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四千零二十五章 界灵师的血脉

“喔?”

听闻此话,袁术便意识到,这座阵法的难度定然极高,绝对不止他所见到的这么简单。

但,这阵法到底有多强悍,他还无从得知。

直到,他再度看向结界大门,通过结界大门看到那里面的景象之后。

他才意识到,这座结界阵法,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一座阵法。

只见,那已经崩塌的大地之中,一股磅礴之势冲天而起。

尽管还没有看到那是何物,可是那股气势,已是令人内心惊恐。

而在袁术目不转睛的凝视之下,终于,有东西,从地底深处浮现而出。

那,竟然是七座巨大的雕像。

足足七座巨大的雕像,分别位于楚枫的四面八方。

以包围之势,将楚枫围在当中。

七座雕像,自地底深处快速的升起,很快便穿越了云端。

而当它们露出全貌之际,袁术也是忍不住发出惊叹之音。

那雕像实在太过巨大,就连茫茫白云,也只能在它们膝下飘动。

它们身躯之巨大,简直就要离开这方世界,欲要进入浩瀚天外之中。

虽然雕像高度相同,可形态却并不相同。

那乃是妖,魔,仙,佛,鬼,兽,修罗,七只界灵的形象。

而先前袁术所感受到的,强大的气息,正是源自这七座界灵雕像。

忽然间,虚空之上,狂风大作,那飓风之强,简直能够毁灭一方天地。

而之所以会如此,乃是那七座雕像所引起。

原来,是那七座雕像,动了起来。

伴随着他们身体移动,其身体也发生变化。

无数碎石,自他们身上剥落而下,化作大片的流星雨,自虚空飞落而下。

而当那碎石剥落之后,竟是真实的界灵浮现而出。

原来,它们并非是雕像,都是真正的生灵。

尽管,袁术也知道,它们不过是汤臣大师阵法所化。

可至少在那阵法之中,它们是具有生命的,是宛如神灵一般的存在。

哪怕袁术在阵法之外,也能感受到它们的强横,连他都觉得自己渺小。

“师尊,这样的阵法,你叫楚枫兄弟他,如何破解啊?”

袁术对其师尊问道。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袁术他已经意识到,那七只界灵,乃是来者不善,它们的目标,正是那楚枫。

只是,如此强大的存在,楚枫应当如何对抗呢?

这简直就是一场,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结局的对抗。

“若是好破的话,那就不是我的心血。”

汤臣大师说道。

“可是……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袁术问道。

“放心,这阵法,不会要他性命,但他若是无法破阵,教训则是难免的。”

“刚好,也可以通过他,让那牛鼻子知道,老夫对于这场赌局,是认真的。”

汤臣大师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流露着满满的自信之色。

他对于这座阵法,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他的自信,也预示着楚枫必然是要失败。

他在这里看着眼前的一切,乃是要亲眼目睹楚枫失败,同时欣赏自己的成果。

“唉……”

看着他师尊这个模样,袁术也是无可奈何。

他无法改变一切,于是再度将目光投向大阵之内。

虽然他已经知道,那七只界灵会对楚枫出手。

但他也想看一看,当这七只界灵出手之后,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嗷呜——

同一时间,七只界灵,全部张大嘴巴。

嘴巴张开,风云变幻,空间倒涌。

是吸力,磅礴的吸力,自它们口中释放而出,直奔楚枫而去。

而在那吸力的笼罩之下,楚枫也是发生了变化。

楚枫不仅衣袍疯狂舞动,在他的身上,更是有特殊的气体涌现。

那气体自楚枫体内释放而出,跟随着磅礴的吸力,分别落入七只界灵的口中。

而这种情况下,双眼紧闭的楚枫,早就眉头紧皱,脸上涌现出了痛苦之色。

就好像,身上某种不可缺少的力量,正在被强行抽离。

“师尊,那从楚枫兄弟身上吸取的,是什么?”

袁术一脸紧张,赶忙看向他的师尊。

他是在担心楚枫。

“别慌,他乃是牛鼻子的弟子,我不可能杀了他。”

汤臣大师说道。

“可是那气体,怎么那么像灵魂体?”

袁术问道。

“那不是灵魂体,而是血脉。”

汤臣大师说道。

“血脉?”

“您是说,楚枫兄弟身上,界灵之术的传承血脉?”

袁术问道。

“正是。”

汤臣大师说道。

“嘶……”

袁术先是倒吸一口凉气,随后便再度看向楚枫。

此时,他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修武者有血脉,但其实界灵师也有。

当然,这种血脉,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毋庸置疑,能够拥有血脉的界灵师,都是天赋极强的界灵师。

那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是注定要成为界灵师的人,并且是能有一番成就的人。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界灵师的。

可是随着修武者的手段提升,可以将精神力进行转移。

所以导致,那些本无法成为界灵师的人,也可以成为界灵师。

举个例子,在九州大陆那种地方,界灵师可是非同一般的存在。

之所以会有那样神圣的身份,正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无法成为界灵师。

而在上界这种地方,基本每个人,都掌握界灵之术,唯一的区别,只是强弱而已。

但实际上,这些人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天生的界灵师,大部分不过是转移了精神力,强行成为的界灵师。

而袁术他,能够被汤臣大师选中,正是因为他的体内,流淌着大部分人都没有的,界灵师的血脉。

并且,他体内那界灵师的血脉,还相对纯正。

可尽管早就知道,界灵师也有血脉的存在。

但相比于修武的血脉之力,界灵师的血脉之力,更为隐晦。

就连袁术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界灵师血脉的形态。

“这便是我们界灵师的血脉。”

“竟然如灵魂一样美。”

在得知,楚枫不会有生命危险后。

袁术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担心楚枫。

反而是,一直盯着楚枫体内释放而出的所谓血脉。

那种模样,更像是在欣赏,在欣赏从楚枫体内释放而出的血脉之力。

“那其实只是一种形态,而并非真正的血脉。”

“真正的血脉,在他的灵魂深处,我怎么可能剥夺而出?”

汤臣大师说道。

“既然不是真正的血脉之力,为何楚枫兄弟他,又如此痛苦?”袁术问道。

“这就是阵法的力量,这阵法,乃是天赋的测试。”

“但天赋,也是需要激发的,这个过程,自然痛苦。”

袁术说道。

“师尊,您这座阵法,到底要如何才能破掉?”

“是楚枫兄弟,激发出体内潜藏的天赋吗?”袁术问道。

“破掉?”

听闻此话,汤臣大师淡淡一笑。

“我这座阵法,从刚刚布置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它是一座无法破开的大阵。”汤臣大师说道。

“师尊,您这是何意?”袁术问道。

“老夫的意思是,我这座阵法,是一座不会败的阵法。”汤臣大师说道。

“那…那岂不是说,这是一座无法破开的阵法,而楚枫兄弟他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要失败?”袁术问道。

对于这句话,汤臣大师并未回答,可是他的默不作声,却也等于默认了袁术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