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剑龙吟
        “你手下的到底是你哥哥手中的,死伤一个两个也不心疼,可是我手底下的可都是手足兄弟,真可谓来一场赌注就随意以性命相搏。”

    裴永天冷声道,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我昔日所认识的裴永天,可不是现在这么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一段时间不见就如此犹豫?等下次来的时候该不会换成一个娘们儿吧。”

    鬼郡王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折扇,轻轻在胸口扇动,虽然说言行举止不如何,可是样貌就是长得俊俏。

    裴永天闻言又不动声色地以余光瞥了一眼叶天。

    “让我去应战就好了。”

    后者感受到裴永天的目光,直接说道。

    “这……虽然说不曾质疑下的实力……可是那鬼郡王手底下确实有几个狠角色是由鬼帝亲手调教出来的,若是生死之战的话,恐怕会有些麻烦。”

    “只是希望这一战过后,元帅莫要忘了与我的承诺。”

    叶天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一般,只是提醒他该给自己的,还是要给自己。

    “这点自然无需阁下操心,我裴永天这点信用还是有的。”

    叶天点点头直接站了出去,来到了裴永天的面前背对着他。

    “今日就是由我来应战。”

    叶天冷静的说道。

    声音不大,可是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你裴永天这是瞧不起我哥哥?找了一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敢对我手下的人动手,倒时真不知晓从哪儿来的自信。”

    那鬼郡王看清了叶天的面容之后,冷笑一声说道。

    “这一身皮囊的大小又与修为有何关系?若是阁下想要应战的话就速速出来,若是不想的话,还请派出人员与我战斗,我的时间可比你要金贵得多。”

    如此接二连三的嘲讽,若是换了旁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眼前这娇生惯养的鬼郡王。

    “好好好,倒真是与你主子一个德行。”

    那鬼郡王连着说了三声好,而后向自己身边的一个人吩咐道。

    “乐清,你去帮我把那城墙之下出言不逊的小子给我杀了,顺就帮我把他的头颅带回来。”

    那人只是轻轻一点头,而后直接从那高高的城墙之上一跃而下,哪怕是落在遍地黄沙的地面上,也没有惊起半分灰尘。

    到那人直接落在的叶天面前,他才发现这落下来的竟然是一名女子。

    而这女子身材高挑,长发飘飘,且是蓝色的,一身盔甲极为合身,只是盔甲的表面有些斑驳,似乎有着漫长的历史岁月。

    “在下叶天。”

    “乐清。”

    后者冷淡地回答了一声,而后直接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鞭子,只是轻轻一甩,就发出一道清脆响声。

    叶天本是不愿对女子出手,可是在战场之上又何分男女。

    只见他轻一抬手,青诀冲云剑就出现在了手中,剑尖直指那女子。

    后者也是人狠话不多,直接一甩长鞭,而后向叶天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手上也不停止动作,长鞭顺着柔软的手挥舞出一道弧线,那道弧线的末端就是这条边子所能及最长的地方,正好点向叶天脖颈。

    后者反应迅速,直接拿青诀冲云剑横挡,可是那鞭子却由点向叶天脖颈变为了直接席卷青诀冲云剑,紧紧缠绕,然后猛然向后一抽。

    好在叶天肉身力量不俗,这一鞭子不仅没有将他手中的青诀冲云剑缠去,反倒是险些把那鞭子切断了。

    如今的叶天可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重新将那剑道拾起来以后,手中的青诀冲云剑似乎变换成了一柄神兵利器,威力也随着叶天的剑道修为而水涨船高。

    那名为乐清的女子一击不得之后,就急急地向后退去,身上的盔甲着实有些影响她的行动力。

    而那城墙之上的鬼郡王,一见自己手下的那员猛将在叶天一个回合下就吃了亏,顿时认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乐清你怎么回事?平日里都是养你们干什么吃的?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给我搞不定!今日若是你不能将他的头颅提过来见我,你就将自己的头颅斩下来!”

    鬼郡王面露出狠戾之色的威胁道。

    而到乐清只是抬抬头,冷漠的望了他一眼,并没有什么表示。

    “千机,煞!”

    那女子重新将目光放在叶天身上之后,只见手中施展了一个法诀,而后鞭子猛然往地上一抽。

    一刹那间地动山摇,叶天一时间都有些站不稳。

    而这地动山摇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城墙之上那鬼郡王脸色的好转,与之相反的是裴永天,后者似乎知晓这乐清是用的什么招数,也并不看好叶天。

    只见到乐清的脚下,黄沙忽而涌起,鼓出来一个大包高高的把前者举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将那黄沙吹散,这才让叶天看清眼前那高高鼓起的是何物——竟是一条巨大的黑蟒蛇!

