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仙庄园主 > 第217章、吓坏一干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7章、吓坏一干人



    郝继祖的父亲诚恳地问骆文彬道:“骆局,请您务必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骆文彬望着他叹道:“郝总,念在往日的交情上,我姑且提醒你一声吧,这次你们郝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好了,我言尽于此,必须火速带人回去复命,告辞了。”



    郝继祖的父亲心头一凛,不敢再阻拦了,却也不忘问骆局要带人回哪里复命?



    骆文彬告知,郝继祖的父亲嗯的一声,说谢谢他的提醒,日后定有答谢。



    骆文彬吓得一惊,断然摆手道:“郝总,万万不可,我收回那句话,就当刚刚我什么都没说。”说完立刻带人走人,其他郝家人哪敢阻拦。



    郝继祖的父亲从骆文彬的态度中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给自己的父亲、郝家家主打电话汇报,后者很沉稳,遇事不慌乱,让前者跟去派出所了解情况,他也通过自己的关系,从侧面打听一下。



    郝继祖的父亲喏喏应是,一结束通话就叫司机把车开过来,马上去派出所,其妻闻之也跟了上去,然后一同乘车而去。



    再说派出所那边,骆文彬带人离开后不久,凤无双便问易天要不要把郝家家主也叫过来?



    易天则说:“该来的终究会来,你不叫他也会来,骆文彬去医院抓人,动静不小,他们一定会知道的。”



    果然,不久之后,凌常庚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并不直接接听,而是对易天说:“易先生,您料事如神,是郝德望的来电,他应该已经知道了。”



    郝德望便是郝家家主、郝继祖的爷爷,易天冲凌常庚努嘴说:“接吧,估计他是向你打听情况的。”



    “易先生,那我应该怎么跟他说呢?”凌常庚问,语气和姿态像请示,让市局随行干警心中一凛,好紧张啊。



    易天说:“直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如果他问怎么办,你就让他立刻滚过来。”



    “是。”凌常庚应道,然后接通电话。



    郝德望果然是来向其打听情况的,凌常庚先将情况以及责任告知,然后对之一通严肃的批评,警告对方别再玩小动作了,也别再干涉此事了,否则后果自负。



    郝德望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确如易天所料,试探性地问凌常庚,他们应该如何补救?



    凌常庚冷哼道:“老郝,你认为事已至此还能补救吗?”



    “那,那我们还,还能做些什么吗,凌局,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郝德望也紧张了。



    凌常庚继续冷哼道:“那你就立刻滚过来吧。”说完就挂机了,懒得听对方装可怜。



    立刻滚过去!



    凌常庚竟然对自己用上了这么严厉、这么侮辱性的词句!



    郝德望彻底意识到这次遇上大麻烦了,不再抱有任何侥幸了,赶紧把休假在家的长孙郝帅叫来商量。



    此郝帅便是曾被易天极不客气地批评过、只知道耍帅的龙组成员郝帅。



    郝德望之所以叫晚辈来商量,是因为他刚刚听凌常庚说过,要追究郝家责任的易先生是龙组的领导,其长孙应该认识,或许可以凭借龙组这层关系缓和一下,然后给足赔偿,说不定就能化解此次危机了呢。



    可是,当郝帅一听“易先生”三个字后,立刻就想到了易天易副座,那可是他的心理阴影啊,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跌倒。



    “小帅,怎么了?”郝德望惊问,但他似乎已猜到原因了,心里直打鼓。



    郝帅哆嗦着嘴唇说道:“爷爷,易先生就是我回来跟你提过的易副座啊!”



    “你确定?”郝德望说,他真不希望是真的。



    郝帅点头很肯定地说:“一定是他,因为我们龙组只有他一人姓易,而且他是钱唐市浮玉县人,他出现在这里很正常啊。”



    “啊!”



    郝德望彻底绝望了,一声惊呼,好一会儿才紧抓着郝帅的双臂问道:“小帅,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爷爷,还能怎么办啊,当然是赶紧过去,诚心请求易副座原谅了。”郝帅说。



    郝德望点头道:“嗯嗯,那你陪爷爷一起过去,你二叔已经先赶过去了。”



    郝帅哪敢去见易副座,将头摇的犹如货郎鼓,说:“不不,我不去,爷爷,还是你自己去吧,千万别叫上我,求,求你了!”



    “为什么?”郝德望惊愣道。



    “爷爷,我,我怕易副座啊。”郝帅哭丧着脸说。



    “这,这,不行,小帅,你听爷爷的话,这次你无论如何都得陪爷爷一起去。”郝德望说。



    郝帅的态度很坚决,就是打死不去,后来干脆出了个主意,让郝德望请其他有名望的武林前辈出面斡旋,易副座应该会看在武林前辈的面子上放郝家一马。



    郝德望立即想到了凤家,想到凤翔天,随即给他打去电话,电话一通,他就用可怜的语气叽叽咕咕说了一大通,最后恳请对方帮忙。



    却听凤翔天怒道:“郝德望,原来是你们家!”



    郝德望愣道:“凤老,您,您早就知道这事了?”



    凤翔天怒极反笑:“嘿嘿,当然,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原本还想亲自帮易老弟处理此事的呢,可他却不让,你说我会不知道吗?”



    易老弟!



    鼎鼎大名的凤老爷子竟然称易先生老弟!



    那么他俩之间的关系可就非同一般啰!



    郝德望心中咯噔一跳,忽又升起莫名的恐惧,后背从尾椎骨开始,慢慢地窜起一丝凉气。



    忽然,他大声哀求道:“凤老,这次你务必要出面啊,请您看在我们两家百年交情的份上,千万帮帮我啊。”



    凤翔天则问道:“你打算如何弥补过错?”



    郝德望忙说:“赔偿,不管多少钱,我们都赔偿,即便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借钱也要满足易先生的要求。”



    凤翔天又好气又好笑,但他有修养,不与这种人一般见识,用鄙视的语气道:“我告诉你,易老弟不缺钱,就算他缺钱,也轮不到你来献殷情,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啊!那,那我该怎么办?”郝德望问。



    凤翔天哼道:“你是急糊涂了吗,还是当局者迷,先冷静下来想想吧。”说完就挂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