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八百六十章 刺杀失败
嗡——

然而,就在楚枫觉得,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

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充斥在楚枫的四周。

那威压之强,当它出现之后,天地之间的万物,都变得渺小。

就连,那束缚住殷妆红,威胁到楚枫性命的威压,也在一刻,化作了尘埃。

因为,此时出现的,乃是三品至尊的威压!!!

伴随着那威压而来的,还有一道身影。

红裙飘动,浮于半空,月光映衬之下,此人宛如天神降临。

而此人,正是红衣圣地的掌教,寒秀。

不仅寒秀出现,红衣圣地的诸多长老,也是随之出现。

而无一例外,当她们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都是非常的不解。

毕竟宋依尘消失已久,她们本以为其遭遇不测。

可现在,宋依尘忽然出现,她们却是高兴不起来。

毕竟此时的宋依尘,正在对楚枫下毒手,若不是掌教大人及时出手,怕是已经酿成大错。

“宋长老,你为何要做此事?”

红衣圣地掌教凝声问道。

“此人心怀不轨,必须要杀。”

那宋依尘说道。

“心怀不轨?宋长老,你为何要这样说?”

听得此话,就连红衣圣地的众位长老,也是目露狐疑之色。

再度看向楚枫,眼中充斥着警戒。

对她们而言,宋依尘乃是太上长老,是最近亲的人。

而楚枫,这个名为修罗的年轻人,毕竟他们刚刚接触。

若是二选一,她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听信宋依尘的话。

“她不是宋长老。”

就在此时,殷妆红开口了。

“什么?”

而她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动。

下意识的,便仔细看来一眼宋依尘,可是无论怎么看,无论使用什么手段,这位都是宋依尘啊,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于是,她们又将目光,投向了殷妆红:“妆红,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不是宋长老,宋长老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殷妆红说道。

殷妆红没有明说。

因为她不能透露自己眼睛特殊这件事情。

否则,会遭到诸天门的妒忌,可能会惹祸上身。

所以,殷妆红便暗中传音,告诉了楚枫以及红衣圣地掌教,这个人究竟是谁。

当楚枫得知,这个人竟然是诸天门的太上长老伪装而成。

楚枫就知道,诸天门比他想象的胆子要大,楚枫也知道,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挑衅诸天门了,否则…真的会小命不保。

因为他们今日来,就是为了试探楚枫。

试探楚枫身后,到底有没有高手保护,倘若有,就牺牲掉这位太上长老。

倘若没有,就直接将楚枫杀掉,一了百了。

虽然,因为红衣圣地掌教的出手,使得这位刺杀楚枫失败,可是却也证明了,楚枫身后没有高手保护的事实。

这种情况下,诸天门必然还会再次对楚枫下毒手。

“妆红说的对,宋长老不可能做这件事。”

“此人,必定是他人假冒。”

“将她抓起来,严格看守,我要亲自审问,她究竟是从何而来。”

刷拉拉——

此话说完,红衣圣地掌教,大袖一挥,一道锁链便将其捆绑了起来。

任由那宋依尘怎么解释,红衣圣地掌教也是不予理会。

因为她坚信殷妆红的眼睛。

既然殷妆红说这位宋依尘,是诸天门长老伪装的,那就一定是诸天门长老伪装的。

就这样,那诸天门长老被抓了起来。

这件事传入诸天门耳中,众长老也慌了起来。

此时,他们又聚集到了一起,一个个的都是有些慌了。

“怎么办,太上长老大人,程辉长老被抓起来了。”

“那寒秀可不是省油的灯,定然会严刑审问,倘若程辉长老支撑不住,那可怎么办?”众长老问道。

“放心。”然而,相比于慌乱的众人,拓跋承安却是面无波澜,尽显沉稳。

“太上长老大人,不是属下对程辉长老没有信心,只是那寒秀手段残忍,在严刑之下,任谁都会犯错啊。”

众位长老,仍是非常担忧。

“我可没说,那程辉一定会守口如瓶。”拓跋承安说道。

“啊?”听得此话,众长老皆是神色一动,目露不解。

既然连太上长老大人,都不能确定,程辉长老一定守口如瓶。

那为何他还会如此沉稳?

倘若陈辉暴露了身份,那他诸天门要对付修罗的事,以及杀害宋依尘的事,不就暴露了?

“永久易容丹,没有任何缺陷,任凭是谁,都无法看出破绽。”

“就算那寒秀怀疑又能如何,就算程辉招供又如何?”

“他现在,无论气息,面容,都是红衣圣地的太上长老宋依尘,而并非我诸天门的太上长老程辉。”

“倘若,红衣圣地敢以此,来找我们麻烦。”

“那她红衣圣地,就是心怀不轨,以下犯上,刚好给了我诸天门收拾他们的理由。”拓跋承安说道。

“对啊,还是太上长老大人想的周全,我诸天门,完全没必要怕她红衣圣地啊。”

听到这里,诸天门的众长老,也终于是恍然大悟,原本惆怅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抹阴险的笑容。

“只是太上长老大人,那修罗身后,似乎并无高手守护。”

“虽然确定了这一点,可却无法确定,他不是来自强横势力的天才。”

“我们现在,当如何处理他?”

忽然,又有长老问道。

“此子在我诸天星域是一个威胁。”

“早点除掉为好。”

拓跋承安说话间,手中又出现了一颗丹药。

那…又是一颗永久易容丹。

看到这颗丹药,众位长老就明白了。

拓跋承安的意思是,继续伪装红衣圣地的人,继续去对付那修罗。

这样一来,就算那修罗身后有庞然大物撑腰,可传出去,也是红衣圣地的人杀了修罗,与他诸天门乃是无关。

“长老大人。”

可就在此时,又有一位长老,强行闯了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见状,就连拓跋承安也是有些不悦。

他们正在谈机密事情,这种时候,最不喜被人打扰。

“那个修罗,跑了。”

那位长老说道。

“什么?”

听得此话,就连拓跋承安也是神色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