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四一九章 苍天啊,这是什么世道
    京城的消息很快通过邸报到达江浙,尽管天启依然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但也让江浙士绅的精神为之一振。

    他们的抵抗有效。

    天启终究不敢冒激起众怒的危险。

    这已经不仅仅是江浙士绅的事情,这种做法挑战了整个士绅阶层底线,就连北方士绅,哪怕不是东林党的,甚至包括阉党都反对,都察院和六科是所有言官全部加入的联名弹劾杨信,这里面很多已经是阉党,同样在南边不管杨信,自己调动军队进攻的吕兆熊也是北方人。

    他是邢台人。

    天启终究还是扛不住。

    不过短时间内江南士绅们也没办法解决红巾军,毕竟他们刚刚经历了一系列的惨败,这时候红巾军不打他们就烧高香了……

    不用烧了。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红巾军立刻发动了进攻。

    丹阳城头。

    刚刚组建的丹阳团练都监,因为不屑与阉党并列辞官回乡的前礼部主事贺世寿站在城头,崩溃般看着外面汹涌而来的红巾军。

    在他下面城门洞开。

    一个全身甲胄的年轻将领,带着数十名骑兵狂奔而入,在他们后面是同样狂奔的溃兵,不断有溃兵被红巾军追上,然后毫不犹豫地跪倒投降,不过紧接着也加入了红巾军的队伍,从后者手中接过红巾系在自己脖子上,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和那些红巾军一样的吼叫着冲向这边。

    “快关上城门!”

    下面焦急的喊声响起。

    紧接着在城门关闭的吱嘎声中,那年轻军官气喘吁吁地跑上城墙。

    “蛮兵呢?”

    贺世寿迎上前问道。

    “还问什么蛮兵啊,他们是谁的人您还不知道啊?快走吧,玉伯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立之公何在?”

    丹阳团练副将,实际上的真正指挥官葛麟焦急地问道。

    就在这时候城内突然响起一片欢呼,他俩同时愕然转头,然后就看见无数贫民涌出,汇聚到街道上冲向城门,刚刚进城的那些骑兵原本还想驱赶,但紧接着就清醒过来,忙不迭催马冲上了城墙。其中一个赶紧把手中牵着的马缰绳递给葛麟,后者在贺世寿的哆哆嗦嗦中直接把他推着上马,紧接着同样跳上这匹宝马良驹。

    “立之公,立之公在那里!”

    贺世寿突然望着头顶喊道。

    “来不及了,快走!”

    葛麟说道。

    说完他带着那几十骑催马沿着城墙狂奔。

    他们前方不多的团练都在涌向城下,而在他们后面的城楼上,一个七八十的老头老泪纵横地看着城外。

    城门已经被城内的贫民打开,追击的红巾军正在涌入,其中就包括了贺世寿正在惦记的蛮兵,他们把十万两送到扬州的陇孝祖手中,换取后者命令三千在这里帮助救灾的彝兵进驻吕城保卫丹阳。不过现在彝兵投降红巾军,而且突袭和他们一同守卫吕城的团练和官军,结果导致了孟渎防线崩溃,红巾军撵着团练们直捣丹阳。

    “苍天啊,这是什么世道?”

    城楼上前尚宝司卿姜志礼悲愤地仰天长啸。

    他其实是去年刚被九千岁赶回来的,快八十了还不辞官,对九千岁来说这简直令人发指,多少年轻人在后面等着,于是找了点茬准备收拾他,最终吓得他只好自己辞官,不过他本来也是顾宪成那些人一伙的。

    然而却没想到刚回来,正想着颐养天年却遭逢此难。

    “先帝啊,老臣来伺候您了!”

    他再次悲号一声。

    然后他看了一眼外面汹涌而入的红巾军,直接从城楼上跳了下去。

    而已经跑出两百多米的贺世寿回过头,黯然地看着他的身影从城楼坠落,然后砸在箭垛上弹了一下,紧接着再次坠落城下,而也就在这时候,一群团练突然在他们前方举起了鸟铳。葛麟没有丝毫迟疑,对着他们撞过去,紧接着对面火光喷射,子弹的呼啸中这匹战马瞬间撞在倒戈的团练中,他举着手中雁翎刀不断砍翻一个个试图阻拦的。

    那些团练纷纷躲避。

    紧接着他冲过这道拦截继续向前。

    不过这时候后面跟随的已经只剩下了十余骑。

    “玉伯公?”

    他这时候才发现贺世寿已经趴在马头上,他喊着推了一把,紧接着贺世寿向着一旁倒下。

    好吧,贺世寿中弹了。

    他无奈地把贺世寿死尸推落马下。

    葛麟恨恨地看了一眼已经被红巾军和贫民淹没的城市,带着他最后十几名忠心的手下冲下城墙,沿着城墙根的道路狂奔向前,很快到了北门,汇入拥挤的逃难士绅中逃出了丹阳。

    南京。

    “我又能怎样呢?我也很无奈啊!”