    而那巨蟒高高抬起来的时候甚至比那城墙还高,手持青诀冲云剑的叶天在他的面前渺小的犹如一只飞虫。

    “这吞天蟒向来是乐清的绝技,平日的战斗也不见得她会用出来,看来他对眼前这个小子很是重视啊。”

    在鬼郡王的一旁有一个老人摸着胡子说道。

    “也未必是对那小子重视,可能是对咱们叶爷所下的命令更重视,毕竟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罢了,还不知晓是裴永天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捡出来的。”

    而站立在鬼郡王另一旁的胖子又如此说道,表情尽可能的谄媚。

    “不管是哪样,只要他能最后将对方的头颅摘下来给我就是了,不然的话你们可就要少一个伙伴了,本王向来是说到做到。”

    鬼郡王声音发冷,全然没有将两人的话语听进耳中。

    而在看叶天这头。

    除了一开始的巨蟒从土中忽而钻出来让他有些吃惊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反应,哪怕它浑身所散发的气势都相当于大乘境中期,叶天不过是区区大乘境初期巅峰。

    “吼——”

    那巨蟒高高在上,对着叶天嘶吼一声。

    那一声不同于平常的蟒蛇一般,反而在隐约之中蕴含了一丝虎啸龙吟的意味。

    “若是乐清再养些时日的话,恐怕这一条巨蟒就要化龙了。”

    鬼郡王身旁的老者又开口点评道。

    “这个可说不准,这巨蟒化龙其中所要经历的劫难一点都不比我们修炼成道难,不过话说回来,若是真成功了,那也不比我们差。”

    胖子搭话道。

    “若是乐清她手中的那条蛇真的变成了龙,你说我向他讨要的话,她会不会给我?”

    鬼郡王盯着那威势庞大的巨蟒问道。

    “这……说句扫兴的话,若是寻常之物,您开口的话必然会给,但是这巨蟒似乎与乐清签订了本命契约,倘若您向她要的话,恐怕半条命都会被拿去。”

    一旁的老者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她整个人都是我的整条命都是我的,我让她死她敢不从?按照这个逻辑来说,就算是她的巨蟒化成龙,我向他要来了,也只是要了她半条命,还留了半条命给她,这不算是我的慈悲?”

    鬼郡王一脸高傲说道,手中的扇子越摇越快,他的目光贪婪盯着乐清脚下的巨蟒。

    甚至如今的脑海之中都已经开始想象日后自己承龙而行的风采。

    “若是叶爷还给她留了半条命,当然是对她的仁慈了。”

    那胖子尽可能的说些许谄媚的话语,满是肥肉的脸上笑容都挤在了一块儿,丑陋至极。

    而此刻身在战场之中的乐清,自然不知晓她如今正在以性命相付的人却在盘算着如何等她的巨蟒成龙之后抢过去。

    “姑娘的这条巨蟒当真是威风。”

    叶天平静地点评了一句。

    “如今你我分别各侍其主,我瞧得出来,你年岁确实不大,不是那种靠驻颜保持容貌的老怪物,只是如今难言之隐,若要真杀了你,还望莫多怪罪。”

    乐清说道。

    叶天看她一眼,认为她似乎与其她人有些不同。

    “虽然你这巨蟒的气势非凡,可是蟒蛇终究是蟒蛇,遇到真龙也只能低头。”

    叶天说着。

    乐清忽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在说什么?”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忽而刮起的狂风,与那浩瀚如银月一般的剑气,呼啸着飞舞。

    叶天脚下一踏,瞬间就出现了天罡泯灭剑阵。

    而后那一条长长的剑龙就出现在他的脚下,与那巨蟒抬起乐清一般,将叶天高高托举而起,任由他踩在自己的头角之间。

    “吼——”

    这一声才是真正的龙吟。

    一声既出,满座皆惊。

    而感触最大的自然就是站在叶天身后的裴永天。

    “是他……果真是他……”

    这裴永天已经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了。

    叶天所散发出来的银白剑气,他又如何不熟悉?

    不正是当日里一剑斩出了秘境的那庞大的剑气吗?

    他在心中对叶天早有猜想,认为对方实力不俗,所以才会想要征求对方的帮助。

    而如今看来,看来何止是不俗那么简单。