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七一章 来,让你感受一下皇恩浩荡
    永宁城外。

    “都督,张彤对都督无礼,请都督交给下官,下官自会严惩。”

    在城墙上和城外无数目光注视下,奢崇明很直接地对杨信说道。

    后者身后是被捆绑的张彤等五十二名奢家土兵,而他们周围则是已经明显进入戒备状态的任家土兵,永宁卫那些原本在这里接着吃晚饭的士兵,同样也已经拿起了武器,很显然他们也感受到了气氛的紧张。

    “无礼?”

    杨信很是夸张地说道。

    “这可不是无礼那么简单,这些乱兵不但违抗本都督的命令,而且试图行刺本都督,这已经不是永宁宣抚司管了,本都督要对他们实行军法。”

    他紧接着接过后面士兵递上的尚方宝剑说道。

    奢崇明身后一片愤怒的骂声。

    超过三千同样集结起来的奢家土兵,在樊龙和奢寅带领下,也已经顶盔掼甲列阵以待……

    当然,不是对峙的。

    永宁卫整训,奢家土兵也要整训。

    如今建奴在辽东作乱,就连石柱马家都出兵了,永宁奢家当然也要做好前往辽东的准备,故此奢宣抚已经下令,在永宁征召两万大军,并且上奏请求出兵辽东为国效力,现在当然要预先训练一番。

    至于眼前这一幕。

    这个纯粹遇上,纯属意外。

    绝对不是因为杨都督抓了奢宣抚的人,奢宣抚带着军队来示威,奢宣抚这样忠心耿耿的地方官,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来对待钦差。

    “都督,请都督给下官一个薄面。”

    奢崇明说道。

    “奢宣抚,本都督为何要给你一个薄面呢?”

    杨信说道。

    “都督,下官搜捕已有眉目,不日即可抓获钦犯,下官已经上奏请求出兵辽东为国效力,张彤等人冒犯都督罪该万死,但他跟随下官已久,下官请求都督开恩,准他赴辽东赎罪。”

    奢崇明说道。

    他这就是示弱,告诉杨信他会交人,你就别闹了,但相反如果杨信还继续不依不饶,那这家伙就绝对不是抓人的了,他是另有目的,抓人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甚至有可能真就是来改土归流的,那就真的没法善了,不能继续这样坐以待毙了。

    “辽东还不缺他这样的。”

    杨信说道。

    “都督,纵然他有罪,也是下官处置,永宁宣抚司隶属四川布政使司,他有罪也是叙马兵备道处置,都督整顿贵州都司各卫,但永宁宣抚司属四川,似乎不在都督职责,下官已派人前往建武报兵备道,想来明日即可到达,那时候咱们再议如何处置他也不迟。”

    奢崇明说道。

    他这边归叙马兵备道巡视。

    而后者驻扎建武,也就是现代兴文西南九丝城,虽然是一个千户所,但却驻扎着这一带的最高文官叙马兵备道,杨信之前喊的是他来整顿贵州卫所,整顿永宁卫是对的,因为永宁卫隶属贵州都司,可永宁宣抚司不属于贵州都司,而是直属于四川布政使司,所以不在杨信职权范围。

    当然,奢崇明也只是说说,杨信给他面子就就坡下驴,不给他面子……

    “本都督还是兼理北镇抚司,本都督还有尚方宝剑,奢宣抚觉得本都督该用哪个身份斩他?”

    杨信拔出尚方宝剑说道。

    奢崇明静静地看着他……

    “杨都督,您非要杀他?”

    他说道。

    “本都督尚方宝剑已经出鞘,不沾血是不会收回的。”

    杨信说道。

    这时候四周围观者全都已经瞪大眼睛,全都开始心跳加剧,话说一个实际上的当地土皇帝,一个嚣张跋扈的钦差,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一打起来那就是西南大乱了。

    “杨都督……”

    张怀义硬着头皮凑上前。

    “闭嘴!”

    杨都督喝道。

    他只好一脸忧郁地闭嘴。

    “都督……”

    学官同样硬着头皮上前。

    好吧,这里还有学官的,这一点朱元璋做的很好,所有宣抚司之类土司的治所都同时设立学官,土司的子孙都送进去学儒学,所以永宁也有学官,算是这里民间的代表,毕竟这座城里还有大量各地商户士绅。

    “闭嘴!”

    杨都督喝道。

    “都督,下官是想说,地方士绅商户凑了一万两,助都督犒军。”

    学官在那些商户的目光中,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我说了,你闭嘴!”

