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五十二章 犯罪嫌疑人
    在级长的通知下,邓布利多赶到了现场,身后还跟着众多教授。

    他检查了字迹以后,魔杖挥动,费尔奇就漂浮起来。

    “跟我来吧,威廉,我有事需要你的帮助。”他轻轻地说,“哦,还有波特先生。”

    洛哈特急切走上前来。

    “我的办公室离这儿最近,校长——就在这边——你们可以——”

    “谢谢你,吉德罗。”邓布利多摇摇头,“可是你的办公室不行,我想费尔奇需要一张床。”

    “没错,你是对的,校长,我的办公室里,有太多危险的魔法物品,不利于尸体的保存。”

    洛哈特点点头,有些兴奋,似乎看见了不得了的小说素材。

    麦格教授和斯内普也跟了上来,其他老师,则带着学生离开了。

    赫敏没有走,她将波波茶递给安妮后,紧紧跟在威廉身后。

    洛丽丝夫人也是跟着费尔奇。

    一行人来到了校医院,庞弗雷夫人捂着嘴惊呼一声。

    “梅林呢,这是怎么回事?!”

    “袭击,我想有黑巫师袭击了可怜的费尔奇。不过没关系,危险解除了,有我在呢。”

    洛哈特上窜下跳,已经将自己代入了新书的角色。

    而庞弗雷夫人,显然会在书里变成一个慌里慌张、没有主见、还有些讨厌的护士长。

    邓布利多把费尔奇放在一张床上,开始仔细检查。

    哈利害怕地向后缩了缩,在张嘴无声地告诉威廉和赫敏:“雨我无瓜。”

    哈利很快闭嘴了,斯内普那双黑黝黝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让他很不舒服。

    哈利的直觉告诉他:斯内普想要挖他眼睛。

    多大仇、多大怨啊!

    这么讨厌我的眼睛吗?

    哈利记得威廉说过,斯内普教授的发际线有些危险……哈利愿意把自己的头发送给斯内普,让他做一个漂亮的假发。

    何必非要和他的眼睛过不去。

    邓布利多弯着腰,长长的鹰钩鼻的鼻尖,几乎碰到了费尔奇身上的伤口。

    这一会的功夫,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凝固在伤口外面的血液,也完全变成固体。

    他轻轻触摸,就变成了赤褐色粉末。

    邓布利多瞳孔猛缩。

    似乎,

    费解。

    他透过半月形的眼镜片仔细端详着费尔奇,修长的食指,仿佛棍子一样,在费尔奇的身体部位,这里顶顶,那里戳戳,反复捅捅。

    洛哈特在他们周围徘徊,不停提着建议。

    “肯定是不可饶恕咒——阿瓦达索命害死了费尔奇——我多次看见别人使用这种咒语,我对这种死咒很有经验。

    真遗憾,我当时不在场,不然费尔奇也能像哈利那样活下来,只不过胸口会有一个闪电的疤痕……”

    “……我记得在瓦加杜古发生过十分类似的事情,”洛哈特说,“一系列的攻击事件,我的自传里有详细记载。

    当时,我给麻瓜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护身符,一下子就解决了问题……”

    “费尔奇他没死。”邓布利多说道。

    洛哈特正在数他共阻止了多少次谋杀事件,这时,

    突然停住了。

    “他没死?”

    “只是昏过去了,一会……就能醒过来!”邓布利多说。

    “啊!和我的判断差不多!”洛哈特说。

    斯内普站在他们后面,半个身子藏在阴影里,他的目光终于从哈利身上移开,落到了洛哈特身上。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在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

    似乎,

    有这么一位同事也不错。

    起码会很开心。

    “哈利,你对费尔奇干了什么!”

    洛哈特被光速打脸后,也注意到了斯内普脸上的笑容,开始转移话题,将视线看向哈利。

    “我根本就没碰费尔奇!”哈利大声说。“我到现场的时候,费尔奇已经倒在地上了。”

    “吼吼,可是我记得费尔奇前几天举报过你,说你勾结皮皮鬼,摔坏了消失柜,你或许怀恨在心……”

    大家又将目光看向哈利。

    洛哈特说的不错,哈利显然是最大的犯罪嫌疑人。

    “我没有,我当时刚刚训练完魁地奇,身上沾染了泥水。

    费尔奇就把我带进了办公室,要拿手铐把我拷起来,他还掏出皮鞭,然后尼克将我救了出来。”

    哈利很快解释了一遍。

    原来,尼克为了救哈利,让皮皮鬼把一个柜子摔碎在地上,吸引走了费尔奇。

    也是那天,差点没头的尼克邀请哈利参加他的忌辰晚会。

    不过最让威廉惊讶的是,霍格沃茨居然有消失柜?

    他立刻想起了博金店的消失柜。

    两个会是一对吗?

    如果是,另一个怎么跑到博金店的?

    威廉决定找个时间调查一下。

    “请允许我插一下嘴,校长。”斯内普开口道。

    “当然。”邓布利多点点头。

    “也许,波特只是不该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方。”斯内普说道,嘴唇扭动着露出一丝讥笑,仿佛他对此深表怀疑。

    “但我们确实遇到了一系列的疑点。他究竟为什么要到上面的走廊去呢?他为什么没有参加万圣节的宴会?”

    “我去参加尼克的忌辰晚会了……有好几百个幽灵,他们可以证明我在那儿——”

    “可是在这之后呢,为什么不来参加宴会?”斯内普说,漆黑的眼睛在烛光里闪闪发光。“为什么到上面的走廊去?”

    “因为——因为——”哈利撒谎道:“我累了,想去睡觉。”

    邓布利多有些失望地望着哈利。

    这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

    威廉也是微微摇头,哈利撒谎的技术实在太烂了,起码比塞德里克差了好几十个海格。

    看来秋早晚得被塞德里克骗走,哈利没机会了。

    连谎话都说的那么假,也配有女朋友?

    斯内普轻蔑地笑了,他可是说谎的大师。

    “显然,我们大难不死的男孩,不肯告诉我们实话,我建议给他服用些小精华……比如吐真剂。

    这样,我们连他喜欢谁都能问出来。”

    麦格教授还没有说什么,洛哈特就跳出来,大声反对道:“梅林啊,私自使用吐真剂是犯法的,我们不能做这种事!”

    邓布利多轻轻地说:“当然,我从来不主张使用吐真剂。

    而且哈利只要没被证明有罪,就是无辜的,西弗勒斯。”

    斯内普冷哼一声。

    邓布利多沉吟了片刻,终于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韦斯莱先生呢,哈利,我注意到罗恩今晚没有和你在一块。

    你们,

    不是一直都是形影不离吗?”

    哈利猛然一惊,他才想起来罗恩被费尔奇带走了。

    既然费尔奇出了事,罗恩不会也出事了吧?

    ……

    ……

    (感谢“名字被噬元兽吃了”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