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村养殖 > 第三百零七章 畲族婚礼
    孙计安摇头道:“不用,我们已经把礼物送了,人家很高兴,现在我们直接去就行了。”

    他们送的礼物,都是讲实用,不搞花里胡哨的,所以收到的人都很喜欢。

    说到这里他又说道:“哦对了,你上次给学校捐的物资,他们各家也拿到了,都很感激你呢。”

    现在的孩子们少,很多山村的小学都并校了,并到镇上去,集中师资力量。

    但一些村离镇上太远了,孩子太小,交通又不便,去不了,所以石泉村和这个畲族村就近并了一个校,人数不多,但也将就没解散。

    这样的学校,都是些老教师,加上一些支教老师的配备,反正只是比没有学校略强点儿。

    周恒上次见学生们连一些学习文具都舍不得买,于是花钱捐助了他们一些物资,让孙计安来办这个事情的。

    学生们在学校领了东西,回家去一说,大人们也很高兴。

    孙计安笑道:“所以啊,你其实不是来蹭喜酒的,一会儿他们知道,你就是送他们孩子们学习用品的大老板,他们也会很欢迎你的。”

    周恒摆了摆手,不谈那些,总共也没多少,单是买些文具,花得了多少钱。

    走了好一阵七弯八拐的上坡路,来到一个破旧的古村。

    周恒惊得“呀”了一声,这里真是像古代一样啊。

    石墙,灰瓦,飞檐斗拱,除了房子破了些,真是一派古韵。

    因为文明完全没入侵,这里几乎还保持着几十年前的样子,没什么乱七八糟风格的建筑。

    除了一些老旧的电线以外,这里几乎会让人误以为是桃花源。

    还没进村,就听到里面有阵阵鞭炮声、唱歌声、以及一些欢声笑语。

    各种喜庆的声音,让这个安静而老旧的村落,有了阵阵活力。

    周恒看这里很舒服,他如今的拍摄技术,在媳妇的影响下也有所提升,便拿着手机就开始拍摄起来。

    手机的拍摄技术的提升,将周恒的拍摄水平都提了一个档次,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美景很上相的原因。

    正拍着,一个穿着红色褂衫的小伙子,跑进了镜头。

    他满脸喜悦的冲这边打招呼:“孙书记,你们来了?快进来快进来,等你们好久了。”

    他的蓝色褂衫、以及头上的帽子,明显就是民族服饰了。

    孙计安也和他打了个招呼:“小蓝,你好啊。”

    畲族基本上只有四个姓,盘、蓝、雷、钟,以前,他们只允许族内通婚,不与外人结亲,女性地位非常高。

    改开以后,宽松了通婚制度,大量的人开始与汉人通婚。

    他们最崇拜的图腾是凤凰,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崇尚歌舞,穿的民族服饰自己染、自己织花纹,还有他们特别的民族银饰,是个很有特色的少数民族。

    他们的婚礼因为太过奇特而有趣,传统特色性非常强,已经申请了非遗保护。

    有些比较发达的城市,已经开始大力发展少数民族文化,像彝族的火把节、民族歌舞等等,都已经趋于表演化,但这里现在却是纯天然的。

    来接他们的年轻人很活跃,留的发型也很时尚,头顶留得很长,在后脑勺那里扎了个辫子,其余周围地方,却剪得很短。

    他叫蓝家勋,一笑就露出两排白牙,对周恒和孙计安笑道:“欢迎欢迎,跟我来吧。”

    孙计安告诉周恒,这年轻人虽然也是畲族人,但不是这个村的,而是浙省的畲族村过来的。

    他很不得了啊,为了推广畲族的歌曲和舞蹈文化,他跑遍了全国几十个畲族村里,去收集一些只有老年人才记得的歌曲,为他们族的文化事业,已经奔走几年了。

    按理说,像这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正是努力奋斗、艰苦创业的阶段,但他却为了民族事业,奔忙几年了。

    他收集民族的歌曲,当然不会有人给他发工资了,顶多全国别的同族人知道了,夸他一句“做得好”,再来一句“坚持下去,我支持你”这样的言语外,什么都没有。

    哪怕各省之间兜兜转转,路费都是自己出的。

    但小伙子很乐呵,腿脚非常快,像只猴子似的在前面蹿着。

    一边走,他还一边扯着嗓子唱了起来,是用畲族语言唱的,周恒一句也听不懂,只能听出这小伙子嗓子挺好,有点像是专业的。

    唱了几句,他回过头来,很自信地问两人:“怎么样?我们畲族的歌好听吧?我这个词是自己编的,但曲是老人教的,我才学会呢。”

