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影后晚上见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她翻了个白眼
媛一开口,便让苏晴雨忍不住冲着她翻了个白眼,语气颇有些嗔怪之意:“你这个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两个是亲母女,我的心自然都是向着你的,又有什么好跟你藏着掖着的!”
徐媛听罢不过笑了笑,苏晴雨的心的确是一贯向着她的不错,只不过那是以她自己的角度来说觉得对徐媛好的情况下,偏偏那并不是她想要的。
这个时候,真正向着她,就应该爽快的同意她和路以则之间的事。
她又低头喝了一口果茶,水果的香气缭绕鼻尖,热气氤氲视线,让她忍不住抿了抿唇,心中有那么一瞬间,十分不喜欢苏晴雨跟她这么兜兜转转的绕弯子。
“妈,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苏晴雨看着女儿这副模样,那种局势渐渐脱离自己掌控的无力感便再次浮上心头。
她怎么不想直接说,可现在为了一个路以则,女儿已经开始慢慢的疏远了自己,她现在只剩下女儿了,绝对不允许她像徐毅那样。
一方面她需要顾忌到徐媛的心情,一方面又真的希望她好,她冷眼旁观了这么久,在整个C城,能配的上她宝贝女儿的,也不过就那么一个顾随云。
这么想着,苏晴雨便带着几分试探的轻咳一声:“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
“季染流产了。”
苏晴雨的话一出口,徐媛险些连拿杯子的手都猛地一抖,差点儿没拿住,她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忽然就严肃了起来:“妈,你这事是听谁说的?”
之前她和路以则一起去医院看过季染,只不过那会儿她虽然住院,可各方面的情况听说都还挺不错的,就是因为孕吐得厉害所以有些营养不良而已,怎么才短短几天,便流产了呢?
徐媛本能的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件事的。
“你别管我是听谁说的,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看你这样子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我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季染流产了,这件事姑且不论是真是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现在可不是之前那个寄居在我们家的小可怜了,她的事怎么着也轮不到我来管!”
徐媛抬眸看着苏晴雨,她脸上满是志得意满之色,有些刺痛了徐媛的眼,那些刻薄的话连大脑都没过,便脱口而出。
见苏晴雨因为她完全没接收到自己释放出的信号愣住,徐媛心里越发觉得荒唐,狠狠的将怀疑的种子压了下去,冷笑着轻嗤一声:“妈,这件事我不会插手,更不会去理会,我在公司里都忙得焦头烂额了,哪有那个闲心去操心别人的事,我劝你就算在家无聊,也别关心这些事,你要是真没事做,就约着以前一起打牌的太太们出去逛街。”
徐媛的话顿了顿,仿佛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低头从自己的手包里翻了翻,随即拿出一张金卡,径直推到苏晴雨的面前。
“虽然我现在在公司挂职,要说赚钱自然不比爸爸以前每个月股份的分红,但好歹也算是能自食其力了,我知道我以前很不懂事,但我现在长大了,这张卡妈你留着,想买什么都可以,以后我也会凭着自己的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以前徐毅给到苏晴雨手上的卡都是黑卡、钻卡这种级别,徐媛的这张金卡她还真不放在眼里,就算是现在徐家已经大不如前了,但该有她的,她照样不缺一点儿。
就从这偌大的徐家别墅和里面往来的帮佣就能看出,她本身就是一个很注重个人生活享受的女人,更何况还当了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徐太太,这些就更是本身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只是眼前这张金卡,却是饱含了徐媛这个当女儿的心意,她心中自然感动不已。
可身为一个母亲,她本能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走上自己曾经苦累的路,只希望她能在家时安心的当个千金大小姐,嫁一个能供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荣华富贵的丈夫,一辈子都不必吃那些劳碌人的苦。
然而徐媛先是进了万成地产,现在又和路以则那么个穷小子纠缠不休,距离她所设想的生活便越来越远了。
苏晴雨感动之余,心疼却是占据了大半,当下便忍不住埋怨出声:“你也知道你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你爸手里那些股份的分红,那还说什么让我想买什么都可以的大话,要我说,你还是听我的,都这个时候还学什么公司管理,安安心心的待在家里,找个家境殷实的好老公,那不是比什么都强?”
