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五章:血船
    眼前的岛屿逐渐接近,苏晓坐在小船上,手中掂着一个钱袋,这里面有16枚金币,得到了虚空之树公证的金币。

    苏晓见过很多货币,但被虚空之树公证的货币,他还是首次见。

    【魔海金币(本世界硬通币,内含魔海的力量,不可带离本世界,可用于购买高价值物品,购买后,所购买的高价值物品将会得到公证,可带出本世界)。】

    苏晓把玩着手中的金币,这金币呈暗金色,正面是骷髅头,背面是艘船,不知为何,苏晓感觉这艘船与厄运号很像,但又有些区别,细节方面有很多不同。

    魔海金币是好东西,用这东西在强者手中购买物品后,所购买的物品将被公证,能带回轮回乐园内。

    16枚金币有多大购买力,苏晓并不清楚,布布汪在捕奴船上搜刮了一遍,才找到这么多金币。

    划着小船去‘游魂海域’太慢,所在在看到前方的岛屿后,苏晓准备登岛,去雇一伙海盗,以此航海,他只能隐约感应到厄运号,不知道距离那艘船还有多远。

    航行速度快的三桅杆船,不是几个人能开动的,至少需要二十几人齐心协力,才能出航。

    啪嗒一声,衔尾蛇石环已从巴哈腿上脱离,掉落在船上,重新化为石板,一行字在石板上出现。

    ‘不要登岛。’

    衔尾蛇石板上的这些字刚出现,苏晓就接到轮回乐园的提示。

    【提示:衔尾蛇石板·贪婪的复苏值+60%。】

    【现复苏值:68%。】

    看到这提示,苏晓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衔尾蛇石板偶尔会预警,但复苏值提升的太多,一次就提升60%,最多预警两次,衔尾蛇石板就会复苏。

    看着远处的岛屿,苏晓心中在犹豫。

    “布布、巴哈,调转方向,绕过这座岛。”

    “好咧。”

    苏晓的话,巴哈从没有疑问,小船调转方向,开始远离远处的岛屿。

    沉船岛的码头上,身穿全身铠甲的男人抬起头,那双鲜红的眸子中有些疑惑。

    “感知到了…危险?”

    当。

    一只小脚踢在铠甲男的腿上。

    “还我灵魂钱币,3000枚灵魂钱币!”

    一名小女孩,不,小男孩站在铠甲男身旁,气的咬牙切齿。

    “早告诉过你光沐不可信,你是不是被她的乃子迷惑了,你说啊,3000灵魂钱币,没啦,都没了!我连女装都穿上,才把那些矿工骗出来杀掉,得到的3000枚灵魂钱币,都没了。”

    “……”

    铠甲男垂下头,沉默着。

    当。

    小男孩一拳打在铠甲男的头上,疼的小脸都皱起来,伤害反噬能力,属实强大。

    “他跑了,快追啊。”

    “不行,我在水中的速度…非常慢,公爵派来的四桅杆船还没到,其他船不可信,现在追击,不够稳妥。”

    铠甲男一动不动,在思索后续的对策。

    “那我自己去。”

    小男孩几步前冲,跃到水中,过了几秒,他又从水中爬上码头。

    “被你气的,都忘了我战斗力很垃圾,如果这次失败,你自己去和法师贤者·瑟菲莉娅见面,那可是黑枫树的枝干,3100克,整整3100克!”

    小男孩气的直哆嗦,铠甲男却没任何反应,他还有杀手锏,算上这次,他已经来魔海三次。

    “我有办法了,怎么忘了你是公爵的亲信。”

    小男孩的眼睛越来越亮,他转身就消失在忙碌的苦力们之中。

    几分钟后,一艘两桅杆帆船起航,小男孩看着逐渐驶远的帆船,对自己蒙骗四名天启乐园方契约者的事,毫无内疚感。

    “虽然杀不掉你,但你在短时间内别想发展。”

    留下这句话,小男孩的身体化为泡泡,向沉船岛的某个地方飘去。

    ……

    海上,苏晓坐在小船的船尾,他在犹豫,是否要解除衔尾蛇石板的召唤,这石板能预知危险,但其本身也是一种危险。

    一旦衔尾蛇石板的复苏值达到100%,就会导致危机降临,方才苏晓并未在其中注入法力值,可衔尾蛇石板却自行预知了危险。

    这代表一件事,如果下次遇到危险,衔尾蛇石板再自行预知,导致复苏值达到100%,到那时,衔尾蛇石板本身就会变成危险,外加后续即将到来的危险,来个‘双重大礼包’,结果可想而知。

    很快,苏晓想到一种办法,如果他接受不到衔尾蛇石板进行的预知,那会怎么样?

