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八九章 夺过奴隶主的鞭子
    五天后。

    遵义通贵门外。

    “杀啊,跟着我先入城者赏千两,头一百名一人百两!”

    杨都督一手特制盾牌一手铁挝再次以标准姿势高喊着。

    不过这次他身先士卒了。

    在后面那些狂奔的各族官兵土兵们亢奋的吼声中,杨都督像他们期待的那样,身先士卒向着前方城门开始了狂奔。城墙上小型火炮,三眼铳神枪之类杂牌火枪,弓弩,小型投石机全都疯狂投射阻击的力量,但拎着一个特制木盾的杨信无视这一切,狂奔的他一往无前。

    后面的士兵同样一往无前。

    这些士兵很清楚,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杨都督。

    同样杨都督是讲信用的。

    上次先冲上乌江关的土兵紧接着得到了一千两银子,后来他说自己没法拿动这么多,杨都督干脆给他改成了一口袋黄金,把那土兵激动的当场昏迷,同样也让杨都督说话算话的美名一下子在各军传开,跟着这样的统帅完全值得拼命。

    所有冲锋的土兵无视城墙上的阻击紧跟其后。

    恍如漫过草原的野牛。

    转眼间杨信到了护城河边,丝毫没有减速的他,直接将那个厚木盾抛出紧接着纵身跃起,在城墙上的一片惊恐尖叫中到了对岸。

    城墙上各种武器瞄准。

    但他却重新拿起那个木盾,在子弹击打的碎木飞溅中纵身一跃,尽管有这面沉重盾牌,他仅仅跳起了三米多点,但他手中向上伸出的铁挝却一下子钩在了墙头……

    遵义城并不高。

    他加上铁挝的长度,直接就能够到三米多高了。

    “快,扔石头!”

    头顶喊声响起。

    同时两侧几支三眼铳喷出火焰。

    子弹立刻打在他的锻钢甲上,但却因为威力太渣没有一颗穿透。

    紧接着他手中盾牌垂直向上飞出,两个探出身子扔石头的士兵立刻被这东西砸得向后翻倒,就在同时杨信双手交替几下到了城墙上,翻上同时踹飞了两名向前的土兵,下一刻他手中铁挝横扫而出,最近守军一片血肉飞溅。而身后那些跟随的土兵纷纷跳下护城河扛着梯子游向这边,尽管期间死伤惨重,但在城墙上杨信的开路下,却依旧不断冲过护城河,将一架架梯子搭上,转眼间第一个登城的土兵踏上城墙,他亢奋的吼叫着冲向敌人。

    后面更多土兵跟随。

    很快城墙上就变成了双方混乱的厮杀,而此时杨信也放下了吊桥,不过这没什么用处,因为城门洞已经被堵死了。

    他凶悍地纵身跳上城楼。

    之前见过的奢家大将张国柱拎着铁鞭冲向他,但却直接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然后飞出城楼,带着惨叫落向城下,后面那些守军四散奔逃,但却被他追上一个个勾住扔出去,就这样转眼间城楼上清理干净。

    然后……

    杨都督拿出了大喇叭。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顽抗是没有出路的,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杨都督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举着铜皮喇叭用土语高喊着。

    好吧,他想把这些人打包。

    这里面被包围的包括奢家,原本杨家的余孽,裹挟的汉人,部分参与造反的小土司,总共应该还有一万八千多人,另外城里应该还有不少被他们抓的老弱妇孺。这里面罪大恶极的肯定得弄死,可就是普通士兵或者纯粹被裹挟的,这个就完全没有必要弄死了,相反可以弄到他那里进行垦荒改造……

    话说他都花银子买了,现在有不花银子的当然不能错过。

    至于民族无所谓。

    杨都督对西南民族同胞没有什么特殊感情,无论彝,苗,仡佬这些民族在他都是欢迎的,事实上他手下已经有很多了,再说他都跟女真,蒙古做兄弟了还在乎这些,同样他也有能力把这些人改造成他想要的模样。

    这些人留下也不会老实,指望那些文官会善待他们简直笑话。

    后者只会把他们卖了。

    真正的卖了。

    然后他们会逃跑,会重新钻进山林某一天再杀出来,继续让这片土地反反复复乱下去,既然这样就把他们全带走,给他们新的生活,顺便训练他们作为自己的基本盘。

    而他们被清空后留下的土地,则用来进行商业屯垦,把西北重灾区的人口迁移过来同样过上新生活,他们会对这一带剩下的土司形成人口上的压制。至于这些人原本属于奢崇明手下,对自己肯定怀有仇恨,这个同样好解决,话说杨都督还有一个大杀器至今还没真正使用过呢?

