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四十四章 超越时空
    “我们进行外部供电的话,维持整个避难所电力供应的时间不会很久,撑死半个小时,所以进入111号避难所后,你们要尽快找到冷冻仓的所在……另外,做好可能遭遇战斗的准备。”

    那段在避难所大门的密码锁,很明显是被人为植入的,其用意不言而喻。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启动了电梯下达到了避难所内部,映入眼帘的就是数具已经彻底化为骸骨的尸体,他们的身上还残留着少许未曾风化破碎的白色大褂,看起来应该是科研方面的人员。

    “这些尸体,都已经失去很久了……起码也有数十个年头,换句话说,入侵者进入避难所的时间,或许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早。”

    英克雷军官有些不安地说道。

    “入侵者没有切断电力,反而是设置成了有外来闯入者进入才会中断的模式……也就意味着,对方在有意识地维护着这个避难所的电力运作。”ump45当然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不过应该表现出来的“推导过程”还是得有的,“或许冷冻仓里的人,还活着。”

    “你说得对,对方的做法很反常。”

    杀光了这个避难所的居民,却又没有切断电力,而且还在大门口设置了那样的机关……英克雷军官开始意识到了做出这种决定的人,似乎是有意识地准备在特定时间再开放避难所。

    英克雷小队一路推进,然而除了一些十分“平常”的辐射蟑螂外,他们根本没有见到任何的敌人,就连炮台和警卫机器人都一个不剩,弥漫在111号避难所内部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英克雷的战士不说身经百战,那也是训练有素,强而有力,但来到这处与世隔绝的避难所中,见到的只有腐朽的尸骸,这种感觉,甚至比那些进行了残酷实验的避难所,还要令他们感到不适——如果身后的那扇大门就此关闭、锁上,那么自己的结局,是否也会和地上这些尸体一样?被所有人遗忘,最后一点一点化为骸骨,与这个冰冷死寂的避难所融为一体。

    “找到了!,我们找到冰冻仓了!”

    “赶紧把舱门开了!这些都是有着极为宝贵基因模组的战前居民!有他们在,很多基因方面的工程都能事半功倍!”

    放置冷冻仓的房间很大,足足容纳了好几十个冷冻仓,这可比ump45在游戏中看到的多出了不少。只是,距离上次解冻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十年后老冰棍苏醒时他的邻居全灭,往前推十年……其实也没什么差别了。

    很快,英克雷的士兵们就惊愕地发现,解冻之后,冰冻仓内的战前居民并未苏醒,身体依旧僵硬——他们的肉体虽然没有腐朽,但是灵魂早已经离开了这片满目疮痍的世界。

    “队长!他……他已经死了……”

    “解冻其他的冷冻仓!说不定还有活着的人!快!”

    之前发现冷冻仓因为电力没有中断,还在维持着运作,这名军官一度还抱有着幻想,觉得自己能够找到一群基因模组纯净的战前居民,岂不是大功一件,妥妥升迁,结果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十分恶劣的玩笑。

    这些被冰封在冷冻仓里的人,似乎在中途曾经解冻过一次,但很快又重新“制冷”让他们陷入“沉睡”——在这个过程中,也不知道是操作不规范,亦或者是有意要灭口,总之,冰冻仓里的人们,最终都没有能挺过劫难,等来救援。

    “该死……到底是谁!?是谁策划了这种恐怖袭击!这是谋杀!罪无可赦!”

    英克雷军官暴跳如雷,他很少有如此气愤的时候,要知道,在这里被夺走性命的,不仅仅是基因纯净的几十名战前居民,他也看了人员登记表,能获得资格进入111号避难所的,很多都是战前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即使没有纯净基因这个加分项,那也是英克雷需要争取的人才啊!

    现在倒好,全都被谋杀了——做出这种罪行的疯子,他们知道自己在干多么恶毒的事吗?

    “鉴定结果出来了,这些人……都是死于窒息。那些杀千刀的入侵者,对冷冻仓进行解冻后,关掉了氧气供应,让这些人活活憋死的!这是有目的的灭绝行动!”

    不是意外,就是蓄意的谋杀。

    英克雷虽然一贯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在乎人命,冷血又残忍,但这是针对那些被他们所鄙夷的废土“变种人”的态度,对于那些基因纯净而且是根正苗红的战前灯塔国社会精英,这些战后出生的英克雷们,甚至在进入111避难所时还有些忐忑——毕竟在他们的教育中,战前的时代是美好而辉煌的,能够直面那些经历过黄金时代的“遗民”,听他们诉说过去的美好,包括英克雷军官在内都非常期待。

    然后发现……全没了。

    冰冻仓里的战前居民,全部在绝望中死于窒息——而且死于冰冻仓内,还增添了一种集中式处刑屠杀的惨烈感,就仿佛是遥远的时代,那些在集中营内被成批屠杀的战俘。

    “我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那一伙胆大包天的匪徒做的这种事情!不能原谅,他们的暴行必须得到惩罚!”

    “你在发怒之前,最好注意一下——有一台冰冻仓的程序,似乎仍然保持着氧气供应。”

    “什么?”

    英克雷军官连忙感到了ump45所指的那台冰冻仓前,发现随着解冻程序的启动,里边的男人,果然表现出了些许生命活动的迹象,正在努力摆脱刚从冰冻中复苏所带来的僵硬感觉。

    “快快快!这里还有一个活着的人!”英克雷军官赶紧招呼队员上前,抢救这名幸存下来的男人,“这个人的名字是……奈特?这不就是那位战斗英雄的名字吗?”

