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624章 牵动我的秘密
有的使命,是一旦接受,就必须完成。

    有的身份,是一旦认可,将会为之奋斗一生,直至生命的终结。

    气质,是可以锻炼出来的。

    某些独特的心态,却是需要看破很多事情,想明白很多道理,才能做到波澜不惊。

    姚语不会对张兮有任何多余的波动。

    例如他所说的心悸。

    在阳辉学院的时候,那时,她有着她的压力。她在那时,还不够成熟,有的意志还不够坚决。

    她,放纵过。

    给自己找过借口。

    那也仅仅是在通天塔里,谁也看不见谁,谁也不认识谁,为了积分的放肆。

    命令接受,使命必达。

    她,除了完成任务外,不会再有其他的多余波动。

    张兮看出了她的身份,她并不担心。

    作为紫电密探,胆敢以这样的方式来吸引照夜的重要人物蜂拥而至,她就有一定的准备。

    她确定张兮不会告发自己。

    所以,她敢承认。

    有的人身上有秘密,或染血无数,或难以分清是好是坏,但骨子里,其实是单纯的。

    在作为花魁的几个月时间里,姚语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各种方式她都有见过。

    而张兮的告白,是最为拙劣的。

    还是将在通天塔里的事儿拿来说。

    要知道,在学院里她没有接受他,就意味着,她不会承认那一段关系。

    在这里,在她很明显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阳辉学院的师姐时候,他依旧以看师姐的神态来看她,他好像,并不太了解姑娘。

    以她目前的身份,芳名远扬,她最忌讳的,就是被说出与谁的关系不明。是事实,也不行。

    明知道她任务在身,还不停没脑子的与她套近乎。

    这与她所收集到有关于张兮在正常情况下的状态很是不同。

    于是,她确认,这小子,是真的对自己感兴趣。

    当然,来这里的男人,没一个,是不对自己感兴趣的。

    “谈合作吧。”

    先绷不住的是张兮,他的确是心悸,不过,有一点很重要。

    他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的使命责任应该是什么。

    儿女情长,他已经在此坐了几个时辰,已经与姚语单独相处了不短时间,赏月饮茶,这已足够。

    姚语会拒绝他。

    就好比,她会接受他,而他也会选择拒绝她一般。

    谈情说爱,那是别人家的男子才应该享受的美好,他不配。

    他没有那个时间,没有那个精力,也没有再一次的人生可以输得起。

    他可以暂时与姚语进行合作,但不会与她站到同一立场,阵营不同时,将来,是有可能会成为敌人的。

    所以,他,知道自己姓什么。

    他的姓,如果刀刻,每日每夜都在提醒他自己。

    “合作?怎么合作?”

    姚语淡淡问道。她的表情,语态,依旧不为所动的没有波澜,不论张兮会说任何话,她都会这样的一副不慌不忙。

    张兮直言道:“我想要与你共享你这逍遥楼里的所有情报。”

    他并不知道姚语以及这逍遥楼到底有怎样的部署,她能够堂而皇之的在这里大张旗鼓,越发的高调,这逍遥楼自然已经准备就绪。

    而在他明面儿上依旧是照夜的人时,就算他也是紫电的人,作为密探之首的姚语,也不会将她的布置告知于他。

    直接要情报,不用知道她到底怎样得到情报的,这是张兮认为姚语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合作方法。

    “凭什么?”姚语问出了张兮能提供给她什么交换条件。

    张兮略有些无耻道:“凭我知道你的秘密。”

    作为心动姑娘,他却用这姑娘的秘密来威胁她,这,很没有翩翩公子的风度。

    不过,这,就是他张兮。

    在责任与使命面前,姚语一名女子尚且能够有如此高的觉悟,做出牺牲。

    在他的身上,那份责任更大,使命更艰巨,他,凭什么不能做到。

    以最小的代价,换取他想要知道的东西,这,就是一个身负使命者,应该要有的觉悟。

    “我可以将你彻底的留在这里。”姚语没有用她知道的秘密来反威胁张兮,既然他能这样说,那他一定不会惧怕他自己的秘密暴露。那一条,是根本行不通。

    张兮自信道:“你舍不得杀我,也无法杀了我。”

    “舍得。”

    姚语刹那间便来到张兮跟前,再一个消失,身形出现于他的身后,悄无声息。

    而在张兮的脖子前,多了一根泛着寒光的琴弦。

    不用怀疑这根琴弦的锋利度,而在姚语身上,没有半点儿杀意涌动。

    这且并不代表着没有杀意。

    张兮屏住呼吸,他是面对过真正的厉害杀手。

    真正的杀手想要杀一个人,是不用暴露自己杀意的。

    此刻的姚语,连呼吸,连心跳似乎都没有。

    她就像是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没有感情的影子,她给自己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在这一时,他仿佛察觉不到她的存在,更加无法判断她是否真的要杀自己。

    未知,往往最让人捉摸不透。

    很明显,在此刻,张兮没有能反抗的能力。

    “我服了。”张兮举起了双手。

    丢脸什么的,他并不在意。

    让心悸动的姑娘突然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高冷女神,这是让他需要适应的。

    很明显,他的适应能力很强。

    姚语依旧没有呼吸,就好像是不存在的。除了那悬在脖子上,随时可能割破他喉咙,甚至削掉他脑袋的琴弦在宣告她的存在外,张兮几乎找不到她存在的气息。

    许久没见,她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气氛很冷寂,僵持的让张兮都有点不自在了,他主动道:“这样,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真正能牵动我的秘密,怎么样?”

    姚语没有答话,就好像她压根儿已经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了。

    “我的身上,有封印,封印修为的那种。”

    张兮将这个有人看出来过他修为问题,却从未有人知道他修为为什么有问题的秘密第一次主动向着他人道了出来。

    “所以在我此刻的身上,没有半点儿修为。”

    “你,是造成我修为被封印的原因,也是解除我封印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