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六十⑨章 费列。。不对,朗费罗
    匕港镇镇民的态度,对于ump45而言并无什么可在意的,实在是因为这地方,基本上不存在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它只是一群走投无路的岛民最后的摇摇欲坠的庇护所。

    要探索迷雾背后的秘密,很明显,还得从阿卡迪亚和核子教会两个方向去抓。

    前者的首领迪玛,能够研究出针对性的迷雾冷凝器,想必对于远港岛的迷雾有些研究心得;而后者,虽然ump45早就知道迷雾的成因与他们无关,奈何教徒们与谜一般的【迷雾之母】之间的联系,还是值得ump45在核子教会上花费一些时间和心力的。

    “阿卡迪亚那边交给尼克你,我则是负责核子教会那一块——这样的分配,没有意见吧?”

    尼克当然不会有意见。

    就算当年有着在钻石城被各种歧视的经历,尼克对于匕港镇的氛围也是有点吃不消,能够不用在这个小镇开展工作,实在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阿卡迪亚,真如传言里描绘的那样,是合成人避世的世外桃源吗?”

    “我觉得需要躲到这种穷山恶水来避免遭受迫害,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世外桃源’……而且合成人的问题,涉及到好些方面,即使普通人能够放下对合成人的歧视和偏见,也没法保证合成人都是如你这样的正人君子——设身处地想一下,假如你发现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类,只要在无人知晓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对方,你就能取代那个人获得他的一切……在这片废土大地上,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这种诱惑呢?”

    尼克颓然地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说得对,合成人和普通人类之间的关系,不是能简单改变的。只要学院还在使用废土居民的‘脸’来创造合成人,两者之间的矛盾就永远不可能变好。”

    尼克自己也很清楚,他能够在钻石城获得人们的信任,除去他常年的辛苦和付出外,二代合成人那辨识性极高的非人外表,也是能让人们放松警惕的原因——三代合成人,不但和普通人类完全看不出差别,而且还模仿了废土居民的外貌,以至于人们根本无法确认自己身边的邻居和亲人,是否已经遭到了杀害并被替换。

    这种恐惧和猜忌的情绪一旦发生,后果十分可怕——在原本游戏的几个结局中,如果玩家主动向匕港镇居民展示镇长艾菲莉被杀害替换的证据,无论之前如何刷好感,帮助再多匕港镇的居民,最终他们都会在艾伦·李的煽动下,选择向阿卡迪亚发起进攻。

    很扯淡,这样的结局,仿佛显得玩家之前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但真要细究的话,其实镇民们的反应完全合情合理。学院这个组织之所以臭名昭著,人人喊打,最大的恶行就是使用三代合成人渗透联邦,使得人人自危,而迪玛别的不学,学院那一套倒是继承地有模有样。正常人,再怎么和善好说话,都没法容忍一个能轻易杀害并替换身边人的存在。

    而另一个结局中,迪玛主动前来认罪,最终主动承担了罪责,选择一死来了解阿卡迪亚与匕港镇之间的恩怨矛盾——看起来这个结局,最终玩家先前的努力发挥了作用,镇民们选择支持玩家而拒绝了艾伦的煽动,但还有一点同样重要……那就是迪玛自始至终都没有暴露被替换了的【艾菲莉】,真正的镇长早就被杀害的事实,随着迪玛的死,永远地被尘封在海潮声中。

    “我听到有人在讨论阿卡迪亚,还听见了一个很不讨喜的名字……两位,如果想要来参观旅游,阿卡迪亚我能带路,但核子教会可绝对不是一个好去处啊。”

    一个带着些许沧桑与颓废的声音,插入了二人的谈话中。

    尼克转头看去,发现来者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鬓角隐隐已经有些斑白的男人。这个老男人的身上有着相当明显的酒气,显然是刚喝了不少的酒,但他的眼睛却全无酒意,反而炯炯有神,尖锐地仿佛一头埋伏在草丛中,随时准备扑击的豹子。

    “熊窝也不是个适合散步的地方,但你会因为妖怪熊危险,而选择逃跑,放任它肆虐并伤害无辜的岛民吗?”ump45略微打量了一下来者,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在这个岛民们巴不得天天都躲在迷雾冷凝器的庇护中的年代,有勇气出去赚外快,口气还轻飘飘地好似出门散步的人,在匕港镇,无疑只有【老朗费罗】一个人……或许现在还得把“老”字去掉。