    他还解释,他编的词是歌颂太阳的意思,他认为太阳照耀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能日出而作,大家一起唱山歌,非常的美好。

    理念方面的东西,周恒不是太懂,但感觉他唱得还真是挺不错,发音有点专业,虽然是清唱,但是有四周鸟鸣声相和,透一种非常清新而自然的风格。

    年轻人,能填词,还能到这么偏远的山村来找老年人收集老歌,是挺难得的。

    他说他这是融合了民族唱法与现代唱腔,能更好的将他们的畲族歌声,传送给所有人,让外族也能感受到他们族的文化。

    说起这些时,他眉飞色舞,很是兴奋,也很有自豪感。

    到了地方,确切的说是男方家里,现在好几个穿着民族服饰的男人,已经在准备去迎亲的东西了,个个脸上都喜气洋洋。

    一见到孙计安,几个人顿时兴高采烈的跟他打招呼:“孙书记你好。”

    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但跟外人交流,也会说普通话,但年龄非常大的那些,就无法用普通话交流了。

    正因为他的的传统保留得特别好,所以蓝家勋特地来了这里,还想请一两个老人,去教他们畲族语——很多发达地方,全部普及普通话后,都不会他们自己族的语言了。

    有些人觉得这种不应该全部忘掉了,得想办法保留下来,才想的这个办法。

    畲族人迎客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宾客奉上新鲜的热茶,也就是周恒他们一路过来看到的那些。

    而且每个人要喝两杯,要喝双数的意思。

    周恒这个粗人,对茶只是普通玩家,就感觉这茶还挺香的,喝着挺润,口感挺好,但茶叶能否卖高价,是否能赚钱,不仅仅靠这些,其中的因素很多。

    比如小罐茶。

    这是羡慕不了的。

    很快,他们准备要去迎亲了,在畲族男方迎亲时,新郎不用出门,要男方的叔叔或者伯伯代为出面,把新娘迎回来。

    而且他们的婚礼,唱歌跳舞非常重要,所以还得带一名会唱歌的歌手去,他们的语言叫“赤郎”,再就是带伴娘,以及抬嫁妆、送礼物的人若干。

    嫁妆里有一个银制的凤冠,是畲族传统的装饰,必须由男方带着去,然后新娘戴在头上出嫁。这是很重要的。

    由媒人带领这支迎亲队伍,挑着礼品去女家,队伍人数要求凑双。

    孙计安对周恒笑道:“走,我们也跟去看看吧?很有意思的。”

    这才是他的终极目的啊,听说畲族婚礼非常传统而有趣,他就想着参加了,还特意叫上了周恒。

    畲族人的婚礼讲究热闹,队伍人数越多越好,可以拉客人凑数的。

    立即有人拿了两件他们的民族服饰的褂衫出来,给他俩穿上,挺喜气。

    周恒感觉倒是很新鲜,穿上了这个褂衫后,笑了起来。他问道:“我们不是在这里喝喜酒吗?怎么还倒干活起来了?”

    其实他心里还在想,这家人没有房,没有车,一样在娶媳妇啊,这传统挺好的。

    这房子也是很老的老房子了,也只是在结婚前,稍微装饰粉刷了一下,看着就是前几天才临时弄的。

    这条件也能娶媳妇,挺好的,说明是真爱。

    其实几十年前的人都这样,就是这么质朴。

    现在呢,没个豪车洋房彩礼几十万,几乎都不好意思提结婚。

    孙计安看他才换好衣服,就想着喝喜酒,说道:“你急什么?一会儿我们跟着到女方家去喝酒。”

    周恒难得一次穿这样的衣服,感觉很有意思,便拿出手机来了个自拍,然后发给媳妇看看,顺便发一句留言卖惨:可怜的男人奔波在外,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上。

    江晓萱很快就回了消息,发的是个短视频,是小石榴滴溜溜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的表情,她的小手四处乱抓,最终大拇指还是送到嘴里去了,然后一边吮,一边对着哪里傻乐呵。

    看到这可爱的小表情,周恒真是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去,抱一抱她。

    人有了牵挂,真是不一样啊。

    他把手机拿到孙计安面前,强迫他看:“来老孙,你看看,我女儿多可爱?你看她才多大啊,都会吃手了!太聪明了,我听说是越早吃手越聪明。你看长像不像我?很像吧?我觉得她真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女孩了。”

    布拉布拉的说着。

    跟孙计安在这边跑了这些天,连视频和发视频都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一高兴,他都要拉着谁一起看,分享他的喜悦。

    而这几天,他的身边只有孙计安一个人,于是他已经“被迫”的看无数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