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极品天医 > 2406.第二千四百零六章 紫妍


  不知不觉,夜已深。

  女子坐在床头,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萧鸣端着一碗粥道:“好些了吗?喝点粥吧。”

  女子想伸手去接,但面对陌生人,她还是选择了矜持:“不,我不饿。”

  萧鸣将粥放在床头又道:“我如果有恶意的话,就不会救你了。”

  女子有些无措,她就这么看着萧鸣。

  白仙儿和幽墨也走了进来,白仙儿用无比关怀的语气道:“喝点吧,我的这个师弟,除了热心肠,也没其他优点了。”

  “你有什么难处,不妨就说说,能帮的话,我们一定帮你。”幽墨也用笑容示意。

  看着这几个人,女子的隔阂终究还是消融了,她道:“谢谢。”

  然后,端起粥就喝了起来,看样子是饿坏了。

  喝完粥,还没等萧鸣开口问,她就自我介绍道:“我叫紫妍,谢谢你救了我。”

  “我叫萧鸣。”萧鸣说完,又指了指身后道:“这是我的师姐白仙儿,这位是幽墨,好了,大家都已经认识了,可以告诉我,你之前到底遇上了什么吗?”

  紫妍的情绪虽然已经稳定了许多,但是一想起那件事,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她笑着道:“我还是不说了,对我的恩人,说出太可怕的事情不太好。”

  “没必要这么善良的,说吧,我很想知道。”萧鸣劝说。

  紫妍很尴尬地笑了笑,她是发自内心的,怎么这个人有些不识趣呢?

  无奈,她只能道:“当你看见猩红瞳孔的时候,你就会失去一切,它会带着你,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渊。”

  “啥意思?”

  白仙儿和幽墨同时愣道。

  而萧鸣惊住了:“猩……猩红的瞳孔?”

  “对,对。”紫妍点头,她不知道萧鸣的反应会这么剧烈。

  萧鸣立即抓住紫妍的胳膊道:“快,告诉我一切!”

  这一个举动让紫妍吓了一跳,惊慌失措。

  白仙儿推开萧鸣道:“萧鸣,你干什么呢?注意点分寸!”

  萧鸣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松开紫妍道:“对不起,我想知道一切,拜托了!”

  因为他知道,猩红的瞳孔,正是魔族的象征!

  萧鸣的反常让白仙儿和幽墨觉得奇怪,此时此刻,她们觉得萧鸣的心里定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紫妍平静道:“可以,我可以告诉你一切,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如果会触及你的伤痛,我也想知道,拜托了!”萧鸣再一次恳求。

  紫妍只能看向了窗外的夜色道:“昨天夜里,我孤身来到了帝灵城,就在我准备寻找住处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男子,他戴着一个面具,行动非常的诡异。”

  “面具男子?”

  萧鸣极力地保持着镇静,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面具组织的!

  紫妍继续道:“我本想装作没有看见,却被那个面具男子给盯上了,他一直跟着我,很久,很久,我故意饶了三个街道,他依旧在跟着我!”

  “就在我忍无可忍之时,准备质问他的时候,那一刻,我看见了,面具下面,是一对猩红色的瞳孔,当我被瞳孔所吸引之时,仿佛一切都在离我而去,我失去了思想,失去了行动能力,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一步一步地向他走去。”

  听到这里,幽墨狐疑道:“为什么?是某种幻术吗?靠眼睛发动的?”

  “不,应该是被某种东西控制了心神!”萧鸣很肯定地说道。

  紫妍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只感觉,眼前的男子就是神,是超越一切的存在,就在我靠近他的时候,他将一颗黑色的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还跟我说,第三个研究对象,但愿能够成功。我忘不了他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

  “而下一秒,我感觉有一股东西在我的体内流窜,似要占据我的身体,我极力地反抗,在痛苦的边缘挣扎,意识也在慢慢地被蚕食,直到今天下午,我觉得我完了,因为我的意识即将消陨,之后,我便晕了过去,这就是我来到帝灵城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萧鸣听完了,心中的谜团却更浓了。

  如果是那个面具男就是魔种的话,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给紫妍吃的黑色药丸又是什么东西?

  白仙儿心疼替紫妍遮了遮被子,叹道:“哎,初来帝灵城,就遇上了这种事情,真是痛苦的回忆。”

  紫妍紧紧地抱成一团,轻声道:“我是奉师傅之命来到这里的,为的就是几日后的赏宝大会,幸好你们救了我,否则……否则我就再也见不到师傅了!”

  幽墨一边安慰一边道:“想不到,帝灵城还有这样的能人异士,光靠眼睛就能够操纵人的心神?”

  萧鸣没有解释,而是问向紫妍:“你第一次见到那个面具男子的时候,是在哪里?”

  “南门的雕像旁,那里有一个喷泉,当时我正欣赏着喷泉,视野中就出现了那个男子,我不会记错的!”紫妍肯定道。

  萧鸣心里有了底,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碰碰运气,万一真的遇上了,他定会揭开那个面具男子的真面目!

  “紫妍姑娘,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里等着师傅到来吧,我们会保护你。”白仙儿温柔道。

  紫妍感动的不行,她热泪盈眶地说道:“谢谢……”

  萧鸣却默默地走出了屋子,手里摸着探魔灯,感觉真相越来越近了。

  白仙儿随后走了出来,道:“你在意那个面具男子吗?”

  萧鸣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怀疑他和抓走江山的那个面具男子有关?”白仙儿又问。

  萧鸣转过头来道:“我不知道,但我一定要去看看,师姐,你就在这里保护着大家吧。”

  白仙儿笑了笑:“你还是一点没变,要去就去吧,我也相信你能够平安无事地回来,去吧。”

  “师姐……”

  萧鸣感动的不行,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或许,这就是他们师姐弟心中的默契吧。

  任何时候,都相信着彼此,迁就着彼此。

  哪怕前方路途凶险,生死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