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武大帝 > 第878章 唤醒良知
        皇甫嘉宝和陌果不解刘夺此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的真实目的,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盟主有何高见?”天清扬和一干东武盟高层现身。

        齐洛在刘夺确认毁灭能量强度降低后就迅速把高手召集回天域城,西武盟被打残,轻易不敢出窝,东武盟终于可以专心致志对付天魔族了。谁知刘夺运筹帷幄,依旧关注着这苟延残喘的老对手。

        “如今西武盟已经被逼入绝境,孤立无援。我思考再三,以厉苍烨的个性及身负使命他必定死磕到底;要死磕,依仗只剩下血池和正宗的幽冥秘法。”刘夺结合自身经验给出对目前局势的看法。

        众高人没有反驳,若西武盟还有其他挣扎手段不会落到如今龟缩在地府的地步。

        “所以我们接下来就要抓紧破坏血池和抢夺秘法。”刘夺给出接下来的计划。

        继续打击西武盟大家意见一致,在和天魔族展开新一轮较量之前要彻底肃清这个内患。

        三日后,东武盟高手在刘夺准备妥当后,倾巢而出,连齐洛都没留下,以绝对优势的帝修数量出战显示出一战定胜负的决心。

        西武城大乱,除西武盟核心人员可迅速撤离外,其他修士只能被动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

        天清扬领衔的东武盟帝修队伍直接从西武城上空掠过,他们对西武盟这所谓的主城不感兴趣。但是东武盟随后赶到的队伍将其接收,大量人员进驻,管控力度空前。

        飘在半空的厉苍烨得到消息仰天怒吼,万没想到决战来得如此之快,东武盟难道就放心得下陌迪和皇甫嘉存竟然把能战的帝修都派出来,从边推进边接收地盘来看,天清扬等人信心满满,打算一战彻底铲除西武盟。

        “各位,我们手里只有地府这片区域了,生死在此一搏,放心,东武盟的人在这里讨不到便宜,起阵!”厉苍烨对着地面上的阎世达等幽冥地府尊修下达指令。

        一旁的阎世旺给宁兴全,朱挺和其他参展人员做着解释,之所以选择眼前脚下土地建立幽冥地府,是因为上古大战临近尾声时上任魔帝在这里布置后手,让此地有了类似黑暗虚空或者说天魔大陆的规则,黑暗能量强大可反噬进入的修士,使其无法全力出战。

        而他们身上有修罗战血又有秘法正确催动,不惧这后手,所谓的起阵正是激发黑暗能量,充斥现场。

        地域限制眼界,厉苍烨等人还没把黑暗能量上升到毁灭能量的层次,他们也没把修罗战血和天魔血脉画等号。

        黑暗能量无异于一支强心剂,增加了西武盟众人抵抗的信心,特别是幽冥死士的加入。

        厉苍烨把血池清空,家都保不住了还修炼的什么劲。

        两大盟在西武界腹地展开殊死较量,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一旦打破沉寂迎来的便是最惨烈的考验。

        毁灭能量发挥取奇效,东武盟帝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预想的大优势变成了小劣势,好在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赶尽杀绝,心态良好,迅速稳住局面。

        离开西武城,刘夺便从天清扬的魔法空间飘然而出,一身死士打扮,脑海中反复出现行进路线。

        这便是他三天来的准备工作,地图由皇甫嘉宝、陌果等人提供,可以说详尽到了血池周围的一草一木。

        离主战场还有很远距离,刘夺便感受到了毁灭能量,为求生存,西武盟可以说是倾其所有,保护力度有多强上多强。毁灭能量能对其他东武盟修士产生负面影响而刘夺缺如鱼得水,配合上全身行套的掩护,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幽冥地府。

        能调动整片大陆、所有帝修为自己唱配角,除刘夺也没谁了。

        对于前途未知威胁,刘夺心里还是有把握的,西武盟若想拦住东武盟的帝修肯定会派上所有九阶和绝大多数死士,剩下的保卫的血池力量塔不惧。虽然毁灭能量是新出现的问题,但刘夺认为影响不大,这强度远逊于魔帝山上的,而且事情有两面性,毁灭能量帮助西武盟提高防御能力也使得战斗更加胶着僵持,更有利于他的潜入。

        此时地府内同样乱作一团,大难临头各自飞,谁也不敢保证残兵败将的西武盟能抵住东武盟的正义之师。他们看到刘夺的装扮都不敢上前招惹,有得甚至远远躲避。

        身上的行套由刘夺亲自制作,多次跟死士打交道,刘夺对他们的装扮十分熟悉,用的都是上等材料并注重细节的雕琢,可以说刘夺比死士还死士,因此没有引起怀疑,他大踏步的向血池迈进。

        “站住!盟主有令,血池禁地,不得擅入。”防守血池的居然是个非地府修士,刘夺认识,曾经入侵过翰元大陆的宁家长老宁兴立。

        “滚!”死士不善多言,因此尽管刘夺心中有万头草泥马可就能冒出一个字。

        宁兴立感觉被侮辱,本来他被留下就说明他战力不行只能守家,现在又被死士鄙视,陌、皇甫两家出走后,宁家表面被委以重任,实则受管控的更严,幽冥地府根本不拿他们当人看,颐指气使,随意处置。

        想到此,宁兴立怒不可遏,挥动武器扑过来。厉苍烨走时说得明白,任何修士不得擅闯血池,他就不信这死士敢违背,他有心理优势。

        刘夺见状,心生一计,但愿宁兴立良知未泯。他猛的提速,道域完全碾压后者,将其稳稳制住,掐着脖子拎进血池。

        该场景同样没引起围观修士的警觉,狗咬狗,谁挨打都活该。况且血池入口处有特殊防御,非身具修罗战血的修士不得入,这也说明那位死士是自己人,自己人会有什么问题。

        “放开我!你就不怕盟主制裁你吗?”挣扎着的宁兴立也是上述想法,还在辩驳。打是打不过,对手太强,打他跟玩一样。

        “一边是心腹死士,一边是看门狗。你说老鬼会选谁?”刘夺松开宁兴立的鼻子,眼下来看没有比血池这里更安全的了。

        “你……你是谁?”宁兴立有点发懵,但有一点他肯定,老鬼称谓在幽冥地府是绝对的禁忌,谁要开口蹦出这两字,谁死。西武盟修士是不敢这么称呼厉苍烨的。

        “挺直腰杆,堂堂正正做人不好吗?”刘夺摘下鬼头面具。

        “怎么会是你?”宁兴立脑细胞飞快消耗,但找不到答案。

        刘夺一咬牙,决定赌上一把:“我要破坏血池,断了西武盟为恶的根本。这是你改邪归正的最后机会,也是宁家的。”

        宁兴立愣在当场,家主宁兴全看到陌迪和皇甫嘉存决绝离开西武盟的身影同样动摇何况他们。

        有选择的话,谁会与异族联合来杀戮自己的家乡?有选择的话谁会躲在蛮荒之地成日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有选择的话,谁会有受人尊重一级势力的高层不做去当看门狗,受尽冷落鄙视。

        “此话怎么讲?”宁兴立的良知被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