    从之前的种种观察,衔尾蛇石板在遵循等价交换,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后,才会提升复苏值,上面出现‘屁话’,是不会提升复苏值的。

    作为等价交换,如果苏晓接受不到来自衔尾蛇石板的预知,交易就不成立。

    想到这点,苏晓拿起衔尾蛇石板,准备将其收入到团队储存空间内,他不信衔尾蛇石板能在团队储存空间内兴风作浪,这可是关乎到轮回乐园的烙印功能。

    ‘无耻的人类。’

    还没等苏晓将衔尾蛇石板收入到团队储存空间内,石板上就出现这段文字,显然,这石板又自行预知了。

    “轮回乐园的起源是什么?”

    ‘……’

    “轮回乐园的最高权限有多高?”

    ‘……’

    “轮回乐园是什么存在?”

    苏晓话音刚落,咔吧一声,衔尾蛇石板上崩开一道裂痕,片刻后,这裂痕逐渐恢复。

    看到这一幕,苏晓脸上浮现笑容,如果是原生世界内的剧情人物获得这石板,不超半个月,就会被其吞了。

    苏晓是猎杀者,他有很多问题,是衔尾蛇石板无法预知,甚至不敢尝试去预知的。

    “我的烙印具体结构是什么?如何构成的?”

    咔吧~

    衔尾蛇石板上又出现裂痕,看到这一幕,苏晓确定,他与衔尾蛇石板之间就是等价交换,这石板极其危险,来头很大,但它必须遵守这个原则,这点被轮回乐园公证过。

    ‘无耻的人类!!!’

    不理会衔尾蛇石板上的文字,苏晓将其收入到团队储存空间内。

    他已大致摸索出衔尾蛇石板的两种作用,1.感测附近的高价值物品,2.预知危险,但衔尾蛇石板的复苏值会飙升一大截。

    至于衔尾蛇石板有没有其他作用,暂未知。

    每次召唤出这东西,完全可以用其预知危险的能力,规避一次危险,但最多一次,第二次预知危险的话,衔尾蛇石板的复苏值,有大概率达到100%。

    届时会发生什么,苏晓不清楚,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旦衔尾蛇石板的复苏值达到100%,他就会死。

    “老大,有船靠近!”

    轰!

    一股冲击从苏晓身后传来,他被冲击顶的向前飞去,黑红色火焰从他身后涌来。

    苏晓从布布汪身旁飞过时,单手抓住布布汪的耳朵,布布汪疼的都飙出眼泪。

    咔咔咔~

    傲歌能力的晶体层将布布汪笼罩在内,黑红色火焰侵蚀而来,保持单耳冲天的布布汪被火焰吞没在内。

    小木船破碎,苏晓、布布汪、巴哈落入海中,黑红色火焰在水面燃烧,斯斯作响,还透出一股腥臭味。

    方才的攻击速度极快,刚进入苏晓的感知范围就爆炸了,那攻击的形态,很像是炮轰出来的。

    半公里外,一艘两桅杆帆船正在海上疾驰,主帆吃满风,尖细的船首破开海水。

    “没杀掉,等他们登船吧。”

    一名赤膊上身的男人,蹲在船头的船舷上,看着远处燃烧的血焰。

    “别想了,那家伙腰上挂着刀,很可能是技法型,技法型的感知很敏锐,他不会靠近我们的船。”

    一名靠在桅杆上的女契约者开口,她的衣着暴露,皮裙短到让人浮想联翩。

    “魔海的船真够变态,生命力都能吸取。”

    总计四名契约者位于甲板上的各处,而在附近,是一名名忙碌的船员,这些船员的脸色惨白,目露绝望。

    “让船在快些,否则就让它吃了你们。”