    英克雷军官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不少。

    至少有一位核子战争前,真正意义从尸山血海中幸存下来的老兵,被抢救了下来,这个男人的价值以及象征意义,对于英克雷来说可谓是非凡的。在西海岸的英克雷被击败,连海上钻井平台基地也遭到了毁灭后,东海岸的英克雷,其实非常需要一位拥有强大号召力的【英雄】,来唤起士气——说真的,总靠着动力甲去欺负废土土著,很难建立起强悍的部队作风。有时候,英克雷面对武器装备差上一个等级的兄弟会骑士,都不能占得上风,这一块的短板继续弥补。

    “咳咳……咳……”

    刚从冰冻仓中苏醒过来的男人,忽然推开了搀扶着他的士兵,发了疯一样,扑倒了他对面的那个冰冻仓,状若疯狂地敲击着开启舱门的按钮——周围的士兵已经预感到了他这么做的缘由,难得地收敛起了英克雷部队的骄狂作风,没有打扰这个注定要心碎的老兵。

    冰冻仓被打开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女性的尸体,却是让旁观的军官心中一惊——不同于其他因为窒息而死难的遇害者,这名女性的死因无比清晰和直接。

    “近距离的枪伤……而且还是.44口径的左轮枪子弹……”

    英克雷军官示意士兵们退开,留给那位撕心裂肺的老兵独处的空间,而他则带着无比凝重的神情,与ump45走到了一边。

    “怎么回事?那个舱门被明显打开过,而且是直接枪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我们得确定一件事——那名战斗英雄奈特先生没有死,而且冰冻仓一直保持着运作维护,说明入侵者并非是对机械一窍不通的蠢货。他们留下了奈特先生,继续冷动,却把其他人通通处死,这说明什么?这意味着,对于入侵者而言,只有奈特先生有其价值,其他人的性命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将仇恨往学院这种不干人事的组织上引,ump45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尽管克罗格杀死了诺拉这事对于学院而言算是个“意外”,尚恩后来还能在奈特面前辩解两句,但将其余冰冻仓内的避难所居民杀害,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连英克雷都不会做这么疯狂的举动。英克雷至少知道,构成社会和文明的是“人”,但学院只在乎那一段纯净的基因,无论战前居民还是如今的废土人,在他们眼里都是愚昧无知的“旧人类”。或许在得到纯净基因后,学院已经觉得自己闯入了神明的特权领域,拥有着随意制造生命的技术,已然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那么,奈特先生的‘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入侵者没有带走他,而是将奈特先生留在了这边继续冰冻,显然反映了一种事实——他们认为此前还不到奈特先生苏醒的时候,或者换个说法,奈特先生存在着‘保质期’,不能白白浪费,得留到关键的时候。”

    “你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不要急啊,小伙子。”反正也都在英克雷军官的认知中对自己的身份进行了误导了,ump45也是毫不客气地装作“长辈”占便宜,“奈特的线索断了,我们从他的……嗯……死去的配偶身上着手——她是唯一一个被打开了舱门后,惨遭强杀的人。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排除掉仇杀的可能性,不仅是因为诺拉是百多年前的旧时代的遗民,而且她的登记信息上,明确记录着诺拉只是一名刚获得律师证的年轻白领,理应不存在与人结仇的可能……倒不如说,奈特被某个从核爆中活下来的尸鬼仇人一枪干掉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要丢锅……不对,将本来就有的罪名,合情合理地扣到学院头上,ump45就得抽丝剥茧,一点点将真相展示出来,说服英克雷的军官。

    “排除掉仇杀的可能后,再联系奈特身上发生的事,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一点——入侵者必然是冲着诺拉和奈特所拥有的某种‘宝物’而来,其中奈特作为‘备用’的被保留了下来,而诺拉……她的结局是遭到了枪击,这说明两种情况——第一,诺拉自身不具备重要性,入侵者想要夺走的是她所持有的其他事物;第二,诺拉拥有和奈特一样的价值,但是入侵者在夺取她所持有的宝物时,遭到了反抗,最终导致了诺拉的死亡。”

    夫妇双方共同具备某种“价值”,也都可能是“备胎”,同时诺拉做出了拼死抵抗的举动……入侵者从诺拉手中夺走了什么,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进入冷冻仓的居民,除了一件避难所服装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饰品代入,需要特地打开冷冻仓才能取走的东西,只有可能是【人】。

    “……被带走的是这对夫妻的孩子。是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奈特还活着——别人不懂,但我们英克雷可不会陌生,入侵者盯上的是未曾受过核辐射的新生儿,那最纯粹的基因!也只有在新生儿的基因面前,那些战前居民的价值才显得无足轻重,唯独奈特因为有一半父体的基因,所以才被‘允许’存活下来,等待下一次实验所需的时候,再来唤醒!”

    不愧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英克雷军官,ump45将真相推导到婴儿这个环节,剩下的内容,这个人已经自发脑补完了,而且准确率基本八九不离十。

    “这是何等邪恶的行径!”

    “……”

    Ump45其实很想说你们英克雷发起疯来也不比学院差,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没干过?不过考虑到如今战后两百年,英克雷犯病的程度随着时间推移其实一直在改善……说不定眼前这班人也没干过太过分的事呢?

    ……

    ……

    过了好半晌,经历了丧妻之痛的男人,面色沉重地站在了ump45和英克雷军官的面前——这个男人的生命中已经不是第一次失去关系亲密的人了,参战的双方都在战争中被夺去了很多宝贵的事物,但是奈特始终没有想过,好不容易躲过了核爆这一劫,眼看着就要在避难所开启新的生活了,却发生了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

    他不但要找回被绑架的孩子,还要……复仇。

    而眼前这一支看起来不比当初他参军时差劲多少,装备还尤有胜出的军队,无疑就是天然的指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