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五十一章 血字的研究
    作为巫师界的表演艺术团,红骷髅舞蹈团也算是大名鼎鼎。

    他们和幽灵相似,也属于死掉的巫师,不过却没有成为幽灵,而是变成为了一比一版本的须佐能乎。

    从此,开始了德艺双馨的卖身又卖艺生涯。

    椅子舞、脱衣舞、钢管舞……它们都能表演,反正不会因为ghs而被魔法部抓进阿兹卡班。

    不过应邓布利多的要求,它们这次表演的是魔改版的《哈姆雷特》。

    最后,表演哈姆雷特的红骷髅,拿着雷神之骨,将他篡位的叔叔克劳狄斯给捶死了。

    哈姆雷特又拿着复活石,将他最爱的奥菲莉亚给复活了。

    威廉看的一愣一愣的,明明是个悲剧,硬生生魔改成了喜剧。

    他寻思着,明年可以让邓布利多将《雷雨》也搬进霍格沃茨。

    这个魔改小能手,或许也会想办法把结尾变成喜剧,比如……给周萍的父亲周朴园安排一个段正淳剧情。

    这样周萍和鲁侍萍就没有血缘关系了,两人变成异父异母的亲兄妹,无压力可以在一块。

    表演结束,邓布利多拿着手帕,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泪。

    “戏剧啊,比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更富有魅力!”

    麦格教授眉毛一挑,她还听过诸如音乐、教育、零食、同性朋友……一系列的替代词。

    ——都是校长在不同场合说的。

    麦格教授当然不会当众指出这一点……不然凭什么她是副校长,而不是斯内普或者弗利维呢?

    不是没有原因的!

    “教授,如果不介意,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靠。”

    作为邓布利多的头号马仔,海格立刻送上了浓浓的关心。

    这么多学生被霍格沃茨开除,其中不乏纽特老大爷这样的知名人士。

    凭什么海格能够在学校拿着稳定的工资,偶尔还能搞一搞外快?

    不是没有原因的!

    “谢谢你,海格!我会控制我的情绪。”邓布利多又擦了擦眼泪。

    “校长,这个戏剧也就那回事,故事性不强。”洛哈特插嘴说,“我可以一边做梦,一边写这种烂大街的剧情。”

    麦格教授摇摇头,年轻人啊……路走窄了。

    “校长,你也被哈姆雷特给感动了?”弗利维教授问道。

    ”不是,我是被雷欧提斯所感动。”邓布利多伤心地说。

    “他妹妹因为哈姆雷特而死,他为了复仇,也和哈姆雷特敌对,却无心进攻,手中的魔杖一直不肯轻易往哈姆雷特身上攻击。

    当他决心击中哈姆莱特的时候,旁白是‘可是我的心却不赞成我这样做’。

    唉,雷欧提斯当时一定很痛苦。

    我认为,他恨不得死得是自己,然后换妹妹和哈姆雷特一条命。”

    弗利维一脸懵逼的瞅着邓布利多,这个戏剧的主角不是哈姆雷特吗?

    怎么在邓布利多嘴里,似乎雷欧提斯更伟大,内心戏更足一点?

    果然,校长如此伟大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总能观察到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

    邓布利多突然不说话了,他抬起头,侧着耳朵倾听着。

    “怎么了,教授?”斯内普皱眉问道。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很快,晚宴结束了,大家起身离开,推推挤挤地朝着休息室走去。

    但才走到楼梯口,一道凄厉的声音骤然响起。

    大家都惊慌地停下来,朝前望去,楼梯口出现洛丽丝夫人和波波茶的身影出现。

    它们穿过人群,径直朝着威廉这边跑来。

    波波茶似乎吓坏了,它以不符合大橘体重的速度,狂奔起来,跳到威廉怀里。

    洛丽丝夫人更是凄厉嚎叫,那声音如婴儿啼哭,吼得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它眼睛睁得大大的,冲着威廉吼了好几声。

    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突然发疯的猫。

    “它是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是?”赫敏皱眉道。

    “大概是费尔奇出事了。”

    洛丽丝夫人转身就跑,威廉拨开人群,大步跟了上去。

    赫敏也是紧紧跟着威廉,似乎怕他出事。

    洛丽丝夫人全速在大理石楼梯上奔驰,它冲上三楼,最后转过一个墙角,来到最后一条空荡荡的过道里。

    过道尽头的墙上,一排字在闪闪发亮,在黑暗中格外明显。

    密室被打开了,

    与继承人为敌者,

    警惕!

    哈利就站在墙壁前,一脸惊慌失措,那样子给人一种人赃并获的感觉。

    “不是我……”

    哈利慌张解释,他话还没有说完,马尔福就从人群里挤出来。

    他冰冷的眼睛活泛了起来,平常毫无血色的脸涨得通红,他看着那排字,对着赫敏露出了狞笑。

    “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下一个就是你,泥……”

    马尔福突然闭嘴了,他的嘴唇紧紧贴合,好像被无形的力量缝合起来。

    威廉将波波茶放入赫敏怀里,走到马尔福面前,安安静静,面无表情。

    马尔福的两个跟班冲了过来,威廉没有转身,魔杖只是轻轻转动。

    红光闪过,

    两道身影就以更快的速度向墙上撞去。

    马尔福身体微微颤抖,威廉被气笑了,他耳语道:“别害怕,我不打你。

    我只是好奇,谁给你的勇气,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嗯?!

    这次,

    闭嘴一天。

    下次,

    就是三天了。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从你嘴里听到泥巴种这个词。”

    “不然,”

    威廉歪着脑袋,用魔杖在马尔福的脖子上,轻轻比划了一下。

    “我不保证你不会永远失音。”

    马尔福瘫软在地,整个人吓懵了。

    威廉转身离开,朝着哈利走了过去,他瞳孔猛缩,让赫敏不要跟过来。

    在走廊的拐角另一侧,费尔奇四肢摊开,横躺在地面上。

    在他不远处,有一大块羊肚腐肉,还有着扫帚。

    在被人袭击之前,费尔奇似乎正在清理这堆尼克丢失的腐臭食物。

    在费尔奇的胸骨处,有一摊血渍,这里是唯一的伤口。

    奇怪的是,伤口流血极少,甚至已经缓缓愈合。

    地下只淤积一小片已经凝固成粉末状的血液。

    在费尔奇的右手掌心,还有着一个用血勾勒的图案。

    费尔奇左手食指也有血迹,显然有人他把食指插进了伤口,来制作了那个图案。

    用血作墨,以皮肤作画布!

    这个凶手在……玩游戏。

    ……

    ……

    (感谢“vul3z06”,“朕離”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