一听这些话,简直就是要让自己再过上和苏晴雨一样的生活,如果说没见过外面世界的宽阔,她大概会乖乖听话,可现在她却本能的十分排斥。
她眉头拧成一道“川”字,忍不住反驳一句:“可您当初要让我进公司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现在也前面一套,过后一套了呢?”
苏晴雨被徐媛的话噎得脸色难看了几分,看着眼前的金卡,感觉那仿佛是在嘲笑着自己一般,她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许多:“对,当初是我劝的你,那不是想让你进公司在身上镀层金,好为嫁进顾家做准备,可不是真的要你学什么管理公司,可你是怎么做的?到底是连顾夫人的欢心也失了。”
说到这个,徐媛的心里也憋着一股火气无处发泄,但转瞬就听到苏晴雨沉沉的叹声:“唉,算了,这件事说到底也不能怪你,要不是那个季染怀了孕又在老顾总生日宴会上当着那么多的亲友面前揭出来,想必顾夫人也不能偏心至此。”
提到当日的宴会,徐媛到底是没敢同苏晴雨说出其实是因为路以则出现在宴会上,还同她表现过于亲昵,才让关清误会,以至于看她不顺眼,倒衬出了季染的真相。
即便是她现在已经和路以则在一起了,可想起当日的场景仍然会忍不住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难堪。
而苏晴雨却毫无避讳的提起,这就让她有些受不了了。
她忽然将手里捧着的果茶杯重重的搁在了桌子上,拧着眉头拔高了声音:“妈!这件事都已经过去多久了,你再提还有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能提?现在季染不是都流产了吗?她连顾家的孩子都保不住,又流了这么一次产,以后还不晓得有没有机会怀孕,顾夫人就算是为了顾家的子嗣着想,也不能再同意季染当顾太太,你这个死丫头,妈都把话说得这么明显了,你还听不明白意思吗?”
“是,你什么都知道,难不成你是神算子,就连季染以后到底能不能怀孕,能不能给顾随云再生个孩子都掐得这么准,那你就没算到顾夫人哪怕不喜欢季染又怎么样?顾随云铁了心的要娶她,谁还能拿他有什么办法?”
“我说你这个孩子,怎么总是喜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个季染有什么好的,你就不能有点儿信心把她给比下去?她小时候都是给你当陪衬的,现在倒好,勾搭上了顾随云,就样样把你给比下去了,你自己也不为自己操心!”
“是是是,你说得都对,你这么厉害,整个世界也不见得就围着你转,所有人都听你的。”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徐媛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她妈妈的心思到现在都还想着让她把顾随云从季染的身边抢过来,可这难道是她能说了算的事情?
徐媛很想将苏晴雨从自己的幻想之中摇醒,告诉她并不是所有的事都一定要按照她的想法和思路走的。
而苏晴雨却因为徐媛的一句话变了脸色,她本身就敏感,如今母女俩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的仿佛下一秒就要争吵起来,徐媛原本没什么其他意思的话,听到她的耳朵里也完全变了意思。
“徐媛!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是管不住你那个爸,他现在摆脱了我在外面潇洒得很,所以你也跟他有样学样是不是?”
“妈!”徐媛实在受不了她动不动提起徐毅,一声尖叫打断了她的话:“你能不能别老是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爸他是对不起你,可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还能怪别人远离你吗?”
见苏晴雨因为自己的话仿佛瞬间眼神失去了焦点,备受打击的模样,徐媛的头脑也冷静了几分:“妈,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着了,你要让我去拆散顾随云跟季染,在他们俩之间插上一脚,这是不可能的了,我想你也知道,我跟路以则又重新在一起了,他现在也不是你嘴里的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万成地产到现在之所以还能存在于C城,甚至是你这个徐太太还能住大别墅,前呼后拥也完全是因为有他在背后帮忙融资,而且我和他的事连爸爸也是知道的,你再反对也是没用的。”
言至于此,徐媛也失去了同苏晴雨继续交流的耐心,拿过身边的手包便起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