    “单枪匹马去挑战妖怪熊?小姐,你对我的评价,可真高啊。”

    朗费罗不置可否地歪了歪嘴,对于自己没能在第一轮的口头交锋中压制住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想法。那些懦弱的镇民或许感觉不出来,但作为远港岛上可能是最优秀的猎人,朗费罗这辈子击毙的危险怪物都能把匕港镇的码头填满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女身上,隐约传达出来的那种不似人类的怪异压迫感……这就好像面对一群陷捕者,与撞见爬雾虾之间的区别——同样都是极其危险的敌人,异形生物带来的威慑力,远比亡命徒更加沉重。

    “如果是一般的旅人,不知死活地想要去到核子教会的地盘,我通常是不会阻拦他们送死的,可你不同,小姐。”朗费罗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嘴角带着一丝揶揄,说道,“我看的出来,你绝对不是普通人,字面意义上的‘不是普通人’。”

    “你害怕我加入核子教会吗?”

    “啊,虽然我很瞧不起那个邪恶的教派,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有些能耐……至少比镇子上那群眼高手低的废物强多了。所以,基本上能算半个‘警长’的某人,有必要弄清楚,一个强大的废土客,是否会成为匕港镇的敌人。”

    “……你们远港人招呼的方式真是别具一格啊。”

    虽然朗费罗可能试图给自己营造出一种有格调有气场的形象来,但在ump45看来,他说了那么多,本质上就和那些看电影先问好人还是坏人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当然,也不排除朗费罗本身性格就有些别扭……毕竟,这是一个天天嘴上嫌弃匕港镇,但又实实在在用自己的行动去保护小镇的男人。

    “我们的来意,我想之前在镇长那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为了迷雾的真相而来。至于远港岛上的恩恩怨怨,我和尼克没有兴趣参与。”

    “艾菲莉如果不改掉她那个容易轻信于人的毛病,早晚有一天会被谋杀。”

    朗费罗对于ump45的解释并不满意,不过既然对方都把镇长抬出来了,朗费罗还是很知趣地停止了在这个问题上的争执。毕竟,小镇的镇长是艾菲莉不是他,【朗费罗】只是一个孤僻但身手不错的酒鬼罢了。镇长都选择了相信这两个联邦来的陌生人,他除了对这两人略作警告之外,干什么都不合适。

    “你刚从酒吧出来?”

    “怎么?这个镇子上,到处都是醉生梦死的家伙,加我一个也不算多。”

    “好,那我请你一顿酒,现在你就带路去酒馆吧。”

    朗费罗一愣,很快带着几缕怀疑和审视的目光,认真打量着ump45:“你不会觉得请我几杯酒,就能简简单单把我给‘收买’了吧?我打了一辈子的猎,多少也算是家底殷实,薄有几分积蓄的。”

    何止是“有几分积蓄”啊,朗费罗别看他外表邋遢,其实名下可是有一个小岛的所有权,就在匕港镇的西北边,占地不能说有多大,但拥有这样一处地产,放在和平年代,怎么说也算是个有点社会地位的“破落贵族”了。

    和镇子上那些天天担心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穷人不同,朗费罗就算把所有的闲暇时间全都“挥霍”在酒馆里,资金方面都承担的起。不谈别的,光是朗费罗那冠绝远港的狩猎能力,打猎所得的收益就足以支付他平日里的奢侈消费了。

    “我见你也是一名爱酒的人,所以我觉得,与其站在这里干耗着,不如我们换一个场合,交换一下意见,交流一下感情,你看如何?”

    Ump45是相信酒桌上方便谈事的,对于一个有些顽固的酒鬼,在酒桌上表现地大方一些、豪气一点,想要拉近距离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朗费罗或许不在乎酒钱的开销,但他平时应该很难找到能与他尽情对饮的酒友。

    ……

    ……

    朗费罗并没有选择在酒馆和ump45拼杯,而是直接扛了两箱酒回到了自己的家——不是说他讨厌酒馆的环境,而是朗费罗有自知之明……他的酒量很好,平日里在酒馆里小酌几杯还能够维持住那副高手的气场,但这次有人下了“挑战书”,万一在大庭广众之下喝挺了,暴露出了醉态,以后还怎么在镇子上装高人?

    结果证明了朗费罗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个平时将感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死傲娇,喝醉酒发疯起来,那画面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