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十五章 维达·罗齐尔
    香榭丽舍大街,

    东侧高档住宅区。

    威廉和赫敏出现在某个十七世纪风格房子的外面。

    两人穿过院子,登上门口大理石台阶,尽头是一扇漂亮的橡木门。

    这里不像是巫师住所,更像是麻瓜的家。不过纳吉尼进入了这里,门上还有块陈旧的黄铜铭牌:

    维达·罗齐尔·格林德沃!

    维达是格林德沃最亲密的部下兼助手,也是一个巫粹党。

    虽然格林德沃早就过气了,热度比不过伏地魔这个二代目,但不可否认,这群巫粹党们,曾经是最危险的存在。

    尤其维达·罗齐尔这个女人。

    “我们是直接进去,还是……”赫敏问。“敲敲门?”

    威廉也在琢磨这事……万一这里是巫粹党余孽的大本营,就只有他和赫敏两人,根本不够啊。

    突然,半边门吱吱呀呀地开了一条缝。

    一只家养小精灵探出头,她很干净,穿着黑色衣服。

    “夫人请你们进去。”家养小精灵拎着一盏油灯,微微施了个礼。

    威廉和赫敏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他们穿过大厅,停在一扇门前,家养小精灵打开门,亮起了灯,然后悄然离去。

    房间里很雅致,有高高的书架,一张书桌,雕花衣橱和大床和一个私人卫生间。

    墙上挂着十六世纪织花挂毯和好几幅格林德沃的照片。

    在雕花床上,躺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她白发苍苍,眼睛幽暗,脖子上挂着死亡圣器标志的挂坠。

    她指了指正对床的两张椅子。

    威廉和赫敏在高靠背椅上坐下。

    随着一声疲惫的叹息,老人抬起头,用温和的眼神,仔细凝视威廉和赫敏。

    她开口时,声音格外虚弱。

    ”你们是来找艾莉亚的?”

    “嗯……准确的说,是找纽特的箱子。”威廉说,“好像被您女儿抢走了。”

    “大概几个月前吧,斯卡曼德在巴黎发现了我,开始追踪我。”维达微微咳嗽了一下。

    “艾莉亚知道后,就盯上了斯卡曼德。她用复方汤剂假扮成我,设了个套,将他的箱子给抢走了。”

    “那可以还给我们吗?”赫敏大胆问道,“纽特现在被关在了魔法部。”

    “当然。”维达意外的好说话。

    “箱子就在艾莉亚的房间,你们离开的时候,尽管将箱子带走。”

    威廉和赫敏缓了一口气。这不就好了嘛,大家平安无事,不用打打杀杀。

    消灭巫粹党的余孽,那是纽特这一辈人的夙愿,威廉他们的任务是食死徒。

    不搭噶的!

    “不过我有一个请求。”维达轻轻道。

    “什么?”赫敏立刻问。

    “阻止艾莉亚!”维达虚弱地说,“她似乎设计了一个计划,想要完成当年主人没有完成的事情。”

    “什么计划?”

    “我不知道,艾莉亚没有告诉我。”维达摇摇头。“不过我知道她的目的。”

    “曝光巫师世界,挑起魔法和非魔法世界之间的战争……”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威廉眯着眼道,“据我所知,这是你们当年目标吧?”

    “是啊,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维达重复了一遍。

    她的眼睛里,有着明显的追忆色彩,甚至脸颊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但是良久以后,却还是摇摇头。

    “从他自囚在纽蒙伽德的那一刻,计划就失败了。

    这些年,艾莉亚看着主人留下的笔记,又将那些理念,重新捡了起来。”维达叹息一声。

    “我不知道她的计划,但大概会毁掉巴黎,你们一定要阻止她!”

    威廉顿时无语。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威廉绝对不知道,他一个英国小巫师,怎么就要承担拯救巴黎的重担?

    但是呢,维达这个巫粹党居然说:“我已经研究决定了,由你来担当巴黎救世主。”

    威廉只好当场念了两句诗。

    维达费力地站起身,蹒跚地挪着小步走向了桌子。

    她在抽屉里,找到了一摞信。

    “如果有机会,帮我将这些信,转交给格林德沃。”维达说。

    “可是,我记得他在纽蒙伽德。”威廉没有接信,他可不是猫头鹰。

    更何况,格林德沃是初代黑魔王,被邓布利多打败……威廉怎么能去看望校长最讨厌的人?

    立场要坚定啊!

    “如果实在不方便,可以让邓布利多代为转交。”维达平静道。“他们俩,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威廉和赫敏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见震惊。

    “你为什么自己不去?”赫敏犹豫了一下。

    “我要死了,没法去看他了。”维达语气平静,似乎说的不是自己。

    威廉还在迟疑,赫敏眼睛转了转,快速将那些信,收入了口袋。

    威廉和赫敏离开了,灯再次被关上,房间重新恢复安静。

    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与格林德沃说过半句情话的老人细语呢喃,只是说与他听。

    大概是精神不济,维达·罗齐尔视线渐渐模糊,如垂暮老人犯困,打起了瞌睡。

    半睡半醒间,她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似乎望见格林德沃走来。

    她突然想起了那年,也是在这栋房子,奎妮问她是不是结婚了?

    她说……是心里认定了。

    对于死亡,维达毫不畏惧,只是有些遗憾,没能在临死前,见他一面。

    女人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她合起眼皮,仍是颤抖着举起手,呢喃道:“盖勒特……”

    ……

    ……

    二楼,艾莉亚的房间。

    威廉从一个皮箱子里钻了出来,他皱眉道:“糟糕了,赫敏。

    我检查了一遍,按照纽特的清单,神奇动物大多都在,只有……火龙诺伯不见了。”

    赫敏没有说话,她背对着他,在查看艾莉亚留下的记载。

    她显然是被桌子上的东西,深深吸引了,没注意到他说话。

    威廉走到赫敏身后。

    赫敏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一脸震惊神色。

    “出什么事儿了?”威廉低头看了看桌子。“她写了什么?”

    赫敏好像哽住了,她的神色充满了难以置信。

    威廉在赫敏旁边坐下,握住女孩颤抖的双手。

    赫敏终于平静一些,她说:“我知道艾莉亚的计划了。”

    “什么计划?”

    “她……”赫敏哭着说,“她准备在巴黎投放一枚……原子弹!”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蓝白碗BWB”,QQ阅读读者“Gary—MILK”,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