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四四九章 低头
    宋小美也看出他进入了某种状态,见他早上出去了要到傍晚才回来,遂帮他把中午的干粮都准备好了,省得在外面花钱,知道他钱不多。

    林渊除了嘴上感谢,也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实际的来表示。

    他深知,若不是遇上了这位,凭他如今的条件和状况很难在仙都安心准备。

    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了几日。

    一天傍晚,林渊从容尚斋后门回来没多久,正在杂物间默默背记东西。

    宋小美敲门而入,侧着脸走近,放下了食盒道:“你慢慢吃,回头我来取。”

    林渊笑道:“你还没吃吧?”

    宋小美:“正在饭点上,正忙的时候,忙过了饭点,我和姐妹们会一起吃的。”

    林渊点了点头,大概知道了她们的作息习惯,也没多说什么。

    宋小美正要转身离开,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有人直接推门而入,是换了身白裙子的容尚。

    见是她,林渊赶紧站起,恭敬道:“容姐。”

    容尚瞥了眼他,见他若无其事的样子,便没搭话,只问局促不安的宋小美,“没事吧?”

    “没…没事。”宋小美语调很尴尬,始终侧着脸不让林渊看到另一面。

    听到问答的林渊已经是惊疑不定,已露出询问眼神。

    容尚一看这情况,大概明白了这么回事,故意伸手托了宋小美的下巴,扭过她脸对着灯光,“我看看。”

    见到宋小美的侧脸,林渊瞬间瞪大了双眼,眼中瞬间浮现怒意,只见宋小美的脸上有一只清晰的巴掌印,那半张脸已经微微浮肿了,明显是挨了谁大力的一巴掌,顿问道:“怎么回事?”

    宋小美赶紧拉开容尚的手,“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

    “好啦,没什么问题,去干活吧。”容尚示意一声,侧身让了宋小美离开。

    林渊想追问个究竟,却被容尚背对着挡了路,这里空间小没办法。

    林渊只好问她,“容姐,谁打的?”语气里是压制不住的火性。

    容尚转身面对,淡然道:“我打的,她事没做好,我一时没控制住情绪。”

    “你…”林渊勃然大怒,已握了拳头,然而吃住都是人家的,他实在是硬气不起来。

    容尚看了看室内的环境,平静道:“好好准备你的考试吧,不要辜负了小美的一番心意,就是最好的报答。”裙摆晃动,转身而去。

    林渊憋着闷气,走回床铺旁,慢慢坐下了,坐了那么一阵后,忽又猛然站起,意识到了不对,他又不蠢,意识到容尚似乎隐瞒了什么,当即快步出去。

    过道内,碰到了宋小美干活的一个姐妹,当即拉住了问:“是谁打的小美?”

    那女人吞吞吐吐道:“我不知道,容姐交代了大家,不让说,你也不要问了,问了大家也不会说。”

    林渊一听越发确认了,肯定不是容尚打的,否则自己承认了何必还要交代大家,顿快步而去,直奔楼上。

    他是去过容尚办公室的,知道容尚在哪间,走到门口听到琴音,直接不打招呼就推门而入了。

    屋内的容尚正坐在一台古琴旁,十指慢悠悠的抚琴,听到开门动静,也只是回头看了眼而已,手上叮咚不停,嘴上淡淡道:“既是小厮出身,进别人房间,连点规矩都不懂吗?”

    林渊快步到她跟前,沉声道:“不是你打的,是谁打的小美?”

    既然追问来了,容尚这次也就没再瞒他,平静道:“住在这店里的客人打的,跟你一样,也是去灵山应考的。店里住了几个这样的人,之前聚在一起用餐。我问了其她店员,说是那几人正好谈到了灵山考试的事,我想小美应该是想帮你多听几耳,结果走神之下将菜汤打到了一人的身上,那人一怒之下给了小美一记耳光。事就这么个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客人那边我已经安抚过去了,不会再追究小美什么。”

    林渊怒了,“失手弄脏了他的衣裳,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直接动手打人算怎么回事?他打了你的人,你就这样算了?”

    容尚手上弹着懒懒的调子,反问:“那你想怎样?想跟人家打一架不成?人家可是个个带着随行的,拳头应该比你的硬,你要跑去找打不成?”

    林渊怒道:“如此德行,大可以去告官,应考的关头,我不信他不怕!”

    容尚:“就算告官害得他考不成了又怎样?他带着四个随行护卫,你觉得是一般人吗?他若是自己考不上也只能怨自己,你若是告官坏了他前程,你想过后果吗?别说他,只怕他家里也不会放过你。看他动辄出手的骄横样子,你应该能看懂几分为人。你也许不怕,可你想过小美没有?你知道小美家里的情况吗?

    小美家里,父亲去的早,只剩母亲和一个哥哥,哥哥早年出了事,一双胳膊没了。人家真要有点背景,真有心要查的话,你觉得小美的情况能瞒得过去?人家要找小美麻烦的话,她家里连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谁没脾气?生气的话谁不会说?你一旦把事给做了,你确定你能兜的住?