    “负隅顽抗是没有出路的,放下武器……”

    他继续脑残中。

    城內正在增援而来的守军懵逼地仰头看着他。

    “别听他的,他会杀光你们!”

    一个将领尖叫着。

    “看看这城墙上的,他们是朝廷的官军吗?我没有杀他们,又为何要杀你们?你们为奢崇明卖命值得吗?你们有谁的女人被奢寅糟蹋过,你们有谁被奢家鞭打过?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残害你们,压榨你们,把你们当牲畜的奴隶主,你们不过是他们的牲口而已,你们为何要为他们卖命?回答我?我们汉人有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们和奢家一样都是人,为何你们要被他们世世代代踩在脚下就像卑贱的狗?”

    杨都督大吼着。

    “杀了他,别听他的鬼话!”

    那将领尖叫着。

    说话间还拿着个鞭子做威慑状。

    “杀了他,杀了这个世世代代欺压你们的奴隶主,夺过他的鞭子,夺过奴隶主的鞭子!”

    杨信吼道。

    那些土兵下意识看着那人。

    “杀了他,我是火头!”

    那人色厉内荏地尖叫着。

    很显然他要借助神灵的力量了。

    “我是神!”

    杨都督嚣张地吼叫着。

    然后他举起手掌,拿铁挝的中指猛然一划,紧接着鲜血涌出,下面那些土兵茫然的看着,连那个火头也茫然地看着,在他们的目光中,杨信很随意地在旁边擦了一下,重新对他们展示着毫发无损的手掌……

    “投降,快投降神仙!”

    那火头瞬间变了脸,一脸谄媚的高喊着。

    “杀了他!”

    杨信指着他说道。

    一个土兵毫不犹豫地将刀捅进了火头的身体。

    那火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杀了奴隶主,谁奴役你们,你们就杀了他,这是我的命令,杀了所有奴役你们的奴隶主,告诉其他为奴者,杀了奴役他们的人,你们会跟着我成为真正的人,杀了那些土目,杀了所有奴隶主!”

    杨信吼叫着。

    “杀了土目,杀了奴隶主!”

    “杀了土目!”

    ……

    下面一片吼声。

    好吧,就是这么简单。

    关键是杨信会他们的语言,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那些土目们真就是想玩他们的女人就玩,想怎么欺凌践踏他们就怎么欺凌践踏他们。

    当然,对于这些土兵来说,他们还是不敢反抗,一则反抗也是死,二则人家还有神灵背景,对于这些山民们来说神灵是最敬畏的。但现在眼前的杨信明显更像神灵,至少他们的火头可以一刀捅死,而这个人不但力大无穷,一跳直接上城墙,还能让伤口转眼间就恢复原样。

    他不像神灵,难道刚刚被一刀捅死的火头像?

    不听他的难道听火头的?

    再说这遵义已经被攻破,就算不投降也是死路一条,既然这样当然要听他的,是不是神灵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跟着他就不用死了。

    “杀啊,杀了那些奴隶主!”

    杨信吼叫着跳下。

    那些土兵看着他从城楼上直接跳到自己中间,紧接着跪倒一片磕头的。

    “起来!”

    杨信喝道。

    那些土兵赶紧爬起来。

    “走,我带着你们,去杀光所有奴役你们的奴隶主!”

    他喝道。

    好吧,他就这样完成身份切换。

    紧接着他拎着铁挝,昂然地走向前方城市,在他周围那些土兵欢呼着仿佛簇拥自己的信仰,很快他们前方一队士兵冲过来,为首的是奢家的奢史都,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地看着杨信,再看看那些明显应该是自己一方的土兵……

    甚至还擦了擦眼睛。

    “他是不是奴隶主?”

    杨信手中铁挝一指喝道。

    “是!”

    那些土兵吼道。

    “那还等什么,杀了他!”

    杨信吼道。

    那些土兵毫不犹豫地涌向奢史都。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些狗东西想造反吗?我是奢家的,你们敢反抗我?快,杀了这些狗东西!”

    奢史都一副狂怒表情,多少有些语无伦次地吼叫着。

    看得出他感情受到严重伤害。

    如果是遇上别人,他的确还不至于这样崩溃,可这是他们家统治了一千多年的本族属民,他们家就是这些人的神灵,现在这些人居然背叛奢家,跟着杨信跟着这个外人,对他,对统治了他们千年的奢家动手?此刻的他仿佛被至亲的人背叛了一样伤心……

    “拉哈,你们还等什么,难道你女人不是被他糟蹋死的?神灵说了,杀了所有奴役咱们的,杀了所有土目奴隶主,跟着神灵过好日子!”

    一个声音让他瞬间清醒。

    然后他带着惊恐将目光转向身旁的一个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