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仙庄园主 > 第472章、自食其果(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2章、自食其果(上)



    同学们纷纷嚷道,更有女生想入非非,易天见势不妙,赶紧按手让大家安静,问那些匪徒现在何处,要先把他们的事处理了,才能请大家去吃大餐。



    其实他早已知道匪徒们被集体关在旁边一个大房间里,这么问是为了转移话题,阻止女生们的非分之想,效果还不错,同学们纷纷指给他看。



    大房间里,十几个匪徒挤在一起取暖,精神也很萎靡,估计同学们并没有给他们饭吃,便问张师傅还有没有剩饭剩菜了?



    张师傅说没了,总共也没做多少,都被大家吃光了。



    易天又问这里离集市远不远,张师傅像是明白他的意思了,说远倒是不远,却也不算近,走路来回至少得半个多小时,外面怪冷的。



    易天笑说这些匪徒是大家的金主,今晚的吃喝玩乐开销都得他们出,所以不能饿死他们,需要有人去集市上买些面包给他们吃。



    只听熊乙壮问道:“易大哥,今晚不是你请我们吗,怎么又变成他们请了呢?”



    张师傅也很疑惑,说:“易先生,你放了他们,不怕他们报复吗?”



    易天说不会,自己有把握保证他们会很听话的,而且大家都能得到一笔横财。



    同学们哦了一声,张师傅则说:“易先生,那还是我去买吧,我熟悉环境,刚刚就是我出去买的。”



    易天点头说行,并将商务车钥匙给他,说这次可以开车去了,张师傅接过钥匙离去。



    接着,易天对匪徒们说:“各位,你们应该感到很幸运,因为你们没有跟你们的老大以及其他头目一起被警方抓去。”



    匪徒们一愣,怔怔的望着他,眼神中却透着不相信。



    易天不以为意,从自己的手机中调出最后叫来警察,将三省帮长白分舵一众押走的视频给他们看。



    匪徒们相信了,面面相觑,然后问易天要如何才能放过他们?



    易天说很简单,破财消灾呀,只要他们将身上的、卡里的、微信、支付宝上的,凡是他们可以自主支配的钱都贡献出来,自己就可以宽恕他们的罪行。



    我靠,这是要让他们倾家荡产啊!匪徒们极不甘心,哭丧着脸使出了悲情攻势:



    “大哥,您不能这样啊,这样的话我就身无分文了,还怎么养家糊口啊?”



    “是啊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老婆要养,您把我的钱都掏光了,我还怎么养活他们啊?”



    “大哥,您行行好,我都还没结婚呢,而我之所以加入三省帮,就是为了筹集结婚的钱啊。”



    “大哥,我加入三省帮也是有原因的,我爸中风瘫痪,一直卧病在床,每天都需要不少的医药费,我没别的本事,赚不了什么钱,就只有走这条路了啊。”



    易天不为所动,摆手说:“不管你们说什么都没得商量,再啰嗦的话,我就要你们连带着把家人手中的钱都贡献出来了,哦,还有固定资产也得变卖,那你们就真的倾家荡产了!”



    啊,真狠!



    匪徒们心头一震,再也不敢耍小心眼了,老老实实地用手机转账,十几个人中有富有穷,富的有十几万,穷的才数千,还好穷的只是极少数,所以总共收获了两百来万。



    在转账的过程中张师傅也买吃的回来了,易天让已经转完账的先吃,没转完的等完成后再吃,匪徒们早已又饿又冷,于是就出现了争相转账的局面,让同学们看的眼热心热,啧啧赞叹易先生整人有一套。



    等匪徒们吃饱后,易天对他们一挥手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门外那两辆商务车就送给你们吧,反正三省帮不复存在了,你们可以将它卖了,弥补一下损失。”



    唉,只能这样想了!



    匪徒们心中一声叹息,但脚步却不慢,赶紧上车离去,生怕易天突然反悔而走不了了。



    路上,匪徒们唉声叹气,不停地说晦气,这次真是太霉运了,纷纷唠叨着,似乎说出来可以消除晦气!



    “NND,就因为接了这一单,不仅害的帮会没了,而且连带着我们也损失惨重!”



    “是啊,要是没接一这单那该多好啊。”



    “晋省这个客户真是我们的灾星,我们应该报仇吧?”



    “咦,这主意好啊,听说晋省这位是个煤老板,应该很有钱吧?”



    “切,何止有钱那么简单,是非常非常有钱,他家就是建在煤矿上的。”



    “的确可以这样形容,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为了给女儿出气而舍得花两百万呢?”



    “兄弟们,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弥补损失,你们觉得呢?”



    “我就是这个意思呀,那个小妞应该还在酒店。”



    “那我们这就去绑架她,然后向其父亲要赎金。”



    这一主意得到了大家的一直赞同,立刻改变路线,直奔柳文彩入住的酒店而去。



    路上,匪徒们又因为要多少赎金而热议起来,有人说要两百万,弥补之前的损失,立马就遭到了大家的鄙视:



    “切,真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想象力限制了你的野心啊,两百万你也说的出口?”



    “就是,就算我们说的出口,对方还可能会认为我们小看他了呢。”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煤老板的女儿才值两百万吗,老弟,充分发挥想象力吧。”



    “那,那我们该要多少呢?”



    “我觉得最少得翻十倍。”



    “两千万!”



    “切,瞧你那穷样,两千万很多吗,我觉得还是少了,至少得五千万!”



    “对,既然干了,那就一次性干够够,然后再也不走这条道了。”



    这话似乎说中了大家的心声,经过此事后再也不走黑道了,因为真的很凶险!



    于是,大家最后一致决定,这次就要他一个亿,然后每人分它个六、七百万,从此做一个逍遥的富家翁。



    怀着对美好富裕生活的无限憧憬,匪徒们一路疾驶,终于赶到了酒店,到前台一打听,谢天谢地,那个煤老板的女儿还在。



    匪徒们心中窃喜,然后按照路上制定好的计划,由两个人上去诳柳文彩下来并带离酒店,然后囚禁起来威胁恐吓,让她给她父亲打电话求救,索要赎金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