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仙庄园主 > 第215章、丢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15章、丢人



    十几分钟后,派出所六人的口供都写好了,两丫头看过一遍后觉得可以,就准备走人了,忽闻派出所长喊道:“你们不能走啊。”



    两女驻足回头,只听花朵朵鄙视道:“我们为什么不能走,难道就凭你们几个窝囊废还想拦住我们?”



    警察们羞得脸红耳赤,刚刚他们六个大男人被两个小丫头赤手空拳收拾成这样,的确称得上是窝囊废了,等天亮之后,此事一曝光,恐怕他们将没脸在警界混了。



    所以,他们必须尽量将此事压住,而作为派出所的负责人,所长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说话,这是他应有的担当。



    羞辱归羞辱,该努力的还是得努力,只听所长说道:“不不,我不是要拦你们,而是你们想过就这样离开的后果吗?”



    “还能有什么后果,不就是被警方通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花朵朵不屑道。



    呃!



    这正是所长想说的,也是最有效的杀手锏,毕竟警方的力量无处不在,人活在这个世上就逃不脱警方的掌握,一旦被警方通缉,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抓且罪加一等。



    即便侥幸躲过几年、十几年、甚至后辈子,其生活质量也将大打折扣,就是俗话说的苟且偷生,其中的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想象得到。



    没想到小丫头早就知道这样的后果,可她还是这样做,那就说明人家有底气!



    她们哪来的底气?



    派出所所长心里忽然打起鼓来:这次不会是踢到更厚的铁板上了吧?



    于是,他试探道:“女士,你知道你们这次打伤的人是什么来头吗?”



    “当然知道啰,他们郝家不就是有钱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花朵朵的语气一样的轻视。



    所长更紧张了,再又提醒道:“女士,这个郝家可不止有钱那么简单啊,据说在政界和军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呢。”



    花朵朵突然质问道:“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才助纣为虐,与他们同流合污的吗?”



    “这,这”所长被问住了。



    花朵朵立刻从六分口供笔录中抽出所长所写的,浏览一遍后递回给他,喝道:“把你刚才说的,对郝家的顾忌都补上去。”



    “这,这”所长犹豫不决,脑子飞转旋转,权衡写与不写的利害关系。



    忽然有警察劝他还是写吧,所长回头看过去,该警察迅速给他使眼色。



    他俩共事多年,很有默契,所长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那就是先将这两个小魔女打发走,再想办法补救。



    所长想想也对,这两个小魔女显然不将郝家以及离去的后果放在眼里,肯定有所依仗,要她们留下来显然不可能的了,如果她们一直不走,他们就没办法在天亮前采取其他措施补救了,倒不如随她们去,争取时间。



    于是,所长一咬牙,提笔在原来的口供笔录上补充了些内容,花朵朵看过后认为可以了,便准备与林芝离去,可刚走到院子就看见易天站在面前,脸上的表情相当严肃。



    “小天哥,你怎么来了?”



    “小天哥,是你!”



    两丫头同时惊讶道,易天没好气道:“如果我不来,你们就要成为全国通缉犯了,小小年纪居然敢大闹派出所,真是太无法无天了,哼!”



    林芝冲上前,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急道:“小天哥,是他们受人指使想逼供我们,错不在我们,你一定要替我们主持公道啊。”



    花朵朵则走过去将那六份口供笔录递给他说:“小天哥,你看,这是他们的供述,都说受到了郝家的威逼利诱。”



    这时,凤无双带着一行人赶了过来,向易天重点介绍其中两人,一个是钱唐市局的头头凌常庚,一个是此派出所所属区局头头骆文彬。



    易天与他们相互见礼后说:“幸亏来得及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具体情况我们进去再说吧。”



    凌常庚点了下头,然后向凤无双做了个请的手势,明显他只看重凤无双,不太将易天放在心上。



    忽然,派出所办公室里响起一阵喊报警、快报警的呼声。



    外面的人一愣,这里不就是公安派出所吗,还用向哪里报警?



    警察在派出所里喊报警,这是哪门子道理,丢人啊!



    骆文彬的脸色顿时很难看,向凌常庚表示了下歉意后,立即冲进去怒道:“闭嘴,都给我闭嘴,你们这群饭桶,我们局的面子都被你们丢光了!”



    “啊,骆局,您怎么来了?”



    “呃,骆局,是您?”



    “骆局,啊,谢天谢地,您来了啊!”



    派出所的警察们又是一片惊呼。



    却听骆文彬喝道:“你们都给我站直了,快,马上、立刻把办公室收拾好,凌局还在外面等着呢。”



    只听派出所长愣道:“凌,凌局,骆局,是,是市局的凌局吗?”



    骆文彬气呼呼道:“不是凌局还能有谁,快给老子收拾干净,限你们三分钟。”接着他就快步走了出来,来到凌常庚身边说办公室里比较乱,不方便了解情况,请他稍待几分钟。



    凌常庚皱了皱眉头,然后转身对凤无双说:“凤小姐,其实也不用了解情况的,你们直接带两丫头走就行,后面的事我会处理好,你觉得呢?”



    凤无双则望向易天,害的凌常庚心中咯噔一跳,敢情这位差点被其忽视的小年轻才是正主儿啊,遂赶紧转回身子,保持正面向着易天。



    易天却说不就等三分钟吗,那就等吧,反正今晚必须将事件弄清楚。



    不等凤无双发表意见,凌常庚就抢着说行,一切听易先生的,让随行诸人甚为惊讶,不知他们的领导对此人的态度为何会变化那么大?



    凌常庚可不管部下们怎么想,借着等待的当口与易天嗑唠,希望能多少先了解一下他的信息,等会处理问题的时候才能有的放矢,毕竟这个时候再向凤无双打听,实在不妥了啊。



    农民。



    浮玉县人。



    这是凌常庚了解到的仅有的信息,着实让他惊愣了,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青年,怎就跟凤家这个庞然大物扯上关系了,而且凤家还这么竭力地帮其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