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仙庄园主 > 第746章、可大可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46章、可大可小



    “没没,我儿子没说什么呀。”严有才赶紧替儿子开脱。



    “混账,刚刚明明在惊呼,你当我们都是聋子吗!”那捕快怒道,忽地将腰刀抽出一半喝道:“休得欺瞒,如实交代,否则带回衙门严刑审讯。”



    “大人,我儿子真的没说什么,他只是.”严有才说。



    那捕快喝道:“不用你说,让他自己说。”然后严厉地盯着严安。



    “这”严有才犹豫不决,紧张地望向儿子,心中不停地祈祷他别乱说啊。



    还好严安也挺机灵,指着布告对捕快说:“大人,我惊叫是因为觉得这个人跟昨晚抢我钱的人有些相似。”



    “抢你钱,在哪,什么时候?”捕快追问,眼睛紧盯着严安。



    严安倒也不慌乱,又指向东边说:“大人,就在那边的沿江大道上,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这么晚了,你又是怎么看清对方的脸的?”捕快继续追问。



    严安说:“大人,当时那人在我们附近徘徊了一阵子,我有所留意,却没想到他会趁我掏钱施舍乞讨者的时候,突然将我的钱袋抢走了,所以有点印象,刚刚看到这副画像时感觉有几分神似,故而忍不住惊呼。”



    “你说的是真的吗,有谁可以为你证明?”捕快的语气放缓了些,因为严安的讲述并无异常。



    严有才立刻应道:“大人,我可以为我儿子作证,当时我也在场。”



    此时此刻他的心完全放松了,暗赞自己的儿子聪明机灵,能这么快组织出这样的说词来。



    没想到捕快却哼道:“你是他父亲,你证明有个屁用,还有谁能证明,如果没有的话,你们还得跟我们去衙门一趟。”



    高匀斤开口了:“不知我证明有没有用呢,当时我也在场,可以证实他说的是真话?”



    说着他上前一步,正面向着那捕快,同时指了指自己胸前佩戴的二品炼器师徽章,颇为傲然。



    那捕快盯眼一看,顿时身形一挺,然后拱手道:“原来是炼器师大人,您的证明当然有用,对不起,刚才多有得罪,请您海涵。”



    二品炼器师,可以说是半只脚踏入了贵族阶层的人,社会地位仅次于贵族阶层,比平民阶层尊贵多了,这位捕快虽是官府中人,却非贵族,还属于平民阶层,在高匀斤面前还是低一等。



    高匀斤摆手说:“无妨,你们也是在办公事,可以理解,不过他俩也是我朋友,昨晚我们仨一起在江边散步,确实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所以还希望你们能尽快抓住那人,尽量替我朋友挽回损失。”



    “大人,抓捕罪犯,维护治安是我们的职责,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捕快大声应道。



    “嗯,很好,先谢谢你们了。”高匀斤点头说。



    “不谢不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接着,捕快拱手说:“大人,那你们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虚惊一场!



    高匀斤三人相识一眼,然后缓步离去,以免又引起捕快怀疑,而一等回到客栈,高匀斤便赶紧用通讯灵宝联系易天。



    易天正在回客栈的路上,也注意到了悬赏布告,没想到早上被击落的五青年居然是朝廷大臣家的公子,可即便如此,难道他们就可以仗着这个身份嚣张冷血、不在乎他人的死活吗,由此可见天武皇朝内部开始或早已腐朽了。



    当然,天武皇朝如何不关易天的事,但要是有人敢惹到他的头上来,那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事儿大了!



    既然五位大臣敢动用官府来搜捕自己,那就没必要与他们客气了,他们必须为自己的狂妄行为付出代价,接到高匀斤的讯息后,他让他们别担心,在客栈等着就行。



    而后易天就联系庄禹,将情况告知,后者闻之大怒,怒斥五位大臣胆大妄为,将官府衙门当成了私家机构,其心可诛,说此事由他来处理,保证给易天一个满意的答复,问易天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其心可诛!?



    易天一愣,问道:“会长,他们的问题有这么严重吗?”



    庄禹嘿嘿笑道:“大师,此事可大可小,关键是看他们针对的是谁,如果只是对付平民,一点事都没有,可要是针对你,那问题就大了去了,我只要将你五品炼药师的身份跟当朝皇帝一说,那五位大臣绝对遭殃!”



    “哦,既然问题可以有这么严重,那就让他们五家大出血好啰。”易天坏笑道:“会长,我看就让他们把全部家当的一半贡献出来吧,如果有皇城四周的店铺就更好了,到时我俩一人一半,嘿嘿嘿嘿。”



    庄禹沉吟道:“要他们全部身家的一半没问题,不过我不要,全部你自己留着吧。”



    “会长,这,这怎么好意思啊。”易天拖着语调说,心里却挺开心的。



    五位大臣既然能如此跋扈护短,平时肯定还干过很多不法之事,家产绝对不会少、甚至可能是天文数字,每家一半,哪得有多少啊,庄禹居然不要,易天自然偷着乐了。



    当然,庄禹也是老狐狸,他看重的不是钱财,而是炼药技艺。



    这不,他接着就说道:“大师,这没啥不好意思的,要说不好意思的反而是我,感谢你在百忙之中,还那么有耐心地帮我解惑,让我受益良多,但不可否认我的炼药水平还是很低,还需要继续学习提高,所以今后少不了麻烦大师指点啊。”



    易天哈哈大笑道:“没问题会长,反正我要在天武城长住,目前也没啥朋友,能有你陪我聊聊天,增长我的见识,正合我意呢,以后我俩常来常往。”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大师放心,这次我一定让那五家大大出血,保证让你满意。”庄禹兴奋道。



    易天说:“行,会长,那你先让衙门将悬赏布告撤消吧,不然的话,今天我都不方便逛天武城了。”



    庄禹应道:“行,我马上去办,那我们就先说到这里啰,等衙门那边撤消布告后,我再联系你。”



    “OK!”易天说完就结束了通讯,却给庄禹留下个困惑:OK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