “好,要查就查到底。”

    “殿下,鱼果哥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方便带上我吗?”宋雨妍端着泡好的茶走过来,身上也飘着和茶一样的馨香。

    “两个大男人出去当然不方便带你了,留在这里好好看家,这些药千万不要动。”元鱼果对着她挤挤眼睛,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