    杨都督两手一摊说道。

    “我早就说过,这些土兵本来就是造反过的,他们只是我善于恩抚,才老老实实跟着我,准备迁往台湾安置,但你要说他们对朝廷真正一心一意,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我才不敢让他们上战场,就怕他们再投敌。

    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又能怎么办?

    朝廷诸公反对我,本来我都已经与红巾军谈好了,若是按照我的方案,这时候早就已经皆大欢喜了。

    现在好了。

    既然朝廷不同意人家的要求,人家自然要继续打下去。

    朝廷的官兵要是能打败红巾军,那当然什么都好说,可朝廷的官军打不过红巾军啊!

    那我又能怎么办?”

    他很不负责任地说道。

    红巾军攻陷丹阳,紧接着在丹阳同样展开打土豪,现在整个镇江府已经陷入末日般的恐慌,无论镇江还是金坛,甚至临近的句容贫民都蠢蠢欲动,应天府的士绅已经开始组织团练了。更可怕的是应天各卫军户蠢蠢欲动,甚至开始出现官军战场倒戈的,说到底应天下属的这些卫,目前都已经变成勋贵团的农奴,那些军户同样渴望摆脱束缚。

    这时候别说是士绅,就是勋贵团都慌了,这弄不好也要被卷入燎原之火。

    这已经不远了。

    红巾军在丹阳打土豪分田地搞诉苦大会,基本上再想夺回就要面对那些都快疯了的老百姓了,用不了几天数万民兵就加入红巾军,然后他们会像滚雪球般席卷周围的镇江,金坛和句容,那一带又没什么可固守的。而东边的团练和官军刚刚被红巾军打得惨败,短期内根本没胆量进攻,西进的红巾军用不了半月,就能把这场烈火烧到南京城下。

    然后……

    没什么然后了。

    南京周围的所有军户,会快快乐乐加入红巾军。

    话说他们祖上也叫红巾军,他们老祖宗就是和红巾军一样,端着长矛把蒙古人怼出中原,现在他们估计还会和老祖宗一样,只不过这时候他们拿长矛怼的就是南京这二十多家勋贵了。

    至于杨信……

    “杨都督,您给句痛快话吧,您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常胤绪哀求道。

    “怀远侯,您这是什么意思?您难道也和外面那些人一样,怀疑是杨某在幕后主持?我这些天可曾离开过南京?我为大明立过功,我为陛下流过血,你们就这样怀疑我?我真的很寒心啊,别人怀疑我,我不在乎,可连您也怀疑我,杨某真得很伤心,我对您可是一向尊敬的,开平忠武王乃杨某最崇敬的人。

    我再次给您明说。

    杨某与那个杨丰除了都姓杨外再无任何关系。

    杨某这就上奏,向陛下解释此事,但无论你们怀疑我还是不怀疑我,对于目前局势我都无能为力。”

    杨信恼羞成怒地说道。

    常胤绪忧伤地抹了把脸,话说都这时候,你还装什么,谁不知道那些红巾军的军官都是你的民兵,现在红巾军的统帅还是你手下的原横林堡守备呢!

    好吧,杨信把李忠留在武进替他指挥。

    不过这也属于正常,毕竟横林堡就在红巾军控制区,这种情况下李忠背叛朝廷背叛杨都督是很正常的,甚至不只是李忠,刚刚还有不少指挥彝兵的荡寇军军官也公开加入红巾军,他们属于在战场上投降的,总之杨都督的手下正越来越多出现在红巾军中并公开露面。不过也不光是他们,战场上投降的卫所军数量也越来越多,这些人的加入,再加上战场上缴获的重武器越来越多,红巾军的战斗力不断增强。

    现在他们也已经开始推着红夷大炮轰击了。

    同样官军见敌而溃的模式完全开启,之前还能迎战的,现在连迎战都已经很困难了。

    “都督,其实兄弟我和怀远侯,魏国公也觉得对红巾军应以招抚为主。”

    赵之龙小心翼翼地说道。

    “忻城伯也觉得该如此?”

    杨信瞬间换了一副面孔说道。

    “对,都督之前的方案最妥当,都是朝廷的那些奸臣坏了事,都督放心,魏某断不能坐视这些奸臣误国,魏某这就上奏陛下,只是这红巾军……”

    徐弘基欲言又止。

    “魏国公放心,杨某还在南京,就算亲自再上战场,也不会让红巾军惊扰了孝陵的。”

    杨信说道。

    徐弘基和赵之龙长出一口气。

    旁边常胤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