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二三三章 割韭菜
    如狼似虎的荡寇军士兵立刻上前迅速把郑之彦抓住。

    后面几个保镖急忙上前。

    郑之彦立刻喝住。

    “杨佥事,在下身犯何罪?”

    他问道。

    四周同样一片瞩目。

    毕竟他身份不同于那些青虫,这可是扬州盐商祭酒,整个扬州盐商行会首领,可以说这座城市最显赫的商人,拥有无数产业雇佣无数雇工,可以说这座城市很大一部分人都得跟着他吃饭。

    他被抓还是极其吸引眼球。

    “什么罪?”

    杨信想了想……

    “他是什么罪来着?”

    然后他问身后的那个锦衣卫。

    “回佥事,根据王好贤供词,郑之彦与其同谋造反,郑家家奴郑义及何三等人负责他俩之间联络,另外王好贤目前所住之处,就是郑之彦名下房产,而且卑职还在王好贤处,搜出郑之彦与其联络的密信一封,信上内容颇有不臣之语。”

    那锦衣卫说道。

    “这谋反可是大罪,虽然本官相信郑生员不会这样糊涂的,但既然王好贤口供如此,那还是要查一查的。”

    杨信背着手很有派头的点了点头说道。

    “杨佥事,在下真是冤枉啊!”

    郑之彦说道。

    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杨信在无锡干了什么早就尽人皆知,这个恶贼来扬州这种地方,要是不狠狠捞一笔如何对得起他那恶贯满盈的名声。既然是这样就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掏银子而已,郑家还不至于缺银子,接下来就是到他那里谈价钱。

    事实上就是杨信不敲诈,他也已经准备好了两万两银子。

    像这种人路过,身为盐商不掏点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扬州盐商每年赚的钱里面,有一多半就是用来孝敬包括宫里太监在内各级官员,锦衣卫也在孝敬范围。

    “我相信你,当然,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杨信拍着他肩膀说道。

    就这样郑之彦被抓,就在他被押入城內的时候,运河上彻底恢复了正常,为了让后面堵的船及时通过,杨佥事下令商旅免税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內钞关自由通行。

    总之此事就这样落幕。

    但扬州城门却没开,而且紧接着返回扬州的杨佥事,立刻放出手下开始了大逮捕。

    城內除郑家以外,其他张,李,阎等主要盐商家族的首领,统统被他以勾结闻香教谋反的罪名抓起来,同时被抓的还有他们各自家中的闻香教徒,以及那些所谓的密信。反正是不是的他说是就是了,因为他之前始终关闭扬州城门,这些人几乎一个没跑了,统统落入他手中,然后这些人全部被他扔到小东门城楼上……

    “郑生员。”

    杨信笑咪咪地说道。

    这时候已经是午夜,空荡荡的城楼里插满火把,摇曳的火光照得四周士兵面目狰狞。

    “咱们都是聪明人,我就不浪费时间了,我的目的想来你也明白,但王好贤终究是供出你们,而且你们家中也的确有闻香教徒,那么我说你们有罪你们就有罪,我说你们无罪你们也就无罪。”

    他说道。

    “三万两,在下愿孝敬杨佥事及诸位兄弟三万两。”

    郑之彦同样很直接地说。

    “你他玛打发要饭的呢?”

    旁边锦衣卫怒斥。

    “素质,要注意素质!”

    杨信说道。

    那锦衣卫羞愧地退后。

    “咱们也不要跟个小贩般讨价还价了,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上面有你们的保释金,我们可不是那种敲诈勒索的,我们锦衣卫是讲法律的,你们掏的这是保释金。

    知道什么是保释金吗?

    首先你们的罪行还在侦查中,这期间理论上你们是要关押的,甚至少不了要严刑拷打,但咱们陛下慈悲为怀,对于像你们这样的人,特意设立了保释金制度。你们可以掏一笔银子交给锦衣卫,这样就不用坐牢,而是回家等待侦查结果,这叫取保候审,毕竟要是你们这期间潜逃的话,我们这些经办的人也没法交差。

    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富豪要是卷了家财潜逃国外,那就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了。

    当然,要是最后侦查出你们无罪,这银子还是要退回的。”

    杨信说道。

    郑之彦很想啐他一脸。

    那肯定是一辈子都查不出结果了。

    他不知道杨信还准备怂恿天启,在整个大明进行推广这种先进制度,以后锦衣卫也罢其他衙门也罢,对于一些不需要抄家的犯人,就采取保释金制度,要么掏保释金,要么在大牢里尝那些刑具……

