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 第十三章 瑜伽大师史塔克 (第二更)
    弗雷德显然不想乔治知道他喜欢安吉丽娜的事情,故意岔开话题道:“赫敏和安妮呢?”

    “快到了吧,她们俩骑着独角兽来的。”

    “酷!你不知道,那群独角兽根本不让我们接近。

    一年级暑假的时候,我和乔治穿着独角兽的玩偶想混进去,拽几根尾毛卖给塞德里克,被一眼识破了。

    那只老独角兽一个侧空后旋踢,踹了我一脚,幸好当时嗅嗅替我当了致命的一击。”

    “……”

    三人走到了陋居,那房子以前似乎是个石头垒的大猪圈,后来在这里那里添建一些房间,垒到了几层楼那么高,歪歪扭扭,全是靠魔法搭起来的。

    红房顶上有四五根烟囱,屋前斜插着一个牌子,写着“陋居”。

    大门旁扔着一些高帮皮靴,还有一口锈迹斑斑的坩埚,几只褐色的肥鸡在院子里啄食。

    “走吧,我爸爸还在上班,一会才能回来,我妈妈正在做饭。”乔治搂着威廉走了进去。

    “妈妈,威廉来了!”弗雷德喊道。

    韦斯莱夫人穿着围裙走了出来。

    “很高兴看到你,亲爱的威廉,多亏了有你在学校照顾他们,帮了我大忙。”

    韦斯莱夫人有些胖,是个慈眉善目的女人。

    “进屋玩一会吧,亚瑟马上就会下班。”

    客厅很大,但放满了各种物品,显得格外拥挤。

    在客厅的角落里,还有着一座老爷钟。

    但那钟的作用并不是用来计时,钟的表盘上有九根金针,每根针上都刻着韦斯莱家一个人的名字。

    钟面上也没有数字,而是写着每个家庭成员可能会在的地方或者状态。

    比如“家”、“学校”、“上班”、“路上”、“失踪”、“医院”、“监狱”,而在普通钟表十二点的位置,则写着“致命危险”。

    此时,除了韦斯莱先生、比尔和查理显然上班外,其他人都是家。

    威廉饶有兴趣地望着那钟表。

    这是一件极其复杂的炼金物品,结合了姓名学,预言学,踪迹魔法……

    所以说,别看韦斯莱家似乎没落了,但祖上留下来的好东西还不少。

    光是这么一个钟,在翻倒巷的黑市里随随便便卖个几千加隆不成问题。

    “你感兴趣?”弗雷德丢给威廉一块袋子怪味豆。

    “确实,这钟很不错,我最近在想办法升级我们的地图,这提供了不错的灵感。”威廉将比比怪味豆放进嘴里,还不错是芨芨草味的。

    “那就拆掉吧,反正以你的技术,应该还能装回去吧?”乔治不确定道。

    “哈哈,我还是从黑市上淘吧,应该有损坏报废的钟。”威廉咧嘴笑了。

    这种高精密的物品,他拆掉了,还真不一定能够装回去。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了收音机的声音。

    “接下来是‘魔法时间’,由著名的女巫歌唱家塞蒂娜沃贝克表演——《你偷走了我的锅,但得不到我的心》。”

    “哦又开始了。”弗雷德叹息道。

    “为什么不能换一个呢,每天都是她。”乔治抱怨起来。

    “怎么了?”威廉疑惑道。

    “塞蒂娜沃贝克啊,妈妈每天都要听她唱的歌,说这样才能做出美味的饭。

    来来回回就那么几首,听了十几年,我都听腻了。”

    威廉对魔法界的歌手不熟悉,听双胞胎介绍,塞蒂娜沃贝克是一个著名的歌手,被誉为“女巫歌唱家”,不过她现在已经75岁了。

    堪称魔法界的李谷一。

    她的代表作歌曲有《一锅火热的爱》、《你用魔法钩走了我的心》。

    这几首歌的江湖地位,大概等同于《月亮代表我的心》。

    “走了,我们上楼去!”乔治拉着威廉朝着楼梯走去。

    弗雷德和乔治带着威廉,来到了自己房间,他们走到了楼梯口,发现金妮的门没关。

    她正横躺在床上,脑袋悬在地上,垂着脖子,扭来扭去,不知道在练什么。

    她视线里看见了威廉,尖叫了一声,一个鲤鱼打挺,骤然起身。

    “威廉,安妮来了吗?”金妮穿上鞋,冲了过来,兴奋地问道。

    “嗯,算算时间,她和赫敏应该到了。”

    金妮和卢娜是朋友,安妮天天到处跑着玩,自然认识金妮。

    她们三个都是今年入学的小巫师。

    “话说,你在练什么功夫?”威廉疑惑道。

    他寻思着,怎么这么像欧阳锋的蛤蟆功呢?

    “瑜伽啊,安妮教我的,她说练这个可以保持一个好身材。

    她还说等到了学校,成立一个瑜伽队,要我们当老师,然后收费。”

    威廉翻了个白眼,安妮一天到晚都在干些什么?!

    她跟莱安娜学了几手就到处显摆。

    威廉那天也看见赫敏在床上练类似的玩意,乱练一通,就不能找专业人士吗?

    什么,谁是专业人士?

    还用说,不是威廉,还能是安妮?!

    金妮风风火火地冲了下去,去找安妮玩了。

    “我也感觉金妮最近很奇怪,她以前天天说哈利,现在也不说了,整天安妮、安妮的。

    不然就在床上练瑜伽,试图将腿蹩在脑袋上。”

    弗雷德打开门,呲牙咧嘴道:“不疼吗?”

    “是啊,我上次试了一下,弗雷德把我的腿搬了上去,差点断了。”乔治叹息道。

    双胞胎兄弟住在一间屋里,里面摆着两张小床。

    在屋子内,摆满了各种炼金物品,还有一沓地图。

    弗雷德从戒指里掏出一份订单,里面写满了名字。

    “暑假要收到好多订单,我们物品已经打出名气了,对角巷的店铺也开始大量购买。”乔治说道。

    “我们确定不在对角巷开一个店铺吗?”弗雷德问道。

    批发价格卖给对角巷,显然这种售货方式不能让他满意。

    “就算开了店铺,谁去看店呢?”威廉问道。

    他们几个都是学生,如果是开店初始,没有一个放心的人,还真不行。

    威廉知道双胞胎兄弟有辍学的想法,但他还是表示了反对。

    钱,什么时候都能赚,不急于一时。

    但霍格沃茨生涯,就那么几年时光,不好好享受可不行。

    “对了,韦斯莱夫人最近反对你们了吗?”威廉问道。

    “兄弟,我们没有耽误学业,毕竟大部分产品都是你做的,我们就打打下手。

    而且我们每个月朝家里寄了这么多钱。”弗雷德解释道。

    乔治继续道:“你知道,我爸爸最近拼命加班,却没有多少加班费。

    学校又要有新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可能会买新的课本,金妮也要上学了,家里多了一大笔开销。

    妈妈她没有理由反对我们的。”

    韦斯莱夫人想让双胞胎今后进魔法部工作,那样既安稳又体面。

    但是他们现在就已经经济独立了,每个月还能朝着家里寄加隆……这么贴心的孩子,她真的没办法反对。

    不然,连给小女儿买一套新长袍的钱都没有!

    说白了,还是梦想抵不过现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