    “是…是,遵命。”

    船员们唯唯诺诺的应和着,驶着这艘不详之船航行。

    海水内,苏晓按动手中的微型氧气罐,深吸了一口,一股吸力隐约在上方传来,他体内的生命力仿佛都要被吸走。

    铮。

    刀芒划破海水,一道斩痕出现在上方的船底,这道斩痕刚出现,密密麻麻的黑色水蛭蜂拥而出,保守估计有万,直奔苏晓而来,天知道这些水蛭为何能在海水中自由活动。

    苏晓扯住一旁的布布汪,身体在水中倾斜,脚下一踏海水,就冲破水流消失在原地。

    哗啦~

    水蛭潮掠过,先不说这些东西的是否强大,与之战斗的话,说不准会承受什么减益状态。

    苏晓在水中急速行进,上方的两桅杆船一直跟踪,这让苏晓有些疑惑,如果衔尾蛇石板预知的危险程度,只有这样的话,他并非无法应对,是否愿意付出代价而已。

    上方的血船上,名叫金克的天启乐园契约者蹲在船舷上,微笑看着下方的海水。

    “真能逃,我不信他能一直缩在海里。”

    血船继续航行,足足两小时的追击后,金克开始不耐烦。

    “不如我们下去?”

    “你脑子进水了?去和技法型拼?”

    “额~,也对。”

    金克轻嗤一声,他们现在有船,这是最大的优势,在魔海,有船和没船是两种概念。

    不知何时,天空中已阴霾一片,海面隐约呈黑色,薄雾在周边飘动。

    “船…船长,我们……”

    一名面色苍白的老海盗开口,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有屁就放。”

    “船长,我们好像进入了‘幽魂海域’。”

    “然后呢?”

    “幽魂海域很危险,据说这里沉了不少艘船,不过您的血船…应该不会沉。”

    “那就继续航行。”

    金克原本已经警惕起来,听闻老海盗的话之后,心中松了口气,他不会忽略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下面那家伙停了,就在正下方。”

    身穿皮裙的女契约者开口,闻言,金克的目光一凝。

    “用血焰炮向海下轰,放出所有寄蛭。”

    金克的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脚下的船只在晃动,他低头向海水中看去,海水正在翻腾。

    见此,其余三名契约者也快步冲到船头,看向下方翻腾的海水。

    周边的一切都变了,海风仿佛变成了哭嚎,呓语声在空气中出现,隐约还能听到凄厉的惨叫,以及桀骜的狂笑。

    一道闷雷在天空中响起,上空的乌云形成漩涡,雷电在里面若隐若现。

    整片海面都在震动,发出哒哒声,海面上被震起水珠,汩汩海水上涌。

    轰。

    一个庞然大物从水中冲出,这是一艘船,船体呈黑色,主帆暗红,上面的白色骷髅头图案在狞笑着,厄运号破海而出。

    嘎吱~

    木板互相摩擦,厄运号两侧的船板,宛如肋骨般展开,露出里面的龙骨,这仿佛是一只脱困的海中恶兽,正在享受来之不易的自由。

    “快…逃。”

    一道全身寄满藤壶与海藻的身影,被挂在船板上,这是名契约者,他早已被厄运号吞噬。

    背锅侠的身体逐渐破碎,化为海泥般的物体,落入水中,彻底死透,并未把厄运号奴役。

    金克等四人仰着头,看着前方的庞然大物,与那艘船相比,他们这艘血船,宛如一艘玩具船般。

    一只只水蛭从血船内爬出,顺着海水争先恐后的逃散,血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败着。

    血船上,金克咽了下口水,他感觉,眼前那艘船不是他们四人能对抗的,那东西与血船不同,那船好像是活着的东西。

    “追啊,怎么特么不追了,刚才不是追的挺开心的吗。”

    巴哈落在厄运号展开的船板上,看着下方的四名契约者。

    厄运号压下,它近乎是骑在了血船上,那宛如肋骨般展来的船板收拢,它把血船吃了。

    金克等四人全部跃入海水,海中的四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吃掉血船的厄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