    反正就算查明是无辜者,锦衣卫也没有对受刑者赔偿的习惯。

    没打死就不错了。

    赔偿这种事情简直做梦。

    这样肯定会有有钱人掏银子先把自己保释出去,避免了被锦衣卫给打残,虽然很大一部分会被贪墨,但终究还是会给皇帝增加一笔收入。

    而且这个制度不会影响穷人。

    锦衣卫闲得蛋疼了,也不会没事去抓那些指定掏不出保释金的,至于会不会有锦衣卫为了银子故意陷害无辜,这个就不关杨信事了,反正他知道这个办法能给天启创收。而且创收数量不会太低,比如说京城那帮勋贵们,话说李自成能榨出七千万,锦衣卫能时不时构陷一下榨出七十万也行啊。

    反正天启只要银子。

    而且大明目前的税收真撑不住辽东那转眼两千万没了的无底洞。

    杨信还想接下来哄着天启减辽饷,而原本历史上这笔税收是逐步加的,想要变成削减,除了在三大殿上省钱,保证辽东局势不糜烂,逐步增加工商业税收之外,还必须想方设法增加天启的横财收入。抄家这种事情必须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行,不能天天搞,天天搞总会出乱子的,但如果不抄家,仅仅是制造案子把人抓进锦衣卫,然后让人掏保释金,这个就不会出乱子了。

    当然,干这种事情的人会拉仇恨。

    但好在杨信就不怕这个,而且也不会是他亲自经手。

    要干这个也是田尔耕和许显纯,这种小事还用不着他动手。

    实际上还有一种更有效,但相对来讲更不要脸的。

    也就是卖官。

    不过这个天启不一定能干,毕竟还是有些丢人了,但也不是真不行,实际上九千岁一直就干这个,只是不公开地干而已,那些通过他的门路获得官职的,本身就相当于买官,九千岁和天启之间又没有钱财之分,九千岁无论捞多少钱,最后还是得给天启堵窟窿。

    但九千岁这种非正式手段,终究还是不如咱大清那套制度化卖官有效。

    当然,这种手段只能是想想。

    毕竟副作用还是很大。

    好在今年还不算太紧张,只要再把盐商这一百万到手,那么今年天启就不需要在辽饷上动心思了。

    去年太仓银库共收到五百八十万,这就是户部能够动用的税收,包括了加征的辽饷,而支付给京边,也就是宣大蓟辽等地加辽东战场的军饷是六百一十万,缺口不算太大。明朝税收谈别的都没意义,因为税收给地方的都不会进入太仓银库,同样地方驻军费用也是地方解决,比如福建水师就是直接拿月港关税。

    包括给藩王的。

    比如广西税收不够养活靖江王和全省官员,就直接从广东调关税。

    户部真正能见到的钱就是太仓银库的。

    五百八十万就是去年户部能够动用的,但这笔银子连户部直接支付的这几个战区军饷都不够。

    这样就必须皇帝掏腰包。

    今年肯定还是入不敷出,最后还得皇帝掏部分,杨信现在就是努力给天启四处捞这笔银子,否则他只能加辽饷。

    毕竟皇帝还要修三大殿。

    然而……

    “二十万两!”

    郑之彦骤然惊叫道。

    “呃,这个数字是谁定的?”

    杨信回头问道。

    “回佥事,这是卑职经过严格计算得出的数字,郑家目前财产粗略估算超过两百五十万两,这里有郑家所有产业的清单,另外还有他们每年可以在盐业上获取的利润。”

    那锦衣卫赶紧把李知府和王好贤共同制作的清单递给杨信。

    “你们倒是有心了!”

    杨信满意地说道。

    郑之彦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夺过这份清单愕然地看着。

    “杨佥事,这是假的,小人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盐商,又不是那些世家大族,如何来的如此家产?”

    他哭嚎着。

    “郑生员,看来你还不明白啊!”

    杨信叹了口气。

    然后他拍了拍郑之彦肩膀,站起身向外走去。

    “这里交给你了!”

    他对那锦衣卫说道。

    郑之彦愕然地看着他们,然后就在这时候,他的视野中出现一队荡寇军士兵,而他们手中抬着的,赫然是一件件阴森恐怖的刑具,而里面最醒目的是一套夹棍……

    “杨佥事,十万,十万两!”

    他惊恐地嚎叫着。

    杨信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那么昂然地走了,就在他走下城楼的时候,头顶蓦然传来一声惨叫,不过杨佥事对这种事情没兴趣关心,他紧接着上了马……

    “走,去找个画舫清倌人,今晚爷要用强!!”

    杨佥事兴致勃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