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凡间扫垃圾 > 第59章 我不要面子的啊!
    刚刚还叫嚣的付欣欣,像是嘴里突然被塞了无色无味的袜子一样,大张着嘴巴,呆愣的指着方圆。

    口中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方圆轻轻摩挲着手掌,左右晃着脑袋,似笑非笑的道:“如你所愿,我出来了。事先声明,是你让我出来的,这坏掉的门,可不能让我赔哈!”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没个正行。

    但借助砸穿实木门板的威势,他身上凝聚出一股凝而不发的压迫力,像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让人不敢直视,甚至是心生恐惧。

    再加上他是在付欣欣的“邀请”下,破门而出,这种强大的气势更是直击付欣欣的灵魂。

    在付欣欣的眼中,他就是从地狱之门爬出来的恶魔。

    付欣欣回过神来,惊慌的大叫着,仓惶的逃到了楼道里。

    然而,在右腿拥有着短跑运动员级别爆发力的他面前,付欣欣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前后不过二十六秒的时间,付欣欣就被他捏着后颈,捉了回来。

    付欣欣在他的王霸之气下,心神大乱,而他趁机使用“控制女儿术”,不留痕迹的让付欣欣交代了她和段世成等人的犯罪经过。

    为了让段世成相信付欣欣是个“定时炸弹”,并亲手将付欣欣送入监狱。

    还让付欣欣说了“段世成才是罪魁祸首,她是被胁迫的,并向老晁求情,希望老晁能从轻处罚她”之类的话。

    这一过程看起来十分的夸张。

    但是,这是方圆认为,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嗯,上述的内容都是方圆想象出来的,那些使用了夸张修辞手法的描述他的句子,也都是他想象中自己的样子。

    方圆暗暗点头。

    付欣欣怎么样都逃不掉的。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然而。

    现实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付欣欣不但没有惊慌失措的大叫,更没有逃走,只是稍微楞了一下后,“哼”了一声:“怪不得敢找上门来,原来是有几把刷子。”

    方圆:“???”满头雾水。

    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叫啊!

    你跑啊!

    这么淡定怎么回事?

    我不要面子的啊!

    付欣欣嗤笑一声:“你以为我怕你吗?你能将我怎么着?打我吗?这不是拳头解决问题的时代了,你敢动我一下,信不信,我能让你滚出下原市?”

    在这下原市,段明勇副市长才是天。

    别说是晁书记的闺女了,就是晁书记亲自来了,又能将她怎么样?

    若是方圆敢打她一下,呵,扒了他的皮都算是轻的!

    不过,没有能关住方圆,她又说了几句实话,担心会刺激到方圆,导致方圆对她怒然出手。

    要是真的挨揍了,固然可以百倍的还回去,但也是太亏了。

    又道:“既然你都出来了,看在晁书记的面子上,我也不关你们了,你们走吧!”

    方圆无语望房顶。

    看这话说的,就跟着你大发慈悲,放我们离开似的。

    你想关我们,也得能关的住啊!

    付欣欣一脸嫌弃的道:“不甘心吗?不甘心那就快点滚吧,别气死在我家里了,晦气。”

    像是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

    又说道:“对了,你们回去之后,告诉赵丰年的母亲一声,趁早打消网络曝光的念头。

    不然,她能不能健康的活着,就很难说了。

    还有,你们既然会为了她出头,那就别看着她自寻死路,回去之后多劝劝她,让她认清现实。”

    猖狂。

    实在是太猖狂了。

    方圆无语的同时,又很是愤怒。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段明勇啊!

    段明勇定然不止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在其背后定然还有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让段明勇在下原市一手遮天,也让老晁都不敢轻举妄动。

    不然,一个付欣欣怎么敢如此的猖狂。

    这种黑恶势力,不知道做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晁可儿来到方圆的身旁,气鼓鼓的指责道:“付欣欣,你真的以为在下原市,你们就能一手遮天了吗?”

    付欣欣点头:“没错,是这样的。”

    晁可儿呼吸一滞,都快要气哭了:“你们杀死了雪姐姐,还不知悔改,你还是个人吗?”

    付欣欣眼神冷了下来:“小妹妹,小心祸从口出。”

    晁可儿一跺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付欣欣威胁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小妹妹,你真应该学学你那老爹,老老实实的做个缩头乌龟,不好吗?”

    晁可儿气到浑身颤抖着哭了。

    付欣欣指着门口:“要哭出去哭去,别在这里烦我!”又瞪了方圆一眼:“还不快带着她滚蛋!”

    方圆安慰的摸了摸晁可儿的脑袋:“我们走吧!”

    晁可儿听了后,哭出声来:“学长,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方圆摇头:“自然不是,在走之前,我们还要让这个蛇蝎女人交代他们的犯罪事实呢!”

    晁可儿止住哭声。

    付欣欣怒上眉梢:“你想干什么?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要不是你掐着我的脖子,要不是我的胳膊没你的长,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烂!”

    没错。

    方圆已经掐住了付欣欣的脖子,冷声道:“老实交代你们的罪行吧!”

    付欣欣很倔的用四肢挥打着方圆,顺便尖叫道:“我们有什么罪?有罪的是赵丰年,是赵丰年她妈,弱小就是她们的罪。”

    砰!

    方圆一拳砸向付欣欣的脑袋。

    在快砸中时,微微偏手,擦着付欣欣的头发,砸在了一旁的墙上。

    白色的涂料碎渣,混合着灰色的水泥,洒落在付欣欣的头上以及脸上。

    付欣欣终于开始害怕了,但仍旧很倔的道:“你想死不成,快放我下来,不然,我让你把牢底坐穿!”

    方圆威胁道:“付欣欣,你要知道。

    晁书记只是不敢将段明勇怎么样,但是不代表,不能将你怎么样。

    信不信,就算今天我杀了你,段明勇也不会和晁书记撕破脸?我们也会一点事都没有?

    甚至,段明勇还会开心的将这件事情,当做晁书记的把柄!

    没准,段明勇知道晁书记想要插手这件事之后,还会盼着你死呢!”

    付欣欣愣了一下,然后,真的开始害怕了,开始求饶道:“我错了,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方圆摇头:“不,晚了。”

    付欣欣哀求道:“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和他们狼狈为奸的,都是他们逼迫我的,我是无辜的啊,你们一定要救救我!

    看在丰年姐姐的面子上,饶过我吧!

    丰年姐姐现在不在了,我愿意替丰年姐姐,为丰年姐姐的母亲养老,救救我吧!你们不能看着丰年姐姐的母亲一人孤独终老啊!”

    已经语无伦次了。

    方圆趁机施展了“控制女儿术”,让付欣欣交代了他们的罪行,事情终于开始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

    半个小时后。

    方圆一个手刀将付欣欣打晕,带着录制好的视频以及晁可儿,从付欣欣的家中离开了。

    五分钟后。

    坐在车中。

    晁可儿长舒了一口恶气:“等会我们把视频拷贝到U盘里,就找家快递,把U盘快递给段世成吧,我已经忍不住想看到那个恶毒的女人被抓到监狱里了。”

    方圆摇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