    小美十六岁就听人话来了仙都,以为能来仙都赚大钱,懵懵懂懂被人给骗来的,差点被人贩子给卖了,也算是侥幸,遇上了我,之后就一直在我这里干活,足足有二十年了。干这行多年,什么样的客人没见过,什么差脾气的客人没见过?

    就算这位没什么背景,你自己做事不小心搞了客人一身,客人忍不住给了你一巴掌,你就要搞客人不成?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容尚斋养了一帮女人,都有不容易,但凡家里条件好的,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女人不要面子,谁愿意干这个?遇上惹你不高兴的客人,就闹,只怕天天有的闹,生意还做不做了?大家还要不要顾一家子的吃喝了?

    你在这里吹什么大气?你能帮上哪个不成?不高兴的话,背后说说就行,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干这行就这样,免不了要看客人的脸色,我偶尔还能碰上几个对我手脚不干净的呢,胸前摸一把,屁股上来一手的,你当我乐意不成?只要没过分,能忍就忍了。小美也不想惹事,只想安安分分的挣钱养家。”

    林渊咬牙道:“客人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来想办法处理!”

    当啷啷,容尚挥手一扫琴弦,站了起来,转身面对,“是哪个客人打的,我不会说,叫什么名字我也不会说。既是为了小美好,也是为了你好。林渊,靠逞匹夫之勇是没用的,你要真有本事,也不至于混到这个地步。想发火,可以,等你有了本事再说,想泻火也不急于一时。等你考进了灵山,等你真的有了出息,若那时还能惦记这事的话,你来找我,我肯定告诉你。”

    她走回了办公用的案后,坐下了,慵懒侧靠在圈椅扶手上,“现在,不用多问,没我的允许,其他人也不会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准备应试,只要能考进灵山,对小美来说,比什么都高兴,她会觉得她对别人的帮助有了意义。她家里多年来,是靠左邻右舍帮衬着过的,所以她也愿意帮助别人。

    她家里条件虽然不好,但是个心胸开朗的丫头,很容易满足的一个丫头,是个好丫头。所以啊,她是个不记仇的人,这对她不算什么事,她更懊恼的是她自己没做好弄脏了客人的衣裳,让店里赔了一座酒菜钱。她是个不容易沾是非的人,你不要给她惹麻烦。

    林渊,你有那个心就行了,这比什么都强。灵山考试方面的消息,小美跟我说了,我会帮你打听的,有了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她,会让她转告给你。现在,回去吧,好好准备你的。你若非要惹事,那我这里可就真的容不下你了,带小美离开,离开后你们想怎么搞都行,不能在我这里惹事,这里还有一帮人要养家糊口!”

    林渊绷着脸颊,带小美离开?他自己都顾不上自己,哪还顾得上小美?

    可谓被彻底说的有脾气也没处发了,只能是沉着一张脸,低着个头,默默离开了,被说的无言以对。

    回到杂物间后,他亦坐在那无语了好一阵。

    没了胃口吃东西,但是怕小美担心,他还是硬着头皮强迫自己把东西给吃光了。

    吃完后,又强迫自己去背记那些个东西,他发了狠,一定要背下来,一定要考进灵山!

    很晚的时候,宋小美才忙完回来了,见到林渊还怪不好意思的。

    林渊喊住她,看了看,巴掌印是看不到了,但半张脸还肿着。

    “没事。”宋小美从身后拎出几个鸡蛋,嘻嘻道:“桂姐给我煮了几个蛋,让我用蛋揉揉,明天就好了。”

    林渊抢了她的蛋,拉她到床铺上坐,勒令道:“来,躺下,我帮你揉揉。”

    这是他的床,宋小美忙拒绝道:“不用不用,我看你每天都要背记什么东西到好晚的样子,你安心你的,不用管我。”

    “不差这一时。”在林渊的强行要求下,宋小美没办法,只好侧躺下了,享受着林渊的伺候,鸡蛋滚脸。

    “痛不痛?力大了就说。”

    “嘻嘻,刚好。”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林渊的手上和脸上,是难得的一片温柔,宋小美也挺享受的,舒服着眯上了眼。

    闲聊之余,林渊忽冒出一句,“小美,对不起啊!”

    “你怎么就对不起了?脸吗?和你没关系啊,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小美,我将来若是有了能力,一定弄一家酒店给你,让你做老板。”

    “不要,我做不来的,我只会干点这种打杂的事。”

    “哪有人天生什么都会,都是慢慢学的。”

    “嘻嘻,我很笨的,动不来脑筋的。”

    两人畅想着未来,聊着聊着,宋小美又睡着了,竟又打起了小呼噜。

    她是那种不会偷懒的人,总想着多干一点活,只要一开始工作,基本上就不会停的人,一天下来又累了,躺下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林渊盯着她酣睡的脸凝视了一阵,没吵醒她,小心扯上被子帮她盖好了,关了灯,今晚上不背了,坐着椅子趴小桌上和衣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