    杨都督很真诚地说道。

    然后他把尚方宝剑放在了学官的脖子上。

    后者吓得赶紧低头后退,杨都督一脸鄙视地把铡刀般的尚方宝剑收起扛在肩头。

    而奢崇明则静静看着,他身后列阵的士兵则默默拉开一张张竹弩,他们的主要武器就是这种东西,一层层竹片捆扎,层层缩短,最后作为弓臂,威力丝毫不比建奴的硬弓弱。但他们的弩箭上习惯抹各种乱七八糟毒药,而且不是金汁这一类,他们抹的是真正毒药,至于种类很难说,反正这一带山林里面就不缺各种剧毒的东西,所以中箭后死亡率极高。

    但火器极少。

    实际上这里的明军也没有像样火器。

    明军的确早已经进入火绳枪时代,但指望在这种偏远贫穷的山区,也跟浙军一样大炮弗朗机鸟铳齐全是不可能的,一般也就是些神枪之类。

    奢安之乱中奢家一个大将据记载就是被神枪打死的。

    而且这一带地形限制,也不可能带着太重的武器,明军之所以喜欢鸟铳不喜欢斑鸠铳,就是因为后者太重了,在这里就更不可能了,别说是真正大炮,就是大弗朗机在这一带行动都很艰难。

    “奢宣抚,你部下这是想做什么?将本都督乱箭射死吗?”

    杨信看着这一幕说道。

    就在同时他手中尚方宝剑突然落在了奢崇明的肩头。

    这家伙动作极快,奢崇明和手下那些将领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眼前一闪,然后还和奢崇明保持一点距离的杨信就靠近了些,而那把铡刀一样的尚方宝剑也出现在了奢崇明肩头,锋利的剑刃直接对着他脖子,要不是这把剑太厚就已经割到脖子了。

    樊龙等人惊叫着纷纷拔刀。

    后面完成装箭的无数竹弩纷纷抬起。

    而杨信身后那些任家土兵和明军,也端起弩和神枪之类乱七八糟武器,一时间空气中仿佛有火星隐现。

    “都督说笑了,下官岂敢。”

    奢崇明说道。

    “可是我明明看到他们在把弩箭对着我,我现在很害怕,我的手已经在发抖了。”

    杨信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还装模作样地晃了几下。

    而那尚方宝剑锋利的剑刃,也更加贴近奢崇明的脖子,奢崇明身后那些土兵手中弩箭全指向他。

    “都放下武器!”

    奢崇明喝道。

    樊龙等人疑惑地看着他。

    “放下,没看见杨都督在此,谁敢露刃!”

    奢崇明喝道。

    樊龙等人恨恨地收起了刀,同时示意那些土兵放下弩。

    当然,只是换了一下指向而已,如果需要的话一样转眼射出。

    在他们看来杨信同样也会转眼变成刺猬,不过杨都督也没底,主要是他至今没有尝试过毒药,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他目前完全可以说百病不生,也就是说细菌病毒之类不会对他有伤害,但毒药这东西真没试过,有时候他自己都难以抑制想找只土灰蛇咬自己一口的冲动。

    “都督,您看,下官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下官对皇帝是忠心的,对都督是尊敬的,但张彤就算有罪也应由下官处置,至于都督坚持要处死他,下官自然也不能阻挡,只是下官会上奏陛下,请陛下对此事进行裁断,都督,下官要说的说完了,您想杀谁就杀吧。”

    奢崇明说道。

    很显然他现在不想动手。

    毕竟杨信的身手他见识过了,樊虎一只手生生被捏废,十几个人拿着武器的转眼被空手打倒,虽然是不是传说中那么夸张还很难说,但至少武力值也超过他手下任何一个,这样近的距离他是逃不过的,那尚方宝剑可压在脖子上,奢崇明很清楚地感受到这东西的重量。

    “可是你的人如今都在这里聚集,我真的很害怕啊,你是不是可以让他们都离得远一些,比如全都退到东岸去,左右我就是在这河滩行刑,他们在对岸一样也可以看见。”

    杨信说道。

    奢崇明深吸一口气。

    “撤过河去!”

    他说道。

    樊龙等人很无奈地挥手,示意那些土兵后撤,他们如今都在河滩,纳溪河穿城而过,与另一条穿西城的小河汇流向下,而这片河滩就是两河夹出的夹角,另一边则是护城河,共同组成一个河水的三角,而这里的纳溪河水并不深,可以涉水渡河,那些士兵保持着警惕迅速后退一队队撤往东岸。

    “都督,那么您满意了吗,可以收起尚方宝剑了吗?”

    奢崇明紧接着说道。

    “这是尚方宝剑,放在你肩头可以让你感受皇恩。”

    杨信说道。

    “那下官就继续感受皇恩好了。”

    奢崇明说道。

    “我也觉得奢宣抚应该好好感受一下皇恩。”

    杨信压了压尚方宝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