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怪陆离症候群 > 二.幻觉,都是幻觉
    白炽灯闪烁几下,驱散房间的黑暗。

    房门关闭声紧随响起。

    哗啦——

    钥匙串划过抛物线落在沙发上,陆离环视一圈熟悉的侦探社,走到隔壁卧室和洗手间厨房,将所有灯光打开。

    黑暗无所遁形,躲在角落伺机而动。陆离回到书桌后,坐入松软的椅子里。

    桌上闹钟显示此时时间为9:25,对于年轻人还很早,不过这是个老家属楼,住在小区里的大都是习惯早睡的老年人。

    因此侦探社内外没有一点声音。

    这是灯光全部亮起也不能驱散的孤寂。

    陆离视线落在空处,回想离开心理诊所前医生对他说过的话。

    “你既然知道来找心理医生那我就不科普科学知识了。这种事很好解释,你的潜意识在误导你,这和你的呃……工作有关系。如果可以你最近几天最好暂停工作,按时服用镇定药,多和朋友在一起呆在人多的地方也成。记住一点: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

    视线恢复焦点,陆离拿起电话,想要叫朋友过来增添些人气。

    手指即将触碰按键时停下,缓缓缩回。

    他想起自己没有朋友。

    后仰倚靠进椅子靠背,陆离阖上眼眸,小憩片刻。

    滴答——滴答——

    房门上的钟表发出昼夜不停的响动声,时间在这之中一分一秒流逝。

    椅子上的陆离身体渐渐放松,陷入睡梦……

    “你们以为是别人,其实是我牧苏苏哒!”

    一道惊雷般声音突在脑海响起。

    陆离惊醒,睁开的黑眸缩成针芒,良久他反应过来,微微吐出一口浊气。

    门上的钟表显示时间为10点。

    视线落在桌上,桌上放着另一起待处理的委托,离结束期限还有一周时间。

    陆离不是工作狂,没必要大半夜完成这些。而且心理医生也告诉他最近注意休养。

    看来今天能睡个正常觉了。

    如果不再出现幻象……

    嘀嗒嗒嗒——

    安静得有点诡异的侦探社里,突然响起弹珠滚动的声音。

    ……的话。

    陆离睁眼,倦意荡然无存。

    他抬起头,盯着泛黄老旧的白色天花板,目光跟随滚动的声音移动。

    几秒后滚动声消失,陆离凝神等待。

    骨碌碌——

    陆离突然收回目光,看向桌后的沙发。

    一颗透明玻璃球从沙发下的空隙滚出,像一颗眼珠。

    如同熊孩子的恶作剧,玻璃球一路滚到陆离脚边。

    陆离想起了什么,伸手入怀取出一瓶药,吃了粒镇静药压压惊。

    至于有一只鬼在玩玻璃球他完全不信。不说心理医生的嘱托,这年头还有这么落伍的玩具吗?

    一台智能手机从里面滑出来可信度或许高些。

    陆离想要捡起玻璃球观察,一阵突兀的婴儿啼哭声从窗外响起。

    呜哇哇哇——

    婴儿的尖锐哭泣声在安静的夜晚穿透力极强,吵得人心绪不宁。

    陆离皱眉,正犹豫要不要到窗边看看时,哭泣声突然消失了。就像那粒玻璃球,有始无终。

    这是要把白天听到的照本宣科重复一遍?

    心念至此之际,窗帘轻轻飘荡而起,似乎是起风了——但窗户是关的。

    陆离保持沉默,一动不动,静静观察所发生的一切。

    窗帘自己翩翩起舞一阵,半分钟后平息下来。

    先是玻璃球,后是婴儿哭声,然后是窗帘的异象,那么接下来……

    咕噜——

    类似打嗝的奇怪响动从敞开门的卫生间传出。

    陆离不为所动,那种奇怪响动也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持续了几分钟,陆离终于按耐不住起身。

    老小区经常出现下水管道堵住的现象,陆离觉得可能马桶在往外冒粪水。

    总不能是鬼在厕所偷吃东西。

    身后的椅子晃悠着转了半圈。陆离脱下黑色大衣,丢到衣架上,挽起衬衫袖子走向卫生间。

    厕所里的响动和脚步声并不合拍,陆离也不会闲的去踩管道响声的拍子。而就在他接近卫生间时,异响突然消失。

    恐怖片里最恐怖的不是BGM突然响起,而是BGM突然消失。那种情况一般预示着一点:你被找到了。

    情绪没什么波动的陆离奇怪望了眼马桶和角落里的管道。

    卫生间安静无异味。

    陆离收回目光,走到水池边拧开水龙头。

    哗啦。

    水声响起,流动声能让任何一个口干舌燥的人有清凉之感。

    陆离一动不动,盯着水池。

    水管里流出的不是清澈透明的水,是仿佛血的赤红液体。

    一股类似铁锈的味道冲入鼻子,或者说是血腥味。

    这种场景在恐怖片里挺常见的,和转角遇到鬼,跑步必摔倒排行并列。

    陆离默默关掉水龙头离开。不多时他去而复返,拿着矿泉水瓶,凑到水龙头下接了半瓶血。

    他挺想知道精神恢复后这瓶血能变成什么。

    回到客厅,陆离在窗边的沙发坐下,正对面是一台老式显像管电视。

    那是房东的东西,因为没杂物间,只好任由其放在那里。

    看到电视,陆离就想起那么接下来是不是经典一幕……

    思绪刚起,对面的老式电视突然亮起屏幕,一片雪花浮现屏幕之上。

    说什么来什么。

    电视雪花闪烁着,忽然泛起水面般的波纹,一只苍白透着死气的手掌缓缓伸出。

    任何对恐怖电影有所接触的人都会把心提到嗓子。

    而坚信自己有病的陆离在静静观看。

    遗憾的是,电视里爬出的身影不是长发遮面孔,穿白色长裙的女鬼。而是穿着蓝白相间的病人服,已经是中年的肤色苍白男鬼。

    实话实说,这就有点没意思了。

    “我死的好惨啊~~~”

    中年男鬼嚷着老套的台词,扮着鬼脸,伸直手臂摇摇晃晃走向陆离。

    陆离面无表情,看着中年男鬼就这样走到面前,和自己只隔着茶几。

    “诶……你好像不怕我。”两厢对视半天,中年男鬼率先绷不住,有点尴尬道。

    陆离面无表情。

    鬼也是人变的,得多大心才能在自己死了后还跑去捉弄别人,彼此真诚一些直接弄死不好吗?

    “因为我吃药了。”陆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这么说,中年男鬼有些不好意思了。

    “抱歉啊兄弟,我不知道你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